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鲁曼曼

在影像中,寻求诗意的存在,享受生命的诗意。。。

http://i.mtime.com/10702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关于《暴雨将至》的两个人物:人类忧伤记忆的活化石

鲁曼曼 发布于:
 人类忧伤记忆的活化石
 
 
一   亚历山大的牺牲
 
   影片开始:阴霾的天空,阴霾笼罩下的似真似假的马其顿山区。片头字幕:当鸟群飞过阴霾天空时/人们鸦雀无声/我的血因等待而沉痛  很显然导演曼具有诗人气质。这是他的处女作,已然透出了他诗人的对人类的悲怜。
   我始终相信诗人(不是伪诗人也不是风头诗人)是人类社会的良知,只要有诗人在,这个社会就有希望在!诗人可以是知识分子,占据意识形态主流,成为社会精英。诗人也可以不是知识分子,散落在真正的民间--就像电影中的摄影师亚历山大。
    他本可以成为社会精英,来往于文明社会和蒙昧之间,作所谓高深的哲理思考以及人文关怀,享受知识分子的高贵和荣耀,但是他没有!他放弃了这一切既在(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他对他城市(其实在片中的城市和马其顿乡村是有一种对照一种象征的)的情人说:我杀了人。我用照象机杀了人。然后他们抱在一起,互相怜悯着体恤着,这正是人时刻找寻的真情和爱...亚历山大是一个摆脱超越了野蛮的文明人,同时又是识破了文明的某些虚伪的人,所以他无法忘怀他故乡正存在和流行的野蛮和蒙昧,他不可能无视他所看到的严酷现实,以他对人类和故乡的爱和怜悯,导致了他必然的回归。
   他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毅然返回他苦难中的故乡--马其顿--一个正经历战乱和无理性仇杀的地方。亚历山大是无畏的。他的行为轻而无力,但那是一种人格的力量和人性的升华。故乡马其顿让亚历山大看到了血腥,但他不相信血腥,他相信文明的力量。亚历山大的可贵,不在于他对野蛮的发现审视和记录,也不在于他的介入和反思,而在于他那自然而随意率性、微弱而无力的试图对野蛮的阻止!亚历山大没有停留在日常生活的表面,而是把自己的脚步义无返顾地迈进了残酷的现实,对文明,没有放弃,对野蛮没有无视而是阻止。就此而言,亚历山大足可以称得上伟大!他的牺牲(他的死是应该享有这样的荣耀)是人类生活中了不起的一个事件!尽管他的死看上去很简单(只是瞬间的事)很偶然很没有意义。
 我们中国,中国电影(哦,对不起!在陆川的《可可西里》的结尾那个巡山队长的死有这么一点点意味)没有这样的人物没有这样的艺术形象,这是我们中国电影的悲哀!中国文学艺术的悲哀!这也是我们集体中国人的悲哀!
 亚历山大死了,但他对文明作出了自己应有的捍卫!他对野蛮的卷入和阻止(族人对女孩的追杀)似乎是偶然的,无力的,但正是这种无力,使我们放眼醒悟到整个人类中野蛮的猖獗和文明的脆弱!人类什么时候才能够停止杀戮和戕害(肉体的和精神的)?让我们不断地提出这个问题以警醒我们每一颗柔弱的灵魂!
 当亚历山大倒下去的那一瞬,我们看到了种族间乃至种族内的人与人生命与生命之间的漠然,看到了强势者对弱小生命的肆意侵犯和践踏,一些生命对另一些生命的无视,在这个充满了混乱暴力和血腥的世界,生命如同卑贱的低等动物一般,生命是如此地脆弱如此地轻,轻如草芥!在这里,人丧失了做人的基本尊严,社会的正常秩序不复存在。我们中国江湖的那句俗话:冤冤相报何时了?人类的和平祥和何在?亚历山大试图用他一己的无畏和个人的人格魅力及尊严,去阻止那场无法避免的杀戮,而在那样一个人性走入误区愚昧又疯狂的时间里,注定了他必然的失败。
 亚历山大的牺牲是默默的,却给了我们每个生命以深刻的启示,亚历山大也将成为我们心中一种长久的持续的象征--一个民族的殉难者。也正因为此,使我清醒地认识到:对文明(或者具体点说社会正义的确立和维持)靠一个人或几个人的觉醒是不够的,人性的启蒙觉醒必须是群体的全体的。文明与野蛮(对此我将有专文讨论)的抗争,是人类自蒙昧时代始一对亘古的哲学母题,我们整个人类任重而道远。尤其在我们中国,启蒙和牺牲更是当务之急。我还要特别提提牺牲,牺牲是有两种区分的,一种是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像谭嗣同;而我更看重后一种默默的牺牲,像亚历山大。
 可以说,全球从乡村到城市的城市化进程中,像亚历山大这样的启蒙形象是十分罕见的,因为他一向来都不可能成为社会的主流,而是悄悄的洒落在民间。与其说亚历山大是一个人性的启蒙者,更是一个启蒙的实践者行动者捍卫者--最难能可贵的正是这后一意义。整个世界范围我不敢说,但就我们中国而言,谭嗣同以后,不再有第二人。环顾我们中国有多少名人雅仕,一旦出离了落后的故土,就从此不再返回(在此我决不仅仅指肉身而是指精神)。我们很难想象一个获取了所谓文明的人能够再重新返回落后,甚至愚昧,这是一个悖论和两难,或许是人类的一种宿命。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对整个人类坚强的爱的。在文明和野蛮之间,亚历山大因为其良知的自觉和清醒而成为一个不可超越的标高--这正是亚历山大对当下现实以及未来的意义和价值--亚历山大仿如漫漫长夜里一盏彻夜不眠的明灯。
 联系到导演本人的身份和经历,马其顿出生,学成于美国,我们不难从亚历山大这个人物身上发现导演自己的影子,对亚历山大,导演灌注了其强烈的人文理想和对自己祖国的焦虑。《暴雨将至》体现了曼切夫斯基强烈、清醒的导演观,所以我尊敬并喜爱作为导演、诗人的曼切夫斯基。他为我们贡献了一部天才的杰作。在此顺便提及他最近的新作《尘土》,亦是一部惊人的惊世骇俗之作,我亦格外喜欢。
 “时间不逝,圆圈不圆”这是影片中反复出现的一句谶语。要过多少年我们人类才不再需要亚历山大这样的牺牲?难道真的要等到时间消失,地球不再?让我们期待吧,有一天亚历山大会在人们中间复活。
 亚历山大,我将在更多的场合提及这个让我无法忘怀的名字!
 
