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无敌泡工厂

看电影中别人的生活,最终想要触动的人是自己

http://i.mtime.com/1123789/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2019 in review

泡泡无孔不入 发布于:

上周我突然想起了My Chemical Romance,看过Helena的MV后一发不可收拾地追忆起还喜欢他们的岁月。他们从不是我最爱的那一档,在2011年后也再没关注过。这些年每次回忆起曾经爱过的音乐,电影,或任何文艺作品,总会惊异于自己记性太好又nerdy,从想起一首歌可以带出一段经历,进而记起牵涉其中的人,以及更多他们的事。我疑惑自己是不是为太多琐事所累,但又庆幸自己还会为此感动。那些被音乐流淌过的岁月都带着温度,我想只要自己还能被它们治愈,未来就不会太难。

 

看到Gerard在网上发的一篇2018总结,就想自己也写一篇。这些年写东西越来越少,一方面是怠惰,另一方面也是刻意为之。隐隐觉得压抑了感性,我似乎越来越接近于那个年少时希望自己能变成的样子 —— 积极,敏锐,不达目的不罢休。这话听起来好像我把灵魂卖给了某种神秘力量来换一个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好吧,临近年末,我决定把自己的良心短暂地交换回来。

 

一月 - 二月

斯洛文尼亚布莱德小城42英里外的雪山。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雪山,凛冽而剔透。我不明白为什么在气温0°左右的情况下,一向怕冷的我会愿意盯着这么一个让人心生冷感的庞然大物看。可是雪山摄魂,那两天我就一直看着它。

 

临近毕业,从国内回到比利时后迅速开始一方面找工作,一方面催促导师看我论文。对未来的焦虑和期待虽然一直都是我生活的两个主题,但都在一月达到了顶峰。二月初借着去意大利开会的契机去了克罗地亚的十六湖国家公园和斯洛文尼亚的布莱德湖,纯净的自然景观让我暂时忘了压力。我以前一向喜欢城市多过自然,没想到对于自然,我也会有“年龄到了自然会懂”的一天。

 

彼时我反复听Cage the Elephant在1月31号发行的新歌Ready to Let Go。虽然客观来说这首歌简直是CtE最土的一首,但在摇滚式微的年代,这首24k纯土摇还是给我带来很多快乐。当然,还听了很多遍整张Turn Blue,因为需要最熟悉的东西给我力量。

 

三月

借着面试的机会我打卡了斯德哥尔摩的特色地铁站。

 

月初先后拿了两个录取,去美国的事算是有了眉目。于是继续催促导师安排答辩日期就成了我的首要任务。那段时间我在导师有可能出没的各个地点都安插了耳目,一收到导师出现在某地的通知就过去堵他。在答辩定于五月底之后,我买了回国的机票 - 反正工作也找了,答辩日期也定了,这里似乎没什么要做的了。

 

3月7号,整整五年安静如鸡的The Black Keys发了新歌Hi/lo。我终于要毕业了,也找了美国的工作,而他们也在这个时间点宣布回归,一起都很完美,然而对于这首歌,我的心路历程如我在豆瓣发的短评:

 

其实感觉不是很好听,然而还是内心毫无波澜地循环了很多遍且打了五星(老年人的执着)。

 

四月

在凤凰古城民居门口拍到的小猫咪。


从15年开始保持着每年回家一次的频率,但都是在年底又冷又充斥着雾霾的季节。我都忘了夏初的石家庄也可以很美好。

 

虽然在家吃喝不愁,但也并非完全安逸。我似乎总能找到事情和自己过不去。不到两个月的假期有一半的时间我都在为一篇论文到底能不能发表而倍感焦虑。先是在某晚临睡前(因为时差)收到编辑的邮件,说因为二审两个审稿人意见不一,要再找一个额外的审稿人仲裁,然后这件事迅速成为“我给自己找堵的十万件事”的绝佳素材。我开始担心这篇论文会不会被拒,以及导师因为论文被拒而不愿让我顺利毕业,进而担心自己开始新生活的愿望破灭。那段时间,因为和英国时差六小时,我每天下午两点开始刷邮箱,直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才能勉强说服自己今天不会再有消息。即便是月底和我妈在张家界,依然要保持一小时刷一次邮箱的频率。我不知道如果没有这件事我的假期质量会不会更高一个档次,但我知道,离我有足够底气对事业从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4月25日,在从吉首回家的前一天晚上刷到了The Black Keys的新歌Eagle Birds。比首单更喜欢,但真的太简短了。

 

