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周清平

怀念北师大的点点滴滴

http://i.mtime.com/10193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真实的存在与虚无的幽灵

周清平 发布于:

   真实的存在与虚无的幽灵

周清平[1]

摘要 2005出品的《求求你,表扬我》、《旅程》、《好大一对羊》、《季风中的马》具有共同的严峻现实主义艺术特征,分别揭示了当前社会中面临的城市居民精神伦理迷乱、青年的压抑与阴郁、权力的滥用和少数民族对现代文明的不适。本文分析了四部电影作品的主题和电影语言的特征,作品与社会现实的联系,指出了这些作品存在的价值。

关键词 严峻现实主义; 虚无

 

在第12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上有30余部作品参展,《可可西里》、《独自等待》、《花腰新娘》、《墩子的故事》、《天下无贼》、《上学路上》、《我心飞翔》、《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成为最后赢家,分享了各种奖项。获奖影片中《可可西里》、《墩子的故事》具有强烈的纪实风格,《可可西里》采用的是记录风格的现实主义,受到很多专家的好评,著名美学家李泽厚先生认为该片创造了新的美学境界,最后获得评委会大奖。《墩子的故事》在电影风格上类似于侯孝贤的《恋恋风尘》,在平淡的电影语言中展现了小男孩的躁动、青涩的青春期,颇受大学生评委欢迎,最后爆冷门夺走最佳影片奖。《独自等待》深得大学生的喜爱,夏雨获得最佳男演员奖,影片获得最佳处女导演奖。高晓松导演的《我心飞翔》获得探索奖。这些都反映了当代大学生的电影审美标准与情趣,实际上在这些获奖作品之外还有不少电影佳构,其中暗含着严酷的现实主义,深刻揭示了存在于当前社会中的思想、精神现实:《求求你,表扬我》、《旅程》、《好大一对羊》、《季风中的马》。

这些作品在题材上差别很大,在内涵和修辞上却具有相似之处。《求求你,表扬我》延续了黄建新一贯的风格,取材于当代都市生活,演员阵容搭配男主演为笑星,负责冷峻的幽默,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揭示出其中诡秘神奇、荒诞不经之处,黑色幽默和严峻现实较为恰当的结合在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式谐奏之中。《旅程》取材于现实生活,影片摹写了两个高三复读生压抑、迷茫的生活。选景于黄昏与清晨的黄金时刻,在暮光迷蒙之中书写了两个在生活重压之下的一对小恋人三次不同方式的行走。最后恋人分手各奔前程,女主角肩上顶着自己喜爱的毛毛鸡走向命运的南方,男主角则参加了前途未卜的高考。电影修辞的恰当运用使现实中的青年命运被诗意的严酷刻画出来了,“漂流的中国青春”[2]再一次上演。《好大一对羊》中的德山老汉在村干部的授命下对一对外国进口羊悉心照顾,一系列荒诞不经的细节平实自然的展开,现实主义的镜头语言极其冷静的记录下演员真实的表演,对滥用权力的调侃使影片具有一种黑色幽默的情调。《季风中的马》中蒙古人因为草原沙化不得不离开世代居住的草场,极其不协调地在崭新的城镇中开始新的生活。农牧生活的凛凛雄风最后只能在画家的纸上获得符号存在,远古民族英雄成吉思汗成为遥远的记忆。当发现自己相依为伴的牧马被城镇里夜总会肥胖丑陋的舞女骑在胯下时,乌日格不顾一切的把马牵走,甚至被抓到了派出所。“肥舞女”成为一个城镇文明的指称符码,代表了牧民对城镇文明的理解。与苏联的《套马杆》(又名《蒙古精神》)在主题上相似,牧民的古典文明成为幽魂一样在蒙古牧民心灵徘徊。内在的严肃主题不是简单的行政命令所能够代替的,在文化上的巨大变迁和精神上流离失所意味着精神危机的存在。这一组电影取材于中国当前社会的现实生活中的边缘地带,电影修辞平淡含蓄而不追新逐异,对现实的思考极其严肃甚至严酷,反映了当前社会的灰色的一面,让人在忍俊不禁之余还能留下对现实生活的严肃思考。导演的直面现实的精神、深刻的思想厚度和高超的艺术造诣是令人感佩的。

《求求你,表扬我》出场人物众多,杨红旗、古国歌、欧阳花、杨胜利四人之间建立了种种矛盾关系:

