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追尋‧重聚‧啟程

冬天維持 发布于:

聽了幾天的 Tom Waits在2004年「獻給」美國總統的專輯 "Real Gone",寫出了很多想對台灣這些政治人物吶喊的心情。毫不相干地,突然想到了這部跟政治完全沒有關係的電影----「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只看過一次,有很多細節都忘了,可是看著平井堅的MV,還是一遍又一遍地掉下眼淚。我想測試感動的敏感度需要幾次才能鈍化,這二天反覆看了不下二十次了,還是沒成功。

這張祖師爺的照片第二次出現在我的文字裡,老實說,他的鉅作 "A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我根本看不完,就像 Joyce 的作品一樣;大概定不下心慢慢看吧,還真不如年輕時啃下 "The Brothers Karamazvo" 的耐性。

有些資料寫這部片子和岩井俊二的「情書」同一個製作班底,這我不清楚,整片確實跟「情書」有類似處:由一個小事件觸發追尋,點點滴滴的片段一一重新體驗過之後,又一次與失去擁抱。二部片子一樣的敘事結構,一樣的追尋,一樣的 re-gain (reprendre);既然都一樣,還有什麼好說的?可是,怎麼辦?還是看一次掉一次淚,是人太脆弱眼淚好騙嗎?或者,祖師爺的敘事結構為我們鋪設了一條路....

 

 

朔太郎(大澤隆夫)的未婚妻律子(柴崎幸)突然不告而別,朔太郎在報導颱風的新聞畫面中看見她的身影,那個地方是朔太郎的家鄉,為什麼未婚妻不告而別竟然是去他的家鄉?朔太郎跟著也啟程去尋找律子。隨著返鄉的距離越來越近,家鄉裡的聲音也逐漸浮現。

他找出了已經收藏的錄音帶,少年時代的點點滴滴回到他的記憶裡,那時候的女朋友--亞紀--和朔太郎的故事開始上演;大澤隆夫的腳步帶著我們前去那一個一個的場景,「罹患白血病的少女」根本是個老調又老調的故事,或許你和冬天一樣這麼想,可是你也會像冬天一樣又一次掉進老調的陷阱裡,被它再一次地催下淚來。

朔太郎和亞紀給對方的錄音帶,在亞紀發病之後依然不間斷,一個小女孩祕密地幫亞紀當信差,只有亞紀去世前的最後一卷沒有送到,因為小女孩在路上出了車禍,從此跛腳的小女孩也幾乎忘了這捲錄音帶,直到17年後當她正要和未婚夫一起搬家的時候,整理出這捲舊的錄音帶,她還特地去買了一台錄音帶的隨身聽,聽到亞紀錄給朔太郎的話。她留下一張紙要她的未婚夫別為她操心,然後,她自己啟程要去完成這個延後了17年的任務。他的未婚夫四處找不到她,直到他在氣象報導的新聞畫面中看見一個跛腳的女孩,他相信那是他的未婚妻,他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跑到他的故鄉,於是他也啟程回故鄉去尋找她。

是的,小女孩就是律子,他們並不知道互相已經在17年前在同一個故事裡面出現。

 

 

這部電影有好多我特別喜歡的鏡頭,看得出來這些圖片我還放不過癮,還想放更多;真要一個一個說哪個鏡頭的感想,那還真難說得完。總之,看過的人一定瞭解,沒看過的人快去找來哭一遍也都瞭解了,所以,我就不多說這些正經的,來說說不正經的內容吧。

真要只能挑一段叫做經典的話,我會選鋼琴這段。當大朔太郎走回到這裡的時候,他又聽到了亞紀的琴聲,亞紀過來牽起他的手,靠在他的懷裡 ( <-- 光寫這一段都會掉淚,怎麼這麼奇怪呢??) 。有人會說這是虛幻的手法、或者說是把心理的情感表達出來,我比較傾向這一段是真實發生的,不是鬼魂再現,而是過去再現。關鍵在於「再現」這個詞,古希臘文是 "mimesis",這個字英文一般翻譯做 "imitation",但是除了名詞的意義之外,它也是一個動詞;在這裡的意思是:再現已經消失的過去。所以,共同參與這個經驗的不只是朔太郎和亞紀,還有在門口看見這一幕的律子;律子在這裡是個關鍵角色,一旦少了她的在場,這一段就變成回憶的心理狀態的呈現(present),正因為她的在場,她成為真實、客觀的目擊者,這個它者的參與使得朔太郎懷裡的亞紀不只是呈現、更是再現(re-present)消失的過去,而能真實存在。

在文本世界裡的真實存在,確實不比物理世界的真實存在更有意義,但,如果這麼說的話,我們何不妨看看什麼叫做「意義」。簡單地想,至少有二個英文字代表「意義」:"meaning" 和 "significance",不用特別去區分英文字眼的不同,重要的是我們應該想想哪一種「意義」對我們更有意義。

物理世界的真實存在和文本世界的真實存在,哪一個比較重要?前者吧,沒有前者的話,我們也看不到這部電影,對吧? 沒有前者的存在,亞紀也不能讓聲音留下,對吧?