五月

5月21号返回比利时准备23号答辩。22号短暂地修整一天,因为暂住在迪妹家,晚上和她聊到10点多。在时差和压力的双重作用下,23号早上2点就醒了。躺到天亮5点,开始往学校走。一打开电脑看到Wevers在前一天晚上发的邮件,让我发一份PDF论文给她。看到邮件的一瞬间思绪喷涌,想到她可能因为我没及时回复她的邮件而对我偏见加深,然后又想起过往她对我的刁难以及我马上要面对的刁难,想到自己的未来有可能栽到她手里,忍不住眼圈发红。冷静下来之后,回复了她的邮件,即使我知道已经晚了。

 

后来结果如早晨Gabriel给我发的信息,他说今天过后,你就是博士了。

 

这个月直到答辩完才又开始听歌。温习Glass Animals的二专的时候发现了宝藏,Agnes太好听了!

 

六月

蹭住在迪妹家的一个月似乎是我在比利时一年多以来最享受生活的一段时间。每周我都会去Heverlee的周末市场买花。这支顶着绿帽的大菊花开了好久,我第一次知道菊花这么长命。


似乎是一年中最轻松又忙碌的一个月。要准备自己的美签;在答辩完后还有改论文,送去复印,预约公开答辩这些事;更重要的,要安排爸妈过来。好在一切顺利,在布鲁塞尔的美国大使馆等排号面签时,大厅的电视播着CNN新闻,一条又一条,全是什么“中美贸易战升级”,“美俄关系紧张”之类的,看得人心头一紧。轮到我的时候有点紧张,导致有一个问题解释了半天,好在签证官直接给我过了。当时就觉得,不管大环境如何,作为一个个体依然可以保持理智且恪忠职守。那天离开大使馆的后,我一路走一路难忍笑意,反复哼唱American Authors的Best day of my life,真是我为数不多的能称得上“喜不自胜”的记忆。随后我爸妈的申根签证也顺利通过,我迅速订了他们的往返机票,我飞美国的单程票,和答辩后西班牙的行程。

 

某天清晨我起大早赶到布鲁塞尔机场去接爸妈,等待过程中耳机里放着Spoon的Inside Out。此刻有机场音乐穿过耳缝进来,感觉很熟悉。摘下耳机一听,居然是Beach House!清晨的机场,在因等待最爱的人而在心中洋溢起的温情,被Beach House的歌声笼起一层柔光。

 

这个月补了很多19年的新专辑,Cage the Elephant的新专一整张都在土嗨,Vampire Weekend用冗长稀释了精彩(或者可以叫亮点不足),我最喜欢的一张,是宝刀不老的Bruce Springteen aka the Boss的Western Star。然后走在Leuven的雨中听Bobby Jean,会是我记忆里格外珍藏的一篇。

 

七月

在布鲁塞尔机场拍的蓝精灵雕像。飞美国时还经历了一个小插曲。我要在曼城转机,突然想到自己并不知道是否需要转机签证,于是拍完这张照片还没来得及发感慨,赶快连上机场WiFi搜“中国护照从英国转机”……


7月1日我正式答辩,虽然我爸妈没有一句听懂,但他们很开心地录了全程。随后的reception,Gemma拉着爸妈说了好多话,我翻译完后,他俩词穷,每次都一句话简单回应。为了让Gemma觉得他俩并不是不愿意沟通,我瞎翻完原话后加了好多自己现编的内容……


答辩后的第二天我和爸妈出发去西班牙。飞到巴塞罗那,又坐火车到了马德里。这竟然是一个自称为“精神西班牙”人的我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在欧洲这几年,西班牙旅行被我一拖再拖,我总想等一切都结束后再计划旅行,这样就可以多留些天好好欣赏这个国家。然而真的等这一天到来,我却迫不及待安排好了下一段旅程。


我清楚地记得在2014年11月28日,我从国内飞到英国。当晚赶上了Tring的Christmas festival,满眼的热闹让我来不及回想整个旅程。Ben一再给我解释Tring不是所有时候都这样,你真是赶上了最好的时候。但安静的小镇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因为30分钟的车程外就是伦敦,至今我最爱的城市。2017年12月2日,清晨我离开还在沉睡的小镇来到比利时。这些年我看过欧洲很多地方的海。在葡萄牙罗卡角,欧亚大陆最西点,是我见过颜色最浅的海水。那是真正的海天一色,像一杯蓝色的espresso,天空下沉,海水翻滚,在泡沫和咖啡的交界汇成一条朦胧的浅白的线。穿过芬兰湾,从赫尔辛基到塔林,冬日的波罗的海笼罩着灰色,让我觉得吹在自己脸上的不知是哪个世纪的海风。俄罗斯索契,是我去过海岸线最长的城市。从阿訇山的瞭望台往下看去,一面是绵长的高加索山脉,一面是更绵长的黑海。这里仿佛可以在任意公交站下车,然后朝背离公路的方向一直走一直走,就肯定能看到海……

