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堂吉诃德

哈姆雷特,还是堂吉诃德?这是一个问题

http://i.mtime.com/108618/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关于父母的二三事

堂吉诃德 发布于:
 
偶然间看到央视《百姓档案》中关于摄影师焦波的节目<俺爹俺娘》,他用3万多张照片和几百盘录像带记录了小山村里的父母最后的三十年。看后为之潸然泪下。
也想随手写下一点父母的影子吧。
最近的一次回家是两周前,乘了夜车,早上5点多到的,提前一天打过电话,不用接,我会直接打车回去。刚到楼下,家门就打开了,父母早已起床等着了。
我每次离家,父母总是要送我。我从小就是个走南闯北的人,所以,习惯了临走的时候,把双肩包一背,对父母说声我走了,就头也不会地走,显得很干脆,以为这样才不婆婆妈妈。我下楼很快,我走路也很快,父母有些磨蹭,于是他们总是被我拉下一段。有时候我想他们这次会留在家里不出来了吧,我已经不要他们出来了。可是不,每次他们都会在后面又郁郁地跟出来。有时候,公交车恰好赶到,我会匆匆忙忙登上车,这时候跟出来的父母甚至还没拐过街角,我很幸运车子这么及时,没想过父母大概会因为看不到我最后一眼而遗憾。
因为我至今还是孤身一人,所以每次回家父母都会跟我做工作。今年暑假回去第一天,爸爸就找借口出去了,留下母亲专门跟我谈话。起初我并不知道 这是他们的安排。又下一次,爸爸推着弟弟家的小宝宝出去的时候,我恰好也跟出去了,才忽然意识到,他是为了让妈妈方便做我的工作。关于这件事情,他们经常得到矛盾的信息,有时候我说,单身一人是因为我一无所有,一钱不值,他们就会很焦虑;有时候我会说,身边有很多,我不能确定哪一个,他们会欣慰, 叮嘱我及早确定。
从我十几岁出来读书,他们从来没有到我生活的地方来过,所以他们无从了解我的境遇。我是个喜欢旅游的人,读书的时候,每到假期就出去了,在家里过不了几天,最近五六年,回家的时间更是锐减,一年到头,竟然跟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20天。这真是作孽。
这次回家,只住了一夜,我不在家的时候,爸爸会住到我的房间,我看到床头上放着暑假里我给他们买的一本老年心理学的书,看了有一半了, 在一些重点的话下,很详细地划着。最后的划线处,是关于死亡体验的部分。我那一夜没怎么睡觉,把爸爸看过的章节都看了一遍。
几年前,我注意到爸爸下楼梯要扶着栏杆,一级一级的下了,我有些不满,觉得为什么不快一点下来,即便不能像我这样跳下来,也没必要这样小心啊,前些日子回家,发现妈妈也要这样下楼梯了。他们身体都还好,只是老了。
好多年前了,父母为姐姐的出嫁发愁,后来姐姐嫁人了。姐姐生的小,从小身体不好,她生孩子的时候,我恰好也在家,家里有客人,忽然接到电话说姐姐生了个男孩,爸爸非常激动,跑到院子里流泪了,嘴里喃喃说她骨架小,骨架小。爸爸是个暴躁的人,小时候经常打骂我们,我们都很怕他。
99年5月底的一天,我忽然接到姐姐的电话,她哭着说,爸爸得了大病,你是家中的长子,你来决定怎么办吧。我忽然感到自己的无力,那时候我虽然年龄不小了,可仍然不过是一个学生。后来我打电话给所有我认识的学医的同学和朋友,他们各自给我建议和帮助。但最终,站出来承担责任的是我的叔叔们。
爸爸手术那天,恰好是我加入某组织找我谈话,我申请一早谈过,赶到车站,乘了几个小时的车回家,问着找到病房,在一间重症监护室里,看到伏在床上的疲惫的母亲,和还处于昏迷中的父亲。母亲看着推门而进的我,站起来,抓住我的手,说哎哟,我的儿回来了,我的儿回来了,几乎要垮过去。我登时就眼睛湿润,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妈,没事,这不是动了手术了么,不就是动个手术么。情绪激动地母亲于是也缓和下来,告诉我病情。在护理父亲的那段日子里,或许因为我曾护理过一位做手术的同学,我处于一种近乎无情的镇定,这种镇定给了全家人一种主心骨。爸爸在昏迷中,我过去握着他的手,他的手一直在摩挲,后来他醒来,说自己在做梦,梦见了很多小学生在栽树,还梦见了吃的——因为手术,他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手术后,爸爸可以起来走动了,我联系了一家照相馆,去拍一张全家福,爸爸非常配合,我们都不说,但都明白我的意图,拍完照去附近一家餐馆吃饭,爸爸吃了没有两口,就卡住了。
再后来,爸爸身体好了,出院回家了,但身体依然虚弱。这年冬天,我回家过春节时,母亲突然间病倒了,连续挂了一个多星期的吊瓶,没有丝毫好转。那时候,按照风俗,年底姐姐要去她婆婆家,妹妹也去了数百里外的男朋友家。家里只有我和弟弟两个人,照顾着两个病人。大年三十,上午母亲挂完针,坚持着在家里安排年夜饭。但是她没有一点力气,只能喘着,歪在沙发上,指导着我和弟弟和面、拌馅、包水饺。年初一,母亲坚持不去医院,但是初二的时候,她主动对我说,不行了,陪我去医院。于是我陪母亲去了附近医院,第二天妈主动提出来,去大医院做个全面体检。后来我们去大医院拍了片子,医生说没有问题,大概只是气管炎和肺炎。这以后母亲慢慢就好转了。
后来我明白,父亲生病以来,母亲一直都坚强地支撑着,透支着体力和毅力,当父亲身体好转后,她就一下子垮掉了。而父亲的突然发病也让她对自己的身体产生怀疑。
后来,妹妹结婚了,弟弟也结婚了,后来妹妹有了孩子,弟弟也有了孩子,他们都过得很幸福。
只有我,依然不愿意离开父母,不愿意独立成家,依然保持着放假回家,开学离开的习惯,就像我小时候,就像我还在读书。
因为有我的单身游荡,所以,父母还没有老,还不能老,他们还要照顾我这个孩子,他们习惯的家庭结构还没有彻底改变。
可是,他们事实上已经老了。而我真是不孝!
回复 (2) | 收藏 (0) | 578 次阅读 |

堂吉诃德 (上海)

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