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无邪

我在黑夜里偷偷溜下床。在尖尖的风里走过一段长长的路,来到童年的秘密花园。那里阳光灿烂,青草茂盛。没有人知道我的幸福像糖一样甜。

http://i.mtime.com/10576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先锋光芒”之 零碎记录:《浮生》导演见面会 盛志民

无邪 发布于:
 写在前面:
 此次见面会已经时隔多月,因为自己的懒惰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迟迟没有整理,趁着大忙后的一次空闲,花了一个周六,总算弄出来。不为什么,只想作一个与电影有关的小记录而已。
 当时的录像都是用我已经落伍的相机拍的,三分钟一节,不管人家话说到哪里都会毫不留情地硬生生截断,所以难免显得有点破碎。还好,大的枝干都还在,所以,请别介意它的不完美。对话内容基本保持本来面目,除了口头禅和一些口语中难以避免的重复及颠倒有所摆正,还算是原生态的。比较含糊或缺少的部分我用括号标注或问号代替,弄丢的一些用省略号代替,请合理想像。如果是因为我听力有误,请谅解。
 这部电影我算是喜欢的。喜欢盛志民导演在悲观中仍然给人小欢喜。我还见到了我的偶像陈果导演,好象还傻呵呵去跑去找他签名了,可惜又傻呵呵地把签名弄丢了。
 这一次整理催生了我一个新梦想:等我有钱的时候,我要买台DV。这样就不用担心每三分钟就跳一次闸了。


“先锋光芒”之

 零碎记录:《浮生》导演见面会 盛志民



 中文片名:浮生
 英文片名:Bliss
 导演:盛志民
 监制:陈果
 主演:廖忠
    王澜
    赵雷
 国家:中国
 类型:剧情/
 片长:96分钟
 发行:汉文化电影
 获奖纪录:第59届瑞士洛迦诺国际电影节亚洲电影评审团奖
      入围第11届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亚洲电影之窗”影展单元

 內容:重庆的一个普通家庭的故事

 时间:2007年2月10日

 地点:广州天河电影城

 对话:

 盛志民:……前期拍摄是由SD拍摄,然后经过电影局长达四个月审查后,通过以后再转成胶片,现在目前只有两个拷贝,一个是在国外,在影展当中跑来跑去,这是一个电影局封存拷贝,也是费了一些周折借出来的,因为一些大家众所周知的原因,比较难进入市场,所以,我想可能以后再放拷贝的机会也非常少了,也可能都没有了(笑),所以我特别高兴能在广州放这部影片的胶片版,也是我第一次在国内面对普通的观众来放我的电影,所以我特别想听到大家对这部电影的理解。谢谢!

 观众:……盛志民导演可能是很能控制倾诉欲的,从《心•心》到《浮生》……都是一种人很冷,很成熟,理智得可怕(的情景),到最后这个片子里面还有一些倾诉,是不是一直都有这种克制在里面?
 盛志民:《心•心》可能五年前吧,当时还不是很成熟,但是有一种非常想拍的欲望,那个之后反面沉淀了几年,就一直在跟我的搭档?老师在一起做剧本的工作,做了长达三四年的剧本工作,不管电视剧还是电影剧本,然后再始拍这部电影,可能这个电影很大程度上是跟自己年龄的成长(变大)有很大的关系,就是重新看待这个环境,包括父辈包括你自己进入中年后,包括年轻人还保留了一些新鲜的东西,这样的话来说,…拿出一个比较明确的态度和明确的要说的内容来拍这个电影。

观众:还有一个背景交代一下,就是这个片子原来有两个名字,最早前叫《重庆多云》,然后叫《暗喜》?,然后定的这个名字。也请导演说一下。
盛志民:整个影片从剧本阶段到最后我们报批全部是用《欢喜》这个名字,在我们做剧本的时候,我们定义欢喜是说人在高兴以外更往上走的……我觉得他们得到了一点点欢喜,我们是这种态度来用这个名字的,在审查过程当中,他们觉得我在反讽,说这些人一点都不欢喜,你干嘛用“欢喜”这个名字呀,跟他们沟通没有什么太多结果,然后再改一系列的名字,包括《重庆多云》之类,最后,用“浮生”我也能接受,但是在我内心中,这部电影还是叫《欢喜》。

