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婉回笛声飞去来

卫水流 发布于:
婉回笛声飞去来
 
  
    新家的门口是一条偏僻的水泥小路,路旁有旺盛的杂草、稀疏的小树和被人偷偷倾倒的建筑垃圾,天一擦黑便很少行人。南行百步,小路就和热闹的大街交汇了。
    交叉口左边有家浴池,宽阔的大门,往里有不大的停车场,停车场后面就是三层的浴池了。浴池是我喜欢的去处,奔波劳碌了一天以后,这里是最好的放松场所。受过了熏蒸水烫的酷刑,围条浴巾,叫壶清茶,独自一人静静地躺一会儿,可以让思绪尽情蹁跹。
    沉醉里,伴着静静的风,透过黛蓝暗黑的夜,经常有竹笛朴实无华的声音幽雅或者轻快的传来。那声音,清纯圆润。笛声忽而低婉,忽而爆发,忽而高亢,忽而流畅。在远离尘嚣的笛声里,自己似乎脱离了这个浮躁喧闹的城市,在田野、在山岭、在水边自由的玩耍,仿佛回到无邪的童年。那种感觉,无色无欲,一切尽皆淳朴而自然。
    笛声来自小路右侧的一个小小院子,枝繁叶茂的梧桐树,树冠覆盖了整个小院。老式的铁门,斑驳的院墙,陈旧的几间平房;屋脊上的红瓦经常覆盖着落叶,有小草从瓦缝里伸出头来。刚搬过来的时候,有时从院门看过去,有人力三轮车,院里还摆了台双杠洗衣机,感觉这种陈旧的小院,应该是小贩们租住的地方。
    在安静的浴池里,自第一次听到笛声,对小院的印象彻底的变了。眼前有一个奇怪的画面:经过几条小街,来到一条窄窄的巷子之中。巷子尽头,好大一片绿竹丛,迎风摇曳,雅致天然。只听得琴韵丁冬,小巷中一片清凉宁静,和外面的城市宛然是两个世界。那个图画的主角,是金庸笔下的绿竹翁,那个身子略形佝偻,头顶稀稀疏疏的已无多少头发,有着惊人艺业 ,隐居在洛阳城的绿竹翁。自己无端的就会觉得,这院子中的主人,定是个世外的高人。
    有时,笛声会比较多,似乎有不少笛子在奏。这时走出浴池,就会看到有几个孩子在吹笛子。他们吹的不是太好,反反复复的重复一段乐谱,经常也会跑调。他们是在学艺,这看得出来。吹笛子似乎是要站着才行,我没见过孩子们用其他的姿势。看着路灯底下一丝不苟地吹奏的孩子们,他们从哪里来?他们要学多久?有没有传说中诡异庄严的拜师礼仪?口传心授的传统技艺是怎么得来的?……无数个疑问就烟雾一样的笼罩了我,眼前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不真实,恍惚中,自己仿佛到了另一个神秘的世界。
    小院的神秘让我产生了尊敬,红砖房的主人也成了我眼中见首不见尾的神龙,每次走过路口,就忍不住向院中偷窥一眼。小院的铁门白天一般是锁了的,偶尔开着,里面却不见一个人影。天色向黑的时候,有人会在院子里走动,可院子里没灯,只是看得到身高,性别也不好分辨。
    今天晚上,我穿过幽暗的水泥小路,去街上买烟。天上飘着丝丝的细雨,两个女孩儿站在浴池门楼下,就着昏暗的灯光,一个捧着乐谱,另一个看着谱子吹着一个舒缓的曲子。细雨如愁,笛声飘悠,我不由得伤感了。
    在小商店,等着找钱的时候,我问了一句,这些小孩儿都是哪儿来的啊?头发蜡黄的女老板羡慕的说“那边那个院子里有个╳╳中学的音乐老师,小孩儿们礼拜六礼拜天来这儿学笛儿,让他指导一次四十块哪。他可发啦,一个月一万多快呀,还不耽误上班。他老婆在省城教大提琴,比他挣的还多呢。哎,真是的……”
    我心中的梦幻神殿轰然倒塌了。原来,这里并没有绿竹翁,没有神奇的故事,没有曼妙的传说。原来,这是一个中学老师,和他的学生。
    知道了事实真相,我毫无欣慰喜悦,有的,只是悲哀,莫名的,没有来由的悲哀。
    早过而立之年了,原本不该孩子般做梦了,但我真想,永不知道这事情的真相,永远在美丽奇幻的自己的梦里,幻想着院子中的情形。
    再看那灯下吹笛的女孩儿,分明是两个初中生;再看那梧桐树下的院子,分明是等待开发的私宅。不知道,今后在浴池休憩的时候,还会不会听到让我感动莫名的笛声了…… 
回复 (1) | 收藏 (0) | 455 次阅读 |

卫水流 (北京)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