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冉羽

我以前的朋友们,这个时间点内,你们在哪里幸福或痛苦着呢,以前的每个孤独的夜晚,我分享的文章和心情,你们还记得么

http://i.mtime.com/10396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大湖--盲思

冉羽 发布于:

 

 

午夜泛舟大湖只上,周身寒冷,无心睡眠。仰望幽幽蓝天,深邃巨穹,静,体会到摄入骨髓的静,交流的,只有心灵,繁星,还有极光,而寂寞,由心底最深处的神殿,汹涌而来,碰撞到冰冷而平静的湖水,激起的是失眠,和对生死的恐惧与无奈。麋鹿只要不受伤,它可以离开鹿群,独自觅食。棕熊只要不受伤,它可以离开同伴,称霸一方。苍鹰只要不受伤,它可以离开配偶,独自翱翔。人却不能,人即使身体健壮,却逃不了心灵的空虚,和对孤独的

...
回复 (1) | 253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大湖--暗示

冉羽 发布于:

7月4日,来到大湖,有感而发。

  大湖位于群山环抱之中,白云雾霭之下,在远方的山坡眺望大湖,有冰川林立,大湖在树影和冰川交相映衬下,湖面显得突兀妖娆,颇有几分鬼气。云彩冰川散落在湖中。冷冷的高原湖水,像眸子一般,注视着高天山峦,高天山峦也同样注视这这一切,终究分不出哪里是天,哪里是冰,哪里是水了。西印度洋湿润的海风,带给大湖山区丰富的植被,山坡到湖,有一段路,沿着坡走下去,蔓延在道路两旁的是层层叠叠

...
回复 (0) | 203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望乡

冉羽 发布于:

大路宽又广,尽处是家乡。

  满溢着春光的日子里,我竟充满了乡愁,走在这个泥水森林之中,自然是逃也逃不出的,每当仰望蓝天,抑或亲近花草,那一排排的铁骨巨兽总是高鸣着经过,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标榜这时代的工业奇迹。人类自诩为大自然的儿女,然而,我们抽去了母亲的骨枝,啃食着她的皮肤,肆无忌惮的排放着一切不可排放之物,我们谋杀那些最自由可爱的生灵,并挑取其中最美的,去剥他们的皮,制作一件件血淋淋所谓的皮草,我们

...
回复 (0) | 251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kick ass 使我哭泣。

冉羽 发布于:
当海扁王演到他独自一人对付三个成人,保护一个陌生人时候,我竟然哭了,当听到Aaron Johnson的对话时,我情不自禁。暴徒:“你脑袋有毛病吗?你想为一个陌生人送命么?”“你们三个混蛋打一个人,而我只是看着,那我才是他妈的脑袋有病呢!你们是比我强壮,我可能会死!那你们来让我死吧!”是为他的勇气,为演员的演技,为这种形式的新颖,为这种颠覆的疯狂,为现实的压抑,为自己的懦弱,为自己不能成为kick ...
回复 (1) | 385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对Micheal回忆

冉羽 发布于:
Micheal的死带走了童年期间对偶像的一切回忆,85年出生的我在小学4年级才渐渐有了偶像的概念,那时候只记得两个人,邓丽君和Micheal,而且记得邓丽君小姐还翻唱过Micheal的歌曲,当我父亲口若悬河的说邓丽君小姐多么美丽,多么出名的时候,我就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爸爸,她那么厉害,为什么还要翻唱别人的歌曲呢?爸爸茫然了,因为他不知道Micheal,而小小的我已经和小小的另一个人偷偷用着486...
回复 (3) | 474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何为高尚?

冉羽 发布于:

想象这样一个场景,一条柏油马路延伸到远方,两边是北方的树种,开春之前灰色的树色与灰色的天色呼应,马路也是灰色的,虽然是下午,天还亮着,可路上却没几个行人,偶尔几个建筑物突出在树冠之上,一个头发很长的男人,穿着灰色的棉线运动服走在路边的树丛里,他背着一个画板,大大的画板覆盖了他消瘦的身体,他走的疲惫而洒脱,他并不会画画,他幻想着,这里应该是法国南部,这里应该是希腊的小城,这里应该是巴黎左岸的艺术长廊

...
回复 (0) | 515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新年了?

冉羽 发布于:
直朋友登门造访,我才知道,新年到了.不知道人们为什么欢天喜地的过年,我却感到悲伤,新年意味着又过了一年,又老了一岁,离死亡又近了,为什么要高兴呢?为了亲友团聚?为了年终奖金?为了打麻将吃饺子?还是看春晚呢?人越老,觉得屋子越空旷,鞭炮礼花和孩子们的笑声,更加反衬这种效果,恩,想好了,明年去一个不过年的地方,安安静静的等死去
回复 (2) | 541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空虚一代

冉羽 发布于:

空和虚,这两个字和在一起来形容一种感觉的话,再合适不过,也再残忍不过了,想象一下,你自己在一个一望无际的空间里,你努力的想寻找一草一木,或者想听到一些声音,见到一些事物,可是等待的却是那无尽的迷茫,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也把握不到自己的价值观,在世俗中,一切都是那么的无聊,追求纯真的爱情,追求醇厚的友谊,追求自由的未来的骑士们被现代人说成傻子,在钱面前,一切理想,一切信念都化为乌有,而反过来,只要你有

...
回复 (4) | 895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巴金的一段话

冉羽 发布于:
     我无意地想起了一百年前一个叫做阿莫利(Amaury)法国小说家大仲马的长篇小说《阿莫利》的男主人公。的人在一封信上说过的话:“我离开科隆,并不告诉人我到甚么地方去,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愿意离开一切的人,甚至你我也想避开……

  “我秘密地躲到了海得尔堡。在那里我探索了我的心;在那里我察看了我的伤痕。难道我的泪已经快要尽了,我的伤也开始治愈了吗?

  “有时为了逃避这个快乐的大学城的喧嚣和

...
回复 (4) | 1041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游走的街景

冉羽 发布于:
,每次工作到很晚的时候,免不了打出租回家,也懒得和司机答话,进到车里就沉下脸,静静的听着广播里一遍一遍的老歌。坐车的时候,习惯把脸侧靠在车窗附近,这样窗外橘黄色的路灯就会照近来,照到我的脸上,又反射到车窗上,这样呢,我就可以边看着自己的脸,边看窗外模糊的世界,就会有一种灵魂出壳的感觉了,而且,我经常会有一段时间头脑一片空白,特别是在深夜的出租车上,可能心底总有些想法,这个飞驰的铁盒子能把我带向一个...
回复 (3) | 821 次阅读

冉羽 (长春)

男 35岁 狮子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