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潘老师

本网站资料根据网络资源编辑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限于课程教学参考之用,请勿转载或用于其它目的。

http://i.mtime.com/1010853/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胡金铨:武侠片的形式、空间与美学

潘天强的课程课件 发布于:

  胡金铨:武侠片的形式、空间与美学

  [香港电影史课程参考资料,根据网络资源整理]

 

胡金铨(1931~1997),河北永年人,生于北平。少年时期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润和影响,尤其喜爱京剧。曾在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学习绘画。1949年只身赴港,并于50年代初进入电影界,先后在“长城”、“永华”等公司担任美工和演员。1958年,胡金铨在李翰祥的介绍下进入邵氏,参演或主演了《江山美人》(1958)、《畸人艳妇》(1959)、《一树桃花千朵红》(1959)等影片,同时创作剧本《花田错》(1962)、《玉堂春》(1964)、《山贼》(1964)。此后,胡金铨在邵氏的“黄梅调”热潮中作为李翰祥的助手拍摄了《玉堂春》、《梁山伯与祝英台》等影片。胡金铨首次执导的影片为1965年的《大地儿女》。

 

在邵氏新派武侠片发轫之时,胡金铨编导了影片《大醉侠》。《大醉侠》与旧派武侠片乃至某些新派武侠片的重要区别之一,是它表现出导演的风格化呈现。如果说张彻的《独臂刀》奠定了邵氏武侠片的基本叙事范型,那么胡金铨的《大醉侠》则是以相对简单的故事情节显示出胡金铨对个人风格的自觉追求。胡金铨在谈到《大醉侠》时说:“它没有什么情节。拍摄该片时我发觉如果情节简单,风格的展示会更为丰富。如果情节繁复,则需要用更多时间去说明和解释剧情的进展,反而会更少时间去处理风格的铺陈和表现。”[1]《大醉侠》中客栈的一场戏,集中反映了这一点。在这个封闭的空间中,胡金铨以舞台化的场面调度表现了金燕子与对手的斗智斗勇。在导演的精心铺排下,客栈的紧张气氛令观众仿佛身临其境:面对众匪,金燕子镇定自若,她巧妙地化解了对方的试探和进攻,并将对手击退。这精彩的一幕这几乎是《龙门客栈》中客栈一场戏的前奏。

 

在影片的动作设计上,《大醉侠》也显示出了独到之处,在武术指导韩英杰的安排下,影片的动作场面基本以真实的打斗为主。同时,不同于张彻武侠片中常见的血腥的肉搏场面,胡金铨吸收和借鉴了京剧的武打动作,创造出一种优雅而凌厉的舞蹈化的武打场面,并与精彩的剪辑结合,制造出令人惊叹的艺术效果。

 

胡金铨在《大醉侠》中成功塑造了女侠金燕子的形象,这一点堪称邵氏新派武侠片的一个突破。在片中,金燕子是行动的主体,以一女子之身承担起了解救兄长、消灭恶人的责任,她果敢坚定,焦急但不鲁莽,刚强却不失优雅,更为重要的是,金燕子“纵使是侠客,却没有失掉女性化的一面”。[2]这显然又与张彻武侠片中女性沦为配角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1)民族化的风格

胡金铨对华语武侠片的贡献之一,是他从中国的戏曲、绘画等传统文化中汲取灵感,创造了一种极具民族风格的武侠片。在他的作品中,传统文化的印记无所不在:他的影片多取材自中国的历史(尤其多以明朝为背景)及中国的古典文学作品;此外,早有研究者指出胡金铨的电影与中国传统戏曲有着密切的联系[3];再如,胡金铨作品的空间、构图均受到中国古典绘画的影响,他喜欢运用横移镜头,渐次展开的镜头正犹如中国画中的卷轴,他还经常在影片中放置烟雾,目的是“用来制造一种空间和空白的感觉”,而在中国画中,空白也是构图的一部分,是营造意境的重要手段;甚至连由胡金铨以传统书法写就的片名及演职员表,亦成了胡氏作品的标志之一。事实上,正如有的研究者所发现的那样,胡金铨“不只是求助于哪个单一的手段或艺术形式(如京剧或山水画),而是汇集了各种艺术类型和哲学传统的混杂的关系,以形成一种综合的‘中国特色’的形象”。[4]

 

(2)动作的美学

对武侠片而言,武打场面的重要性不言自明:武打场面不仅是武侠片这一独特的类型获得命名的关键,而且常常是武侠片情节的重要推动力量,更是创作者展示个人风格的手段。在华语武侠片的历史上,胡金铨以其独特的动作的美学而为人所知。概言之,胡金铨的武侠片对动作场面的建构和铺排,乃是建立在综合调用各种视听手段的基础之上——舞蹈化的动作设计、富于变化的机位、镜头调度所制造的暧昧含义,以及快速的剪辑,构成了一套完整、独特而又引人入胜的美学。

 

在武打设计上,胡金铨吸收和借鉴了京剧的武打动作,创造出一种优雅而凌厉的舞蹈化的武打场面。正如导演本人所说:“我的电影的动作场面,并非来自功夫或格斗,也不是来自柔道或空手道,那全是来自京剧的武打,其实即是舞蹈。”[5]胡金铨摒弃了较为写实的、一招一式的动作设计,他更多地从中国戏曲中汲取灵感,赋予动作场面风格化、写意化的特征。在《侠女》中,动作场面呈现出迅疾、凌厉而又飘逸的特点。

 

