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的影院 我的天堂

朝三暮四郎 发布于:

    那天路过酒仙桥的河边,看见那里盖起了很气派的大楼,记得那块土地上原先是一家电影院,在我的整个童年直至少年时光里,它就是天堂。
    我家这里的几十家大企业全是电子管企业,方圆几公里内的医院、市场、幼儿园、包括影院等社区设施都是这些大企业的三产(后来都独立了),很多都用“电子”两个字来“冠名”,这家影院的名字就叫“电子影剧院”,这个大社区人口很多,原来的只一个“七七四”厂的职工就上万人,职工多孩子就多,一到了暑假,与其让孩子们到处瞎玩,还不如组织起来去看电影。所以,每到假期,我们学校都会发给我们很多电影票,每个人的电影票为了避免丢失,都会钉成一个小本本,隔三差五就去影院看片子。
    即使不是假期,学校也频繁地组织看电影,印象中,80年代的国产电影,只要影院里放的,几乎全看过。《绿色钱包》《苏小三》《许茂和他的女儿》《人到中年》《闪光的彩球》《城南旧事》《垂帘听政》《陈奂生上城》《张铁匠的罗曼史》《红衣少女》《知音》《少林寺》《武林志》《喜盈门》《姣姣小姐》《小小得月楼》《夏天的故事》《沙鸥》《蓝盾保险箱》《R4之谜》……太多了,到现在写起一些关于电影的文章来,很多记忆都要从那时候去找。
    尤其是《少林寺》初映,几家学校把电影院装得满满的,还要错开时间,我们学校被排在中午11点到下午1点,老师要求同学们自备午饭,于是看电影的时间又是吃午饭的时候,影院里一片狼吞虎咽的声音,我记得那天是我加入少先队,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真想再看看那时的自己,那个第一天戴着红领巾,兴奋得一路上一边学着电影里武打动作一边回家的男孩儿。 
    小学的时候我们还看过“计划生育专场”,是宣教片,看着偌大的屏幕上演示着各种以前从没见过的器具、手术……孩子们都无比惊讶,这很可能是组织上有意安排的“性教育”。 
    电影院坐落在小河边,那时候河里有鱼有虾有泥鳅,最多的是蝌蚪,我们很多人早早地来影院,门还没开,就去河里抓蝌蚪,只要把大片大片的水草拉上岸,就可以从水草里捉到活蹦乱跳的蝌蚪和小鱼,在岸上,根本不用担心它们会跑掉。很多小孩子对动物有天生的残忍,我们那时候流行玩蝌蚪,蝌蚪上岸没多久就会死,死了以后就会变粘,于是我们拿着变粘的蝌蚪进了影院,然后把蝌蚪抛向天花板,蝌蚪就会粘在上边,除了我们,可能没人清楚这些蝌蚪是怎么上去的。那些蝌蚪尸体在影院就这么粘了很多年。
    中学的时候,学校发电影票少了很多,那时国产的商业片开始渐露繁荣之势,印象最深的是看《黑楼孤魂》,听说吓死过人,我们这些胆子大的男生先去看了,确实很精彩,于是一起再约女生们看,女生胆小,有人趁机担当起保护者,在影院里实现了亲密接触,所以不难理解这部电影有人看过很多遍。
    90年代,由于受到录像带、光盘的冲击,电子影院设施也不更新,去电影院的人越来越少,后来有一次,我看的一场电影就我一个人,在放到后半部,在我后边若干排的地方才又来了一对情侣。那时的很多影院处境都非常艰难,于是纷纷“转型”,电影院后来开始组织晚会,杂技、时装秀、歌舞、杂耍,也不成功,由于入不敷出,后来开始租场地,在舞台前和空地摆家具,变成“家具城”,家具也卖不动,厂商们也走了;最后影院把座椅拆了,改成菜市场和小商品批发,看着大爷大妈们每天提着菜篮去影院买菜,真是滑稽,影院的地面是坡度的,而且空间封闭,里面的空气很污浊,真是难为他们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被拆掉的,早知道的话,一定会去拍张照片的,顺便看看我们的蝌蚪还在不在……
回复 (15) | 收藏 (0) | 2740 次阅读 |
标签:

朝三暮四郎100056 (北京)

男 47岁 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