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写给非拉

Okyo 发布于:
 
她有一个叫马权的哥哥。大院“坏孩子”里的二号人物,章副司令家老二卫平忠心的小跟班。
却不知为何,父母给了她这样一个名字:马非拉。这个名字是顺应了支援亚非拉解放运动的世界革命大潮吧,这与“卫平”的寓意是保卫和平如出一辙。或许也可以这样理解她,在哥哥辈那群人的眼里,正如“第三世界国家”,是哥哥马权身后永远甩不掉的“小尾巴”,在团队中微不足道却不乏大孩子们的关照。
 
那时,在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时候,哥哥马权和卫平都不是安生的主儿,不是天天狂热着要越过边境保家卫国,就是揣摩着怎么和空军大院的孩子争抢酸枣树的阵地。大院姐姐辈的女孩子里,做事稳妥上进的建新永远是她敬仰的榜样;样貌出众的方玮更是男孩子心目中的女神,走过路过都会吸引得哥哥们吹起口哨唱起歌;哥哥的初恋王娟是团队中的文艺骨干,拉起手风琴别提多带劲。只有她,纤弱平凡的让你开始,甚至会忽略掉她的样子。
 
于是,她的出场便千疮百孔。那天,卫平演起了《列宁在1918》里的经典桥段,一帮忠心的小弟兄争先恐后着配合演出扮伤员。马权“奉献”出了自己的妹妹,把她整个缠成了木乃伊扔在地上,大家围观感叹,这是世界上最重的重伤员。“列宁”卫平刚意味深长的说出,“国家和人民不会忘记你的”。就被一声紧急报告而打断,空军大院的子弟提前包抄了酸枣树,男孩子们来不及换下行头便怒气冲冲哄散去“报仇血恨”。
任凭她挣扎无助的呼救,泪水浸透了厚厚的纱布。是他停下了脚踏车,哭笑不得一层层揭开这个包裹得奇形怪状的木乃伊。乔念朝,就是哥哥辈口中,讨厌的好学生“荞麦面”,这一眼,成了她心中的大英雄。
 
从那以后,她这个小尾巴开始屁颠屁颠的跟在“荞麦面”的身后。《智取威虎山》的排练中,她扮小常宝,念朝是常猎户,台上叫了一声爹,看着他故意使坏的挤眉弄眼逗,心里痒痒的。虽是人人熟稔的样板戏,能温顺的趴在他身边扮“女儿”都是幸福的。她在大院孩子里最爱吃糖葫芦,于是就想着,自己最爱的东西一定要和喜欢的人分享。无论跟着大孩子们到哪里,只要一声“冰糖葫芦”的叫卖,她就迅速买来,然后兴冲冲的举着两串糖葫芦去找念朝。而他总鄙视的说,这是你们小孩子才吃的玩意儿。她呛着北方冬天的冷风,悻悻地被抛在原地看念朝慢慢走远……
 
很多年后,得知非拉去世后,马权在狱里向卫平一语道破了和妹妹过去大院里的童年生活。父母为了工作常年不在家,身边只有这个“小尾巴”相依为命。可以想象,从小缺失父母关爱的她,当年口袋里的零用钱或许要掰算着花,她就不声不响的一点点攒下来,然后逮到适当的时机再魔术般的在念朝面前变出一串又一串的糖葫芦。
 
 
 
那时念朝的忽略,是因为心里装着一个女神方玮。即便这样,就做他的小尾巴也好。直到,她跟着进了防空洞,举着两串刚买来的糖葫芦看到正在亲吻方玮的念朝……她知道自然比不上他们之间的青梅竹马,也比不上方玮姐的清丽脱俗,她不过是念朝眼中长不大的小屁孩。她擦擦眼泪,一脸倔强的把这份爱藏在心底,决心下部队锻炼,直到成长为一名坚强的女战士。
 
