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镜花水月

纳兰公子 发布于:

绯儿传来消息,一个人死了,死于车祸,因为都在Mtime的缘故,去看了下,久久无法释怀,中午走在太阳下,大风将太阳刮得没了热量,前几天还象初夏的天气,这两天又回到冬末似的。

前两天看Violet悼思她舅舅的文章,让我眼睛潮潮的,若是在家里看的话,大约眼泪会下来的。

我们的舅舅们。

 

Mtime有个小小的专题悼念kavkalu,(http://www.mtime.com/blog/189486/)在今天。

我不认识他,只偶尔看过他一两篇博客文章,纪念他的人也不见得和他有多熟络,但我就是想着这件事。

 

生命就是这么可以咯哒一下——停止了——前一刻他还在写文章——仿佛一个人从未来过。

真的没有什么好着急的,你拥有什么都没有用,到时还是一无所有,有那么多知识有什么用,那么多钱有什么用,那么多朋友有什么用,只要这么咯哒一下,毫无征兆,随时可以。

 

只有一无所晓的死亡的那个世界似乎才是真实的,我们现在都只在——镜花水月,海市蜃楼。

 

附:《又至清明》(作者:Viole

 

又至清明,终于忍不住写下这篇文字——关于我的已经故去的大舅舅。每年,每年,我都会想起他;无时无刻,他都会出现在我的记忆中,那么的清晰,仿佛就在我的身边,即便他已去世十六年了。

    他很帅,180M的身高,修长挺拔,斯文温和。他非常喜爱我,胜于他的生命。在他弥留之际,昏迷之时,所有人的呼唤都无法叫醒他,除了我。我只要轻轻一声“大舅”,他就会醒来。那时,他已经谁都不认识,谁也不记得,除了我。他只记得我,反复告诉所有人——家人、来见他最后一面的好友同学,让他们照顾我。

    大舅舅很会做菜,小时候一直是他单独给我开小灶。由于脑瘤,第一次脑瘤摘除手术后他长病假在家,生活的重心都是围绕着我,为我烧菜,陪我玩,讲故事……直到他双目失明,长长的十年。大舅舅是在三十岁时进行的脑瘤手术,之后的十年都是在家和我在一起度过,去世时他已经四十岁了。他从未结婚,似乎也从未恋爱过。生病前他一直在安徽上山下乡。在那里,他是当地的医生,据当地的同事说,大舅舅是个非常用功的人,经常看医书直到深夜。英俊的他一直是当地女孩子暗恋的对象,可惜,似乎他对女孩子的兴趣远不如满屋子的医书。

    大舅舅发病后就赶忙回到了上海,查出是脑瘤后立刻手术。可惜,他的脑瘤的位置长得不好,正好在视神经上,所以无法完全切除。也就是这没切除的部分导致了他的复发、失明、死亡。

    在家养病时,我千方百计地让他戒烟,因为烟酒和刺激性的食物都会引起脑瘤的复发。然而,他的烟瘾是那么大,当时我只有六岁,想出的办法也幼稚得可笑,诸如,将他的香烟藏在屋里的角角落落里,甚至藏在断臂维纳斯石膏像中。我天真地以为他找不到烟自然就不会抽了。再大一些之后,知道止疼药多吃也不好,会上瘾,我就把大舅放在床边整天象吃糖果似的服用的止疼片换成维他命C。现在回想起来,我最基础的药理知识就来自于那时吧。

    大舅舅的性格脾气非常好,非常地宽容。在我的印象中,他从未对我发过一次火,哪怕我再欺负他,他都是温柔地宠溺地向我笑着。上小学的时候,我最讨厌别人接送我上下学,觉得简直太难为情了。大舅就悄悄地躲在我后面,离开我几十米距离,跟着我,还要保持不让我知道。每次我发现了之后,会很强势地骂他,指责他,他也只是讨好地笑笑,说:以后不跟了,不跟了。可是,说归说,他依然会悄悄跟在我后面送我上学。当时他的视力已经下降得很厉害了,而我上学的那条路总是在挖了修,修了挖,没一天好走。有时,偶尔回头看到大舅一脚高一脚低地走着,我总是又心疼又难受,冲过去大声指责他不讲信用,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掩饰自己的心酸。