 观众:电影局怎么……评价的?
 盛志民:主要是结尾部分,原来结尾的时候有母亲的线索,母亲是跑到江边去等那个老喝酒的前夫,找前夫拿一些钱回来,补给老李他们家,但是她最终未果,然后,那对年轻人他们在江边开始了新的生活,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开了一家小店,然后有游客进来。就是这样。他们觉得这个结尾非常不好,就说“此段落必须删除”“此段落必须删除”,然后就删除。我是能够接受电影局给我的修改意见,觉得我主要的东西还都在,还没突破我自己对电影的底线,如果突破,我就不接受,所以,基本上我觉得还是能够接受。

 陈果导演出现。

 陈果:今天不错啊,这么多人来看,因为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机会看类似这种电影,除了买碟,一般很少机会在银幕上看。
 盛志民:我多说两句,我还是挺紧张的,因为真的是第一次。因为之前在国外放了挺多场的,…今天挺紧张的,因为真的想在国内能放,我们的公司也经历了半年时间的努力,在上周终于知道结果,没有一家公司愿意买这个电影(笑)
 陈,盛:(笑)所以这个首映是全国第一次。胶片版。
 陈果:胶片版跟你在家里看DVD版就完全不一样,因为看电影就应该进入(通过)银幕观看。
 盛志民:之前在北京,我的朋友,我请他们提意见,他们也都看过,但是他们说在电影院,尤其在这种环境下,可能更能进入一点吧。所以我特别希望能够,哪怕稍微放两场我也挺高兴的,因为这个拷贝明天就要还回电影局了。

 观众:盛导演,之前我有看过你的《心•心》,在家看的,我那时被它的介绍吸引了,就是那个故事结构很吸引人,提到一个女孩把自己当成礼物想送给她男朋友,后来真正看的时候发现看不懂
 陈果:没有变成礼物,变成什么了?(笑)
 观众:变成了老爸的礼物。
 陈果:我加一句,这个剧本,我就是因为这一句,你刚才说的几行字,很简单,我觉得这个故事可以写一些现代中国青少年在社会上、家庭里面一些挣扎,我就叫他拍这部电影,谁知道他,拍了,刚刚你说对了,不明白了,什么东西。(笑)
观众:那也可能是跟年纪有点关系。我当时觉得说的是两个女孩在北京的这样一个故事,可能那样一种叙事语言比较写实化,当时还不是太能接受,就是故事性不是特别强比较写实的那种,但是今天看这部《浮生》感觉比较成熟,能看懂很多,而且很精彩,谢谢!
 陈果:终于有人理解你的东西了,那你怎么答?
 盛志民:(笑)谢谢!谢谢!
 陈果:我解释一下。对于这部电影,我可以做一个局外人,中间人,或者局内人,《心•心》是他第一部他自己出钱去拍的一个小品,这个小品像刚才那位观众所说的那样,它呈现的东西其实不成熟,因为小盛他不是(进入)完整的电影工业(体制),…他什么东西都想做,他又不像其他独立电影(导演)一样,在学院里面深造过,所以在这方面,经验比较少,靠的是一种理想,所以,做的时候满腔热情,…但是光凭理想也不够,其实还要靠一些,就是你用什么方法去表达你想说的故事,这是一些新导演必经的一个阶段。所以,这一部(《浮生》)就比较成熟。可能这一部也不一定是那么成熟,只是举个例子。

 观众:……我觉得还有一部分不是那么圆满,比如小红这个人物,交代得不是很齐,反而建军这个人物就已经很饱满了,比如说建军的自卑感、童年阴影,整个性格的…包括他父亲,他父亲的内敛和克制都很到位,可是他们的故事还是不够清晰,比如说小红这个人物的内心挖掘不是很够,母亲基本上处于一种缺席的状态,只在建军的口头和老李的回忆中出现,只是一个拼凑而成的母亲。开始的时候,有十几分钟,我都没有进入到这个电影里来,但是看到佛像(那个镜头)的时候,觉得有一种东西你想表达,比如说建军在那个佛像前跟他女朋友说,他(佛)把他的眼睛和耳朵都给了别人,那个时候,我觉得建军心里是有一个想要寻找救赎的意味在里面,而且后来建军对小红所做的其实也是有一种救赎在里面,但其实他内心的自卑感或者是说童年阴影或者是说他母亲的交代等还是有些不清晰。
 盛志民:我觉得这个电影真正开始的时间不是目前影片的开始时间,建军的母亲离开这个家庭是这部影片真正的开始。就小红来说,当初我选择王澜是想找一个更胖的女孩,可能胖的女孩更单纯,她碰到一个建军这样一个帅的男孩跟她结婚她心满意足。可能人物形象相对比较简单,直到最后她慢慢把淤积的东西再吐露出来。其实这戏,女人这方面,相对比较被动。
 观众:然后还有一些,这部电影里面,它能够去发挥的东西太多了,比如说小雷的母亲,我觉得她有点神经质了,…但是不是那么饱满。
 盛志民:这部电影的初剪版是两个半小时的时间,每个人物都很丰满,但是我现在不想去拍一个那么长的电影,想尽快把影片的叙事和节奏剪起来,我想还是能交代的,所以就把它交代了,不让它掰开了、揉碎了,慢慢讲每个人的内心世界,我觉得目前电影里面的有些对白,有些人物形态已经表达清楚了,可能是不是传达得还不够多,我挺感谢能提这个(意见)的。

