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浮光掠影

线 索 不是鬼魂呓语的泽地 不是仙子隐居的山谷 要找我 到雪线以上 不是雪暴中的雪豹 不是雪帘中的雪莲 要找我 到雪线以上再以上 不是低头的雪泥鸿爪 不是抬头的雪照云光 谁找我 已到了我不曾到过的雪峰顶上

http://i.mtime.com/101259/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秋 伤<转载>

awwa 发布于:

秋 伤






文/梦儿









 在这个秋夜里,风动影绰,雨飘暮聚。没有星光,凄凉寂寞。秋雨冲刷夜的叹息,秋风抚摸夜的深沉。如昼的桥面,敲碎的愁绪,风在蚕食爱与恨的传说,许多的恋情荡在风里,漾在雨里。站在窗前,顺着目光淌去,夜的黑,灯的黄。闭上眼感受,凉的雨,润的风,沉的声。它们轻轻地溶在一起,溶在一起。






 我曾经不在意也无法理解秋雨的内涵,现在,才突然领悟,原来秋雨所敲打的,除去生活的回响外,还有弥留在心间潮汐激荡的伤感和惆怅。直面如许的悲歌独舔伤口,悄饮苦酿。秋天的萧肃叫人抖颤。  








窗外,风雨中,落叶缤纷。却觉得正如禅宗六祖慧能说的:“那不是也在动,也不是风在动,那秋走了留下的伤痕。”而我是秋天那落入尘埃的小小枫叶,是那秋走了留下的伤痕







人们说秋天最易让人感伤,而有雨的秋夜更是令人伤怀。在这秋夜,我把满是尘埃的故事撒在夜里过滤、沉淀,脆弱的情愫一点一点释放。静静的,静静的。夜是留不住记忆的。过去在夜的门内沉思,一种生活,一段插曲在夜的门外徜徉。心间,满是涩涩的水波,还有淡淡的哀伤。








雨是更大了。天色是一片幽微,秋风秋雨,荡过来,漾过去,为这秋夜更添几份清寂。翘首窗外,夜色茫茫,想起了李清照的诗句: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透过濛雾凝望着窗外淡白的空中雨丝,视线有些朦胧。








清脆的雨声,带着节奏,带着旋律,扯动我昔日的情思。轻叩我心灵的门扉,把记忆中有过的喧嚣与沉静渐渐融合,里面有我和他的故事,有我们甜蜜的周末,有从空中坠落的声音,有我曾经咀嚼过的心情,有放纵的沉迷,还有迷惘的气味。最不能忘却的一个柔和的时辰,你以风的姿势启开我紧密封闭的心窗,在那个月朗星稀的秋夜,在那浅草山冈,你捧着心盒向我走来,当着我面打开。然后说,原来,我们盒子里的心都是为彼此准备的。就那么一弹指间,心被浸透、被温润。多少飘然的思绪、多少絮语温情伴着秋风秋雨缓缓轻轻,就那样柔柔不着痕迹地消解我满腹的忧郁和红尘中的纷纷扰扰,给了我多少缠绵的梦境,并深深地根植于我的心底,今生永存。那一宵的叹息,你握梦而眠,感受一晶然女子以花蕊的芳馨随如水的月光漂染你绚丽的梦乡。








一岁一岁,轻叩着淡淡缠绵与牵挂,我们手牵着手,暖暖地行走在浅草山冈,盈盈地在三生石上共舞飞旋。








可如今,瞬间变成了记忆的花黄,终难留住一飘而过的花絮,留下的只是艳丽过后的痛苦。瑟瑟的秋风凉凉的秋雨,让我疑惑我是否握进你的掌心?难道我们之间注定用眼泪来划上句号,还是当一切都已干涸,谁的心底还有泪如倾。是什么横亘了你与我,让我只能安静的聆听,沉默的注视。河流两岸,我们曾经逆流而上,相约去寻找交汇的港湾。黑暗、距离不曾阻隔我们,河流哗哗喧嚣中,也听得到彼此的心跳,手心里能够感觉到你的热度。我在黑暗中编制梦境,抚摩过你脸上的每一处轮廓,虽然看不见,也确知那凝然的方向。河流两岸,雾色渐渐被阳光驱散,阳光下,所有的慌乱与尴尬无所遁形,我们那么清晰的面对面了,激情早已被那些无眠的夜荡涤一空,轻轻却有力的扣问,我听见了你心里的声音,我知道你不曾忘却,我也不曾。记忆的河水清清的流,我们只能面对面,丧失了一切言语。如今,我将这个不知是否曼妙真实的故事在这秋风秋雨的时刻不断过滤,再过滤,让萧瑟的风,轻灵的雨告诉我答案。








记忆的碎片似影子缠绕着我的思绪,一种感觉压在胸口,压碎了我的梦,睡意和疲倦被黑夜彻底消化。躺在床上,寂静中忽然有了动静,那是窗外夜风的独奏。细细碎碎的独奏,每一键都轻轻悄悄的敲打着内心最空荡荡的地方,漾出了一圈又一圈孤单的回声,收集的是忧伤。我想起一位作家的话:过日子就象剥洋葱,你一瓣一瓣地剥下去,总会有让你流泪的时刻。那么,剥一颗洋葱,只流一次眼泪,剥数颗洋葱,要流数次眼泪。那么,不停地剥下去,是不是就可以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不会再为剥洋葱而流泪了呢?透过时间的铅雾,我看到那走在路上茕茕孑立的身影。





  我耐不住床上的寂寞,静静地爬起来,坐到书桌前,格外地清醒。手指触到冰冷的杯子,半杯水也是冰冷的。让冰冷的杯子亲吻我本已发凉的嘴唇,寒流滑进心里,彻骨的冰凉让我忘记了惊扰我的噩梦。心在黑暗中一动不动地藏着,硬得像哲学家的点金石。





  有人说窗户就是建筑物的眼睛。可它更像是一张嘴,窗台就是它伸出的舌头。我从书房的喉咙里爬出,坐在它的舌沿向夜空仰望。我伸开手掌握住风雨中一片飘零的树叶,想和月光一起端详这片枯叶,可今晚没有皎洁的秋月,秋风掠走了它,将它抛向地面。我看着它静静地离去,我感觉它的身影就像一只小鸟落进我的心里。我的掌心湿湿的,那是从无际的苍穹里坠落在这个星球上,落在我掌心晶莹剔透的水晶。我知道它是从一颗孤星上滑落下来,掉在我的手心,变成的水晶。








凝视着这晶然的水晶,我被那剔透的光点吸引,随之进入一条时光隧道。光亮映出隧道黑暗处有一手里竟然托举着一柄锋利的刀刃旋舞的身影,那黑影难道是三生石上与精灵赤足共舞的你——我前世的爱人?是你要用这世上最锋利的刀刃刺向我心的最深处吗?








悸痛和眩晕……








风在呜咽,好痛,缠断呼吸的痛,巨大、亘古的痛,似已不能呼吸……





这是一个故事,只是一个故事。人,在故事中累了,老了。然而,为什么我的心是在这样子真实的痛着。脱下白色睡衣,左胸上还插着那柄好锋利的刀刃,伤口好深好深……








如果无果是前世的谶言
心在今生破碎
让它在来世继续
来生我愿一片澄澈

回复 (0) | 收藏 (0) | 480 次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