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以庸才的名义

妙见 发布于:
人世间的一切都是相对立的存在,天与地;善与恶;美与丑;有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天才与庸才。不过,庸才这个词似乎有些残酷,我们也可以称之为:凡人。就象你我一样,被湮没在人海中的千千万万个凡人。
   相信热爱古典音乐和电影艺术的朋友都看过《阿玛第乌斯》(中译《莫扎特传》)这部片子。如果还没看过的朋友望名生意的以为电影是以莫扎特为主角的传记片就大错特错了,影片的主角恰恰是反面角色—曾被怀疑毒杀莫扎特的意大利人作曲家安东尼奥.萨列里。这个可怜的奥地利宫廷作曲家背负谋害天才的罪名已经200余年,至今未被洗清。影片就是由70岁的萨列里对神甫叙述自己的回忆贯穿始终的。
  这里不谈萨列里的谋害罪名是否成立,对于整部影片要表现的主旨来说,这个疑案的真伪已经是微不足道的了。通过导演和演员们的完美演绎,展现在眼前的是天才与凡人的战斗,是欲望的海和嫉妒的火。影片的内容极为简单:辞去萨尔茨堡主教的门客职位成为自由作曲家的莫扎特受聘音乐之都维也纳,为音乐帝王约瑟夫2世谱写歌剧,与宫廷御用作曲家萨列里不期而遇。当时的奥地利宫廷乐坛全被意大利人(歌剧院长卢森堡伯爵,宫廷乐队长海因茨等人)所掌握。他们与萨列里同气连枝,携手排挤这位令人芒刺在背的音乐天才。原因当然是出于嫉妒,但嫉妒的理由却是天壤之别。如果说大多数意大利人党派是为了本国音乐能长期占领奥地利乐坛而压制新秀的话,那么这中嫉妒就显的苍白和微不足道了。萨列里的嫉妒与众不同,他的嫉妒在头脑里;在血液中;在行为上;他恨莫扎特只为莫扎特是天才,他从莫的作品中看到了“至上的美”听到了“上帝救赎的声音”,完全不被政治和利益的因素所干扰,是人类最纯粹最原始的嫉妒,不搀杂丝毫他念。他是莫真正的知音。
  
   阿玛第乌斯是莫扎特的名字,拉丁文的原意为“上帝的宠儿”。这名字已语预言了这位百世不遇的天才的宿命,他降生在人间就注定要被敌人环绕,注定让人羡慕;嫉妒;崇拜和痛苦,萨列里就是这样的典型。这位意大利无名小镇上出生的少年,凭借一股对音乐执著的热爱,含辛茹苦终于成名,最终获得了御用作曲家的地位,他不近女色,即使对他最爱恋的学生也没有丝毫的非礼,他从孩童时就向上帝发誓如果能令他成为大音乐家并名存后世,他将献出包括贞操的一切来回报和讴歌上帝。他实践了自己的承诺,但上帝却没有。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上帝为什么会把永世奉他的名来赞颂美好的职责交给这个既不虔诚,又热中于下品趣味的年轻人?”
  
  影片中一再用各种镜头和情节,将狂热笃信上帝并努力工作的萨列里和风流不羁疏野成性的莫扎特做了鲜明的对照,天才凡人的差距立判。莫毫不费力的把泉水般流畅的音符从脑中转到乐谱上,自然得甚至从不做些微的修改,仿佛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现成。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的忧郁和疑惑,那充满自信和天真的笑声听上去甚至让人觉得不快。
  与此恰好形成对照的是萨列里的严谨,在影片中他总是以孤独者的形象出现在人群中,无论是他的棕色假发,他的深色衣着还是他阴沉着的面孔,都体现出一种呼之欲出的苦涩,让人伤怀。奇妙的是,我觉得倜傥的莫扎特虽然潇洒,却与我如隔天渊,反之,阴沉的萨列里却能博得我无限的同情和共鸣。我是凡人,在他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你曾尝试去和一个4岁就写出第一首协奏曲的神童比天赋吗?你会发现自己将陷入一个无底的泥沼,无法自拔。这泥沼是自卑和妒忌的深渊,它有把善良纯真的人变成恶魔的力量。影片中,萨列里就变成了这样的恶魔,他不惜一切手段去迫害那个他认为的“上帝的代言人”。最后,他披上黑色的长衣,戴上死亡面具去请莫扎特写《安魂曲》的时候,他的灵魂已经被嫉妒的执念完全占有了。
  影片结尾,莫扎特在创作《安魂曲》的途中溘然逝去,简陋的葬礼上,萨列里的表情反倒没有丝毫的得意,剩下的只有失落和茫然。因为他失去了和上帝之间的传媒,在莫的有生之年,他没有写出一首令自己有自豪感的作品,毕竟他才是莫的真正的知音。这颇有些兔死狐悲的讽刺。
  天才和凡人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呢?就音乐的领域来说,难道真的只在于乐思和创作的差距吗?历史告诉我们,萨列里并不是影片中他自述的那样“庸才的王者”,他具备古典乐派后期的名家所应该具备的一切素质。这个高产作曲家一生只歌剧就写了40多部,其他作品不计其数。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的作品是从刻苦奋斗中创作出来的,是心血的结晶,同莫扎特的作品同样充满了笑和泪。在萨列里的门下,诞生了一个又一个我们熟悉的大音乐家,他们是贝多芬,李斯特,和舒伯特。与独善主义的莫扎特相比,也许他才是真正上帝与天才之间的传媒。他最大的不幸就在于,他与莫扎特这个超级天才生在了同一个时代。天才的荣耀遮蔽了奋斗者灵性的光芒,他象莫扎特的影子,象中世纪宗教审判下的殉难者一样,背负着永远的恶名,最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乐海的波涛中。
  萨列里的悲哀,就是凡人的悲哀。正如电影的结尾,在疯人院中,萨列里以“庸才的王者”自居,他微笑着面向银幕里的疯子和银幕外的观众,用充满慈爱和宽恕的口吻说:“世界上所有的庸才们,我宽恕你的罪。”随后他在至福中合上双眼沉醉于冥想,银幕渐渐暗去,只流淌着莫扎特柔美的钢琴声和他在天堂里传出的,那令人觉得古怪和不快的讪笑,仿佛代表上帝嘲笑世间的无数庸才。
   我敬佩萨列里,他与造物主为敌,用严谨和努力谱写自己的生涯,也用嫉妒的火焰把凡人的愤懑和欲望烧成了灰烬,使之直达天际。他以庸才的名义无可质疑的做了我们每个凡人的代言人。他与莫扎特同在。
莫扎特传 Amadeus(1984)

8 .5 / 10 .0

莫扎特传(1984)

影评(404)

收藏(1795)

回复 (3) | 收藏 (3) | 942 次阅读 |

妙见 (长春)

男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