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闲适的风度

海岸 发布于:

   昨天,办公室来了个40多岁的男同志,来办事。他上身穿一件陈旧的红杂色T-shirt,下身套一条短裤,头发也是蓬松和乱的,耷拉在耳边,几乎遮住了整个额头。脚上更是一双拖鞋靸着,似乎他并不知道如何用外表为构建和谐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总之,显得非常不起眼和散慢。

    他来咨询一些事情,在我对面坐着,开始说话时语气也是缓慢而平静的,只是后来,事情的发展和他的目标有了分歧,他眉目渐渐显得紧蹙,说话的语调也高了些,我注意到他的这些变化,但依然例行公事,平静地给予解答。又过了一会儿,他似乎对我的解答不甚满意,开始有些焦急。

“我房子买了10多年了,国土证还没办下来,而且我在重庆的时间并不长,不可能老是呆在这里等,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阿!”

“房子买了10多年了才来办证,原来负责办证的同志都退休了,何况人家通知过你好多次,你总是不来办,责任应该在你,现在就剩你一家没办证了,你还是必须找到他。”

“我约了他,可是他总是推托有事,今天早上本来约好的,可是他又说临时有事,让我改个时间,这样也不是个办法阿,你们应该有个机构专门负责这个事!”

“人家没退休之前10几年都在负责办证,就你这一家迟迟不来办证,退休前,领导也下了任务,让他把这事负责到底。何况人家又不是不给你办,的确是有事。这样吧,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帮你办快一点。”

这时,他突然沮丧地说“你一打电话他肯定要说我在告他”。

我心想你本来就是反映问题的,难道还怕麻烦了人家?

我拨通电话,果然语气不好,“通知他通知了多少年,现在我退休了才想起来,你让他来找我。”

挂了电话,我把意思转达给他,“还是要找到他才能办,别人说了,让你去找他。”

他的沮丧和无奈挂满了整张大脸,颇有些滑稽。

为了缓和气氛,我和他探讨起他的房子。

“你为什么这么久才来办证?”

“我平时都在广州,当时买了房子也没说要办证,几年前才通知办房管证,办了房管证之后又通知办国土证,我跑起来麻烦,所以一直没来办。”

我拿起他的购房合同和房管证看了一看,里面标明的房屋面积是200多平方,1992年购买,当时在重庆还没有多少商品房。嚯,还是个有钱人,但看他这个穷酸样,不像阿!难道是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赚的钱?

1992年就买的房子,200多个平方,够有钱的啊!”我调侃地说。

“嗯,当时拿那么多钱来买房子得还不多。”

“那你平时在广州,这房子谁在住啊?”

“没人住,空着呢。”

“那干嘛不出租出去阿?空着多浪费啊。”

“我房子装修了的,怕别人住进去给我搞烦了。”

“那就卖了呗,你又不住又不租,空着干嘛?”我开始有点痛恨起这个装束邋遢的人。

“卖也卖不了几个钱。”

妈的,这家伙难道真是个有钱人?可是怎么可能阿?他穿的那么破,头发乱糟糟的,手表也没一个,手机都没看到在哪里。脚上连个像样的鞋都没一双,十个脚趾甲盖上堆满了恶心的黑泥,这种人也能是有钱人?

“我说,先这样吧,我已经帮你打了电话给办证的汤老师了,你记好他的电话,跟他约好时间,争取早点把证办了吧。”

他摇摇头,不甘心但又无奈的站起来,转身慢慢走出了门口。

办公室的老同志看他出了门,赶紧走到我身边,说:“你不知道他是谁吧?”

我说不知道阿!

“他是我们区里第一个做建材生意的人,90年代初的时候就很出名,后来因为觉得我们这里的投资环境不好,到广州去了,听说生意做得很大,在香港也有办事处,他的女儿是电视台的名主持人。”

我顿时晕眩。

“可是你看他那个样子,就像个吃低保的懒散汉”

“他为人一贯低调,看起来就和一般人差不多,你看他说话办事,都很平和,从来都不着急,而且他也不去找领导,就跟下面的人谈,这种人才真是难得,会做人啊!”

“你是说,刚才我教育了半天百万富翁?”

“还是一个红主持人的名人父亲”

我靠,我突然想起汤老师接电话时那种不屑和愤怒的语气,他不晓得知不知道这个经常找他的这个邋遢人的身份,他推掉了他好多次的约定,且很不留情面的埋怨和教育过他。不知道也就罢了,如果知道的话……

我真的开始佩服我周遭这些低调且性格随和,随心所欲不逾矩的智者。

 

 

回复 (3) | 收藏 (0) | 307 次阅读 |

海岸100954 (重庆)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