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四郎怪谈:船上的错误

朝三暮四郎 发布于:

        民主三号轮船在风浪中前行,因为海风紧,他穿着呢子风衣站在船的尾部,依然觉得冷。刚才,他在甲板碰见了船的二副,两个人还打了招呼,不久前,他刚在这艘船上拍完了他的最后一部电影,这个二副帮了他不少忙。

        如果那个二副再露面,他就回客舱去;如果不出现,他就……不回去。他跟自己打了这个赌。他在这艘船上曾经拍的电影叫《雾海夜行》,他自己很满意。不过,他知道很少有人再会看到这部作品了。这一天的白天已经放过一场,电影放完后就是批斗会。他演过很多戏,但是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批斗会的主角。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就像看着一个仇人似的看着他,如暴雨般的指责甚至是辱骂包裹着他。

      真冷啊,他裹紧自己的身体。他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一艘夜里行驶在雾海之中的船,风暴来了,恐怕只有等待救援。谁能救他。老舍先生前几天请他吃饭,和他谈养花谈养鱼,又说到话剧,他的心情一时好了不少,可是在走出老舍家门的一刻,他分明听见舒先生在屋里轻轻叹了口气。能救他的人其实也不好过,一直帮助他的另几位恩师为求自保,已经和他划清界线,并且公开站出来批判他。

       下午,他去邮局给母亲汇了一次钱,他记得自己拍的第一部作品就是《母亲》,父亲死得早,母亲太不容易了。因为家里穷,16岁,他就离开了母亲出外闯荡。几十年来,他受过很多苦,他觉得自己不怕吃苦。但是,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绝望和无助。难道一个人追求幸福是错的,难道一个人想要快乐是罪过,难道自己真的是个坏人。为什么有人会这么恨他……他的人生触礁了,他没有了方向,此时,他不在乎这艘船开往哪里。

        甲板的门开了,他看见了穿着制服的人,“看来天不绝我”,他暗忖道,但是仔细一看,只是另一个船员,不是他等待的二副。他的手刚刚松开栏杆,又不得不摸回去。可就在此时,一个大浪打来,整个船重重地颠起,他被抛向空中。等他落下的时候,承接他身体的竟是海水。他看见船远去了。

        他没有发出一声呼救,也没有人看见他。“天意啊!”海水冰冷,咆哮着,就像批斗会上的喧嚣。他的大衣尽湿,感觉就像无数人拖拉着他往海底沉下去。不能脱大衣,他感觉自己就在舞台上,他记得很多人都曾叫他“话剧皇帝”,3、40年代,上海的舞台上谁不知道他。50年代的银幕上,谁没看过他拍的电影。他的演出还未结束,怎么能卸妆。他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嘴里说了一句:“我这一辈子啊!”

        1年后也就是令全国人民欢欣鼓舞的1958年,上海吴淞口外的海边,有几个渔民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已经烂透了,无法辨认。法医说,人大概死了一年多了。渔民们议论纷纷,因为淹死的人很少有穿得那么整齐的。从衣服的质地来看,死者是个“体面人”,大家都这么说。

回复 (19) | 收藏 (0) | 1057 次阅读 |

朝三暮四郎100056 (北京)

男 47岁 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