 好了,行文至此,有幸看到本文的朋友,你不难明白我为什么会对这部电影抱着如此的殷殷之情!好了,让我们先舒缓一下心情,暂时就此打住。以后我还将带着我对“暴雨”的情绪不断地进入到这部电影之中...敬请关注!
 
二   基鲁的神往
 
 基鲁(柯瑞)是影片的又一个象征--渴望文明(还有爱)。基鲁是贯穿全片始终的一个人物,是全片的灵魂。如果说亚历山大是影片的一个重心,那基鲁就是影片若隐若现的一道亮光。如果亚历山大代表了正义,那基鲁就代表了善良。在电影里基鲁是一个小神甫,而且发了哑誓,这是一个根本性的规定。基鲁的身份决定了他是一个小人物,很明显,他没有话语权,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有趣的是影片的第一个故事“Word”,正是言语的意思,这是一个有意味的反讽。让我们慢慢看基鲁是如何成为全片的核心。
 首先,电影一开始,阴霾的天空,画外音“当鸟群飞过阴霾的天际/人们鸦雀无声/我的血因等待而沉痛”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基鲁。由此把影片引入哲理沉思的沉痛基调之中。基鲁在等待什么?这是一个可追问的问题。故事从基鲁在教堂附近的山坡上采摘西红柿开始。此时他所在的天空是晴朗的,望着湛蓝的云天,他露出会心的微笑。请注意全片“笑”是很有限的,只轻轻的几处。这是基鲁的第一次神往。对远方的神往。这在基鲁的日常生活里表现为偶尔的神往。似乎基鲁人在马其顿山区,而心却在未知的远方,这预示了某种渴望(这不几仅仅是基鲁个人的,而是整个动乱中人们的神往)。
 先看第一个故事的结局。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尴尬的事实:善良往往意味着弱势,反之残暴则意味着强势。就在基鲁试图保护拯救萨米娜,心怀爱情美好的幸福,刚刚说出逃亡英国的美好憧憬,观众的神经正要松弛时,阿尔巴尼亚爷爷却在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当爷爷及族人把基鲁打翻在地踩在脚下,我们见证了善良的弱小和无能为力。顿时基鲁和萨米娜的逃往外面世界的美好向往化为泡影。而接下来的那幕更叫人摧肝裂胆。基鲁被驱赶强迫离开自己的爱人,就在转身的这一瞬间,扑向爱人的萨米娜倒在自己哥哥的枪口之下。此刻,基鲁成为这个故事中最无辜的人。面对倒在血泊中的爱人,目睹萨米娜无声地死,他甚至还来不及悲痛和哭泣,就被这个世界彻底地遗弃了--他无人可依无处可去无家可归。这就是基鲁的命运。如果从种族的概念看,这是不是弱势民族的命运?如果从国家的概念看,这是不是马其顿人的命运?今天这个世界的格局不依然如此吗?当年苏联对阿富汗的入侵,目前美国以及多国部队对伊拉克的占领,更早八国联军对清代中国的抢掠,何其相似乃耳!
 看了第一个故事的结局,我们可以回答基鲁的“等待”了。基鲁的等待其实是一种内心的期待。通过老神甫之口我们知道基鲁发了哑誓,他一直在等待中,至于个中原因不得而知。这是影片的一个悬念,等待观众自己去解。原因是一定有的,但因为被悬置而虚化为形而上的一个问题,使得基鲁的等待成为有意味的等待,被赋予深义,不再是他一己的等待,而是民族的国家的乃至人类的等待。那基鲁到底等待的是什么?其实已经很明白了,就是电影要给我们揭示的两大主题:和平与爱。
  从影片的文本意义分析,在叙事结构上,基鲁首先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第一个故事他是主角,第二个故事他虽然不是主人翁,但他和萨米娜死时的照片出现在安妮的工作台,第三个故事他成为结尾。同时又起到了首尾呼应的作用,成为影片环形结构的关键和标志。为什么选择了基鲁而不是其他?正是本片的灵魂所在。基鲁身上有导演的精神寄托。我们从外形上就很容易把握住基鲁的形象和气质:年轻,文弱,清秀,善良(演员的挑选和表演都非常成功到位)。这正符合导演通过这本电影所要关注的:小人物命运的无常,和小人物内心的期待和无奈。文弱对应了弱小无助,年轻则暗示了希望和期待。正是在这里基鲁又区别于其他小人物。基鲁是心怀希望的,而一般的小人物则对自身的命运茫然不知,随波逐流。
