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柏林苍穹下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转贴]三個男人:村上春樹、王家衛與伍迪艾倫

柏林苍穹下 发布于:
三個男人:村上春樹、王家衛與伍迪艾倫 /郭小櫓

我不知道在中國大陸本土裡,會不會產生像村上春樹、伍迪.艾倫,或者是王家衛那樣的作者。

可能目前是不會的。即便出現,我們他們也是被一種絕對力量的傳統的價值觀所排擠的吧。似乎年輕人喜歡的東西,從來是受老一代們批判或是鄙夷的。

「城市」這個詞彙在傳統和歷史的眼晴,充滿了異化的物質主義、冷漠的消費主義之類的貶義。似乎「城市」的對立面是「人文」。不管「人文」的含義是什麼,新人類們擁抱城市、迷戀城市。那麼,三個城市裡的男人,三個在後工業都市生活環境裡成長起來的男人,具體是什麼樣的呢?

樹上春樹是戀物的。有時,我覺得音樂在村上的小說裡不是什麼所謂的精神,其實是一種紮實的物質。而伍迪.艾倫,無論是拍攝陷入窘境的紐約知識分子,還是聚焦被曼哈頓高樓生活摧毀的都市個人,那些個體總是無歷史的,無原由的,主人公的焦慮自他出世之日存在,他的困惑永遠纏繞在他的私人生活裡。伍迪.艾倫所關注的個體,是拋棄了邏輯和背景的個體。而王家衛呢,喃喃自語,對自我的感受戀戀不捨,城市生活對王家衛電影中的人來說,是一個恍惚地印象,一瓶刻著過期日期的鳳梨罐頭,一次下雨的麥當勞門口的邂逅,沒有歷史,沒有背景,沒有結局。正如玻璃的碎片,反映著塵世生活的倒影,你卻無法將它縫補彌合。
...

村上春樹是一九四九年出生的人,要說回憶,他已經是有五十年回憶資本主義歷史的人,可是他在他的小說裡僅僅是凝滯青春,他把青春無限放大了,同時他把物質生活中的青春絕對化標本化了。正如他的經典段落:「四月一個晴朗的早晨,我在原宿後街同一個百分之一百的女孩子擦肩而過。.....四月的一個晴朗的早晨,少男為喝折價早咖啡沿原宿後街向西向東走,少女為買快信郵票沿同一條街由東向西去,兩人恰在路中間失之交臂。失卻的記憶之微光剎那間照亮兩顆心。兩人胸口陡然悸顫,並且得知:她對於我是百分之一百的女孩。他對於我是百分之一百的男孩子。」

在電影學院看王家衛的電影,看到《重慶森林》時,猛然驚呼:這不是村上春樹的電影小說嗎?王家衛聽到這話可能暗自笑笑不作回應,但是村上春樹對於物態的細微質感的迷戀,對於時間的物理般精確記錄,對於無所依托的都市生活的溫情撫摩,都是在香港王家衛的電影《阿飛正傳》《墮落天使》和《春光乍瀉》裡完全可以呼吸得到的。同樣,正是在那樣一種都市生活裡,在建立在個體知識分子道德立場的自由中,才會有伍迪.艾倫的DESTRUCTIVE HARRY《毀滅哈利》和ANNE HALL《安妮.霍爾》那個有著生活挫敗感的知識分子氣質的,那個在都市中以愛情和記憶來飲鴆止渴的男人,那個以距離感和游離狀態來維持個體與社會的遊戲規則的男人,他也許長著一副伍迪.艾倫的矮小氣質,或者戴著一幅王家衛的墨境,要麼是在村上經營的爵士酒吧裡正在餐巾紙上寫字的那個男人。

我想,在東京的某個爵士樂酒吧,或者在香港的旺角區高樓下,亦或是曼哈頓彩票飛翔的街頭,這三個男人:村上春樹,王家衛,伍迪.艾倫,趁各自還未衰老之前,有理由握一次手。彼此取得城市冰涼生活的溫暖。
回复 (1) | 收藏 (0) | 406 次阅读 |

柏林苍穹下 (南宁)

男 4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