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无邪

我在黑夜里偷偷溜下床。在尖尖的风里走过一段长长的路,来到童年的秘密花园。那里阳光灿烂,青草茂盛。没有人知道我的幸福像糖一样甜。

http://i.mtime.com/10576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之三 用什么颜色描绘幸福

无邪 发布于:

之三 用什么颜色描绘幸福

 

我用彩色水笔把我将看的书籍或者电影的名字写下来,贴到书桌前的窗户上。它们有一种乐观可爱的姿态,在暗蓝色的玻璃上散发着微微光芒,有时望上一眼,便让人觉得心安。天色暗下来,五颜六色的字迹渐渐安静下来,对面的高楼变成巨大的黑色,小小的格子里亮起黄色、绿色、蓝色和红色的灯光,显得美丽和脆弱。阳台上的盛开的君子兰在对面的灯光里变成一幅黑色的剪影,它一动也不动,也许是风忘记了经过。

我相信颜色会有意义。《茉莉花开》也这样说。

 

绿色脆弱

本来,茉是清新的。爬山虎翠绿的叶片是她的,绿色碎花的墙纸、窗帘是她的,绿色的蝴蝶结、绿色的毛衣、绿色的裙子……全是她的。在电影院里,她痴迷地望着银幕,手里拿着的是绣花的浅绿色手绢。只是,她可能没有想到,有一天,她的浅绿手绢变成了一瓶小小的绿色的花露水和一本绿色调封面的电影画报。

在她追求幸福的道路上,她本是无辜的。喜欢看电影是一件很单纯的事情。电影公司的孟老板来到她的照相馆时,落叶簇拥在一个气度非凡的男人脚底涌了进来,紧闭的大门吱呀一声,一片辉煌的天光泄落在她面前,照亮她小小的额头,把这看成突如其来的幸福的征兆并不为过。这些并不是她强行夺来的,她是个单纯的接收者,这种无审查的接收因一方的毫无知觉而全权托付于授于者,这种幸福显得格外脆弱。她在电影公司第一次试镜时所说的台词正如她的人生谶言,当孟老板带她入住酒店时,他对她说:“看,多么明亮的灯,多么松软的床”后面的潜台词便是她在舞台上的哭诉:“你真没良心,我是不会再等你了!……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

战争到来,电影公司解散,孟老板卷款逃去香港,茉忍辱生下私生女莉,也变成了一个冷漠的妇人。而这后果也与母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若茉深夜回家时母亲及时地下来开了门,茉也就不会与孟老板住到酒店了;若茉的母亲没有把“娘舅”带回家,茉也不会加大对自己的放任和对母亲的不耻……在绿色的纯真年代,幸福也许需要他人的管教和引领。

幸福中途退场,空留一曲长恨歌,这曲长恨歌孕育自窄窄的楼梯,幽闭的窗户和随风飘动的空空的蚊账。对于两个无助的女人,唯一的相互慰藉只是来自母亲投江后是茉带着孩子冲进“娘舅”的理发店,不由分说地甩了他两巴掌,把本属于母亲的金表和两只戒指夺了回来。

 

红色疯狂

成长在革命年代的莉有一种近乎疯狂的热情。这种热情也许来自毛主席画像旁的面面红旗,也许来自她额上的红痣、身上的红衣红裙。她对幸福的追求主动而直接,从大胆地追求自己喜欢的男孩邹杰到自作主张地与他结婚,她显示出一种自主把握的勇敢。这种强烈的态度令人有一种不安的担忧。这种担忧在她嫁入邹家后达到顶峰,不习惯把马桶放到屋子里,吃不下他们家的饭菜,这种种的“资产阶级”的习气与这个简陋朴素的工人阶级家庭产生了巨大的矛盾,最初结婚时的“不嫌弃”最后变成了冷嘲热讽。