 至此我们又可以回头看基鲁的神往。这是基鲁的第二次神往--在主教主持的祈祷仪式上,基鲁在宗教对人性的净化(现存的所有宗教其表面主旨都指向善)中露出不被察觉的微笑。相信这种神往每天都会发生在发了两年哑誓的基鲁身上,对未来的美好期望支撑着基鲁的无语人生。这时的神往既是神圣的又是不定而未知的。应该说前两次的神往都具有虚幻的不确定性。只有当萨米娜出现在基鲁黑暗中的小屋,基鲁的神往才真正有了具体的投射对象。才发出闪闪的现实之光。
 当米特领头的那帮气势汹汹的持枪者来到教堂追捕少女萨米娜时,基鲁蕴藏已久的善和爱终于爆发。我们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无名持枪者对着窗外欲开枪射击...基鲁不可思议地冲了过去(那一刻基鲁一定以为是射杀他的爱人吧)。面对死亡时亚历山大是无畏的,而面对残杀时,基鲁同样是勇敢的,他和亚历山大一样,忘记了恐惧,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试图阻止悲剧的发生。这是小人物一次不自觉的反抗,与亚历山大不一样的地方,亚历山大的阻止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是自觉的。如果说基鲁是本能的,那亚历山大是理智的,这是二者的区别。面对强暴的肆虐,从基鲁的眼神我们看到的是:茫然和祈祷。自由与和平之路在哪?不在本能,光有美好的愿望是不够的,必须上升到自觉的行动。这是导演留给我们的一个小小的自否,通过对亚历山大的肯定,反射对基鲁无言的同情,这是影片让我们深思后得到的一个启示。
 入夜。基鲁躺在床上,独自思念着萨米娜,为她的生死去向而忧。这时我们又听到警钟般的画外音:穿过忧伤峡谷/我无惧邪魔/因你与我同在。无畏而坚定。黑暗中萨米娜再次出现,我们看到基鲁因兴奋激动而现出一生最美的那张脸,基鲁的眼神闪闪发光,这便是基鲁的第三次神往。基鲁伸出手,萨米娜的手指滑过基鲁的手指,仿佛两颗弱小的心紧紧依偎在一起。爱必有所依托,才是真实的,否则是乌托邦。这时基鲁的神往又降落到世俗层面的现实意义。这就是小人物的命运--他们不可能超越现实,最终而被强大的现实牺牲掉。这是潜伏于文本表面的深刻隐忧和无奈,也是影片又一个不同凡俗的地方。
 影片中兽医有一句话:现在需要政客。而片中恰恰没有政客。这里有导演对政治隐忍的批评。导演曼切夫斯基通过一种自我投射完成了普通人或思想者对现实的反抗:如果说亚历山大是其外形的反射,那么基鲁就是内心的反射。由亚历山大和基鲁合二为一,我们方看到爱与和平依稀的一线希望。可是我们人类却时时处于分裂的困境之中:现实的和精神的。
 再回顾一个细节,萨米娜在黑暗中惊慌地向基鲁求助时,基路悄悄来到菜地,采下几个西红柿,然后回到屋内,轻轻地放在萨米娜躺着的地板上,这是个很好的刻画人物的细节。面对一个弱小无助的少女,基鲁的小心奕奕是何等可贵的爱抚。这一刻令我无比激动--萨米娜静静地吃着西红柿,基鲁背对着萨米娜侧身躺在床头偷偷地甜蜜地笑了,而萨米娜则自然真诚地说出内心的感动:你是个好人--这令我想到一个人们常常的诘问:爱与被爱哪个更幸福?我相信只要看到这里,谁都自然会明白。基鲁的等待和神往,(再次回到世俗)不会就是期待着这一刻的来临吧!?
 
回复 (0) | 收藏 (0) | 668 次阅读 |

鲁曼曼 (杭州)

男 射手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