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不夜影城

能追无尽景,始是不凡人

http://i.mtime.com/100630/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对抗还是妥协,不是一个孩子能决定的事情——评《看上去很美》

不夜影城 发布于:

看完电影之后,我又翻出王朔的原作看了一遍,这部与电影同名的小说我早在出版那年就看过,内容早就忘了,只是记住了个把好玩的句子,感觉中这部小说不论从任何角度看,都不如王朔早年其他的作品,尽管作者和出版商在序中一再鼓吹,说是在一个相对真实的层面还原生活,尽量真实的反映生活,用真实的情感回忆生活,诸如此类吧,可我还是觉得味同嚼蜡。张元拍着个片子,似乎也是沿袭着这样的思路,从一个小孩子的眼中看外面的是世界,什么都是看上去很美,生活在其中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然而电影的篇幅和表现手法毕竟有限,与原作比起来肯定是有大幅度的删改和再创作,加上王朔的作品有很多属于意会的东西,比如特定的年代特定的圈子里形成的事,介绍的不够会对影片的理解大打折扣,这使得整个片子看上去很平淡、很跳跃、很让人发困。最最可笑的是,有些媒体对该片的介绍是:最新国产儿童影片,这真是天大的笑话,虽然这个电影中有很大的篇幅是小孩演小孩,但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那个年代的很多事情是非常难理解的,就连年轻一些的成年人都未必了解,比如那时的幼儿园不叫幼儿园,而叫保育院,类似于全托性质的幼儿园,但也有很多不同,原作周有这么一句“与保育院相比我更喜欢幼儿园这个词。保育院——听上去有点像关坏孩子、病孩子和无家可归的野孩子的地方。有一则关于列宁的小故事:十月革命后,莫斯科有很多流浪儿,其中两个给列宁碰到了、伟大领袖很关爱他们,一声令下把他们送进了保育院”,可见这都是特定那个年代的特殊产物。其实这个电影或者说是这部作品是给成年人看的,反映的是个人与整体关系的嘲笑,服从与规矩的矛盾。而面对这样的矛盾,是对抗还是妥协,即使成年人都很难做出选择,更不要是一个孩子了。

方枪枪是个一直由奶奶带着的3岁男孩儿,一下子被当军人的爸爸丢进了幼儿园这个集体的环境里。生存的本能使他仔细地观察这一新环境并尽可能迅速地溶入这个新的社会里。慈眉善目的唐老师让他感到亲近,而不苟言笑的李老师则让他感到恐惧。小朋友们一个人一个性格,方枪枪试图接近他们、了解他们,本能地寻找着自己的盟友。他很快就和陈南燕陈北燕两姐妹成了朋友。这个有着几百个三四岁孩子的幼儿园,是一个建立在奖惩体制下的集体主义小社会。孩子们为了得到成年人的赞许和同龄人的羡慕、认同,都努力遵守幼儿园的各种纪律,为自己争得更多的小红花。得到5朵小红花,即最多的小红花,是方枪枪的最大愿望,为此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克服了各种各样的个人习性,但他总也得不到5朵小红花。对于方枪枪来说,障碍越大,欲望则越强烈,他明里暗里都在使劲儿。但一个突发事件让方枪枪变了,变得内向了,也对小红花失去了兴趣。他更愿意和比他稍大一点儿的陈北燕一块儿玩,两人一块儿编故事,背着小朋友给他起外号、画像,一起篡改幼儿园的游戏和游戏规则……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方枪枪变得有些平庸,但看起来他乐在其中。有天晚上他做了个怪梦,第二天醒来,他开始告诉别的小朋友李老师是一个吃人的大妖怪。每个人都相信了方枪枪,并把方枪枪当成了他们的英雄。方枪枪和陈北燕成了孩子头儿,享受着其他孩子们的拥戴和尊敬。在李老师和园长的帮助下,孩子们很快识破了方枪枪的谎言,孩子们都不再理他,甚至他的好朋友陈南燕也在躲着他,他被孤立了……结尾,方枪枪终于疲惫而失落的趴在石头上睡去。

方枪枪这个名字本身就含有挑战的意思,明白的告诉大家这是个刺头,在整体中是不安分不合作的分子。应该说这个角色是作者的化身,是王朔用一种儿童的眼光来看待六七十年代这个特定历史时期,一个比较特殊的个体在一个特殊的时代的生存状态。虽然作者一再说要如实的反映当时的一切,但我们分明看到不论是原作还是电影都清晰的展现着一个成年人的视角,无论是方枪枪所遇的还是所想的,都表现出一种超常的早熟,分析起来他的困惑都是很严肃的话题,简而言之就是对抗还是妥协。《看上去很美》最为耀眼的光芒来自于对所谓游戏规则的分析,但分析的结果是悲哀的:方枪枪本来抗拒加入游戏(来幼儿园是被迫的),等到他自觉不自觉地意识到(小红花)或者说希望加入游戏(和女孩玩娃娃、和男孩打闹),妥协了,却被人拒绝。他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加入了游戏才发现随时有出局的风险(主要来自老师)。于是他选择主动建立游戏规则(和其他两位学友组成“团伙”),然而这样的尝试注定遭到扼杀(被老师制止,被要求赔礼道歉)。最终,方枪枪没有逃脱出局的命运。对抗还是妥协,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但不是一个孩子能够解决的,也不是一个孩子应该解决的。

是什么引起我们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对抗和妥协,我想根本的原因在于我们的教育制度中一直强调共性个服从,而有鲜明个性的个体我们的态度过于简单和粗暴,只要是与制度规定的不相符便统统是叛逆,是坏孩子,教育成了简单的整齐划一的过程,只为制度服务,它不允许个性的存在,从娃娃开始边按照一个模式塑造,生产出一个个唯唯诺诺、充满共性和奴性的类人产品。不管是贴在黑板上的小红花,或者是待在胸前的大红花,都是在灌输一种便于管理的荣誉感,利用人心的竞争意识来消耗个体的精神与思想,只为把人引入一个有效的监管系统。这种教育方式的确易于操作,看看那时的孩子们,一起吃、一起睡、就连排泄都可以统而划一。可悲啊,幸好我没有生在那个时代,不多说了,这样的话题太敏感。

最后,我想起原著中的一句经典的话:“那个年代所有大人都显得很忙,不知道他们都在忙些什么,即没有给我们积累出物质财富也没留下多少文化遗产。”我认为这是一句很有分量的话。看看影片中的孩子们,玩着简单简陋的玩具和游戏,但他们所在的地方却是高耸着红墙的宫殿,这一古一今的对比,古代的文明和那时孩子们的简陋,再想起这句话:那个年代人们都在忙什么?......

回复 (2) | 收藏 (0) | 248 次阅读 |

不夜影城100630 (石家庄)

男 42岁 摩羯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