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让子弹飞》:商业原创性和“作者”气质的融合

赵卫防 发布于:

 

 

 

关注姜文《让子弹飞》之前的导演作品,似乎经历了从注重商业到注重艺术个性的发展过程,其“作者”气质与日俱增。姜文的导演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曾创造了票房奇迹;中间的《鬼子来了》遭遇禁演风波,商业价值无从谈起,但其弃彩色选黑白的影像选择、采用大量中国北方农村的方言对白等艺术手段,表明他对“作者”气质的个性表达更有兴趣;到了《太阳照常升起》,姜文的“作者”气质表现可谓到了极致的程度。然而。姜文毕竟是展现艺术个性与追求商业价值并重的创作者,在中国电影产业化得以快速发展的今天,在中国观众对娱乐需求日益增强的当下,他的新作《让子弹飞》中对“作者”和商业两个层面进行了新的调整。影片在不失其“作者”气质的前提下,努力追求观赏价值,并在叙事性、类型化、视听冲击营造等层面突破当下主流商业大片的套路,以原创性来获取艺术创新和商业价值。

目前的主流国产商业影片中,以数字技术、3D技术等技术手段营造出的魔幻化场面及声音,成为吸引观众的主要筹码,技术主义至上的视听冲击营造是其主导方面,而传统视听表达、故事讲述、人物刻划等电影作品的核心部分往往被遗弃。《让子弹飞》的原创性,首先就表现在对技术主义视听的扬弃上,影片同样追求视听冲击,但不是主要倚重技术层面,而是利用传统视听表现手段,通过叙事、人物刻划等基本层面来获取艺术和商业价值。影片的剧情并不是很复杂,但北洋年间的题材,土匪、骗子、恶霸之间斗智斗勇却构成了一个饱满的故事线索,影片以此营造出了不同一般的戏剧张力,几股势力互相角逐,观众在体验一粱系缩列杨的咒惨夜烈的怯牺牲和焦酒灼蠕的闰对峙唯之底后,锁君迎校来霍了最后血箱脉贲页张的大决战,内在的张力时刻在牵动观众的心绪。影片也时刻以这样的情节点来获取故事价值,而摒弃了技术主义的视听冲击。同时,影片也着力于人物形象的刻划,人物虽多但各具特色,张牧之即霸气又正义感十足,老汤即阴郁又幽默,黄繁四肚郎毒辣而又颇具格调、亦绅亦匪,还有颠倒是非、心狠手辣又气焰嚣张的胡万,面目狰狞、凶神恶煞的假张麻子,外在粗犷凶猛、内心却细腻矛盾的武举人,出淤泥而不染的花姐,有着一颗男人般的雄雄野心、天不怕地不怕的县长夫人等人物各有千秋,颇具味道。在追求故事和人物的同时,创作者营造出了非常快的节奏,一环扣一环,每出一句台词不是一个陷阱就是一个笑点,酣畅淋漓的枪战场面、陷阱重重妙语横飞的谈话情节,再加上干净凌厉的剪辑、激烈紧张的背景音乐等,同样营造出了引人入胜的视听冲击。这样的结果不但是有视听冲击,更重要的故事好看,人物突显,将电影的去技术化路线发挥到极致。

类型路线是《让子弹飞》商业化调整的另一重要方面。对中国电影来说,类型路线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目前,大部分院线电影和部分低成本电影都在遵循着类型路线。然而,当下中国电影的类型路线却难以超越缺乏原创性的瓶颈,尤其是动作和喜剧两大主要类型。动作类型中“功夫民族主义”愈演愈烈,喜剧类型中,普遍是恶搞、汇集网络用语、山寨等跟风之作。《让子弹飞》中的主要类型为枪战和喜剧,当然也融合了情色和悬疑等类型,然而,该片中枪战和喜剧类型,冲出了缺乏原创性的瓶颈,获得了艺术创新性,也以此获得了令人振奋的商业价值。

枪战是《让子弹飞》中的主体类型之一。从类型学角度来看,枪战类型属于动作类型的次类型,但又完全不同于功夫、武侠等打斗类的动作类型。目前国产动作类型中的主体是打斗,枪战有时只是其中的点缀。该片选择以枪战为主体类型,基本上不涉及打斗,这本身就是对当下动作类型片的超越。《让子弹飞》中枪战,也并非其他枪战片中以街头巷战为主的枪战,而是把枪战的空间引至旷野中,除常规枪战外还有大量的马战甚至是伏击突围战等大规模正面战斗,这无疑增强了影片的可视性,丰富了枪战类型。除去表层的可视性因素外,枪战之于影片还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枪战类型中,枪必定会成为影片的主要道具,这似乎是姜文内心一个深深的隐喻,枪在影片里起到重建信心的作用,《让子弹飞》的商业成功,使姜文建立起《太阳照常升起》商业失败后在观众心目中的信心。