沒辦法否定這樣的看法,就算我把物理世界的真實性當作生活的充分條件,把文本世界的真實性化作生活的必要性,還是會有不同的意見是跟我不同的。

因此,還是只能就我自己而言,非得比出一個更有意義的,我還是投給後者。文本世界再現了我們的情感、記憶、觀念、想像....這些沒辦法在物理世界客觀存在的一切,在文本世界裡面卻可以客觀、真實地存在。如此,我們的心理可以共感、可以對話、可以被喚醒、可以更瞭解自己、可以...... 。物理世界的原動力來自生命,生命的原動力來自這些我們平常不太注意、卻必要的心理;蕭邦,要不是他那憂鬱、多愁的情感,他或許也會是另外一個 Liszt 這樣的古典搖滾巨星。

Reprendre (re-gain 不是很恰當的翻譯) 不是回憶的呈現,是再現消失的過去,讓埋藏在隱意識裡的 "self" 和顯意識下的 "self" 同時存在,而能對話、相融,說是更瞭解自己也好,說是轉化了自己也好,總之,我還是認同後者更重要的意義。Wenders 的電影有一幕拍到柏林一座美術館,外面的牆上寫著 "Zeit ist Kunst".... 繼續下去又是一長篇的廢話。

回到電影裡來,律子的參與讓回憶真實存在,本來律子的追尋之路,變成朔太郎的追尋之路;不對不對,至少應該是三個人的追尋之路。律子追尋未達成的遺憾,她明白了自己還在17年前的故事裡,她要去實現亞紀的願望。朔太郎追尋著帶著亞紀故事跛腳象徵的未婚妻,開始打開自己封鎖17年的心結,面對亞紀不在的事實,聽到亞紀最後一卷錄音帶,也要去實現亞紀未達成的願望。最後一幕,當律子和朔太郎一起來到世界的中心、灑上亞紀的骨灰時,亞紀的聲音出現說了一句話;跟鋼琴那一段一樣,亞紀的聲音不是鬼魂、不是特殊效果、不是幻想、不是朔太郎的心理呈現,而是在文本世界裡的真實存在,亞紀確實在那裡。亞紀確實在那裡,跟朔太郎道別,雖然故事沒繼續下去,我們相信朔太郎和律子以後會過得更好,不像電影一開始,朔太郎竟然在辦公室凳子上睡到忘記要和律子搬家。

突然想起 Oedipus,他腿上的毛病或許跟律子差不多,他因為看不見真實而弒父娶母,最後挖出自己的眼睛,既然光明不能帶來真理就沒有光明的必要。跛足的人和被事實掩蓋的人,在文學上已經預先留下經典的伏筆,作者大可以安排律子車禍後有其它的後遺症,只要那一次的錄音帶任務被延誤的目的達成就好。偏偏作者讓律子從此跛足,看來 Oedipus 的暗喻應該一定程度地影響作者的設計。

 

 

片子結束了,除了擦擦眼淚之外,好像不只朔太郎、律子和亞紀會更好地過下去(沒錯,亞紀也是),還有我自己。有時候真覺得人生越過越茫然,為了快點賺錢而改行,為了更好的表現而用心把任務完美地達成;之後,本來打算賺到錢就回去的念頭通通不見了。追求的目標變成更多更多的錢、更好更好的績效,過個幾年回頭看一下,自己最親近的人這些日子怎麼變老的?一點都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做了什麼......通通都不知道。住在一起、睡在一起,可是卻見不到幾次面;累積了一堆財富又怎麼樣?

想想,跟朔太郎一樣年紀的時候,那時候的願望是這樣的生活嗎?那時候的願望或許不卻實際,可是現在看起來,卻是最真心、最真實的,可是誰願意不真實地過下去呢?誰願意讓錢牽著鼻子走呢?可是,生活逼到了,有幾個人真能跳得出來呢?一點點初衷,要堅持下去可不件容易的做到的,卻是容易遺忘的;因為遺忘,人生得以開始,也因為遺忘,人生失去方向。我們遺忘的在哪裡?在我們的隱意識裡,如果任何一個文本的世界可以把隱意識裡的自我喚回顯意識之中,請勇敢地面對它,它會帶給你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幾個電影相關的網站:

http://aiosakebu.yahoo.co.jp/movie/

http://star1102.myweb.hinet.net/aki/soundtrack.htm

http://app.atmovies.com.tw/photo/photo.cfm?action=photo&film_id=fcjp90025601

*http://winterwaits.spaces.msn.com/blog/cns!DF301954700ADC77!629.entry*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Crying Out Love, i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2004)

7 .0 / 10 .0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2004)

影评(397)

收藏(1544)

回复 (9) | 收藏 (2) | 487 次阅读 |

冬天維持 (台中)

男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