马非拉。一直是一个暗暗和自己较劲、不服输的姑娘。谁也没认真注意过的她,那小小身体里蕴藏着
大大的能量。而这些能量全都来源于混杂着她仰慕和思念的乔念朝。
 
在70年代那段特殊时期,当她无意听到政治部要来搜查念朝的姐姐建新,就火速骑着脚踏车大汗淋漓地和军车赛跑,气喘吁吁的去给建新报信。战战兢兢的把被打成反革命的向平来信塞进书包里。虽然她尚未经历两情相悦的爱情,可是从小在大院里她感受到向平和建新的爱,即便冒着风险也要帮建新守护爱人的信件。
最终,建新因不和向平划清界限而受处分,下派去看仓库。她和同事导夜班,骑好远的山路,踉踉跄跄驼着白菜大葱鸡蛋去探望建新。建新打趣她,《智取威虎山》中既然你管念朝叫过爹,那你该叫我姑。一向大大咧咧的她突然神情严肃起来,她说,我不要你姑,我永远都叫你姐。
 
眼前就是这样一个真性情的非拉。为了朋友砸碎的主席像,两肋插刀的销毁罪证而被隔离审查;为了追随念朝的脚步,恶补专业课,一路从基层护士考到陆军指挥学校的通讯专业;为了救火保护更多人的生命安全而只身抱出带有放射性物质的油罐子……那年,因为救火,她荣立了三等功。挂着灿烂笑容的军装照张贴在学校的英雄栏。终于成长为一个坚强的女战士,而不是让人担忧甩不掉的小尾巴了。她迫不及待的把念朝拉到光荣榜前,那么兴奋,“看,我是英雄了!”他捏捏她的鼻子,“我看你像个狗熊!”脸上依旧写满“马尾巴”的不屑神情。她怔在原地,难道,你至今仍看不到我么。应了那句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长大以后,再次来到防空洞前,她依旧无法释怀。她告诉眼前写着满脸惊诧的男人,当年你在里面待了多久,我就在外面哭多久。在多年后的冬日树林,他的唇终于覆盖在她的唇上。颤抖着狂热着告诉她,这不是梦。非拉的幸福没有她的等待长,一切都来得太晚了。
 
放射性物质在她体内诱发成血癌。她却为了照顾被砸伤双腿的念朝而耽误了治疗。她说,因为你是我的丈夫,是我心中最完美的男人,你是乔念朝,就一定会站起来!
念朝康复以后,为她布下了一屋子红红的冰糖葫芦。揭开妻子的眼帘,他说,来,以后咱们生好多好多的孩子吧,就像糖葫芦一样多。然而,他等不到了。
 
小尾巴走了,她的生命体征和手心的温暖在慢慢消散。她的爱却永远遗落在念朝心里。他把贴身的手帕塞进她的军衣扣里,锁住对妻子最后的思念。
 
“答应我,今后每天都好好的,快快乐乐的。”这就是马非拉。大院子女中,却最令人心疼和怀念的女孩子。
 
一直难忘患病后她和哥哥马权的一段对话:权说,小时候,爸妈不在身边,你成了我的小尾巴,总让我背着你,我甩也甩不掉,那时特烦你。现在,哥想背你了。来,到哥背上来。
那天,阳光洒在冰面上,天空飘着风筝。城市大老板皮夹克装扮的马权背着翠绿军装红领章的小妹。时光定格在80年代中期,我们这辈人来到世间,而他们的热血青春结束了。
 
 
那个年代给了作为后辈的我们好多怀想的理由。有很多值得歌颂的人和情感。像《和青春有关的日子》,像《山楂树之恋》,像《大院子女》。
 
我时常会想起一个非常崇拜的前辈。同样是北方军区大院长大的,大院子女。
如果马非拉没有去世,应该就是她现在的年纪吧。
 
虽然更多时候,她现在样子会让我和稳妥淡定的建新姐的形象重合。
但我更愿意相信,少女时期的她就是马非拉那个样子。纯纯的肆意的笑。
她对自己的情感守护如迷,优雅的包裹下,行事雷厉果敢,在这个纷繁复杂
的世界里恪守着自己内心的一套准则,从不见她乱了方寸,又那么重感情。
虽然无法真正走近,但你就是愿意信任她,或许我是信任那个流淌在她青春血液
里注定我永远无法经历的那个时代,铸成了她们这一代令我敬仰的人。
 
大院子女(2007)

7 .6

大院子女(2007)

影评(6)

收藏(16)

回复 (4) | 收藏 (0) | 908 次阅读 |

Okyo (广州)

女 35岁 双鱼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