杨红旗  ¬®  欧阳花

­¯     ­¯

杨胜利  ¬®  古国歌

 杨红旗是电影形式上的主角,故事情节的缘由他引起,他到报社要求报社登报表扬他,因为他做好事了。于是在争取获得表扬的过程中,他与欧阳花、古国歌产生了直接的矛盾,欧阳花矢口否认自己被强奸。于是杨红旗获得表扬的理由不成立。古国歌无法给与他表扬。在古国歌去杨红旗家了解情况的过程中,他认识了杨红旗的父亲杨胜利,一个曾经获得无数奖状的劳动模范,一个视名誉为生命的人,一个身患重病自己不久于人世的昔日英雄,一个希望自己的儿子在自己在世时能够获得一次表扬的老人,一个曾经被报社社长在六、七十年代作为劳模表扬的人。杨胜利的出场时间不多,表面看是一个患病的弱者,实际上是一个拥有多重身份的人物,是影片真正的主角。与杨红旗之间也建立一种主动与被动的关系,他临死的愿望成为杨红旗奇怪极端行为的动力。同时,杨胜利设计的“诈死”使儿子获得表扬,使欧阳花受到严重伤害。这也使古国歌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严重动摇,进而辞去工作,与女友分手。杨胜利在无声无息之中掌控了影片情节进程。同时,杨胜利也是一个文化符号,集中承载了导演的文化寓意。杨胜利的名字和贴满墙壁的奖状表明他是一个特定社会的英雄人物,在众多现代建筑中的陋居与环境严重不协调,是一个暗谕,象征了昔日英雄的尴尬处境。

杨胜利的极端行为让自己的愿望得到满足,有意味的是,却让杨红旗、欧阳花和古国歌在影片中的价值观和行为被全面解构:杨红旗解救了遭到流氓调戏的欧阳花,为获得表扬付出种种努力,最后却与她做爱。欧阳花一直在捍卫自己的贞节名誉却以做爱为交换想让杨红旗不要再要求获得表扬,最后还是失败。古国歌为追查事情真相展开调查,让杨红旗获得了表扬却严重伤害了欧阳花,成为“第二个凶手”。这些解构又解构了杨胜利的价值观和行为。影片完成了一次结构——解构的过程,观众却陷入种种疑云之中,电影在古国歌充满疑虑的在人海中行走结束。影片揭示了处于商品文化异常繁盛时期的中国当下社会的精神状况和价值观上的紊乱与虚无。[3]延续了黄建新导演一贯的思想深度、制作机巧和电影修辞风格。

《旅程》的人物关系比较简单,几乎没有情节。导演以干净、洗练、自然的电影手法准确地书写出中国青年的艰难、苦涩、压抑,深受影迷的喜爱,在网上流传已久。参加了嘎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的放映。作者运用了相当多的风格代码,符号化写作带来了影片的强烈的电影作者色彩,暗淡的光线、平淡的色调、三段艰难的旅程、平静的表演、众多长镜头的运用、具有特色的场景和人物构成了深含意蕴的境界。影片中的两个小青年遭受了沉重的压力,表面的压力是家庭成员直接施加的,深层次的压力其实就是命运的压力。这种为高考所带来的压力是千百年来中国青年所遭受的压力。[4] 基于这样的现实,影片所产生的文化象征意义是显著的,获得了惊人的共鸣。演员的表演质朴自然干净,口头语言较少,女主角的简单台词却能够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蕴涵深意,比如说“水是甜的!”“天怎么还不黑呀?”等。行脚僧[5]、毛毛鸡、甜水、乡村公路、火车等具有特殊意味的符码充分的表达了导演的意图。男女主角的行为也是如此简单,行走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人的行为,已经具有文化象征含义,整个影片就是在青年的行走中完成,在行走中寻找、徘徊、分手,行走-睡眠-行走成了一种循环。最后表达人物的内心分裂也是通过不同方向的行走来完成的,人物分手就是不同方向的行走。女主角走向南方,南方是中国当代青年的一种现实的选择,也是命运的选择,因为从此走向飘泊流浪。走向南方和走向考场可是说是当代中国青年的两种基本选择。男主角选择了走向考场,从此两人分道扬镳。以后的人生之路是完全不同的。整个影片手法凝练,具有一种单纯的诗意,风格化写作使影片具有一种别样的美质。对现实的刻画、思考是在个人化的电影修辞中完成的。

