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黑色,我存在

日莆 发布于:

    凡特里捂着腰上的枪伤,站在西部疯狂之家的门口。血流了出来,颜色倒不是很鲜艳。西部疯狂之家里上演了新的戏码,脱衣舞女们把大家带到了南美,似乎,这才他真正在意的。

    约翰·卡萨维茨的《the killing of a Chinese bookie》很黑色很啰唆。如果把电影中的脱衣舞酒吧情节淡化开来,那么影片无疑是一部宿命意味很强的黑色电影,赌博欠债,被强迫去杀人,成功之后却中枪,又被同伙暗杀,幸得逃生,却有生死未卜。但若是把电影看完,才发现,这些情节似乎根本不重要,这一切都被大段大段的劣质歌舞所冲淡,卡萨维茨的重心并不是这个买凶杀人的故事,而是凡特里这个人的生存状态。他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黑色电影主人公,好或坏,阴险或正义,他更像是加缪在《局外人》中的“我”,在自己的脱衣舞酒吧中显露出存在主义的味道,又在自己的宿命中显得麻木和无奈。

    于是,在观影途中,我尽管走神,但依旧被吸引。啰唆到不行的对白,聊的内容没什么中心,也没什么趣味,但就是这个人物,让我又能全神贯注进去。这种啰唆和《影子》里面如出一辙,甚至凡特里和他的黑人女友蕾切尔也跟《影子》中的黑人兄妹类似起来。谁也不知道卡萨维茨的真正意图,但可以确信,他关注的是,美国街头文化,或者是说脱衣舞酒吧的文化,这个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了。

回复 (0) | 收藏 (0) | 66 次阅读 |

日莆 (成都)

男 34岁 天蝎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