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没水的钢笔

无读不丈夫

http://i.mtime.com/10243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的青春与城中村

没水的钢笔 发布于:

一、关于杨基村的记忆碎片

 

我小学毕业的最后一天,一群比我大孩子把我按在墙角,打了我两巴掌,我问他们为什么打我,他们没说,接着又打了我两巴掌,然后笑着离开了,朝着杨基村里跑了,这是我第一次和杨基村的孩子们接触,那大概是1992。虽然,直到今天我也想不出他们为什么要打我,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仇恨与爱一样,有时是不需要理由的。我住在中山一路,与杨基村一河之隔,但杨基村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恐怖的,因为里面有小团伙,他们经常打别的学校里的孩子。还是那一年,我在电视里看到一个纪录片,说杨基村是广州第一个的亿元村,村领导当时也上了电视,是位女的。我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充满小团伙的恐怖地方,竟然那么富有。这种富有,从另一个事例上可以证明,我有位同学的爸爸是共和村的原住民,他曾经和家人聊天时说过珠江新城开发没有杨基村开发得好,农民没有得到实际利益,这是我在同学家里听到的。从他说的话中,我能强烈地感受到杨基村是走向繁荣的、值得各村效法的典范。但是,我不以为然!

 

我对杨基村只有厌恶,从我上小学开始,那里就是一个污点,里面的空气让我的喉咙发痒,我总觉得那是妓女的梅毒入侵了我的呼吸道。我害怕村民和他们孩子的粗暴,而他们又是那么有钱,他们放学就能开摩托车搭着学校里最漂亮的女孩子满城地兜风,相比现在网络里90后炫富的那些孩子们,他们更为嚣张甚至跋扈,而且还带着一种野兽般的暴力倾向,而暴力是专制最迷信的武器,杨基村在我的记忆里就是专制封建的,重男轻女的村规一直都以合理的借口存在着,我姐姐的一位女同学就曾经说过,她永远也分不了红的,因为她是女的,而她的弟弟,一生下来,就有分红。我姐姐问她为什么,她说这是村里的规矩。直到现在,我还记得这位女同学和我姐姐谈话时的神态,她们坐在一起复习功课,在台灯下,村里女孩与村外女孩形成明暗的视觉对比,同一个时代的两个人,同一个班级的两个人,完全不同的气色。我最后一次见这位女同学,是在杨基菜市场里,她背着孩子卖菜,讲我姐姐说,职中之后,她家里人就让她嫁人了。

 

我有时在想,这一切留在我记忆里的小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个步向国际化城市的不协调发展,或者说这是一组极大的矛盾!有人说城中村的这些东西是一种传统文化,是一种民俗,甚至有人要将它保留,并称之为“特色”或“本地文化多样性”,但是,作为一个正在走向国际化的城市来说,这些所谓“文化多样性”还是越少越好。说到文化多样性,那么,就有必要提供作为评价标准的文化度量衡,即:文化是人的产物,它是为人的,而不是人为它的。 (引自《人与世界·第四章·多样文化与普世价值》邵建《编者旁白》)这种早就被共和国早期革命者送入坟墓的观念和行为,至今还能以“文化”、“传统”、“民俗”的外衣进行包装加以合理化,这本身就是一种讽刺,这本身就是“反人”的。这些披着文化外衣的“蛮性遗留”应是文化发展中逐步淘汰的对象,绝不能以文化多样性的名义让其存在!

 

我的记忆和经历告诉我,政府下决心拆除广州城中村,是历史的进步。

 

 

 

 

二、村文化早已无存,剩下的是垃圾

 

我在2007年的时候就针对广州猎德村的拆迁在《南方都市报》发表过一篇文章,文中阐明了我的观点:“在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当地村民们并没有注意到后来人们才提及的那些历史文化,而更多的是忙于自建房,极力将其建设成为一个用于收租的城中村。而现在一听改造或拆迁,就马上搬出“地方文化”或“祖屋”的旗子,他们只是想以此为借口,在商业谈判中增加自己侃价的砝码罢了“。这个观点移到现在的杨基村拆迁一样适用。

 

城中村由一个淳朴的村庄变身为一个与城市文化“隔离的空间”,虽然在地理上它原地不动,但实质上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它放弃了自耕,放弃了农具,极大程度地容纳外来人员,村民们选择与他们共处,或提供简单的生活设施和社区服务。城中村一方面变成外地新移民的聚居地,让他们暂时有个属于自己的地方;一方面也与城市其他功能隔离:在没有阳光的小巷里,外来人员的孩子们渡过他们短暂的童年;在这种自然形成的“隔离的空间”里,憎恶和仇恨逐渐滋长,最后变成一堵坚壁,村里的人与村外的人相互敌视,贫富不均被无限放大。只是表面化的对比,即能产生情绪化的仇恨。最后,城中村在这个城市里给人们留下了一个什么印象?绝不是什么历史文化,而是壁垒、警车、娼妓、赌徒和毒品贩子,除此之外,什么也没留下。而住在城中村的人们,又被外界形容成什么呢?几乎是无业可从、无地可立的游民。这些游荡在都市边缘的移民,除了赤裸的身体之外,一无所有。为什么能让淳朴的村庄变成这样?答案是:一切都在设计之初,是谁设计的?是村民们自己设计的,在拆迁之前他们的自建、改造、自毁、无序市场化造成的。所以,村民要负上集体责任。

 

所以,村文化在没拆迁之前,就已经被村民们毁了,剩下的是一些文化残渣,比如“重男轻女”之类。所以,当有人举着保护村文化的旗号时,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是一种自食其果。

 

“历史上不乏这样的故事:得到之时,未必能想到失去的苦楚;失去之际,却往往能勾忆起对于得到的珍惜之情。这也正是‘失去’所散发的‘得到’的力量。”(引自《穿越历史的丛林》彭卫著75页)可惜的是,城市发展不再会诗情画意的了,它是大刀阔斧的。我有时晚上站在阳台上,看着对面的一渠之隔的杨基村,有点隔岸观火式的幸灾乐祸,但我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因为,这个在我童年留下阴影的庞然大物即将消失,我希望它是涅磐,超越城中村的生与死,变得现代、先进。

 

 

 

三、永别了,城中村,我很高兴!

 

我的青春记忆里,城中村给我的价值不是一个城市的宽容,而是一个城市的暴力;不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多样性,而是城市文化的不谐调性;不是一个阳光的地方,而是一个阴暗发霉的地方;它不适合孩子成长,只适合罪恶滋长……城中村,不是和你说再见,而是和你永别!

回复 (0) | 收藏 (0) | 83 次阅读 |

没水的钢笔 (广州)

男 44岁 金牛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