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伴我同行

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http://i.mtime.com/102746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分析与思考

伴我同行 发布于:
七宗罪 Se7en(1995)

8 .5 / 9 .4

七宗罪(1995)

影评(3252)

收藏(11059)

1、光影与剧本。
从影片整体色调来看,整部电影大部分都处与灰色,黑色,以及青色为主色调的处理,在以往的悬疑惊悚片中都是常用的色调,还有对于光线的把握是尤其重要的,在影片第一个案件(暴食)中,昏暗而狭小的室内杂乱无章且极度安静的音效相配合,然后便是诡异的移镜头,再加之前面的雨水相铺垫,营造出一种压抑,诡异,和死亡的气息,室内唯一的直接光源便是两个手电筒,与黑色的影调形成强烈反差,代表的是警察的锐利和刺破阴霾的决心,同时也给人一种收缩的无助感,有一种被黑暗吞噬的恐惧,经过这样的光影搭配,手电筒就具有了双重效果,而后在(懒惰)一场戏中也同样有这样的妙处。
然后便是在影片的构图上也有某种暗示性,影片最开始新来的米尔斯与沙摩塞是对立切互相抵触的,他们在小小矛盾后镜头的切换中和构图中作者很少使他们两人处于同一个镜头之内,并且更多的是两人的对立和背向,造成一种距离感和疏离感。然而作者恰恰在这样的构图前后做了比较,当米尔斯的妻子翠西请沙摩塞一起晚餐之后,两人逐渐走向一起侦破案件的目标,沙摩塞不再因为快退休而失去兴趣,而米尔斯在与沙摩塞的接触中逐渐发现这个老警官的过人之处,敬佩之心油然而生,之后的构图中,特别是在他们两在推理案件的时候,两者更多的是处于同一个镜头之内,共同协作,并且他们面部朝向很多时候是一致的,更加体现了他们共同的目标和决心。
还有便是在特写的运用之中,这部影片没有象《沉默的羔羊》一开始便是大量的特写,而是循序渐进,在特定的时刻给予特写来刻画人物的内心变化,比如沙摩塞每次在案件现场分析的时候便是各种特写的堆砌,作者特意把沙摩塞和米尔斯的面部特写相互切换形成一种对比,表现了沙摩塞的老练,沉着,冷静,同时也刻画了米尔斯躁动,活力,有干劲的人物性格,这样的镜头不仅充分刻画了人物性格,同时在营造恐怖的气氛上作者也别出心裁,比如在(暴食)的一场戏中突然提起的死尸面部特写,在(懒惰)的一场戏中对那半死不活的人抽搐的面部特写加之与突然出现的音乐充分刺激了观众的感官,不仅有冲击力而且对整个气氛的营造也有帮助。而且伴随着影片的推进和节奏的加强,给主角的特写也越来越多,这样的方法不仅能营造出空间的压抑感同时也是暗示着这部影片侧重的是人物的内心本身的变化而不是单纯的变态凶杀。
而关于剧作方面,《七宗罪》更多的是逐渐的铺垫和上升,与整个剧情的发展方向达成一致,整个影片时间的设置为七天,将近一天一个命案,依旧是寻找的主题,通过残忍而冷酷的凶犯对无辜的人一次又一次的残杀并且还加之以天主教的七重罪(暴食)(贪婪)(懒惰)(淫欲)(骄傲)(嫉妒)(愤怒),而且杀害的方式各有特色并且还与这七重罪相互搭配,在衬托凶手的残忍之中又给故事添加了一曾神秘的色彩,让其不仅仅是单纯的凶杀而上升为疯狂与游戏,而两位警官就是参与这场游戏的人,并且这种剧作方式其实就是让观众知道下一刻会发生命案,但又对警官的侦破产生向往,这样就充分带动了观众的好奇心,使观众也掉入了这场游戏,成为了旁观者和鉴定者。
而在节奏的控制上,这部影片让我想到了韩国的《杀人回忆》,同样是变态凶杀,在追逐犯人方面节奏的掌控都有着共同的优点就是静与动的强烈反差和爆发性的对比,比如沙摩塞和米尔斯第一次找到凶犯住宿地的时候被凶犯攻击就是绝对的安静突然爆发出强烈而动感的音乐,配合以快速的运动镜头,紧张,刺激,激动,等一系列感觉就这样爆发,加之走道这样特定的空间设置,不断的未知尽头(人对未知的东西存在着恐惧)和犯人模糊的影象处理在同样是成功的凶杀电影《杀人回忆》中追逐树下性压抑的中年男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里强调的就是节奏的收缩以及静动对比的震撼。

