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爱电影

lee 发布于:
我爱电影

《天堂电影院》
  片长:122分钟
  年代:1989年
  出品国:意大利 法国
  导演:吉赛贝"托纳多雷(意大利)
  演员:菲力普"诺雷、萨瓦特利"卡西欧
  获奖情况:第四十二届戛纳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大奖(1989)
  第六十二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1990)
  第四十七届全球奖最佳外语片(1990)
  第二届欧洲电影奖最佳男演员(1989)
  第二届欧洲电影奖评审委员特别奖(1989)
  第四十四届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外语片(1991)
  第四十四届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电影配乐(1991)
  第四十四届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原著剧本(1991)
  第四十四届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男演员(1991)
  第四十四届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男配角(1991 )
  故事梗概:
  西西里岛上的吉安加村有座小教堂,教堂前有一家电影院,叫做“天堂电影院”。故事就在这里展开,多多喜欢到戏院看艾佛多操作放映机,并和他建立了真挚的友谊。天堂戏院是村里的文化中心、精神支柱,这里的人热爱电影,电影是他们的生活重心,这里的人热爱电影,大家随着电影的情节或哭或笑。放映时的失误导致戏院失火。多多成了艾佛多的助手。后来成长为专业的放映员。艾佛多不仅教他放电影,更教他做人。经过与当地银行家女儿艾琳娜失败的恋爱之后多多到罗马游历。艾佛多教导他不要回来,去发展自己的事业。一晃30年过去,多多成了名导演。直到听到艾佛多的死讯,才唤回他儿时的记忆……
  影片欣赏:
  
  “天堂电影院并不仅仅是间放映厅。对我来讲,这是一个奇特的、文化与社会启蒙的地方。一代意大利人曾在这里受到熏陶。我倾向于认为,电影院对一个人来讲或许可以说是一种生活目的,在影片和他本身,和他的愿望、期待之间,也许就存在一种联系。”
  ――吉赛贝"托纳多雷
  
  《天堂电影院》是一部充满怀旧意味的影片,它没有《悲情城市》营造的氤氲蒸腾的悲怆,也没有《美国往事》在时空结构重组上的雕琢探索,导演用一种单纯的方式在情节设置和视觉表达上,不张扬,不渲染,以一种意大利人特有的幽默呈现了一段明朗婉约、温情脉脉的记忆。正如布莱松所说:“一门艺术只有在保持它的纯洁性的时候,才具有真正的力量。”
  这是一部自传性色彩很浓的影片,导演有意在回忆中选择了童年多多的视角,而这一规定性就必然在创作过程中对真实历史的选择发生作用。意大利的四五十年代的贫困、落后和猖獗的黑手党活动没有被着意表达,反而在多多的视角中被净化为充满趣味的片断,或许隔着遥远时空咀嚼苦涩会带着齿颊留香的芬芳吧。这一视角的规定性也成就了影片温婉清丽的风格。
  一、有关电影的集体记忆
  设在教堂里的电影院,是全镇人的唯一的娱乐文化中心,这里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为什么导演要将电影院设在教堂呢?在意大利人的生活中,家庭是第一重要的,其次便是教堂。教堂对于意大利人来说,就是他们的第二个家,他们对教堂既有尊敬之情,同时也把它当作寻找乐趣的地方,教堂是人们社交和集会的场所,是穷人和富人在困境中可以寻求精神解脱的地方。可以说,再没有人能像意大利人那样从教堂里得到那么多,因为没有人能像他们那样对教堂投入那么多。而导演将电影院和教堂进行了一种联姻,使电影和信仰形成了一种同构关系。
  同时我们看到光影交错从一个仿海神特里顿面孔制造的“真实之口”的浮雕喷吐而出,传说说谎者的手若放入“真实之口”中,会立刻被咬住不放。当“真实之口”作为意象被不断强调的时候,当电影从“真实之口”摇曳而出的时候,电影和真理又形成了另一种同构关系。我们领悟到导演的用意:那是一个电影黄金时代,那是一些相信电影中的世界甚于相信现实世界的一代,他们代表着人们最纯朴、最彻底的电影文化倾向:电影是一种精神寄托,是一种文化养料,是真理,是信仰。