当莉莉骑着自行车驮着自己的行李回家时,我们以为她的幸福就此终结。幸运的是,她的幸福并没有结束得这么快,尽管也许这只是导演的安排而并非生活的顺理成章。当她几乎要绝望的时候,邹杰冒着大雨,卷着被子来到了她家楼下。她几乎欣喜若狂地推开窗户,对下面的邹杰喊到:“门没关,门开着呢!”邹杰本是一个可靠的幸福。这个幸福里包含着她的勇敢和运气,然而,正是她对幸福的一种疯狂的紧紧攥握让她掐死了自己的幸福。阴暗的成长环境已让她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可怕臆想,而没有小孩的残酷现实几乎令她自绝。好男人邹杰救了她,再用领养小孩来救他们两个,生活眼看着要接近长久的幸福了,她内心的阴影却越长越大,害怕失去幸福的惊惧让她面目全非,她疯狂地扑向自己的幸福。她歇斯底里地把丈夫从厕所拖出来,指着洁白的床单厉声责问,幻觉里以为他对养女做了不轨之事。

丈夫被他逼死,而她最终一个人孤独地走向带走他丈夫的铁轨。她对幸福太用力。

 

蓝色沉静

也许是因为花是领养的缘故,她与这个家庭有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戴着大框的眼镜,蓝色衬衣、蓝色布袋……让这个女孩有一种特别沉静的气质。和一道从农场插队的小杜相爱,小杜有些莽撞和幼稚,而她带着爱怜地叫他少抽点烟,在小杜去上大学之前和他领了结婚证,显示出她温厚的母性情怀。她对幸福有一种沉稳的把握。

外婆讲的孔雀东南飞并不是传说,而她有信心等着郎君归。她在家里夜以继日地织着毛衣,变成给他寄去的学费,而他假期不回家,毕业了回来躺在她身边想着他学校里的“山口百惠”。他远渡重洋,去了山口百惠的国家,最后寄了一封信,变心了,而她有了他的孩子。孩子的接纳与否成为她生活中的一道坎,因为谁也不知道孩子的到来会成为她幸福的阻碍还是幸福的依靠。外婆躺在摇椅上静静地睡去,直到那瓶小小的花露水砰然坠地,她明白了这并不是外婆故意吓她的一个玩笑。封面上的外婆依然青春,那本在火盆里渐渐隐去的电影画报祭奠了一段曾开出短暂的绚烂之花的幽深岁月。她接受了生活的所有变故,但是并不决定顺从。

小杜回来离婚,面对期期艾艾的小杜,她并不是被幸福抛弃的弱者,相反,她有一种镇定自若的强者气度。她平静地告诉他女方在怀孕期间男方不得提出离婚,要小杜回家再谈。账影重重,若明若暗,小杜在床上睡着,而她费劲地将一罐煤气搬到卧室,颤抖的手伸向煤气开关。煤气罐轰然倒地,而她大腿间流下鲜红的血,她没有杀了小杜,而是让小杜送自己去了医院。小杜走了,她没有疯狂地报复他也没有向他哭过闹过,她开始一个人沉静地走在自己的生活路上,这种沉静到强悍的姿态令我们吃惊。也许生活中这种场景并不可信,但她在暴雨街头咬牙独自将小孩生下来的震撼镜头确实和她的沉静特质有着一脉相承之处。

幽暗的小阁楼有着一种不可言传的鬼魅性质,几代女性的叹息也许仍然隐藏在飘动的窗帘间、静默的角落里,对下一代女性投下无法逃避的阴影。花内心里的向阳性质让她搬出了小楼,来到了一个宽敞明亮的新小区。女儿是她选择的幸福道路,她注视着自己童年时曾有的快乐时光,完全有理由微笑。

 

时光静静流逝,渐走渐远的人们在生活的画布上涂抹着自己的颜色。

茉莉花开 Jasmine Women(2004)

6 .8

茉莉花开(2004)

影评(157)

收藏(560)

回复 (0) | 收藏 (0) | 541 次阅读 |

无邪105766 (广州)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