《好大一对羊》中的德山老汉接受了上级领导布置的扶贫任务,实际上就是完成县领导的形象工程。[6]在权力被滥用后,一个普通百姓的生活就被严重扭曲变形,一系列的不可思议的举动发生了,一切就是为了完成领导的扶贫任务。德山老汉和老伴让这一对宝贵的羊和自己同居一室,羊圈就在自己的卧室里。还在墙壁上贴上红纸。给羊喝红糖水、补钙、吃黄豆面、吃嫩草、定期洗澡,还想方设法保持羊圈恒温。在德山老汉夫妇的精心伺候下,这一对羊终于体重增加了,还怀上了小羊羔。可惜最后羊羔难产,德山老汉一切努力付之东流。一系列不可思议的行为在演员真实的表演下显得令人啼笑皆非,实际上又具有某种黑色幽默的功效。情节的展开如同剥笋一样层次清楚,不同声色中完成了对现实生活中灰色地带的揭示。

《季风中的马》是宁才的第二部作品,刻画了现实中处于文明变革的巨大漩涡中的蒙古人的心理挣扎。在草场沙化日益严重的情况下,昔日“风吹草低现牛羊”成为一种梦境,草原英雄的子民如今面临生存危机。现代文明已经以不可阻挡的姿势进入牧民的生活,公路、汽车、司机、学校已经进入了乌日根夫妻的生活中。古典时代的牧歌生活的平静已经被现代的喧嚣打破了。为了孩子上学和生活乌日根不得不卖掉了与自己相依为命的白马,还受到二道贩子的欺骗。白马被拉进了夜总会成为表演的道具,肥胖的舞女骑着老实的白马表演。当乌日根发现这一切后,一场冲突在所难免。他牵回了自己心爱的白马,还被夜总会保安暴揍一顿。终于无法继续生活下去,乌日根的妻子搬进了城区,还要求他早日去城里。乌日根和泪流满面的儿子放生了白马。当乌日根穿着妻子做的蹩脚的西装跟着儿子走进城市里时,一种新的生活开始了。影片对处于大变迁中的牧民的心理刻画是异常准确的,在草场上叱咤风云的牧民在城区里一筹莫展,拘谨不安。而肥舞女、二道贩子、夜总会、派出所等在影片中成为城市的代码,也代表了牧民对城市文明的理解。一种心理上巨大的落差与不适就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现实问题。影片结尾是被放生的白马披着乌日根给它的礼物——白头巾站在草原公路上,无力地凝视着自己的家园。一切都走向了整齐规约的现代生活。

这些影片对当前中国社会现实采取的是直视的态度,不回避,不掩饰。[7]新时期以来,社会在经济繁荣的同时出现了种种问题,官僚主义、文牍主义、腐败、拜金主义等沉渣泛起,精神层面出现断裂,缺失有力的精神救赎和支撑力量。导致虚无的幽灵在经济建设的大潮中去意徘徊,百姓的精神出现空虚的迹象。这已经是我们当前社会的真实存在。城市居民的精神伦理的迷乱、青年的压抑与阴郁、权力的滥用和少数民族进入现代文明的不适在这四部影片中都体现出来了。真实的存在和虚无的幽灵并存于影片中。这既体现了影片制作者的现实主义态度、思想深度和创作勇气,又为当前中国电影作品提供了新的向度,提供新的严峻现实主义作品。同时,揭示的问题也是令人深思的。



[1] 作者是文学硕士,大学讲师,现为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电影学博士研究生。

[2] 引自《站台》DVD封套。

[3] 黄建新导演在第12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举办的“黄建新导演研讨会”上表示,《求求你,表扬我》的主要目的是表达一种虚无。

[4] 在古代是科举,现在是高考,其实本质是一样的。都是通过严格的考试选拔人才,具有它的公平性。但是,对处于应试者的命运的考验、煎熬也是惊人的。

[5] 该片导演杨超在第12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影片见面会上解释行脚僧时说,行脚僧代表了生活中的一种奇迹。

[6] 在第12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上放映的成品删去了德山老汉女儿为了割草陷入沼泽的戏份,如果保留的话,那就不只是嘲讽权力的滥用,而是控诉了。

[7] 中国当前的社会现代化应该说是人类历史上的一项宏大工程,中国人口数超过全球发达国家人口的总和,中国国土面积比整个欧洲还要大。在这样一个巨大、艰难的变革过程中出现种种问题是可以理解的。

回复 (0) | 收藏 (0) | 1461 次阅读 |

周清平 (北京)

男 双鱼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