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写于青涩年代(3)

await1314 发布于:

                                                  文 人 树 刍 议
 
     笔者按:第一次提出个人的观点主张,费尽心思,却又表达的异常拙笨。从一开始做文投稿,有意无意中,便尝试着从另一种文化角度来审视盆景创作的发展。无可避免的是个人知识贫乏所带来认识的肤浅,理所当然为行家所笑。而一番苦心,若能抛砖引玉,让更多人来关注和思考问题,亦可心安了。
      
                              一、 关于文人画
      鉴于文人树和文人画的关系,在对文人树进行个人阐释之前,有必要先对文人画进行一番简要的梳理。
       关于文人画,可渊溯至魏晋精神,宋人苏轼是创始者,元明时文人画的发展已是蔚为壮观。据《辞海》解释:文人画亦称“士夫画”,泛指中国封建社会中文人,士大夫的绘画,以有别于民间和宫廷画院的绘画……文人画的作者一般回避社会现实,多取材于山水、花草,以抒发性灵或个人牢骚;间亦寓有对民族压迫或腐朽政治的愤懑之情。他们标举“士气”“逸气”,讲究笔墨情趣,脱略形似,强调神韵,并重视文学修养,对画中意境的表达以及水墨写意等技法的发展有相当的影响;但其末流往往玩弄形式,内容趋于空虚贫乏。
       结合当前画坛对文人画的评价以及本文所关注的话题,做两点说明:一、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文体通行即久,染指遂多,自成习套。豪杰之士,亦难于其中自出新意,故遁而作他体,以自解脱。一切文体所以始盛终衰,皆由于此。”文人画的滥觞乃至成为流讥,正如唐诗宋词之式微一样,符合事物发展的兴衰规律,不可完全归咎于文人画本身。更何况作为一个整体,文人画本身亦是鱼目混珠,良莠不齐。二、正如集诗书画印一体只是文人画的表面形式特征一样,所谓的“回避社会现实”“抒发性灵或个人牢骚”也不见得就是文人画的精神实质。在我看来,文人画的可贵之处在于其所内蕴的人文精神,尤其是那种天人合一的思想。如何创造一种文静而富有韵味的氛围,让人与自然和谐地融为一体,这是很多画家的追求。人的自然化、自然的人性化,这种双向交流关系从深层次上讲是一种很独特的心理平衡的自我调节方式。我曾怀疑这就是中国文化长久韧性的微妙之处。只是,这种人与自然的亲和关系有境界高低之分,它不但取决于画家的笔墨功夫,更注重画家的思想修养(或许这就是文人画特别强调学外修养的原因吧)。纵观画史,我们可以发现每个杰出的文人画家莫不是以博大的精神思想来驾驭精深的笔墨功夫的。在他们的平面作品里,永远存在着一个可让人反复深味的思想厚度。
     总结为一句话,文人画的没落并不意味着其生命的枯竭,它仍有存在的价值,它的精神仍有待于我们进一步挖掘和弘扬。