  如果说《悲情城市》、《美国往事》都是通过通过一种个体经验的概括力来表达某种集体记忆的话,那么,《天堂电影院》也是一部关于一代人对电影集体经验的怀旧电影。导演通过集体群像的描摹,通过细节的铺陈,把个人对电影迷恋,把他关于电影至上的时代记忆,融进了影院生活的场面中。看电影是一种充满仪式感的行为状态,当无边的黑暗吞没观影者时,似乎所有人都回到了母体之中,荧幕上的光亮是我们在母体中偷窥世界的窗口,人们在别人的悲喜中丰满着自己生命的存在。这是一个心灵的栖居地,人们在这里聊天、睡觉、嘻笑、玩闹,结识友情,等待爱情……超脱尘世的艰难,人们在电影的爱恨情愁中浸淫。
  电影中有很多相当有概括力的影像展现了那个电影黄金时代的盛况:
  中景——一老一少两个观影者分居画面两侧,他们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电影字幕。
  “你知道讲什么吗?”
  “不,我不识字。”
  “原来你也不识字啊。”
  说完后,二人又继续注视荧幕。
  这一组画面以幽默的笔调展示了一种对电影的虔诚,那种信念的绝对热情让我们有种亲切的体认。
  另一个细节是在音乐的伴奏下,神奇的银色画面缓缓滑过桌子,流过墙壁,跳上窗台,飞出窗外,投影在广场边建筑物的白墙上。人们犹如参加庆典般隆重与激情澎湃。这就是电影的魔力:有人抛下生病的妻子赶来看一部心仪已久的影片,有人在电影散场后仍然对影中人物命运的浮沉津津乐道,有人一遍一遍地重复看最爱的那部电影,即使每句台词都已深刻记忆,但仍旧无法自拔地陷入其中并一遍遍地泪流满面,放映员艾佛多从电影中学习提炼种种人生感悟……这就是电影神奇美丽的气质,它不仅让人沉浸其中以忘却现实苦难种种,更让人领受它深刻的教诲。
  影片直接或间接的表现了电影艺术和技术发展的一段历史。用一系列的经典影片展示了电影的发展历程。天堂影院里曾经出现了让"雷诺阿的《底层》,约翰"福特的《关山飞渡》,安东尼奥尼的《彷徨》等耳熟能详的经典影片。
  《天堂电影院》以自然、流畅的回叙语态将生活往事与电影往事天衣无缝地融合到一起。这些心潮澎湃的集体记忆在《天堂电影院》中被激活。每一代的人都有一些隐埋在记忆深处的情愫,或许和电影有关,或许与电影无关,但总有那么一些情感是在岁月流转后依然让我们怦然心动的,如同露天影院之于六十年代生人,射雕、上海滩之于七十年代生人一般。电影成为一代人回忆的载体,在集体记忆中得到认同。
  
