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无敌泡工厂

看电影中别人的生活,最终想要触动的人是自己

http://i.mtime.com/1123789/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Bunbury 2014

泡泡无孔不入 发布于:

我来Cincinnati的第一个暑假,正好赶上首届Bunbury音乐节。这个如今才三岁的小朋友,自己仍在牙牙学语,却也陪伴了我在美国的成长。作为每年暑期我最期待的活动,它总能回馈给我很多惊喜。如今快要离开这座城市,我试想过离开后,会想念这里什么。而此时想这些问题,并不能得到确切答案。不过,我很确信的是,在未来我还是会一次次想起Bunbury,想念那个从地图上看来细细长长的公园,想念台上和台下挥舞的手臂和真诚的笑脸,想念RiverStage后面就是俄亥俄河,一袭水浪卷来几只游船,听到岸边的欢歌笑语,情不自禁为它驻足。

这次看了刚接触欧美音乐时的启蒙乐队Fall Out Boy,虽然现在不那么喜欢他们了,但还是圆了很久之前的一个梦想。

Friday, July 11

周五的volunteer工作从12点到4点,选的是bullpen,结果还是不幸被安排到了扫描门票的工作。一连站四个小时还要全程说话赔笑,真是太累了。

工作结束,立刻跑到主舞台去看Wild Cub。主唱有点好玩,一直和观众互动。先说他们刚从欧洲巡演回来,欧洲人实在太爱掐架了,比如在英国,给曼城人提利物浦就要激起民愤,你们Cincinnati人不恨Cleveland吧?底下回应,当然没有(但我知道OhioMichigan彼此恨之入骨啊)。后来又说,他们对Ohio很有感情,因为最早是Ohio的电台放他们的歌,才让他们得到巡演机会,也才有后来的在网络上走红。看完WildCub就去看了J.Roddy Walston and The Business,标准的美国土摇。

Cage the Elephant是周五最期待的乐队。主唱的台风概括起来可说是“一跳二脱三给摸”。演出以吉他手一段漂亮的独奏开始,完后所有成员就位,立刻转入由主唱MattSchultz带起的高能节奏。演出中,Matt表演了他标志性的老年广场舞步,脱衣服,跳水,和在观众的托举下站着唱。虽然乐队其他人性格也是很欢脱,但Matt实在太引人注意,整场演出我90%时间都在看他,剩下10%,在研究贝司手到底是不是女孩子……

接下来看了Dead Sara,印象中这个团给Muse暖过场,但我看的时候去得太晚,错过了。所以这次补上。按理说,给Muse天团暖场的乐队应该小有名气,可是观众还是少得可怜。但这似乎并没影响乐队的心情,他们表演依然卖力,本来就是arenarock风格,加上人少空旷就显得更嘹亮了……女主唱还跳到观众群里,夺来观众的酒和矿泉水喝。为了表示亲民,不容易啊。

Empire of Sun作为周五的压轴,阵仗是有的——不仅有绚丽的舞台灯光,还有着装华丽诡谲的伴舞。甚至在最后一首歌时主唱还玩起了行为艺术——砸吉他。但好看归好看,我还是觉得他们的歌实在太难听了,难以想象怎么会这么红……

Saturday, July 12

周六没有工作,全程看演出。较早的乐队都不认识,所以也并不感兴趣。但走到River Stage,立马被一阵吉他音墙吸引,翻出schedule一看,这支乐队叫Caspian。一只后摇乐队,实在是惊喜的发现。Governor’sBall看过Deafheaven以后再看Caspian,总结下来就是instrumentalrock的现场太好看了。

New Politics因为indie电台的热门歌而很受欢迎。他们虽然是丹麦人,但英语说得流利而口音地道,主唱又唱又跳,还表演了好几段机械舞。但他们的表演还是低龄取向太明显了,看得时候我常常忍不住走神,想他们几个丹麦人,是怎么误入歧途全盘接受美国青少年脑残文化的……

如果说New Politics低龄向,那Paramore有过之而无不及。主唱以HayleyWilliams一头亮丽蓝发,黄蓝搭配的瑜伽运动装登台,才唱了一首歌台下就喷出了和她着装相配的黄蓝纸带,配上台上大屏幕的粉色LED闪光“PARAMORE”大字,实在是……太小粉红了。当然NewPolitics没有这么粉红,可能只是因为没有那么阔绰,而且他们三个都是男的……演出时Hayley和她的低龄歌迷们分享了很多心灵鸡汤,当然,比起大部分同龄女孩她的阅历毕竟精彩太多,所以让她说出那种话也不显得矫情空洞。她还把一个站在第一排,每首都会唱的小歌迷请上了舞台一起表演,而那个叫Olivia的小姑娘也不负众望,洒脱而准确地完成了表演,把气氛推向高潮。小Olivia短发,胖胖的,戴眼镜,着装很中性,所以她没说自己的名字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她是个女孩。她像是典型的美剧里被欺负的高中生,希望这次经历能给她更多自信吧。