                               二、关于文人树
       话题转回到文人树盆景上。
      文人树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强烈地感染着我们,它把中国文人的清高脱俗表现得淋漓尽致。闭上眼睛,我们依然能感觉到它的突兀。称文人树是盆景艺术的一朵奇葩恐怕也不为过。然而,文人树的创作谈何容易!据我留心,近年来文人树的创作从者众,而能成功的如凤毛麟角般,赵庆泉先生新近发表的《一支独秀》算是难得的佳作了。
       从一接触开始,我对文人树的关注和偏爱也伴随着一种疑惑:我们所谓的文人树是代表一种长干浅盆式的树桩造型,或是一种清高脱俗的艺术风格,亦是两者兼而有之。然而把“文人”如此一个有分量的词冠在一种形式内容相对单一而固定的盆景风格上,我又难以释怀。清高脱俗并非是中国文人性格的全部,只是在文人身上表现的比较典型而已。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学而优则仕”、“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一直是中国文人的人生价值取向。然而在昏庸腐朽的王权统治下,再多再大的人生抱负也只能搁浅于勾心斗角的政治游戏中,“是进亦忧退亦忧”正是中国文人内心挣扎的生动写照。于是,本不属于政治的文人在与政治磕磕碰碰的冲撞中形成了隐忍、恬淡、孤傲、深沉、豪迈等种种人格精神,并通过笔墨文字进行着一种历史的传承,最终沉淀成中国文化的丰厚底蕴。
      是以,中国文人的内涵远不是清高脱俗四个字可以概括,正如文人画不只是回避社会现实那样单纯。也正基于此,笔者试图用“文人盆景”一词来代替“文人树”,拓宽文人树的内涵外延,让盆景创作在一种更笼统而含糊的界定中获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三、关于文人盆景
      然而如何给文人盆景下一个比较科学的定义,又让我颇为踌躇。因为它不仅超出我的能力所及,而且我觉得文人盆景的概念也正如人们曾经对“文人”“文人画”“中国画”等说法的争论一样,任何划地为牢,刻舟求剑的努力都有点形而上的味道,并无多大的意义。在约定成俗的观念中,即使它们的涵义永远无法界定,人们也有种无须言喻的共识。因此,我也想对文人盆景持一种“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不求甚解”式的态度。尽管如此,还是要指出:我们的文人盆景也应该如文人画一样,具有深刻的人文意义。它至少应该传达出含蓄而不张扬,平静而不浮躁的民族文化之风。
      如果一定要在时下名家中找出典型,那伍宜孙先生始终是我最推崇的大师。寓大智慧真性情于扑实无华中,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传统文化的甘醇和亲和力,这是他的过人之处。赵庆泉的水旱盆景和王选民的柽柳盆景自然清新,一如唐人的田园诗。他们用严整娴熟的技艺,描摹着自己心中向往的自然生存状态。上海胡荣庆先生的作品形色兼备,苍古入画。近世海上名画家吴昌硕天才横溢,以石鼓文笔意入画,诗书画印并举,开创了苍浑奇崛又雅俗共赏的新意境,成为近代中国新文人画的杰出代表。流风所及,胡荣庆先生可谓是深谙其中三昧。胡乐国先生以五针松盆景蜚声盆景界,无论是双干或是丛林,是立于高山或是藏于深谷,无不携带着一股清新的文化气息。松本高洁,胡乐国先生以其五针松盆景向我们展示了历代文人一种谦抑坦荡的君子之风。
       画家倪元林曾在题画中说:“以中每爱余画竹,余之竹聊写胸中逸气耳!”又说“仆之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可以说倪元林的这些话对后世文人画的发展起了一定的误导作用,也成为人们诟病文人画的把柄。它让人们以为文人画为追求个人“意趣”,可以“逸笔草草,不求形似”,它不但漠视了文人画所应具备的扎实的艺术功底,也忽略了文人画所应承载的深刻文化内涵。其实,这本无关倪元林的过错,他的讲话是有针对性的,但却在“顾此失彼”时为人们所片面理解。因此,在提出文人盆景的同时,应特别强调:文人盆景不是一种简单的即兴游戏,要慎重地对待,避免重新陷入那种形式主义的泥坑,我们应该有在深厚扎实艺术功底上创造深闳意境的信念和追求。
       我曾发现这样一件有趣的事:我们的书画作品可以堂而皇之地张挂于厅堂之前,为人们所仰观欣赏。而我们的盆景却只能藏于灰暗的角落,成为一种不起眼的摆设。我们的盆景是上了厅堂,却还不是“大雅之堂”。恕我孤陋,纵观盆景发展史,给人的也只是一种奄奄一息的感觉,全然不像中国书画史那样既漫长又时而波澜壮阔,让人叹为观止。盆景始终未能成为一种主流艺术,历史、自然等先天不足的问题姑且不论,近几十年盆景事业的发展把盆景艺术带进了千家万户,然而这种普及有时也有点象流行音乐一样,有广度而缺乏深度。
      因此,我以为文人盆景的提出既可以让我们更清楚它与一些装饰性较强的盆景和西方的盆栽的区别,正如文人画有别于宫廷画和民间一样。同时,也有利于我们更好的定位:我们应该自觉追求文化的高品位和高格调,而不是只懂得埋头苦干;我们应该把提升盆景的文化品位为己任,而不是仅仅把它当作一种自娱自乐的游戏。??写作本文,提出文人盆景的意义也不外乎此了。只是个人想法,一厢情愿,不正之处,祁请指教。

回复 (1) | 收藏 (0) | 224 次阅读 |

await1314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