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浮光掠影

线 索 不是鬼魂呓语的泽地 不是仙子隐居的山谷 要找我 到雪线以上 不是雪暴中的雪豹 不是雪帘中的雪莲 要找我 到雪线以上再以上 不是低头的雪泥鸿爪 不是抬头的雪照云光 谁找我 已到了我不曾到过的雪峰顶上

http://i.mtime.com/101259/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心结》< 转载>

图文/紫风铃z 发布于:

《心结》 图文/紫风铃z



[size=3]杨柳丝的质地,本来就是极轻,极飘的那种感觉。再加上胸前那两个长至脚下的飘带,更添了几分妖娆的妩媚。铃站在穿衣镜前,正忙着把那两根飘带从胸前绕至身后,在后背交叉,然后拉回来,又在侧腰部系了一个松松的结。水绿的底色、淡紫的浅花、开得很低的领口,把白晰的皮肤、漂亮的脸庞衬得更加好看了。从胸前绕过的那两个飘带,更是恰到好处地把铃本来就很有形的身材勾勒的越发动人。好长的两个飘带,我想设计师的灵感大概来自“青衣”中的那两支会跳舞的水袖吧。铃站在穿衣镜前,一边不停地变换着不同的姿势,一边征求我的意见。


一头瀑布般的黑发,厚重、闪亮如缎子般地在铃的后背散着,白晰的皮肤、漂亮的脸庞、飘摇的杨柳丝上衣、纯白色的长裤、配一双花盆底的白色凉鞋,此时的铃不是一个漂亮可以形容的。进进出出的各色男女,无不用欣赏的眼光地看着正在试衣的铃。




在这样炎热的夏天,坐在冷气机旁边,看着铃象天人一样在我眼前晃动着,我不禁有些眼晕。唉……




喜欢铃,也喜欢和她一起逛街。经常是什么都不买只是试衣服,逛累了就近找个地方吃东西。铃是漂亮且优雅的女人,却又性格出奇地好。开朗易亲近的性格,即使有些古怪的我也能和此佳人处得形同姐妹。我妈说:“丑人多怪”,这四个字是我妈对我古怪性格的精辟总结。漂亮的铃和多怪的我能如此地要好,不知道“缘份”两个字可不可以用在两个女人身上,如果可以我想那就是缘份吧,因为我实在没词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对铃那瀑布般的长发越来越感兴趣了。




铃,把头发烫了吧,现在特兴陶瓷烫。也不看看什么年月了,谁还留直发,一点不配你。就你这头发,烫完后我敢说,决对比水妖的头发还漂亮。“传说中的水妖和美人鱼都长着极长的卷发,随着海水的波浪舞动……”我在游说着,让铃放弃这一头的直发,我知道是自己心里那个叫嫉妒的女人在作祟。




可是,我能不嫉妒吗?我是做梦都想能拥有象铃那样的一头直发,我天生的卷发总是毛毛的,注定今生都与直发无关。由其要命的是老公曾对我说过“他梦中要娶的那个女人是穿着长裙,要长至脚踝,长得可以不太漂亮,但要瘦高些。温柔且长着一头长长的直发。”靠,要求不高吗。这样的女人要是不漂亮,还有漂亮女人吗?




夜,我拿起一把锋利的剪刀,一点点地走近睡梦中的铃。我看见铃长长的头发堆在枕头上,这让我可以很方便得手。我抓起铃的头发,用力剪下去,只见铃好看的头发齐根断在我手中。很湿,怎么回事?借着上弦月从窗帘缝隙投过的一线亮光,我看到手中的每一根头发都在流血,一股腥味让我头晕,感觉想吐。浓浓的血、涓涓地流着,很快就染红了铃白色的床,白色的睡衣,然后顺着硬木床架,一直流到红色的地毯上,渗透了,看不出来哪块是染的红,哪块是血的红,其实都是染的、都是红,当然是很难分辨了。




我左手拿着铃的头发,右手握着剪刀,立在铃的床头。铃依然沉睡着,就象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地睡着。头发怎么会流血呢?从来没听说过,我也剪过的,很长的辫子,没见流血呀。印象中,血和疼是分不开的,流了血的伤口都会很疼。铃没有醒,说明她不疼,那只有头发了,它疼吗?我的眼泪滴在左手的头发上,我知道此刻我的心又疼了。每次心疼的时候我都会流眼泪。血还在源源不断地流着,已经漫过了我的脚背……




我怕了,想逃,去一个远远的地方。可是,我的腿好重呀,竟然一步也迈不动了。流出来的血是粘稠的,很粘很粘,象胶一样地粘住了我的双脚。这时,铃的头发在我手中动了起来,乱开了,不再顺从地被我握着了,也许它是受不了来自我手中的压力,想寻求一种放松。乱了的头发,渐渐地缠绕着我的身休,我流出的眼泪和着头发流出的血,分不出是我疼些,还是头发更疼些。它们都失去了控制,一任各自的疼在流淌。空气中迷漫着血腥,另我的胃翻腾,好难受呀!铃的头发缠在我的颈上,我喘不过气,感觉越来越轻,我正在远离自己的身体。




血浸透了我的衣服,好湿,好冷,呼吸更加紧破,我奋力挣扎着从梦中醒来,离天亮还早,只是我不敢再睡了。




早晨,太阳依旧升起,阳光依旧明媚,我还是我,铃还是铃,我暗暗地松了口气。一边翻着书,一边想:“要不要给铃打个电话呢?”




铃,我不想说对不起。我是女人,我是带着嫉妒来到尘世的,我欣赏所有的美的同时,嫉妒也在撕扯着我,我在阳光下按住她蠢蠢欲动的心,让自己不至于因嫉妒而疯狂,可是,夜里她在我入眠后,变得极不安份,我无能为力地被她驱使着,挣扎在自己的噩梦中。也曾想过,可不可以不要睡觉呢?要睡也好,但不要有梦。有梦也好,只是不要掺杂着血腥,无边的纠缠,即使是醒来后还深陷其中,每一个细节都在脑海中跳越。




黑夜,就是要睡着度过的,无眠的夜就会很痛苦。所有的睡眠都会有梦,无梦的人生看到的只是蛹,没有蝶,蛹是在夜梦里变成蝶的。虽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但今夜,我想做一个童话里的梦,一个长发飘摇的梦,可以吗?




铃,明天我们去喝茶吧,茶清淡些,微苦、清香、且有回未,最适合在这样烦闷的夏季饮用。也许它苦涩的浓汁更易洗心。把一颗浮燥的心浸在清淡的绿茶中,让混浊沉淀,滤出清透。淡淡的清香绕在心间,是品茶亦是洗心。




今夜,下弦月,有风很凉爽,最宜睡眠。









文/紫风铃好友-游弋在网上的鱼[/size]














※※※※※※

回复 (1) | 收藏 (0) | 226 次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