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看《看上去很美》

小蹄子 发布于:
王朔也许是小说被改编成电影数量最多的作家。他的小说中看似平凡无奇的外表之下,埋藏了许多真实的、令人不那样愉快的东西。他的根据他的作品改编的电影,大多都在当时名噪一时,如从最早的《顽主》,到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我最喜欢的电视剧之一,调侃味十足,对话机智诙谐,看着一点都不累),再到由姜文改编成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光影迷人,角色选择非常恰当,是夏雨一生的演员生涯中再也不大可能超越的电影),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中国电影普遍枯燥和总令人觉得虚假的印象中,冠以王朔原著字样而改编的电影,或多或少都能让我重提起看一看的愿望。

看上去很美是根据王朔的同名小说改编,我通读过王朔所有的出版过的作品。绝大多数的小说都比较喜欢,但是看上去很美这部小说,据王朔在其现在就开始回忆的序言中说,是对过去的一次总结。这部小说给我的感觉是王朔不再象人们说的那样痞了,而他试图在这部长篇小说里,构造出一个儿童的世界。相较于王朔本人早期的小说,他的这部小说突然让我觉得有意想不到的陌生,在这部更象是由叙事散文组合而成的长篇小说中,片段式的描写代替了他之前那种结构严密的叙述手法,而我亦再无法从中找到那个曾经以鲜活的口语化写作吸引了我的早期的王朔。我感觉在这部小说中,作者试图欲要表现的东西已经变得非常模糊,这是一部王朔在写作时肯定觉得很没有快意的小说。从实际的感受来看,我觉得这部小说是比较寡淡的一部小说,印象也是非常模糊的。

正是基于这种模糊的阅读印象,我才有更大的兴趣来看据此改编的电影。电影应该说是一种更为直观视觉艺术,有许多文学表达上困难的东西,电影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来表现,我试图以这部讲述小朋友们的故事的电影,来再次唤醒我对小说的某种回忆。

张元,这个导演对我是如此陌生,虽则他的名字与获奖,与第几代导演等这些媒体式电影术语挂在一起。回忆起来,我在此之前,也就看过一部《绿茶》。说实话,我压根没看懂这电影讲了什么,给我的印象是主题莫名其妙,姜文和赵薇的表演都完全游离于角色之外,无论是思想性或艺术性都还远远谈不上。

耐了性子看了这部据说又在国外获得了什么奖的《看上去很美》,终究还是弄不大明白张元的创作意图是什么。我是相当反对电影的故作高深的,比方说,我就一直很不喜欢王家卫那种类型的电影。在张元这部小朋友们吵吵闹闹的电影里,我可丝毫没有感受到如一些影评高度赞扬的,所谓,每一个人都曾是方枪枪这种莫名其妙的结语。让我们来看看张元是怎样在一个庞大的场景里表现童年或者说是借助于童年来表现什么的。

按照习惯,我们总要在电影中的影像表像之下找到作者欲要真实表达的东西。我常喜悦于这种发现的快乐。如果它不是一部纯粹的娱乐电影(比方说,香港电影的绝大部分和美国以追求票房的那些所谓大片),那么,作者总试图告诉我们一些在影像之外的东西。然而做为电影艺术,无论作者想要表现什么,都绕不开通过电影语言来叙述的这样一个问题。一个高明的导演与一个平庸的导演之间的区别仅仅只是:高明的导演比平庸的导演知道如何通过影像传达出远比影像本身更高层次的那种“不好言说”的一种精神波。张元在这部电影中的一些意图显然是非常明显的:观众朋友们,如果你们看了这部电影,你们就知道张元之所以在一个非常中国化的古老而陈旧、庞大而如高墙一般的古建筑里,拍摄一部显然是空间相当封闭的电影。这种意味是很明了的,它就象是一个圆圈里的游戏,用象片意味的术语来说,是指涉一种制度的强权。如果我们看完这部电影,再来回想在这陈旧的古老建筑里(丝毫不象阳光明媚的幼儿园),那些脸谱化的人物形象(幼儿园老师)则代表了一种在这个圈子里的话语霸权意味的象征。在所有的演员中,儿童的表演是最为困难的,任何一个儿童演员,如果他们不能表现出儿童那种纯洁的、不同于大人世界的美好童趣,都是失败的。我在这部无数个小孩子吵吵闹闹的电影里,没有发现一个小孩是象生活于真实世界的小孩子的。这些可怜的孩子,张元一定在表演上给他们强化了许多对他们来说还不应该去学会的东西。徐静蕾说,这部电影里的小孩子太可爱了,可我没能看出来他们有哪一点可爱。我悲凉地发现,这些孩子非常想表现出可爱,但是看上去别扭极了,所以在我看来,顶多是一种极力假装出来的可爱。有评论说,张元这部“开放式”(?)的电影里,有一种纪录片式的风格。我想说这样的话的影评者是将自己的双眼蒙起来说瞎话了。恰恰相反,这是一部表演的痕迹如此浓重到令人觉得不舒服的电影,用我们通常的话说,叫做矫揉造作。我们曾在一位叫做罗曼罗兰的大师名言里受过这样的教育:任何艺术都有两条偏离正路的旁门左道,庸俗与矫揉造作,在这两者之间,尤为可怕的,是矫揉造作。我不幸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不止一次想起这句话。

同样比较明显的,是张元要这部电影的主人公方枪枪,成为一个对体制对抗的形象。方枪枪因为不听话,得不到小红花,他被这个体制否定了,于是他以种种行动,以个体的力量,对一切规则说不。他当然总是失败了,被关了禁闭,然后他冲出幼儿园,然而他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大人们也都排成列,每天胸口都有一朵红花,阻挡了他的去路。

我们很容易从这些电影传达的信息:小红花、坚固若高墙的幼儿园、老师那些带着浓重的强权意味的说教、方枪枪的形单形只、关于病院与幼儿园的某种微妙的模糊的寓意、外面世界的红花对方枪枪的淹没。。。等等象征意味较为明显的痕迹化很浓的表现手法中,看到张元将王朔的小说改编得具有太过明显姿态与意图的符号与象征了。这是否算是一种浓缩上的二度创作我实在不好说。但是丢开这种明显的意图不讲,张元并没有将这部电影拍得不动声色。我认为艺术性的标准之一并非刻痕明显的用笔,而是要如屋漏痕一般的诗意与自然。从这个意义上说,张元是没有成功的。

这部电影不禁让我想到杰克?尼科尔森主演的那部著名的电影《飞越疯人院》,他们的主题相似极了。对于主题如此雷同的两部电影,谁能打动人心,我相信看过这两部电影的朋友都会有明晰的一种比较,我在此就不罗嗦了。

2006、4、4
回复 (0) | 收藏 (0) | 182 次阅读 |

小蹄子103018 (大理)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