 观众:有两个地方特别好,一个就是小孩在楼上跳过去的时候掉下去…还有就是那个男孩子(小雷)围着那个女孩转(在堤坝上)…
 盛志民:谢谢谢谢。因为小孩跳楼死,是一个我曾经在北京报纸上看到的一个新闻,那是一个特青春的状态,就放在电影当中了。在北京可以看到一群小孩骑着帕赛?那种大赛车,在城里跑来跑去,一帮孩子骑摩托车,他们约在北京一条街叫鬼街?就是专门吃饭的地方,在那吃饭,一小女孩就一定要男孩带她去跑一圈,结果,他们开出去大概不到一公里,到东直门拐弯的时候,男孩女孩全死在那儿了,一帮孩子跑过去哭得…我觉得可能青春就跟跳楼一样,它们一瞬间一个勇敢的行为就没了。可能这个没了就是让赵雷有一个想改变的东西,他想自己做件好事,抢了自己家里的钱去帮那个女孩,就这样。

 观众:有个场景我特别有感触,就是小雷走过那个废墟去找他的女友小雪。可能是之前看过《三峡好人》那个大的背景,请解释一下为什么设置一个这样既定的场景是展现?
 盛志民:我和陈果导演两人,SARS的时候,他从香港重灾区跑到了重庆,我们就沿着长江开始看。当时景色比《三峡好人》和我影片中所呈现的废墟要壮观得多。当时就有一种冲动,相反我们那时挺克制自己的,说你别被那个冲动带着走,我们沉下来再看一看。那时就一定要拍,其实当时就是一个地理位置吧,丰都在重庆一个大市的范围之内,从丰都那边打工再回去,还没有淹到那么高,觉得那个影像本身还是有力的,就把它放进去了。
 陈果:所以创作是有点相撞的、相同的,大家都在废墟找。(笑)你不在废墟吃饭,一定在废墟找…其实在SARS那一年,我们也想过试着去找,但是克制下来是因为太多人在那边拍,你也拍,我也拍,所有的独立导演都跑去那个地方拍,还好,你(盛志民)也拍了一点,也算是一个记录。(笑)

 观众:盛导演,通过两部戏,你是否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风格,自己叙事的一种手法?
 盛志民:从电影语言来讲,我觉得没找到。我下一部还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拍,但是你所关注的内容,你所表达的东西,这个心里非常清楚,下一个计划包括下下一个计划,我想做的事情,有它非常强烈的一贯性,但是电影语言上,我不知道我下一部会用什么方法拍。
 陈果:我不知道你看过《心•心》没有?
 观众:我没有看过。
 陈果:你可以找来看一下,因为《心•心》比这一部风格化很多,这也是《心•心》最失败的地方,因为它太强调电影语言的东西。因为很多新导演特别是第一次拍的时候,因为成名要趁早嘛,每个人都想做一些轰动的东西,一片成名。所以它非常风格化,但往往会破坏电影本身…家庭伦理片,就不用搞那些东西,正正经经拍片。

 观众:补充一个问题。因为之前《三峡好人》贾樟柯导演来做见面会的时候问过,他是说现在关注的点可能是人本身的一个问题,想问一下,盛导演你关注的点在什么地方?就是你最关心的、最想用电影表达的是什么?
 盛志民:我觉得我可能相对复杂一点,我是想说这些勇敢的人,这些悲观的人,他们能够努力地做出一些改变,他们让自己得到一些欢喜,也一直在给予别人,这是最让我感动、最外在的一个东西。如果这个东西达到了,我的一个比较大的野心,还是想讲改革开放二十年对人的影响。其实妈妈的走是因为八十年代改革大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当到二十年后,十几年后,她以骨灰的形式回来的时候,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包括现在活在世上的人所面临的问题,他们所做的努力都跟环境是有关系的。