  二、有关乡愁
  迷娘
  你知否柠檬花开的地方,
  阔叶浓荫下柑橘在绽放,
  柔风起自于蔚蓝的天空,
  长春藤静静月桂正高耸,
  知道,是吗?
  那方!那方!
  我想和你,心上人啊,迁往!
  ……
  ——歌德"《迷娘》
  迷娘,是一位意大利姑娘,她忧伤地浅吟低唱,在德国思念她的故乡——那个柠檬花开的地方。这首被海涅称为“写出了整个意大利的诗歌”,弥漫着柠檬香一般甜甜酸酸的味道。而用它来形容导演在《天堂电影院》中所要表达的乡愁主题就更确切不过了。沙瓦托为了成就梦想,离开了家乡,一晃三十年,他已是一位功成名就的导演,直到他听到年少时的良师益友艾佛多的死讯之时,才唤回他儿时的记忆。在那个暴风雨的夜晚,雷鸣闪电将他内心的波涛汹涌外化,在回忆中,那种乡愁的叙事香味在不断的闪回镜头与现在时空镜头交叠映现中传递着……
  《天堂影院》是“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是一部缅怀电影历史以及人的情感历程的怀旧影片”(司徒兆敦语)我以为所谓对“人的情感历程”的怀旧就是一种乡愁,这里的乡愁不单包含伦理家庭中的亲情因素,还有亦父亦友的与艾佛多的忘年情意,那场风花雪月的刻骨铭心的初恋,还包含成长过程中的精神和文化的根源。这一切犹如母亲手中的毛衣,那条被牵扯的毛线,无论走到哪里,都系着遥远的这头。
  影片涉及了“变”和“不变”的主题。沧海桑田,物事人非,似乎一切都是变幻无常的。导演运用了一种春秋笔法,对时间的流向做了一番简洁凝练的诠释。导演有意通过多多的视角从天堂电影院的放映间俯拍广场的镜头共有三次:一次是小多多看到人们骑着骡子悠闲地在广场上漫步,妇女提着水桶到广场上取水,小贩在叫卖丝袜,农妇们在刷红木板,孩子们剃头洗澡;第二次是青年多多等待情人伊莲娜来送他,从窗口俯视,此时的交通工具已经变成公交车;第三次是中年多多回到家乡,登上即将被拆迁的电影院放映间,依然是那个窗口,看到的却是小轿车排满广场,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广告招贴画。虽然小镇生活波澜不惊,但导演选取了一系列小细节反映生活的进程。从最初的由教士审片,将电影中的“色情”镜头删除,到电影院重建后,第一次出现吻戏,再到后来色情影片的播放,甚至影院一度成为色情场所,从小学校中同学的道别看到当时国内党派之争,再到常在影院中睡觉的中年人死于黑手党枪下,从电影院曾是小镇唯一的文化娱乐中心,到后来影院旁边的咖啡馆的建立……寥寥数笔,简练的勾勒出“变”的主题。
  我认为有两场戏值得对比,一场是天堂电影院由于一次意外失火燃烧殆尽,另一场是影院在停止营业一年多后推倒。导演在设计场面的时候,运用了相同的机位,出场的人物也几近相同,甚至是他们站立的姿势。但是两场戏处理的效果却完全不同。当大火吞没电影院时,“真实之口”的浮雕在火焰中咆哮,圣母玛利亚的雕塑在火中祈祷,废墟前,人们悲痛无比,教士高喊:“我们的电影院没有了,我们哪来的钱再盖一间啊!”“我们以后没有地方娱乐了!”因为人们疯狂地爱着电影,所以,很快的,中了彩票的奇奇欧盖了一座全新的电影院,全镇人民重新拥有了娱乐的基地。但是三十年后就不同了,教士落寞的说:“已经很久没有人看电影了。”取而代之的是有线和无线电视网。曾经那样热爱电影的一群小镇居民,包括沙托瓦,目睹了天堂电影院在一声轰鸣中化为乌有,影院的坍塌意味着一个电影时代的终结,人们依旧以站立的姿势目送了一个时代的远去。当更多的选择更多的娱乐放在人们面前,他们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也消解了人们对电影的信仰。没有人知道电影还会不会成为我们的梦境和理想。富有意味的是,在影院倒塌后烟尘未尽时,就有年轻人骑着摩托车闯入废墟中嬉戏玩闹。这意味着一种全新的文化倾向迅速地侵入旧有的价值理念,新旧交替的惊心动魄在废墟与新兴人类的活动中得到强调。对比手法的独到和强烈令人喟叹。
  而相对于“变”,我们也看到了“不变”的主题。不变的是一种家乡的情结:因为家乡记得主自己的身世,倾听过自己的成长。风云变幻,悲欢离合,依旧有一种牵引是永远无法释怀的。导演也是通过一些意象来充分地展示情感的不可替代性。比如柠檬的意象。在影片的一开始,就有一个柠檬的空镜头,构图为在一个临海的房间的桌上,摆放着一盘青黄的柠檬,之后出现母亲打电话寻找沙托瓦的声音,然后母亲形象入镜。在影片的中段,也出现过柠檬意象,那是夜晚,小多多拿着从放映间偷来的胶片编故事,先是柠檬特写,占据三分之二的画面,然后镜头从多多脸上慢慢摇动,滑过桌面,又停留在那一盘柠檬上。在影片快结束的时候,沙瓦托和母亲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谈,而此时,桌上的柠檬你一定不难发现。首先,柠檬是意大利的一种家乡风味,是故乡这一意象的物质载体。其次,柠檬意象的出现总是在家中,它同时也是家庭亲情的载体。不难发现,导演运用了柠檬的意象是想告诉我们,在我们心灵的某个角落,永远有一种亲情不会流失,它永远在那里等我们,无论我们身处何方去向何处,就像那盘柠檬。