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也就是大舅舅去世前一年,我春游时不小心腿部骨折了,在家休息了两个月。当时大舅舅已经完全失明。每天他总是坐在沙发固定的位子上,听着收音机,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好强的他一直不愿意用拐杖之类的物品帮助行动,可能这也是他唯一能对命运不公的一种抗辩吧。当时他并没有什么抱怨,年少的我也不会考虑很多,可是现在想来,他是多么的郁闷,我的心就会揪起来似的疼。骨折的那两个月,开始时我无聊极了,整天就缠着大舅舅让他讲故事,讲他插队的故事,讲历史故事,还有种种奇闻轶事。第二个月,我腿上的石膏拆了以后,我就提议陪大舅走下楼到附近逛逛。那时第一次陪大舅下楼的情形,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我猛然意识到大舅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出去过一步了,也就是说他已经完全失明好几个月了,我当时就哭了,偷偷地,躲着大舅和外婆。然后,我就提出要带大舅出去。可是大舅开始不肯出去。回想那几个月大舅他越来越沉默,我几乎开始庆幸我的骨折。由于骨折,我才会在家陪大舅聊天,大舅的情绪明显好了许多,甚至称得上是愉快的。于是我坚持要陪他出去晒太阳,对我百依百顺的大舅自然拗不过我,我们就顺利地出门了。我现在都记得那天太阳晒在身上的温度,那么的温暖,那么的惬意。我们一个失明,一个瘸腿--由于我刚拆石膏,还未复健,腿部肌肉有些萎缩,所以还是很疼,走路一瘸一拐,大舅依然不愿意用拐杖,我们只好相互扶持相互依偎着散步,可是我们都很开心,满足极了。后来短短的一段时间,在我的带领下,我们又出门晒了几次太阳,直到我恢复上学。大概,这几次的外出是大舅舅从完全失明到去世之间仅有的几次。后来因为升入初三,功课非常多,等到我想有空陪大舅出门却因为已经没有阳光而作罢。现在我却非常后悔,为什么没有在他生前多陪伴他,他是那么需要我啊。

    大舅会把世界上所有他知道的并能负担得起宝贝都捧到我面前。其实大舅的病假工资非常少,但是每当他知道新出了一种新鲜玩意儿,他都会在第一时间买给我,比如飘洒洗发水,比如玉兰油,这些都是一上市他就赶紧给我阿姨钱,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们买来给我。当时这些时髦的护肤品,小小年纪的我都是领先潮流地先用起来,即使一瓶润肤露就会花去了我大舅舅月工资的一半,即使我并不在乎这些东西,大舅都会买来送到我面前。大舅生前还负担了我所有的零花钱,在别的孩子吃棒冰的时候,我就开始吃紫雪糕了。大舅会挑所有好的材料给我做小锅菜,他的油闷笋好吃极了,自他去世后,我再也没有吃过油闷笋,一次也没有。

    大舅去世是在秋天,记得他去世后的第一个春节年初一的早上,外婆烧好了汤团,我看到汤团就哭了,为了不惹年迈的外公外婆伤心,我找借口悄悄呆在门外凛冽寒风中整整哭了大半个小时,因为大舅舅和我一样,最爱吃糯米的甜食,尤其是汤团。

    他去世了,孑然一生,没有妻室,没有子女,所以经商量后,我就过继作为大舅的义女。于是在他的墓碑上,我有两处名字,分别以义女和外甥女的名义。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有生老病死,我不害怕死亡,我害怕的是分离。我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灵魂,有没有转世。如果思念是种动力,那么我的十六年不间断的思念是否会牵绊住大舅舅的灵魂。我不知道……

 

回复 (4) | 收藏 (0) | 1468 次阅读 |

纳兰公子102595 (上海)

女 

日志分类
日志标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