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天色已晚 臣妾退下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吕贝松和姜文的对话

唐小唐 发布于:

羊城晚报的新闻简直是一堆垃圾

 

聚焦上海电影节:姜文称应冷静看待中国电影“农转非”advcontent end-->


金羊网 2006-06-24 12:21:28advcontent end-->

对话法国名导吕克·贝松

本报记者 孙毅蕾 实习生 孙玲 摄影 邓纬灏

吕克·贝松和姜文,一个是“法国电影界法老”,一个是中国电影先锋。昨日,姜文出人意料地现身上海,与吕克·贝松在上海电影节论坛上进行了一场妙趣横生的对话。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对话,由于两位主人公都是“个性化”人物,所以具体日程直到最后一刻才真正敲定。将近两小时的对话一开始就显出与众不同的“个性”。两位导演在最初的十多分钟里,对几天来一直工作顺利的同声传译提出了各自的意见:姜文反复调整着耳塞抱怨听不清,吕克·贝松边调频道边说自己这么着就像个间谍,两人一合计还得出互相干扰的结论……于是,吕克·贝松喊着“Ah!technology(啊!技术!)”把同传抛到一边,预示着整个对话将不会按牌理出牌。

吕克·贝松曾被学院轰出门

姜文(以下简称“姜”):我很高兴同贝松先生聊,因为有幸去过戛纳电影节,那次正好贝松先生是评委会主席,而我的《鬼子来了》得了奖。我知道贝松先生有三个很喜欢的导演,正好其中有一个也是我很喜欢的,就是美国导演马丁·斯科西斯。我知道您当年在考电影学院的时候被轰了出来,似乎还和这几个喜欢的导演有关?

吕克·贝松(以下简称“吕”):马丁·斯科西斯在美国成名前,其实已经在法国成名了,因为他在戛纳获了奖。我考电影学院时,首先要通过老师的面试,我在第一轮就被踢出来了,因为老师问我最喜欢的导演是谁,我说了这几个名字,结果没说完老师就让我停下来,说我根本就不适合那里。15年后,这个电影学院邀请我去教书,被我拒绝了。我告诉他们,我教的东西他们不会喜欢(笑)。

中国电影太爱分年代姜:您考电影学院是哪一年?

吕:1978年,我17岁。

姜:那您要在中国就属于第五代,第五代那些人都是那一年去考的电影学院。但成为第五代的人都考进去了,我想说的是,如果按代分的话,就没有吕克·贝松了。

吕:事实上,我对被电影学院轰出来这件事很后悔。因为在那里我可以认识很多后来成为制片人、摄影的从业者,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可以合作拍片。

姜:中国电影总喜欢划分你是第几代,把很单纯的东西,搞了很多“色”。其实真正爱电影,并不会因为你是在哪里学的而有所不同。重要的是你目前是否有一种创作的既恐惧又兴奋的感觉。

既导又演太困难

姜:听说你先写作,后拍电影,而且不拍电影时,还在写作?我觉得这特别好,因为你不用太“靠”在电影上,好像除了电影之外还有个家。听说你13岁就开始写作?

吕:16岁。因为这是当时成为艺术家最简单的方法,只要一张纸一支笔就可以。

姜:听说你不仅给自己写剧本,那些你不满意的剧本还被别人拍成了电影?你怎么看那些电影?

吕:是的。当我给别人写剧本,其实剧本虽然是我想法的体现,但影片已经不是我的,而是导演的了。在我看来,当导演、演员是完全不同的工作。导演是艺术家,试着给大家讲故事,而演员是一个人,帮助另一个人讲故事。我一直在问自己,我怎么可能同时做好这两件事情呢?这很困难。

姜:(笑)你要是早这么提醒我,我可能就不这么做了(既演又导)。这不完全是玩笑,因为只有在真正做了之后,我才发现这么做多么困难。

吕:你既演又导时如何评判自己的演出呢?姜:我把监视器放在那里,有一个专业的团队在那里看,随时七嘴八舌地说出他们的感想。我想电影反正最后都是给别人看的,所以先听听他们的想法也不错。当然最后拿主意的是我自己。

吕:但导演会有自己的想法,你的团队只能从普通观众的角度提意见,这个怎么处理?

姜:这也没办法,所以我在自己的片中可能是演得最差的。另外,我很相信我的团队,他们虽然不一定能达到贝松先生的高度,但相对其他导演,他们很多都不差。

姜文称没想转型

姜:我有一个感觉,好电影只有一种:就是能不能让人兴奋。有些东西没法模仿,个人的作品恐怕只与自己的童年经历有关。比如我看《杀手里昂》,就觉得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了,仿佛看个电影就认识了导演。问题是,一开始所有人都想拍自己喜欢的电影,而非考虑别人所喜欢的。中国是个电影农业国,相比之下,美国、法国是电影工业国,我们现在正处于“农转非”的过程。其实“农业电影”没什么不好,做得好也很“绿色”健康。但“农转非”中,有些片子实在不伦不类。

“农业电影”因为技术差,所以需要更多呵护和感情投入。而“工业电影”技术优秀,所以他们可以追求技术效果。如果技术不行,却又太想“农转非”,就会特别不自然,一眼就看出是“农转非”的产物,至于具体片名,我就不想说了。当然,勇于“农转非”的精神是好的,但作为整个电影业来说,应该冷静看待。我没想过转型,我长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希望自己拍的是“绿色电影”。就是没加过太多化肥,吃起来又有营养的作品。《霸王别姬》、《红高粱》都是这种作品。

吕:我看过一些到法国放映的中国电影。中国导演我知道5到10个左右。比如陈凯歌的《和你在一起》(吕克·贝松在法国的公司负责该片的法国发行)、陆川的《可可西里》。我想说,我们在欧洲,看到中国的历史题材影片的话,对我们来说是个发现之旅,是非常好的体验。

我还想说,无论在戛纳还是其他国际电影节,近年来都可以看到中国、伊朗、阿根廷的作品。通过电影节的平台,大家就可以发现自己国家的电影水平,应该说,近10年来,每年都有几部好的中国电影,所以我觉得你们应该骄傲。

回复 (1) | 收藏 (0) | 1950 次阅读 |

唐小唐101352 (广州)

男 天蝎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