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卫水流死了

卫水流 发布于:
卫水流死了

    卫水流死了,死的彻彻底底,死的完完全全,死的干干净净了。
    卫水流,男,无业无家。全部的财富,就是那不到一万册的书,和几十年来收集的一些宝贵的历史资料。
    这些东西,放在我家徒四壁的房中——那个毛地面毛墙壁,几乎没有任何家具的两室一厅的房中。堆满了整个壁柜,也占了半个客厅。
    一个亲戚,从家乡来这里打工,我就借给他住,一住已经快有两年了。
    今天,想去给那里消消毒,因为我知道打工的他也许不知道环境消毒,或者不一定舍得买那价格飞涨的药剂。
    从回到那个房子起,卫水流,死了。
    我全部的历史资料,我一生的心血,没了!
    亲戚蠕动着嘴,怯生生的说,他生活紧张,他把废纸卖了。五百多斤,一百多块……

    中华民国时期的大学毕业证、委任状……
    清末的、民国时期的书信、碑拓……
    建国初期的军事地图、唱片……
    文革时期的小字报、宣传画……

    没了,全没了,彻彻底底,干干净净。

    那些东西也许没什么价值,只是代表了一些金钱。

    可是,我几十年的标本,我的腊叶标本呀!一纸箱的标本呀!在太行山、在秦岭、在珠江岸边、在北京那年的那个香山,那些寻常花草里有我所有往事的流连……
    没了,全没了。
    还有我几十年收集的卡片呀!装满两个电视机箱的卡片啊!那些有的已经发黄的贺年片、明信片、书签、各种各样的贺卡,他们记录了我的历史,记载了我眼中中华几十年的变迁……
    没了,全没了。

    这些东西也许只对我一个人有价,或者无价,对别人没什么价值。

    最让我心死的是那些历史档案,那些我辛辛苦苦找来的可遇而不可求的历史档案,那些弥足珍贵的历史的记载。
    也一样,没了,全没了。
    那些我甚至没有机会全部看过的东西,现在可能,已经在造纸厂的打浆机里了。

    还记得那里面有一个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在北平(?)上的教会小学,然后是扶轮中学,??交通大学。在交大上学的时候因为日军进犯随校南迁,并加入中共一个青年组织,和校长(学监?)斗争。毕业后回到家乡但找不到工作,就去云南(广西?)一条新建的铁路线,工作极为出色(记得他的自传里有个细节,那时候禁止赌博,他就半夜爬起来抓赌,从而使该站风气非常良好),从值班员干到站长(好像职位更高)。日军战败后回到内地,也是工作突出,屡迁到了一个铁路系统比较高的职位。解放战争后期,他参与了护路保产运动,与白崇禧当局斗智斗勇,保护了武汉长江大桥(?)、武汉车站等基础设施。刚建国的时候,因为能干,并且有功,做了一个处长。后来(三反五反?),他被揭发出在解放前做过一个类似现在工会主席、妇女主任之类的兼职,而那个职位被定义成国民党秘密特务组织。所以,就被勒令停职,参加学习班,后来降级使用,成了一个科长。再往后(反右倾?),又被揭发出在广西(云南?)的时候曾经加入过国民党。按照他的自传和以往同事领导的证明材料看,那时候要求一定职务以上的人都要加入国民党,铁路管理当局给他寄了一份申请表,他就填了寄回去(车递?),但是没等党员证发下来就回内地了,也没有交过党费。这下可好,他就成了隐瞒历史真相怎么回事了,结果从科长变成了科员,又从科员变成了工人。好在那时候他得了肺结核,所以也没有派他做重体力劳动。这位三四十年代大学生的历史非常非常经典,足以看到当年知识分子的历程。那是近千页的档案,内容详实丰富,民国时期的资料也多……

    没了,全没了……

    还有一个我见过最最经典的流氓无产者。他本来在家务农,遇上饥荒,跑到安徽投亲,被介绍到一个工厂打工。不多长时间,他把工头给打了个半死,就跑到山上参加了一个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那股游击队比较单薄,被打散了,他又回家务农。务农既辛苦还吃不饱饭,只好投亲靠友到洛阳(?),在一家浴池(餐馆?)跑堂。干了一段时间,因为偷客人东西,让老板把他给打跑了,就到了山西,遇见征兵,给国民党当了兵。阎锡山的部队管得比较严,结果他帮连长贩鸦片的事给长官知道了,这次差点儿没命。逃得性命,他跑去做筑路工人,修铁路。因为见多识广还认几个字,干了一段苦力以后,做到了保管(会计?)。嗨,这人贪污公款。又没的活干了,只好回家务农。接着就解放了,一个同乡(以前的工友?)告诉他铁路部门招人修铁路,他就去了,成了铁路职工。他的档案到60年截止了(58年?),那一年,他去西安(?)出差,用公款在西安买了一箱肥皂,回来的路上,他从三门峡(?)下了火车,把肥皂给卖了,赚了点儿钱,然后又坐火车回去,给逮住了——投机倒把、挪用公款。这人的材料极尽翔实,从新疆、内蒙、广东、辽宁,简直全国各地都有证明材料。五湖四海、党政工团,从军界要员到监狱犯人,从饱学的鸿儒到目不识丁的乡民。他的经历写一部长篇绰绰有余……

    没了,全没了。

    最宝贵的,是一个地方的历史事件。1958年,一位中学文化程度的纺织厂文化教员(?),向地方政府(企业领导?)写了一个汇报材料,指出中央路线方针政策的八(?)点重要错误。现在看来,字字玑珠,点点正确,慧眼独具,比起彭德怀老总的观点也许更加深刻,而且时间更早。并且,他还对每点(?)错误建议了纠正的方法,让人肃然起敬。我有百十份资料是这次历史事件的,因为这封信被定义成疯狂攻击党中央,这个城市的党政工团领导、所有企业、乡镇的负责人被召集在一起,开会、讨论、学习。最后每个与会人员都写了批判这位文化教员的文章(学习总结?),并且印成了铅字,这些东西好像有密级(机密?)。一份批判文章短的一页,长的七八页(记得似乎当地公安局长的批判文章比较长。),文章中字字血、声声泪,控诉这位疯狂进攻党中央的文化教员。他的原信无从见到了,从百十份控诉状点点滴滴引用的观点、原话里,我感动于那位文化教员一心为国的拳拳赤子之心和对现状的冷静思考、真知灼见。本来准备过了这段时间就去探访一下,了解这个让人心潮澎湃历史事件的结局的……

    没了,全没了。


    卫水流死了。
回复 (10) | 收藏 (0) | 689 次阅读 |

卫水流 (北京)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