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寂寞女人轻信陌生男人,往往要赔命。

草绳灰线 发布于:

         还记得是在大三那年,我被朋友拉着去听了一节“电影大师专题评析”,是甘小二老师的课,那天放的是伯格曼的《处女之泉》,影片结束后,老师提了两个问题:“这部电影说了什么?”“它的意图是什么?”
  
   按我的理解,“说了什么”应该是通常所指的“故事”“情节”,这有点像是一个人的外貌,是最表层最直观的。我却认为这反而是不重要的,因为它“已经是这样了”,而且是无法修改的,我们只能够使用它,就像缝制好的连衣裙,只能够穿它,使用它,却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出来的,为什么要这样做。当然,我们都喜欢评说电影情节,为影片中人物的悲欢离合醒鼻涕流眼泪,并在这种评说和体验中获得快乐,这是一种方法,也没有错,看电影难道不就是为了获得快乐吗?倘若我告诉你,看电影还有另一种方法,是去分析叙事结构,人物对白,镜头运用,色彩调配和配乐、甚至还可以自己改编电影,这种方法能够比单单是评说电影情节获得更大的乐趣,你愿意去尝试吗?
  
   所以,对于小二老师的第一个问题,我认为这样的提法更为合适:这部电影是怎样说的?
  
   不过,要真按我说的那套方法来分析电影的话,我是不会的,但我愿意去学习。
  
   至于电影的“意图”,要仔细揣摩,说白了就是猜,通过获得印象来猜测作者的意图。就以《雏菊》里边惠英和郑忧的第一次相遇作例,是偶然相遇的两个人,若按惠英的视角来观察郑忧,我们就会得到这样的印象:这是一个中年男人,和我一样是韩国人,穿西装打领带,满脸胡茬,不苟言笑,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是明显的,他也许结过婚,也许没有,我们都是寂寞的……然后镜头在郑忧那张脸停留了片刻,他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紧接着看到的是一张画布,当惠英匆匆地画好脸部轮廓,正要画眼睛的时候,郑忧却跑了,留下一幅草图,和一个二十五岁还没有初恋的女人的幻觉:
  
   “画他的时候,我发现她有点怪,他明明看着我,但焦点却在头后面,哎呀……又开叉了,难道他在看我的头发?”这时候我们都看出来了,惠英已经喜欢上了郑忧。
  
   我认为作者对这个女人的微妙心理把握得还是比较准确的,幻觉的产生也不会让人觉得突兀,这在前文都作了大量的铺垫,意图很明显,是为了证明:“这是一个寂寞的女人,她渴求被爱。”下面我们来逐句分析,看看这个女人是怎样爱上陌生男人的。
  
   “又下雨了,不喜欢带雨伞的我,像这样每次下雨,总要找避雨的地方……”(想有一把可靠的伞,为她遮风挡雨)
  
   “可能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反正弄湿了也没有人担心我……”(反话!)
  
   “所以,没有雨伞也无所谓……”(还是反话!)
  
   “爷爷常说:‘惠英啊,别担心,雨总是会停的,雨后的阳光会更加灿烂,终有一天,你会找到意中人的……’”(为什么爷爷会常说呢?是惠英常说吧!二十五岁,还没有恋爱过,这在惠英确实是一件堪忧的事情。)
  
   “一直觉得爷爷很老套,我今年才25岁,我还在等待着我的初恋呢……”(可能在二十三岁那年就开始在等待了,现在还在等待,‘杀手是前年开始给惠英送雏菊的,一直送到现在’。我在想,每次送的花都是带花盆子的,两年时间,一天送一盆,都有六百多盆花了吧,那些花盆都到哪里去了?如果我是惠英,我会把它们都收藏起来,这里电影里边为什么不交待一下?)
  
   “雨终归是会停的,但我不至于相信这一瞬间,就会出现我的初恋……”(这一瞬间当然不相信,下一瞬间就相信了。)
  
   “没想到会这样遇上他……”(相信了,这时候碰巧郑忧捧着一盆雏菊来找她作画。)
  
   到这里,我们再返回去看他们两人相遇的那一幕,自然就觉得顺理成章了。
  
   然后再看看这部电影的结局,惠英死于非命,为什么惠英会死于非命呢?写剧本的肯定是有他的用意的,决不会平白无故杀人!借用张爱玲的话:“穷人结交富人,往往要赔本。”(《雨伞下》)
  
   那么这两个小时看下来,这部叫做《雏菊》的电影,要说的就是:“寂寞女人轻信陌生男人,往往要赔命。”

ps:这篇“影评”是从信里边抽出来的一段,是写给我朋友的。

雏菊 Daisy(2006)

7 .6

雏菊(2006)

影评(1004)

收藏(3042)

回复 (1) | 收藏 (0) | 285 次阅读 |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