 观众:这部电影给我非常亲切的感觉,好象看到一些自己生活的影子,我觉得一部电影无论是用什么语言表达,最关键是能够唤起人对生命的一些思考。所以,在看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什么是生活?所以,我想请教一下,你们心目中的生活是悲观的、无奈的、被迫接受的,还是一种充满惊喜、可以去改变的、乐观的?
 盛志民:我是挺悲观的一个人,但是悲观的人要有行动,不能光悲观,我在这种悲观的状态下还要尽量去做事,想办法去拍,认认真真地生活下去,但里头是悲观的。
 陈果:看我的样子像悲观的吗?(观众笑)不像吧。但是我的内容有悲观的基础在里面,因为现在…其实它的压力是非常重的。我本身是不悲观的人,但是我的电影有一点点(悲观的东西),不过我用不同手法去表现悲观的东西,因为悲观的东西永远都是创作电影的动力。是没办法改变的。悲剧永远比喜剧力量大。
 观众:那你希望给观众带来一种什么样的信息呢?
 陈果:就是启发你,大家讨论这个问题。
 盛志民:我觉得《欢喜》,《浮生》吧,还是能够让力量传达出去。我是希望这力量能传达出去,因为前两天,在北京有些导演说是不是电影局要求必须让他们唱一首《祝你平安》啊?我说没有,这是我自己决定的。我觉得还是有这东西在,这个唱不一定是真实的,可能在天堂,也可能是在结婚典礼上,我不管,但我要把这结尾放在这,我还是希望有这个东西在。本来是练习练习练习…完了就完了,后来有一天,我说不对劲,剧本是那样的,这场戏也是我那天偶然拍建军在工厂碰到中年妇女调情后,他当天要走,要回北京了,走之前大家打个招呼,我说,哎,咱们再拍一个镜头吧!没准有用,放在片花里。随便唱首歌吧。正好灯都在,就拍了,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我的电影结尾了。就这么一个情况。

 观众:我从一个年轻人的角度来看这部电影,我觉得还是有一种乐观的情绪在里面。电影的前半部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很静止的画面,……我很欣赏的是,他们搬床垫时,本身是一个很静止的画面,但是你在背景里面安排了一只猫还是一只狗在走动,整个画面就活起来了,很生动。在父辈和建军,都是一种很静止、很平淡的、很朴素的样子在讲述故事,到了年轻的两个人身上,钱雪和赵雷,镜头就有流动感,带给人一种很有希望的感觉。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通天塔》,它在最后出了一行字幕:献给我的孩子,也是在……里面,我们能找到最后的光芒。(应该是“献给我的孩子。最暗的夜。最亮的光。”吧)我觉得你是有点不公平的,你把最美的镜头都用在了钱雪和赵雷身上,包括最后他们在江边那把伞、在缆车上一直走过来,镜头一直在流动,然后切换到建军和小红身上,至少,你应该是有一点希望的吧?
 盛志民:谢谢。我先说一下镜头里猫和狗的问题。在重庆,这城市一直在拆,在更新,在盖,很多人家因为盖了新房子就把那些猫和狗扔在街上,在重庆你会看到各种各样奇怪杂交出来的不知道什么样的猫,你从来没见过的,前半段是它,后半段是它,满大街都是。我是真的没有做任何准备,但经常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狗和猫就进来了,然后剪的时候就把你说的这个灵动的东西留在电影当中了。
 我前段时间才看过通天塔,我觉得它拍得非常好。可能跟它有一点相同的地方就是:还是有希望的。我曾经在皮沙洛影展?的时候,当地的媒体包括影评人点评说,是在二十部绝望电影当中唯一还有点希望的电影。所以,应了陈果导演一句话,有些电影真的是比我的电影绝望多了。
 陈果:我也做了几次电影节的评委,我也看过很多片子,大部分年轻导演,不止是有经验的导演,都是往这方面去拍,就是悲观这个问题。但是这个电影本身,就是你刚刚说的很正确,他把很多美好的镜头留给了年轻人。……



回复 (1) | 收藏 (0) | 254 次阅读 |

无邪105766 (广州)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