 

办美签填表的时候有一项要求是填过去五年去过的国家,填好发现我的列表上有21个。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喜欢上网看各种人的生活,那时候我以为自己懂得很多。随着去到更多地方,这种感觉连同对世界高谈阔论的欲望都消失了,但我却再也不想停下脚步。

 

不回看,记住每次经历的感受,然后随心所欲地继续往前走。当兴致所至,我可能会再回来。

 

八月 - 九月

在美国第一次出差去了克利夫兰。在机场拍下这张,兴奋地在ig配字"Oh hi Ohio, I'm back!"。


因为是第二次来美国,所以一切顺利。七月找了一个sublease的短租,刷了一些租房信息后,在八月份搬到了一对中国夫妇的house。费城真是我租房以来住过的最贵的地方了。工作进行的也算顺利,毕竟在英国被Gemma,Sam和Ben这三个吹毛求疵的大神带的三年还是痛苦地学了不少东西,尤其Sam,我总想着我是Sam的学生,他那么聪明我不能给他丢人(虽然他大概并不在乎且不认为我是他学生)。 

 

到美国后令我讶异的一件事是Gabriel竟然向我表白了。认识他四年,相识之初对他的外表有多喜欢,后来对他平淡无趣的性格就有多无感。而我也觉得他那样性情平和循规蹈矩的人不会喜欢我的拧巴和冲动。可他的表白异常真诚,除了每天长时间和我在WhatsApp聊天(虽然我觉得有点浪费时间),还认真写了一封信(虽然文笔真的没有)。我也反省自己是否因为对伴侣过分要求感觉而错过了一些理性上应该称得上适合我的人。以往的经历证明,我的感觉从没靠谱过,而理性计算,Gabriel这种温和包容的性格应该适合我,所以我答应和他交往。然而几乎从答应交往的第一天,这段关系就让我感到厌烦。其间我不断反省自己是不是对他要求太多,同时又隐隐期待这段关系什么时候可以结束。终于在九月的一天,在消失了两天之后他提了分手,我如释重负。

 

一直以来我对自己和最亲密的人要求都很多,除了家人之外,我几乎受不了和任何人长时间交流琐事。那种感觉就好像,我已经够平庸了,不需要一面镜子再来反射我有多平庸。我能列出一万条对Gabriel不满的地方,但是没有一条是可以改的。说白了我真的不喜欢他,理性的算计并不适用,放过他也是放过我自己。意外的收获,我曾经觉得自己可以忍受草包帅哥,这段经历让我发现我并不像自己认为的那么肤浅。

 

十月

10月14日在Wells Fargo Center,我在本年度第二次看到The Black Keys。他们不是一个会输出价值观的乐队,甚至会蛮不正经地对这种行为进行嘲讽。但他们这些年一直是我一个动力。我总觉得,为了能开开心心不受限制地去看The Black Keys,我也要认真生活。


10月我迎来了自己30岁生日。对于这个生日,我,作为一个时刻都在发感慨的人,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慨。我希望自己可以一直无畏地往前走,坦然地接受环境和自我的变化,不管是好是坏。还有,虽然我从来都很难被环境带动起来,但我希望自己听到最爱的歌,读到有力的文字,看到海,永远都能在心底发出共鸣。

 

这个月我看到了The Black Keys,两次!七年没有看过他们演出,五年没有听到过他们的新作,这些记录终于在今年终止。

 

十一月 - 十二月

Boxing day在一家叫The Last Words Bookstore的书店拍到的小猫咪。


十一月又去了趟飞利浦,我的工作也算顺利。今年毕业且回到了美国,算是变化很多的一年,然而回想起这一整年,似乎也只是搬了一次家那么简单。希望明年一切会更好。


那么就这样,我要去炼丹了。


P.S. 假期这些天的播放器始于MCR,终于Brand New。感觉自己在骨子里终究不是一个昂扬的人,即使是MCR这种用黑暗雕饰的昂扬。真正的我只是在心里有一团明明灭灭的火,梦里有一声怎么也发不出声音的呐喊。我多希望自己能变得聪明一点,可也只是超越了一个阶段的平庸,抬腿迈向下一个平庸。我希望自己是快乐的内核,可对于我来说,向前走的动力从来只是对自己的怀疑和否定。可我还要向前走,用莱蒙托夫的一句诗结束吧:


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回复 (0) | 收藏 (0) | 84 次阅读 |

泡泡无孔不入 (石家庄)

女 31岁 天秤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