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温情•人物•类型——2009年度电视电影之印记

赵卫防 发布于:

《火线追凶之血色刀锋》

 

 

 

    2009年度电视电影数量仍保持在110部左右,与历年相当,似乎可以传递出这样的信息:有关部门对此类影视片的产业政策没有根本性的改变,一切按部就班的发展。从看到的20几部作品而言,其2009年度作品的艺术质量亦显得一如既往,应该没有突飞猛进的感觉。但与近年来的各制片单位出品的院线国产影片相比,该年度作品还是在以下方面留下了较深的印记。
    淋漓尽致的温情展现,是2009年度电视电影留下的最深的印记。这里有两方面的美学呈现,其一是对温情的直接表现,这一印记显得和近年来的院线影片截然不同。数年来,较多的院线影片特别是中低成本影片,以“第六代”导演为主创,在影片中尽显人性的畸形、变态、黑暗、险恶,(《马文的战争》同名电影和电视剧的区别更能说明这一问题)这些影片缺失了当下最渴望的温暖的人性,较多地呈现出灰暗甚至绝望的人生。而2009年度的电视电影中,多部影片如《前妻》、《无蝉的夏天》、《骆驼圈》、《谁动了我的幸福》、《开头那些日子》、《从原点开始》等虽然也试图从不同角度让观众体味生活的无奈与艰辛,但主要都是呈现温暖的人性,让观众感怀到美好的、希望的人生。其中如《前妻》直接走煽情路线,刻意将温情放大,感动观众;《无蝉的夏天》、《骆驼圈》等影片则是以点滴开始,汇集细微生活中的温情,最终聚成温暖的洪流来冲破观众情感的防堤。这种直接表现的温情,可视为2009年度电视电影的内容“温情”;创作者表露出的“温情”视点则是其形式“温情”,亦可看作是其情呈现的第二方面。在近年来众多的中低成本院线电影中,有的创作者采用所谓“零度”视角,刻意隐去自己的价值和情感取向;更多的创作者则是为“后现代”浪潮推波助澜,以解构、嘲讽、恶搞、揶揄的态度来表现美好和崇高,来审视人物、情感和生活。其结果是在一定程度上混淆了真实的、充满希望和美好的生活。而上述电视电影的创作者,不但在内容方面直接表现温情,更从创作上体现出“温情”的视点。《前期》中采用直接讴歌真善美的方式,《无蝉的夏天》中朴实而美好的“川文化”(川话、川剧、川饮食),《骆驼圈》中陶冶灵魂的美丽草原等等,都是创作者直抒“温情”胸臆的表现。温暖的人性应该是最有价值的人文,也许只有呈现出温暖来,人文表现才显得更有意义、更加充沛。
    与院线电影特别是大片不同,低成本的电视电影是不可能以视听冲击来取胜的,故此,叙事成为电视电影成功与否的最关键因素。据此,主线的设置、人物的塑造等剧作因素便成为考量电视电影的重要标准。2009年度电视电影中,部分优秀之作的人物塑造得颇为成功,这一特色成为其另一个难忘的印记。如《铁流1949》中的连长刘铁柱,具有刚强、倔犟等战争年代解放军军人的共同性格,但对他说话嗓门大、爱讲粗话、认死理、顶撞上级指挥官、爱护士兵等方面的刻画又赋予了他性格的个性,使得这个人物更加可爱、鲜明。在“共和国名将系列”中如《徐海东喋血町店》刻划出了徐海东和老乡一家、以及和灭族仇人情感的一面,让人感受了一个真实、个性的开国大将形象;《杨志成火线供给》着重刻划出了杨志成的智慧和儒雅,这些都呈现出了这些开国将领的鲜活个人,而不是人们看到的穿着将帅礼服的概念上的人物。但在《赵尚志智取五常堡》中,对赵尚志的刻划却显得平面、概念,而于彪这一形象却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记。此外,《方队》中的四川籍女兵胡小妹和《铁胆雄心》中的民营公司老板邱晨同样都是坚定与执着的性格,但表现方式不同,使得这两个人物也完全不同,在观众心目中也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专注的“悬疑”是对2009年度电视电影的第三个较深的印记。悬疑类型是当年度为数不多的类型,计有《火线追凶之血色刀锋》、《疯狂的玫瑰》、《秋风行动》等,其中《火线追凶之血色刀锋》独树一帜,专注地甚至极致地致力于悬疑类型美学的营造。以往众多的同类型影片,抑或是电视剧,往往打着诸如“警匪”、“悬疑”的旗号,实则着力于人物如刑警、凶犯的内心世界及情感、家庭生活或揭示某种社会问题等,悬疑本身似乎只是陪衬,结果将悬疑片拍成了情感片或社会问题片。这种做法未必行不通,有些创作者也很成功,但都这么做悬疑剧也就不存在了,“悬疑”类型也就失去了其本身的魅力。在《火线追凶之血色刀锋》中,创作者全力进行悬疑类型设计,紧扣“探寻割喉魔鬼”这一线索进行叙事,全片情节紧凑、险象环生,最后结局又出人意料,除了案件侦破外,很少有如个人情感生活、家庭问题等易产生间离效果的旁枝末梢插入。观众始终沉浸在曲折的悬疑情节之中,直到最后真相大白。如此具有艺术魅力的、专注进行“悬疑”营造的影片,近来有所增加,产生了如《风声》之类的院线大片,《火线追凶之血色刀锋》应当是小成本中的呼应则者,但这类影片太少,无论是院线影片的创作者,还是电视电影创作者今后应当把这一片种看作为一个重要的美学导向。
    2009年度的电视电影也留下了其他印记,比如整体的艺术水准似乎没有多大提高,具体表现为艺术质量突出的影片较少,其中仅有《无蝉的夏天》、《铁流1949》、《火线追凶之血色刀锋》等可称上乘。其他大多是平庸之作,尤其是在题材创新、手法创新和类型创新层面表现一般,现实题材的一般生活片尚可,“共和国名将系列”几近落入某种套路,任务要么没有性格(如赵尚志),要么性格太夸张,夸张得雷同(在东北为得到军需物资,解放军将领和苏联军拼酒的情节似曾相识),工业题材退步更大,新类型基本缺失。再有,几年前较有锐气和灵气的导演似乎锐气不再,所拍影片中规中矩,缺少新意。是为了赶进度多拍几部而仓促而就,还是失去了默契的合作搭档?不管怎样,这些问题都应当引起管理者、创作者和学术界的严峻思考。
回复 (0) | 收藏 (0) | 2767 次阅读 |

赵卫防 (北京)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