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零落童年

なつの雨 发布于:
說明:前日在飯堂聽故事,忽然有芒遠的感覺出入心頭,想到06年元旦酒后寫的文章,從郵箱的最底層翻出來,那是寫多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自己都數不清楚,不妨貼到幾個部落格上吧……
零落童年
柳钰、萌者,才人也,佳人也。夕著词风花语只华美,提酒洒诗,即成金樽大雅,上醉星月,下薰楼台,极尽天伦。今昔重温其佳作《星·童年》《死水年华》《远方》,甚是感怀,欲与其奇,虽竭雕虫之薄技,倾《零落童年》一文,献于二人以赐教。若可屈尊顾盼,则不胜感激。————————序
    今日忆起儿时,只揽得几片阳光,在徐徐清风里流离着,那样清淡,对于儿时的玩伴,思绪里现今只一种模糊的意象,一但可以去回忆,便随着春盛时的樱花一样散落在一潭潭不知名的深渊里,无法挽回了,所以我也只能遥遥地寻向那影子,在阳光下留着泪。这时,只是缘着我骨子里魂灵的方向,看看那些零落的映像,用我的拙笔在我极其短暂的生命后勾勒出点轮廓,让这种最不清楚的记忆渡我过去生命的长河罢!

    如今,我的居所算是在城南的,快要扎进了济南近郊的小山堆,但是,我所有的童年故事发生在城东。初到济南城的一段时间,我们家约摸是在山东大学附近的一栋房子里,记得那房子大概是有两层吧,似乎是黄色外墙的那一种。洪楼广场及那个有些神秘的大教堂窗上的彩色玻璃片仿佛曾让我感慨过一段日子,同时被我关注过的还有十字架等等一切在那个年龄会留意到的西洋建筑物的独特,至于教堂的容貌,我早已不刻意地让他灰飞烟灭了。在那个山大北路还要往北一点的一片区域内生活的记忆,揽过十年之前阳光的碎片,大概也只有母亲好像因为我划破过腿,以及在一个下雨的夏天里,光着脚在红楼广场的石板上采水的镜头。因为那时的记忆实在是空虚,所以,在此便不再多提及。

 

三四岁的时候,搬家了。新居的位置在甸柳庄还要向东些,傍临燕翅山,随着此次迁址,我童年时期的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燕山拾零:自是住在燕山近旁的,难免的即是爬山吧,感觉那山包很难爬的样子,也许是缘于年龄呵。燕翅山,不免联想到山大路东边的燕子山路,不知道这“二燕”所指得是否为同一物,就暂且当他们都在指同一个燕子吧!在燕山待久了,渐渐地有了些感情,即使后来读《木兰诗》时也没感到“燕山胡骑鸣啾啾”跃然而来的杀气,虽然彼燕山并非此燕山,这个燕山也不会有胡骑出没而且还敢在警察叔叔的治理下“鸣啾啾”(对不起,扯远了)。至于山的模样,我基本上已无暇去回忆,他们早已散落在时光的流里,让我只依稀记得曾在山顶上一堆大青石中的一棵狗尾草近旁立了好久,看掠过山顶的风的荒凉撩拨着草尖,它无奈地微笑,曲着腰身,任风摆布。

 

夕阳情结:此文记至此刻,已是昼夜更替之时。每日都会悄悄瞅瞅那天空的,东方地平线山的夜色,包容了繁华与喧嚣,琉璃和霓虹,在这宏广的漫漫长夜下,“沉鳞”依然无法“竞跃”,但夕阳不,它是一定要“顽固”一下的。那一次也是,生到五六岁时,第一次如此痴迷地盯着太阳,在周围一片金色簇拥之中,似一尊木佛一般望着那“西山落日圆”。虽然如今已经知道了日心说,但是仍然企望着真实是地心说:宽阔的夜晚可以容得下一切,但唯独容不得太阳的存在,硬生生地挤跑了太阳,让它不得不沉入山林河海里。这个迷人的故事,传承过了一代又一代。童年时也经常提到“夕阳落山了”,虽然伽利略或是哥白尼可能会抨击我的,但还是喜欢叫它“落山”,看着它在白昼的尾声处发一次狂,搏击着星夜时迸发出一篮四溅的光,喷薄,喷薄…让雾雨烟云、亭阁楼榭、宁湖清流、山石岩峰、漫花深林和闺中的梦里人都感觉到它深湛的热情,及它凝炼了一昼又一昼胜似《蒙娜丽莎》的色彩。那落日,便成了童年时每日必看的情景。