 

2、人物与主题。
《七宗罪》中设置了两和主角,并且配之与鲜明的个性对比,沙摩塞的沉着冷静和锐利,米尔斯的冲动,活力以及单纯。两个主角的设定绝不单纯,我的猜想是运用两个人鲜明的性格特征相互对比以激发这部电影真正的主题——直白真挚单纯的人的内心被抹杀,对混乱的社会下人的内心的一次审问。
很明显,沙摩塞的沉着冷静和锐利是推动剧情发展的动力和主要线索发现者,若要把整个凶杀案说明白沙摩塞一人就已经足够了而作者为什么要设定两个人物从相互对立相互配合?
我想,米尔斯作为纽约这个混乱城市的外来者他代表的是鲜活的个性和自信,还有与之相关联的是美好的家庭和贤惠的妻子,他的暴躁完全来自于对于这个城市的失望和无法理解,而沙摩塞始终是个冷静的旁观者,他已经习惯于这个城市的光怪陆离,他看着米尔斯在一次又一次接连发生的案件中情绪的逐渐升级,从冲动到焦躁然后是暴躁到最后的愤怒,米尔斯的悲剧不仅仅在于其自身,起根源是在这个环境,充满着各种各样罪恶治安极其之差的城市的影响,而米尔斯仅仅只是一个载体。在翠西因为怀孕单独与沙摩塞交谈的一场戏很清楚点明了一点,为什么翠西会对孩子的出生产生犹豫?为什么沙摩塞打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而葬送了自己的爱情?这一切的一切都归之于对社会环境的不信任,不希望鲜活纯洁的新生命被这个城市污染。
在米尔斯最后充满泪光的眼神和三次垂下的举着手枪的手时,他在反抗,作者在这时候切了四个镜头,沙摩塞的无奈,米尔斯几乎崩溃的脸部特写,杀人犯约翰的麻木表情,以及直升机上人的主观视角。米尔斯的表情全部是特写与近景的切换,他在最后的时刻杀掉了约翰,他无法放弃自己的尊严来赢得这样的胜利,对着他的镜头在不断的微颤,充分说明人物内心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作为反抗者的他在这一时刻全面崩溃,他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他无法相信自己的妻子被眼前的人切掉了头颅,他反抗到了最后,但是最后这个社会并没有给他任何希望,在最后一个关于他的镜头中,警车内被封锁的头部特写和昏暗的光线是他内心的外部表现,对于这个社会,他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而沙摩塞作为一个老者,旁观者,他代表的无疑是正义,但是在这一时刻正义在死板的法律面前是如此的暗淡而失去光辉,作者在这时候故意利用天空的阳光调节光线对比,让沙摩塞的的脸部变的剪影般,并且似乎被黑暗笼罩的感觉,无奈但又无法挣扎的抑郁,让人欣慰的是他扇了约翰一个耳光,这个耳光不仅代表的是他的愤怒,同时也代表的是给死板的法律的一个耳光。
而变态杀人狂约翰,给他的是正面的特写,脸部阴影对比强烈,此刻,他几乎没有任何表情,麻木而冷酷,完全的让人憎恨又理所当然,他自己化身为嫉妒,让米尔斯堕落杀人变成愤怒,他无疑赢得了这场游戏,然而他代表的不仅仅是恶,而是隐藏在人内心深处存在的危机,那便是贪图,嫉妒则是无法占有,然后他便毁灭,这是人欲念的畸形化产物,但在这个冷漠的世界中,这个产物也已经麻木,失去了人最后对于生命起码的尊重而去追求那些虚无的信仰,何其可笑!
最后就是直升飞机了,注意上面人的台词,那些人感到惊讶,同时也惊恐,那些全知的,窥视的视角其实是观众的视觉,我说过,电影就是一场集体偷窥,那一时刻,作者似乎在告戒人们,仔细记住这疯狂的人和这残忍的悲剧把,然后看看自己,再看看这个社会,我们到底缺乏的是什么。

影片最后的黄昏中,沙摩塞说起了海明威的句子:这个世界是好地方,值得我们为他奋斗。
但他却只承认后半段,面对人们日益压抑而不稳定的内心,还有这个社会和世界的残缺和冷漠,我们要做的只能是奋斗,而不是挣扎。
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我们的生命必须让这个社会和世界重新找到希望。

回复 (4) | 收藏 (2) | 1576 次阅读 |

伴我同行1027465 (上海)

男 双子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