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右手

我是阿树 发布于:
《右手握拍》 这一期北京文学里的小说

起初没在意 看了两页就放了下去 一个政府公务员人到中年 每天下午都会去打乒乓球 只是去之前都要给家里的老婆打个电话 这样他才会安心 因为老婆身体不好 而他正在读初中的双胞胎儿子有两个看上去奇怪的名字

去上班的路上无事 又继续看了下去 才发现小说写的很不错

打球的人叫李威 老婆的病其实是因为生孩子带来 先是身体不适 后来心脏换了瓣膜 然后是慢慢康复 直到孩子到了15岁 身体情况才基本好转 这样 李威才能每天有时间去打球

刚毕业的李威春风得意 家庭幸福 事业成功 在机关里前途一片大好

生了双胞胎后他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于是给孩子取名青霞紫电 小说里说这是腾王阁序里的词 是两把宝剑的名字 李威说他要让自己的儿子象两把宝剑 所向无敌 可她的妻子却担心 因为宝剑有两道刃

又是一语成谶 生病后妻子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李威开始在医院 药片 尿布 奶粉 中间转悠 这一转就转了15年 转到中年 转到身材走样 也转到事业停滞不前 转到现在 只有每天的打球时间他才体验到一些生活的乐趣

但是孩子还有问题 妻子的身体也常常会出状况 机关里又重新开始了调整 李威能有新的机会吗

右手执拍 也有人用左手 但是绝大多数都是右手 绝大多数的人生都是一样的平凡而艰辛

李威是个好男人 生活给予他的一切他都承担了下来 从春风得意的山巅到疲于奔命的低估 他一直都在默默坚持

妻子做了心脏手术 医生嘱咐他要体谅 因为血液的输送不再是身体而是机器 所以人的内分泌会出现问题 情绪总不稳定

妻子开始会埋怨两个孩子毁了她 慢慢她找到根源 种子来自李威 于是三个男人都成了她发泄愤怒的目标 李威总是默默的听着 实在忍受不了 就到楼下走走 进了门 又是一脸微笑

慢慢的孩子大了 他以为自己会松一口气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却让他呛了一水 生活象一个看不到边际的水塘 容不得他稍微的休息 他只能继续的往前游

《在丰镇的大街上号啕大哭》

写的是**** 开始也没看 在路上看了开头 就忍不住继续把它看完

故事是真的 作者的亲人在井下被砸死 因为是亲戚里见过世面的 他被委托前去处理后事 包括索赔 小说写的就是他这几天的经历和心理感受

非常真实

“印象最深的那次 他在我们家吃饭 不知何故我们根本没摆桌子 他就坐在灶门前

微风吹来一股股烟 他不时得歪歪头躲避 这事也许有多种解释 比如我们住的近 我们关系亲密 没把他当外人 等等 都对

但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 我们都没说 那就是我们 包括他自己 根本没把他当客待

因为他穷 因为他身材矮小 因为他迟迟不能生育母亲也对他心存不满 等等

他的渺小与被漠视 并非开始与下井或者死亡那一刻 其实一直伴随着他的整个人生”

死者是作者的小姨夫 一个和他接触不多的一个亲戚 就在那几天里 他重新认识了他和他自己 在最后离开那个小镇的时候 他一个人在街上号啕大哭

“一条条尘土飞扬的北方街道 一个个素不相识的行人 我穿行其间 一边走一边号啕痛哭 如同他们根本不存在 他们或者偶尔冷漠的抬头看看我 或者根本视若无物

同一片蓝天下 每天都要上演多少内容相同或者相左的悲剧与喜剧 谁能顾得过来 对我和对他们来说 这喧闹的集市都是空旷的原野 除了自己 没有别人

我们彼此离得很近很近 但却隔着无数个星球”

我也曾经在街头痛哭过 夜晚的街道 每个经过的人身上都披着彩色的光环 我也象是在另外一个星球

对那个吃饭只在灶门坐着的亲戚 我好象有一种天然的亲近 我也是如此 从来没有那些与生自来的勇气 去新地方 去别人家里 总是觉得胆怯和害怕

“黑暗他想必已经适应 但此去黄泉只他一人 另外五个都是陌生人 而非同伴

他冷吗 累吗 孤独吗 想家吗 我都不知道 这个问题早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 在此之前 在他还是我小姨夫的时候 他可曾幸福过 快乐过 获得过普通农民式的小小的满足

每到月底 按时拿到那些冒险的代价时 他因为矮小贫穷不能生育而造成的周围人的漠视嘲笑 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心理压力 是否有过稍微的缓解

我也不知道 而且我敢说 小姨也未必知道 贫困的生活也是粗糙的生活 没有柔和的线条 只有尖锐的棱角 容易造成互相伤害的棱角 你越爱对方 就越容易伤害对方”


“死亡对于生者 是烦恼是哀痛 但对于死者 也许并非如此

一个借口蚊子少而不回家的人 一个年纪轻轻老叫嚷手疼腿疼的人 一个到死都还不清帐的穷人 一个天天都要拿生命冒险的矿工 一生的目标绝非建功立业光宗耀祖 只是脱离贫困 但即便如此 希望还是如此的渺茫 即使侥幸逃脱了那天和今后的所有事故 他能逃过过劳后遗症的阴影 能逃过尘肺病的折磨 能逃过贫苦的困扰吗 我丝毫不敢乐观”


我也在逃离 不知道能不能躲避开

和前面的那篇小说一样 对很多人来说 命运的基调可能已经确定 就如同你注定用右手比用左手要多 如果你是个强者 也许能够适应左手的生活 但对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 也只能混在命运的河流里随波逐流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端着碗坐在灶门口


这一期小说还有《命案高悬》一个关于真相的故事 《你面前横着一条河》有点俗烂的都市小说 《男儿河》政坛小说 还有鲁迅的《风波》
回复 (0) | 收藏 (0) | 35 次阅读 |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