别意樱花:西元二〇〇五年公历九月三日,我的《樱花别》成文,一直对很多来询问的人回答说那是我虚构的场景和假定的人物、情节,只对很少人说过部分的真实。其实,场景的设定确实有些虚幻,时值看完了《迷宫的十字口》,又认真地听过了其片尾《Time Aftertimes》所以极兴奋地恋上了樱花,至于我要写的那件事发生的地方到底有无樱花,我已无了记忆,只记得当时有什么从树梢降下的物体在我眼旁悄然而逝,况且,至今还没想起东城那儿什么地方曾经种过樱花,噫!就姑且当它是樱花吧!那,是个黄昏,又是那寸落日,我在那片散落着樱花的院子里幽踱着步,摆摆手,抚按着那暗香的花飞翻的舞步,陷落去纷繁的温柔。只是这样走着,却忽然注意到一个女孩在我眼前飘过,粉色的衣裙携起两三滴樱花,散去了影子,我煞是一惊,惊讶她的宁静,宁静得静过她眸子里的一湾纯澈。我痴笑,对视烂漫的花语,转过了樱香织得的旋流,又是挥一下手,拭去樱花上的露水,看它们击碎在空澄的迷雾里,徜徉着。尖利的鸟叫声刺破星月,寻着扬起的樱花,独行在茫茫的迷宫中,追一个梦,那梦的尽头便是坐在波光里的女孩,在那粼粼的花丛里呼唤我的名字,没有回荡,却像她声音的清朗刻进每一片飞花的绚丽上。终于,风铃的低吟带我奔向渡廊,到那里轻轻凝视它的影子,和倒映在影子里面精灵的眸子,闪闪地于水潭中晶莹者,扬起头,似乎是看到她的脸庞藏在水边的花从下,摆了摆垂在脑后的两簇发丝,将皎洁的两片唇拱成弯月,对我笑。塘中的鱼儿悬垂下眼帘,不敢再正视,而那笑容又去惊鸿了,归雁锐利又凄楚的哀鸣划过长夜,掠过天际;月儿揪来一片云,却隐在后面,樱花瓣儿止步不落,悬停在空中,未落的花儿则诚惶诚恐,不敢再开了。我亦呆立着,但却是不知道她将离我而去。倏忽,一场风吹过,让樱树的枝条飘逸起来,吹散开来她的发束,她的长发也跟着开始飘逸,寒冷地张开嘴,唱起歌,“为了抓住留在中断的梦的碎片 少年在奔走中 一放手就会向遥远的风声般消失 仅存的思念就随风而消逝 即使用手掌去揉 印入眼帘的处女仍绘画出星空 已看不到惯常的温柔 但只要踏前一步就能见到 …………”随后,她便失去了身影,我在一团樱花的怀抱里呼喊着它的名字,但是无论我如何得声嘶力竭,她依旧是不肯回头来见我,只是留下一滴泪花绽开在我的脸庞。

 

童年里面我能够拼剪出的画面就是这些了,六岁,便搬到了现在的家,我就睡在了我即将止笔的这间小屋子。
“永远永远听得到那消失在清晨的歌声
我们留下的足迹也随处可见

若是别离已经完结

就请放下思念

去吟唱全新的歌曲吧”

PS:本文内歌曲选段及收笔均系《air》片尾《Farewell Song》中文译稿
 
話說諸位 要評論的話 都寫到msn的space里也好 不過不知道地址那就隨便吧
 
 
 

回复 (0) | 收藏 (0) | 118 次阅读 |

雨Aria (济南)

女 29岁 双子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