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伴我同行

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http://i.mtime.com/102746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人类的幻梦

伴我同行 发布于:
风之谷 Nausicaä of the Valley of the Winds(1984)

8 .5 / 8 .0

风之谷(1984)

影评(580)

收藏(2457)

《风之谷》是一个关于救赎和沟通的故事,影片中人类的世界已经是满目创痍,陆地大部分被腐海所覆盖,各种含有巨毒的孢子生物疯狂生长,陆地被虫类所占据,濒临绝境的人类企图运用毁灭腐海森林的方式来赢得失去的生存空间,殊不知,那大片的孢子森林只是在努力净化着先前被人类污染的大地。娜乌西卡是最早发现这个秘密的人,她试图用各种行动让人类明白自己的处境,她希望世界是一个没有杀戮,宁静而祥和的世界,然而愚蠢的人类让娜乌西卡的家乡风之谷这片人类最后的净土都污染后,竟然为了争夺巨神兵这等足已毁灭世界的怪物引来了大片王虫,企图以毁灭的方式来求得生存,娜乌西卡最后用自己的生命的代价平息了大地的愤怒,金色的触须海洋中娜乌西卡赢得了生命的尊重,最终也为整个人类赢回了一丝希望。

 

一、交流
宫崎峻依旧用他那梦幻般五彩斑斓的花笔和独特而又犀利的思维为我们营造出了一个预知的世界,他用他那哲人般平静但有波澜不惊的色彩来细细的描述着,关于人类未来的思考,人文的猜想以及对人类命运悲观的担忧。不难看出,宫崎峻想要告诉我们的不仅仅是对于未知未来的深刻思考,更重要的是告诉人们需要怎样去交流,人与人,国家与国家,种族与种族,人类与生物,人类与自然的一种交流。
《风之谷》里娜乌西卡在腐海王虫的巢穴面对几只巨大的王虫的时候,她没有任何惊慌失措,她用她那真诚的双眼交流,昂起脸,用一种渗透人心的坦然注视着几十只宫殿般巨大的王虫。王虫伸出千万只金黄色的触须环绕着她的身体的时候,那一刻,如此的温暖,好象回到了童年的阳光。娜乌西卡在这种包围中卸去了盔甲,退去了所有的外衣,回到了小时候奔跑的草地,听到了小时候最爱的儿歌。那一幕是如此地扣人心铉。此刻我们懂得,交流甚至根本不用任何言语,生命的本质都是相同的,只要我们互相尊重,生命就会相互理解,而不是一昧的对抗,杀戮,甚至毁灭,人类已经自大了十几万年了,而如今仍然不懂去尊重生命,敬畏自然,这样的后果无非是自我毁灭。
有时候理解可以纯粹,现实中的人们的交流是那么脆弱和扁平,语言似乎成了无所不能的工具。娜乌西卡的灵性是完全独立的,她几乎可以用任何一种方式与人交流,无论是人,是兽,是树木。最初那只受惊吓的狐松鼠,红着眼睛竖着毛,时刻准备着攻击。娜乌西卡只是坦然伸过手指让它去咬,流了血也无所谓。娜乌西卡用这种方式让对方平静,她总是卸下任何的武装,犹如赤身裸体般化去对方的敌意。这是关于兽的交流,一种语言之外的沟通,坦然而直白,更加重要的是没有任何的压迫和强制,无论是多么细小的动物,她都以一种平等的方式相互沟通,这是非常具有魔力的,并且这样的表达方式竟然这么容易被理解。
娜乌西卡就象人类最后一个清醒者一般,就象自然与人类的一个媒介,通过她人类才得以与虫类与自然交流。当娜乌西卡在咸水湖用自己受伤的身体极力阻止被人类弄得满身伤痕的王虫幼虫进入咸水湖的时候,她明白,没有生命生来就是应该互相对抗的,当空气中充满了愤怒的红色,当地平线涌现出如潮汐般汹涌狂怒的王虫的时候,人们都已经绝望,或者已经疯狂。但娜乌西卡没有放弃希望,她就象那只伤痕累累的幼虫般在人类与虫类的对决中精疲力竭,但最后依然如天使般从天而降,如那个古老的传说一般,面对如海洋一般汹涌而来的王虫,她用自己对生命的敬畏,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最终真挚的沟通。
所有人都震撼了,那是无法言语的冲内心迸发出来的共鸣,人类已经孤独了这么久,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听见小鸟的歌唱,看见蝴蝶的舞蹈,大树的低鸣以及整个自然的吟唱?
希望那一天不会太久。

 