波德威尔曾用“一瞥”(glimpse)来概括胡金铨的艺术风格,他注意到,胡金铨在“呈现动作时,刻意营造不完美之处,其中一个方式是使动作看起来迅速或猛烈至肉眼所不能捕捉”,而这“惊鸿一瞥”,正是胡金铨武侠片的魅力所在。[6]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张彻、刘家良等武侠片导演,胡金铨动作场面的魅力不是来自对功夫的展示,而是更多地依赖各种电影化的手段。而迅猛、凌厉的攻击一旦与精心设置的构图、层次分明的前后景,以及丰富的机位、景别结合在一起,便产生了令人惊叹的艺术效果。胡金铨还经常略去打斗的某一部分,“他喜欢在起跃、落这过程中偷掉几格画面,又或索性删去其中一或两个步骤,因此侠士的身法变得突兀而令人手足无措”。[7]

 

因此,对胡金铨而言,剪辑是塑造其个人风格至关重要的一环。无论是《龙门客栈》中萧少镃与东厂番役之间令人屏息凝神的交手,还是《侠女》中杨慧贞电光火石般从空中跃下击杀敌人的场景,抑或是《忠烈图》中俞大猷与匪徒令人目瞪口呆的决斗,胡金铨作品中那些最璀璨的场景,都要仰仗精彩的剪辑。胡金铨以俄国蒙太奇学派的电影实践为基础,并借鉴了日本武士片的剪辑特征,大胆创造了一种别开生面的剪辑风格。

 

关于电影剪辑,有一条“金科玉律”,即每个镜头不可少于1/3秒(8画格),否则人眼将无法捕捉画面的信息。而胡金铨则认为,观众所看到的,并非银幕上放映的现实的动作,而是通过大脑将残留在视网膜上的影像自动形成一个完整的动作。因此,在表现那些人体无法实现的高难度动作(如跳跃、翻腾等)时,通过剪辑手段将少于8画格的镜头组接在一起,完全有可能制造出惊人的艺术效果。[8]

 

仔细审视便不难发现,胡金铨武侠片中的动作场面很少在长镜头中获得完整的呈现,而是被分解为一个个短暂的瞬间,并以快速的剪辑组接在一起,这种方式大大延伸观众的心理时间。

 

在《侠女》的竹林大战中,胡金铨的这种理念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这个长约5分钟的段落由151个镜头构成,表现的是石将军(白鹰饰)及杨慧贞等射伤欧阳年并杀死两名东厂番役的过程。导演将地点设置在茂密的竹林,在逆光拍摄的镜头中,阳光透过氤氲的雾气渗透至竹林,石将军及杨慧贞与敌人在竹林中或纠缠在一处,或翻腾跳跃,或前后追逐,胡金铨通过快速剪切的镜头、不断变换的景别及机位制造出极富冲击力和表现力的影像,以及扑面而来的压迫感。杨慧贞跃上竹枝,并俯冲刺杀敌人的场景,堪称这个段落的高潮:杨慧贞及石将军敌不过武功高强的东厂番役,向前疾走,突然停住,杨慧贞借石将军之力跃上竹枝,从空中俯冲而下将番役刺死。在这组镜头中,胡金铨的剪接技巧发挥到了极致:事实上,在不借助吊钢丝的情况下,演员不可能跳得很高,胡金铨以很短的镜头(4画格)将演员分别向不同方向跳跃的镜头组接在一起,制造出演员呈螺旋状向上飞升的效果,而杨慧贞俯冲搏杀的镜头,则并非拍摄于同一片竹林,而是由替身演员从日月潭上俯冲拍摄而成。这组镜头一气呵成,令人目不暇接,极具冲击力的画面和令人震撼的影像交相辉映,构成了华语武侠片历史上最令人难忘的场景。


 

 

[1] 转引自张建德:《漫漫长路胡金铨》,载《七十年代香港电影研究》,香港:市政局,1984年,第30页。

 

[2] 张建德:《重估<大醉侠>》,载张伟雄主编《江湖未定——当代武侠电影的域境论述》,香港电影评论学会,2002年,第170页。

 

[3] 按照学者张建德的概括,胡金铨的“戏曲风味电影”具有以下特征:象征多于写实;演员可以跳出角色的框架,作第三人称叙述;音乐效果和动作融合为一;着重人物出场的情景,以显示其性格特征,或用以带动故事。转引自张建德:《忠义群像:胡金铨及其戏曲风味电影》,载《超前与跨越:胡金铨与张爱玲》,香港临时市政局,1998年,第14页。

 

[4] [西]埃克托尔·罗德里格斯:《中国美学问题:胡金铨电影中的电影形式与叙事空间》,肖模译,载《电影艺术》,1997年第6期。

 

[5] 胡金铨、[日]山田宏一、宇田川幸洋:《胡金铨武侠电影作法》,厉河、马宋芝译,香港:正文社,1998年,第68页。

 

[6] 见[美]大卫·波德威尔:《不足中见丰盛:胡金铨惊鸿一瞥》,载《超前与跨越:胡金铨与张爱玲》,香港临时市政局,1998年,第27页。

 

[7] [美]大卫·波德威尔:《香港电影的秘密》,何慧玲译,海口:南海出版社,2003年,第301页。

 

[8] 参见胡金铨、[日]山田宏一、宇田川幸洋:《胡金铨武侠电影作法》,厉河、马宋芝译,香港:正文社,1998年,第107页。



 

 

回复 (0) | 收藏 (4) | 1236 次阅读 |
标签:

潘天强的课程课件 (北京)

男 狮子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