  另外还有一个不变的人物相当重要,就是广场上的那个疯子。这个疯子是在情节设置之外的形象,他不在叙事层面而是进入了一种表意层面。他总共出现了六次。第一次是在小镇居民看完电影后离开的时候,疯子跑出来,高喊:“广场是我的,天黑了我要关门!!”第二次是在展现广场风貌的时候,他从一块刷着红色油漆的木板后跳出来高喊:“广场是我的!”第三次是艾佛多将电影投射到广场边上的建筑物时,他又跑出来站在高处大喊:“广场是我的,你们少惹我生气!”第四次是小镇居民站在被烧毁的影院前悼念的时候,疯子穿梭人群中,兴奋地叫跳。第五次是电影院重新建成后播放的一部悲情影片,疯子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大声说着“我不喜欢!”最后一次是影片结尾时影院轰然倒塌,疯子又跑出来大喊:“广场是我的!”沙瓦托看着那个时光对他不起任何作用的疯子,脸上露出了微笑。让我们分析一下导演设置疯子的用意。福柯曾经在他的《疯癫与文明》中说过:“疯癫确实具有吸引力,但它并不蛊惑人。它统治着世上一切轻松愉快乃至轻浮的事情。正是疯癫、愚蠢使人变得好动而欢乐。”①这个疯子始终是快乐的,始终是坚信他对广场的所有权的,始终是游离时间之外的,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看成一种信念的坚守是需要类似疯癫的狂热呢?作为导演的沙托瓦对于电影的情感,热爱是不够的,要近乎狂热,才足以有足够的动力风雨兼程的走下去。所以,沙托瓦笑了。
  这部怀旧的电影在情节上的回忆链条是连贯的,简洁干净的情绪一目了然,导演没有卖弄令人晕眩的技巧手段,反而在唯美的意境中,将一种乡愁表达得清雅脱俗,如同细水长流,润物细无声。
  三、有关音乐与画面
  曾成功为《美国往事》、《铁面无私》、《巴格西》、《海上钢琴师》配乐的埃尼奥"莫里康尼担任该片的作曲。据说他和托纳多雷合作《天堂电影院》时,从导演写作剧本开始,他就参与了创作,剧本完成一页,他就读一页,等到电影开拍时,音乐也完成了,所有的工作人员是听着音乐拍完电影的。我以为该片的音乐是相当精彩的,它不仅具有音乐的独立品格,而且与影片画面相得益彰,它总能和电影达到一种精神上的契合,既不抢戏,又能传达出影片的神韵。
  《天堂电影院》的第一主题乐章是关于回忆的。莫里康尼采用弦乐来表达,而其中间以钢琴片音,不张扬,不渲染,旋律是静谧而安详的。第一主题音乐不仅前后呼应,更是贯穿了多多与艾佛多的忘年交,多多与伊莲娜的爱情故事和天堂电影院的兴衰三个部分。即便是有冲突相对激烈的情节,如火烧影院,新影院重建等,也没有过分渲染,而是使用该主题音乐,情绪上的间离形成一种张力,更彰显出一种经过岁月沉淀的内敛和沉着。第二主题是关于童年。乐曲选用不甚规则的西西里民谣体,轻快悠扬的小提琴旋律好似地中海迷人的热风般清新扑面,本片的主题音乐在现在已经几乎成了介绍欧洲电影的一个标准背景音乐。
  我觉得应该将两组声画结合起来看。一组是沙瓦托回到家乡,观看他青年时拍摄的有关伊莲娜的镜头,以及后来回到罗马的放映室观看艾佛多留给他的胶片的片断。当伊莲娜黑白图像呈现在画面中时,第一主题音乐的前奏响起,时断时续,进而我们看到的画面构图是前景是沙瓦托观看荧幕的背影,而后景是镜子中沙瓦托凝望着荧幕,这一构图有着深长的意味。三十年后华发已生的沙瓦托依旧深情的看着影片中依然年轻的伊莲娜,恍若隔世,而他的这种凝望又同时在被沙瓦托本身凝望,或者说反思。在接下来与母亲的谈话中我们知道沙瓦托因为初恋的失落而在三十年的感情生活中充满不安全感,那么现在沙瓦托注视着初恋情人,又同时注视着自己的情感经历,是不是别有一番况味呢?沙瓦托眼中闪烁着泪光,当十几秒的影片结束后,灯亮了,音乐戛然而止,思绪被刻意截断,音乐乐的时断时续诠释着沙瓦托的精神状态,它意味着酝酿新的情绪,即意味着更汹涌的情感思潮即将奔涌而出。接着便是沙瓦托与母亲的谈话和见证电影院的倒塌。当沙瓦托回到罗马那间属于他的放映厅,灯光暗下,荧幕上出现了那些被艾佛多精心连接后的吻戏场面,此时第一主题音乐响起,由萨斯管独奏主旋律,弦乐配合,音乐力度的加强暗喻情感的升华,此时的沙瓦托含泪微笑,影片的情绪能在此时得到相当饱满的表达,这和前面那一组镜头的铺垫是有相当关系的。此时的沙瓦托蒸腾的一系列情感,爱情,亲情,友情,对电影的执着混合着沧海桑田的体验在音乐中充分的彰显,为影片做了一个很好的收尾,情感的浓度遭遇语言的贫乏,一切无法言说,又尽在体验。“说不出来的是金子”。
  
  没有卖弄技巧的故弄玄虚,没有神经质的镜头语言,在自然流畅的叙述里,我们感受到一种温情默默的乡愁。其实我们每个人总有一些情感是收藏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的吧,不轻易碰触,却也永不忘却。这大概是《天堂电影院》能够那么轻易地就撩动心底那根弦的原因吧。
 
电影人的工作不仅如此,还有的就是责任——把爱和关爱、温馨、抚慰……撒向人间!
一开始爱上这部影片就是觉得故事充满了真诚与信仰,还有那句“生活远比电影痛苦的多!”
 


回复 (0) | 收藏 (0) | 311 次阅读 |

lee100376

女 

日志分类
日志标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