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Juneau

我们为谁活着

http://i.mtime.com/10385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闷烧

Juneau 发布于:

      这是一部安静的片子,安静得其中的男孩发不出一声嘶喊。
  开头,男孩在被剃去,落发,并被发配往仅有一人的荒岛上,他犯了什么过错?
  他的母亲,从镜子前转过身来。他的母亲,一张苍老纵横的脸,眉毛被画得黑细,从鼻翼延向嘴角的两条深深下撇的线。苍白的裸体,开始往上面慢慢地套一条黑白条纹相间的长衫。
  同样的肉体,被不同的男人反复地抚摩、占有过。母亲已不再在乎自己的身体,在她的眼里它是透明的,不存在的,所以她可以无所顾忌地当着儿子的面脱下长衫,直到儿子转过脸去,然后又走出房间,拉了灯,关上了门。
  这具肉体,替代了世界的视觉,噩梦般地反复出现,遮蔽,任意地枉加于任何女性的肉体之上,赤裸裸地显现着,直到男孩不再能忍受。
  那辆放荡的火车集聚着世界的罪薮,横冲直撞,要将这罪恶散扩。男孩扳动了切换器,使另一辆开动着的火车撞翻了这辆火车。男孩以自己的方式惩罚了世界,世界则以它的方式惩罚了男孩……
  男孩的故事同老人的故事是交互浮现的。老人向男孩一一介绍传授了自己的一切,也就是一生。老人曾作为古老世界的希望的传播者,农事诗作为一个背景,一个久远了的传说,那是美好了的过去。而现实,依然荒诞,近乎不真实。最初的与最后的交涉。而定期必然出现的轰炸是这暴力世界的回音,是老人和男孩都无法干预的真空地带。
  在过去与现时之间,横亘着无边的荒漠,这是属于老人的;男孩沿着白线划成的圆圈拼命地骑,不停地打着转,这也是属于老人的。
  在现时与未来之间,隔绝着挣扎着想要摆脱的肮脏,混乱,这是属于男孩的,他对着这世界失语了。
  要想再次发出声音,必须得发生点儿什么,而它也终于发生了。无疑,那匹关在高塔内的白马同老人是一体的,是老人仅存的最后的希望,老人在不停地往塔里堆草料,幻想着草料把塔堆满时他就能同白马一齐驰骋飞翔,但他太老了,反抗的力量已经失去。最后,白马在连续的炮轰声中受惊,虚拟的战争模式在此时终于发挥了一点儿作用,老人同白马一齐摔下了塔。希望死去了。
  却在男孩的内心发了芽。
  男孩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语言。他要去往茫茫远方。

农事诗集 Georgica(1998)

农事诗集(1998)

影评(1)

收藏(2)

回复 (0) | 收藏 (0) | 211 次阅读 |

Juneau (北京)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