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Juneau

我们为谁活着

http://i.mtime.com/10385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皈依是为了更好地成为魔鬼

Juneau 发布于:
      很不像梅尔维尔的一部片子。在忧伤的曲调下掩埋着女主人公那颗撕裂了的心。这其中蕴涵的惊心,甚至是冷酷,不让于他那些已成为经典的代表作。
  托尔斯泰的《谢尔基神甫》里,神甫为了抗争引诱用斧头跺下了自己的一根手指。在此片中,斧头再次出现,不过它不是劈向神甫自身,而是以一个姿势——一种决绝,“劈”向了被“魔鬼”占据了的女人,将其狠狠地钉在了斧头下。谢尔基神甫是一个贵族,莫汉神甫出身农民,在同样面对诱惑时:谢尔基为了避免被毁灭,他的痛苦是如此剧烈以至于只有求助于伤害自己的肉体;而莫汉是如此坚定,如此大义凛然,几乎看不到他挣扎的痕迹,他只满足于同他的女信徒进行精神上的调情,并在最终分别时说:“我们会在天堂里相见!”
  莫汉神甫在闲聊时坦言他的父母对他十分严厉,小时候动辄打骂,而现在,他对她也举起了鞭子,尽管是隐形的。在她身上,他体会到了一种强者支配的快感和报复。
  莫汉:“成为神甫,我想的只是要去拯救灵魂,就是这样。即使坏孩子也有这样的想法。”
  她:“你母亲比别人更严厉,但你却和别人的孩子一样。”
  莫汉:“不,比大多数孩子要坏。”
  她:“……这并没有把你治好,你现在仍想着让一只反刍动物飞起来。”
  莫汉:“我就是为了这个来这儿的。”
  她:“你会再打断一条腿。”
  莫汉:“我不在乎,只要它肯努力。”
  她说:“自从我和你说过令我感兴趣的事后,我比任何时候都更不幸,即使读你借给我的那些书也没有用,它们令我痛苦,在折磨我。我受到折磨、围捕、残害。我觉得不应该再来见你,但我克制不住。”
  他微笑道:“我们把这称为赐福所起的作用。”
  她自我反思:“信仰上帝确实给宇宙带来一座令人满意的阶梯,但和莫汉的讨论令人困惑。我拼命奔跑,但却一路碰壁。我继续猛冲,但却跌了下去,再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我输了,但却没有对手。我觉得莫汉没有缺陷。”
  皈依之后,莫汉警告她说:“你会破坏你的存在,毁了你的生活。”
  她:“没错。很明显你这么说是在考验我。但我早就知道,没有比这更坏的事情还能发生在我身上了。”
  “上帝,给我们你剩下的,给我别人从没问你要过的东西。我不祈求灵魂或肉体的休息或安宁,这些东西,人们经常向你祈求,所以你一定都给完了。把你还剩下的东西,别人拒绝的东西给我,给我别人不要东西,也请给我力量和勇气,因为只有你才能给我那些我们只能在自己身上找到的东西。”信仰总是痛苦的,至少其中总有一些非人的东西,特别是在舍弃自身的一部分时。她要求归还属于她自己的,这东西就是植根于自身的人性,也就是心魔。只有极大的勇力才能去承受这别人拒绝和不要的东西,一种诅咒,一种被遗弃的命运。在这里,殉难和牺牲的角色颠倒了过来:不是作为引导者的神甫——在《修女乔安娜》中,神父Suryn为了将魔鬼从乔安娜的身上引出来而杀了两个无辜的人,从而让自己沦为魔鬼永久的牺牲品。再大胆一点,为什么莫汉的爱就如此吝啬,他就不可以具有一点自我牺牲的精神,自己来背起这个十字架,以自己的肉体抚慰一下她那痛苦的灵魂?灵和肉为什么不能统一?——而是这个“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接近上帝的”女人,只不过,她供奉自己的方式是如此奇异和悖乱,成为神的对立面或失败者,近乎不可理喻。
  在念完了这段祷词后,女主人公想到:“上帝的讽刺真是奇异,我热切地想要这个男人来我的房间,现在他来了,并不像我希望的那样顺从,但却因为悲天悯人而显得英俊,他用诗哄着我的孩子睡觉,他众多孩子中的一个,谢谢主,你爱他多过我爱他,谢谢主,你实现的比我要求的还多,谢谢您的容忍。”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在走进那个她很多次进入过的房间时,搬迁一空的房间显得空虚而寥落,门被风拍打着,窗户嘎嘎作响——神的祭坛倒塌了,她在这里获得过的充实与欢乐被彻底剥落了。而莫汉神甫这时候在干些什么呢?他在这即将被抛弃的地方用锤子敲打着,他要用锤子将她钉上十字架。
  莫汉说:“上帝为什么不让异教徒也有奇迹?你以为他爱他们少于爱其他人?”
  她诘问道:“是你令我把上帝想像成天主教。”(如果是其他教不会如此备受折磨)
  他说:“这样他也能被赋予其他的称呼,他不是说过吗,‘在我父的家里有很多住处’。”
  女主人公泪流满面,她确实目睹了奇迹,这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灾难”(在她皈依的那一刻,用她自己的话来说:“灾难降临了。”),她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在她坦承自己爱上了一个女同事时,莫汉说:“你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爱。”),莫汉让她知道了,但又舍弃了她。她说:“这回我真的要走了。”走向自己的地狱。莫汉说:“再见。”她略微讽刺地道:“再见,这词用起来真好听。”“不,我们会再见的,不在这个世界,在另一个。上帝保佑你。”这最后一句话真是一个绝妙的讥讽,几乎就是一记耳光。门关上了。她独自地悲伤地走下黑暗的楼梯,在来到街上时终于抑制不住地抽泣起来,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而此刻,伫立于楼梯顶端的莫汉,只有头顶的一盏孤光照着,显出冷酷的人形。他打开门,走了进去,进入他的天国。
莱昂莫汉神父 Léon Morin, prêtre(1961)

7 .9

莱昂莫汉神父(1961)

影评(6)

收藏(54)

回复 (1) | 收藏 (0) | 631 次阅读 |

Juneau (北京)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