喜剧类型亦为本片的主体类型。《让子弹飞》中的喜剧摒弃了恶搞、滑稽动作、网络用语等当下中国喜剧片中的常见搞笑手段,以精巧的对白和黑色幽默取胜,在跟风强烈的当下电影语境中获得了原创性意义。首先,影片的喜剧因素最直接表现为语言艺术,精心的对白等是其主要的表现方式。除常规对白外,影片中还有法庭辩论式的对白,如断“凉粉案”;有小品段子,如张牧之抱着县长夫人尸体学着老汤在哭诉;有群口相声,如“入室强奸案”发生后,张牧之对重兄弟的审问;还有幽默剧式的表演,如黄四郎和替身之间的相互戏弄等等。其次,影片中的台词已经不能用简单的搞笑来形容,符合人物的身份而不刻意,充满着中国人在生活中的幽默、社交中的智慧、战场上的计谋等等,是充溢着高智商的台词。再者,影片的黑色喜剧味较浓,创作者把那个时代花钱就能买官做、豪绅勾结政府、压榨百姓等丑恶的社会现象,用一段段讽刺味十足的幽默台词赤裸裸的说出来,而且用了很多粗口来表现,这正是“黑色”喜剧的表现。

在《让子弹飞》中,姜文虽然对自我表述和商业追求的配比进行了调整,使之以商业原创性获得了口碑和票房,但姜文骨子里所拥有的“作者”气质仍能在影片中清晰地呈现。姜文的“作者”气质,最突出的表现在于他霸气十足的自我表现。他导演的影片不管商业成功与否,霸气与自我总是充斥其中,尽管经历了《太阳照常升起》之后的商业失败,尽管《让子弹飞》有了较彻底的商业转向,但影片并没有显现出对观众刻意的讨好和迎合,更没有对当下主流商业影片套路的追随,而是以姜文特有的霸气进行原创性的商业美学追求。从某种程度上看,姜文的霸气与自我,当是他“作者”气质的灵魂。另一方面,《让子弹飞》中也呈现出姜文夸张甚至不惜走向荒诞的艺术个性,他的这种个性也体现于以往的全部导演作品。本片开头的马上狂奔、火车飞天便是其夸张特色的明显显现;而最具代表性的应是张牧之带领几个兄弟回鹅城发动群众除掉黄四郎的那场戏:偌大的广场上洒满了银子,似乎瞬间全部消失,后来又洒满了枪支,老百姓们抱着枪打麻将,直到最后攻进了黄府,开始了一场不可思议的庶民起义和狂欢乱舞。在这场戏中,天空还出现了硕大如圆盘的明月,夸张而至荒诞的氛围中又多出了一份梦幻气息。这种意境,是姜文影片中一以贯之的意境,表面是夸张和荒诞,实则达到了“造梦”的目的。而“造梦”不正是电影艺术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吗?再者,影片没有完全停留于娱乐本身,在商业美学的旗帜下也进行着某种思辨,这也是影片“作者”气质的具体体现。如“庶民起义”那场戏中,民众只有看到了强者取胜之后才选择了强者,而有这样趋炎附势、精明算计的劣根性,方有被人鱼肉的必然结局,怨不得他人。影片中呈现出的种种“作者”气质,表明姜文毕竟不是完全陷入商业泥潭中的电影人,他是有着自己独特艺术追求、努力在当下电影环境下进行自我诠释的艺术家。

姜文的商业原创性和“作者”气质结合,无疑会使《让子弹飞》获得了商业和艺术的双重收获,然而片中也存在一些被诟病的“瑕疵”。“造梦”使得激情下夸张是可以被接受的,但并非所有的夸张都有意义,“凉粉案”一场戏中,夸张就显得过渡。胡万不过用两碗凉粉,便诈唬了老六,后者竟然挖开肚子以表清白,放着强势的后台不用,这种夸张既违背了戏剧逻辑,更不合生活逻辑。就整部影片而言,这些问题仅算作是瑕不掩瑜吧。而姜文在电影形势如日中天的当下,在“作者”气质和娱乐追求之间游刃有余的功力,对其他创作者来说亦具有标杆性意义。

 

回复 (1) | 收藏 (0) | 2318 次阅读 |

赵卫防 (北京)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