Fall Out Boy连同暖场的Paramore收获了整个音乐节最庞大的观众团。我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根本找不到能看到舞台的位置,也只好盯着大屏幕听远处传来的声音。BunburyFOB新专辑巡演的一站,因为他的暖场乐队是NewPoliticsParamore这两支中学生流行团,所以FOB真枪实弹的轰吉他声一出来,对比之下就有种“真摇滚”的感觉。这支曾经让我着迷过的乐队,在分开五年之后终于回归,此时我音乐口味已经变了很多,甚至忘了自己曾经有没有许过看他们现场的愿望,但这个可能并不存在的愿望得到实现,还是欣慰的。五年后的重逢似乎他们变化很大,Patrick从一个顽皮的小胖子变成了苗条帅气的好青年,而Pete也和他的小明星老婆AshleeSimpson离了婚,但FOB的新歌ThePhoenix一响起,又觉得一切似乎都没怎么变,他们还是印象里那个我曾经疯狂搜索演出视频的乐队——Patrick在作为主唱,在场上总能吸引最多的目光;但Pete是个高调的人,会侃侃而谈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剩下两位,虽然没有什么存在感,但客观想想,是他们的吉他和鼓让FOB听起来像一个真正的摇滚乐队的。整场演出融合了他们的很多经典曲目(Sugar,we’re goin down; This ain’t a scene, it’s an arms race),大部分新专辑曲目,一首来自不太成功的上一张专辑,还翻唱了Queen的经典Weare the champions19首歌的set,不输于一个专场。虽然他们已经不是我的最爱,但看得还是非常过瘾。

Sunday, July 13

每到Bunbury的时节,Cincinnati的晴天就永远撑过连续三日。到了周日,和前两年一样,又下起了暴雨,剧情几乎没有改变。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在暴雨停息之后,天也没能完全放晴,Bunbury就在绵绵细雨中画上了句号。

因为暴雨演出暂停,雨势变小后每场演出都推后了半小时。但对于较早的演出,因为没有什么眼熟的名字,也不太想看。此时正是世界杯决赛,想到CincinnatiBell的宣传小屋里有电视,就赶忙跑过去看,屋子里有几个同看的小孩。此时已经提到加时赛,直到德国队打入绝杀球,小屋里终于爆发出欢呼声,但其实作为完全的中立球迷,谁赢对我来说也不重要,看完结果就算了。

Robert DeLong是很期待的一场,去年就是在Bunbury看他演出,小哥一个人在台上演,特别有趣。作为一个融合了indiepopEDM的音乐人,他兼具了独立乐手的高冷和clubDJ的煽动性,自己虽然不怎么说话,甚至音乐有时候都略显怪异,但还是把台下气氛带动得高潮迭起。在演出开始前,听到台下很多人聊天,都是在去年的Bunbury认识的Robert,得知他今年回来,特别期待。也正是这群看过他演出的人,从演出没开始就已经准备好了high,所以连同台上的小哥,很快就把气氛带向狂热。本来在他演出的RiverStage,因为下雨河面犯潮,小飞虫一波波汹涌而来,但演出开始后,谁都顾不上赶虫子了。今年他标志性的”X”logo从橙色变成了绿色,台下还专门请来工作人员帮观众画彩绘,实在太贴心了。

Holy Ghost!演出前我并没有听过他们的歌,但还是一走近就忍不住被EDM的酷炫音场所吸引。舞台上一共六名乐手,除了常规的主唱和三大件之外,他们的合成器最是引人注意。

尽管去看The Flaming Lips的人还不如昨天看FOB的一半多,但这仍然是Bunbury三天以来分量最重的一场演出。去年在Bonnaroo的时候就听加拿大同伴说过,即使不喜欢TheFlaming Lips的歌,也一定要看现场。这次算是体会到了——所有出现在台上的人扮布偶,舞者,和hamster ball,都让人有种恍然置身童话世界的感觉,和迷幻的音乐相得益彰。

后记

2012年的时候,偶然在Facebook侧边广告上看到MPMF要招volunteer,于是报名,看了几场免费演出。这次的经历让我知道,美国的音乐节服务人员是volunteer和演出方stuff各半,从此开始了我的volunteer生涯。在做Bunburyvolunteer时,接触到很多和我年龄相仿志趣相投的年轻人,本着蹭演出的目的,工作起来却也兢兢业业;还和volunteer的组织者Jackie成了朋友。前几天Jackie例行发了postfestival Email,我回了长长的一封,告诉她我就要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在youtube上看当地媒体拍的Bunbury视频,每一帧镜头里的场景都那么熟悉,我知道在以后的某一天里,Bunbury会以回忆的姿态突然跳入我的脑中,而我会像回想起我生命里一切美好的事情一样为它画一个图册,那些曾映射在我眼睛里和镜头里的场景就会在脑海中一次一次地重演。那是我参加的第一个音乐节,我在那里实现过梦想,有过惊喜的新发现,还被乐队搭过讪;后来我为了它能变得更好尽过绵薄之力;那条路我只有每年夏天才走,于是每次行走在那条途径GreatAmerican Ball Park的路,都有种赴约般的兴奋和忐忑;而那条路和路边所有的景致属于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是我在美国的家。

回复 (0) | 收藏 (0) | 105 次阅读 |

泡泡无孔不入 (石家庄)

女 29岁 天秤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