二、通灵者
《风之谷》中娜乌西卡是因为童年的善念获得了与虫沟通的能力,在《千与千寻》中因为童年的经历也帮助哈库回忆起他真正的名字,找回了迷失的自我。《天空之城》中西塔背负着与生俱来的血液里的命运,然而故乡已成他乡。最具悲剧色彩的是《幽灵公主》中那一对:阿西卡因为保护族人,犯下杀死猪神的罪行,被诅咒跟随;桑则是因为人类为了杀死白狼神而被父母抛弃成了诱饵,却被白狼神所抚养长大,矢志不渝地要杀死幻姬为神兽一族复仇,被命运置于无法在同类中安生立命的境地。
在通灵者身上总有神秘的命运跟随着,他们经常会选择牺牲来拯救其他身陷悲惨境地的生灵。娜乌西卡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她身上几乎能找到基督耶苏的影子——背负着命运的十字架,用自己的生命来抚慰大地的愤怒,以此来刺痛盲目的人们,以此来拯救身陷绝望境地而无法自拔的人们。人与神之间的破裂的关系于是得以恢复,而她也因此在大地之神的抚慰中重新得到了生命。宫崎峻并没有抹杀人类的希望,他只是想用他那温和而又波澜不惊的画笔来告戒人们,相互尊重后得到的是生命的延续而不是毁灭。
而通灵者在《幽灵公主》里,阿西卡和桑的牺牲却终究没有得到理解,疯狂的人类只是匍匐与大自然那巨大的神力之中并产生深深的畏惧,麒麟兽最终还是死了,带来了死亡同时也因为阿西卡和桑对生命的尊重也还与了生命的希望,当万山遍野嫩绿的新芽重生的时候,我们还能再一次看见古老的林中越动的精灵吗?若通灵者死亡,人类最后的清醒者被狂热的空气掠夺了最后的理智的时候,谁让我们明白自己的境地?宫崎峻是善良的,他始终给予人类希望,不希望人类面临灭绝的境地,但生物的生息是自然不变的规律,当人类诞生的一刻便决定了他有面对消亡的一天,正如那句:“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我们该做的,是自我拯救,与自然与万物和谐相处,这才是宫崎峻所真正宣扬的人道主义,这一切只是为了让人类能更长地存活在宇宙。

 

三、和谐
《风之谷》这部电影使宫崎峻对自然,对战争,对人类的理念发挥的淋漓尽致,他因此也被奉为环保主义教父,象一位语言家般揭示着人类的命运。但这个影片真的让人对于现实产生了巨大的怀疑,对人类的愚蠢感到了极度的灰心,如果不是影片最后那一株萌芽的小树苗,真会让人以为等待人类的只有绝望了。那树苗似乎是人类对未来的选择,到底是选择继续撕杀争斗还是选择打开心扉相互交流呢?今天的人类依然继续着那些肮脏愚蠢的行为,就象《幽灵公主》中为了一己私欲而杀掉维护自然平衡的麒麟兽,就象《千与千寻》中河神肚子里肮脏恶心的人类废气物,更象《风之谷》中满身肉瘤能够燃烧整个世界的巨神兵,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人类内心的具象化,贪婪,自私,以及占有一切。过度的开发资源,每天产生大量的有毒垃圾,他们掠夺别人的财富,发动残酷的战争,依旧种族主义,依旧藐视和憎恨他人,敌意充满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越是发达的国家越是扩充军力,国与国,人与人相互猜忌,尔虞我诈,当巨大的蘑菇云让太阳都为之哭泣的时候,这疯狂程度不就是片中毁灭一切的怪物吗?宫崎峻希望人们重新审视自己,对过去的行为进行反思。人类已经自高自大了这么久了,毁灭了那么多鲜活的生命,甚至每一时刻都在自我毁灭,如果再不停止这样愚昧疯狂的行为,那么人类的命运将无法挽回。
人类不该那么自私了,人类不该那么自大了,人类不该那么疯狂了。
我们或许该冷静下来,想想森林中清新的空气,想想鲜花绽放的瞬间,想想生命诞生的瞬间,是如此的美好而另人沉醉。
和谐,才是真正的世界生存之道,生物本身没有贵贱,人与人应该心平气和的交流,而真诚是我们唯一的希望,解除所有的武装,让自己坦城的,赤裸的,毫无戒备的去交流,只有这样才会营造出一个纯净的世界。
但这一切又是如此的遥远而不可触及,就连我自己都认为只是一个设想,一个幻梦。

回复 (0) | 收藏 (0) | 212 次阅读 |

伴我同行1027465 (上海)

男 双子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