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丛飞,你是真的走了么?

水无颜 发布于:
丛飞,你是真的走了么?

              文/水无颜
              图/4月25日追悼会现场


朋友早晨6点匆匆起床打电话说让我赶快起床。“我一宿没睡,不用起床了。”到楼下的店吃完早饭,便坐车来到福田南。天有些冷,阴沉沉的。时间还早,我们便到附近的深圳中心公园小坐。公园被绿色覆盖,蓝天白云,到处是开花的树,晨练的人很多,丛飞曾提醒我们注意身体,想想自己靠这个公园如此之近,来深圳这么久却从未晨练过。八点钟时候,车来了。几个印在车体上的黑色字,我倏然失声。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上车之后无来由的,一看那几个字每每都有落泪的冲动。车上的人越来越多。那束白色的雏菊清晰的在我眼前晃动。不能再看,落泪的冲动在试探眼眶的容量。深圳当地报纸的记者还有电视台的人员来车上采访。大抵问:您为什么这么早来?您是请假来的么?您为什么来送丛飞?车上的人竞相说话,有些人的声音已经明显发抖。几个记者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把头低下了。朋友介绍说我曾也是报社的记者。我没有抬头,曾采集报道天灾人祸新闻的我,这时面对今天的新闻却没有那时候那么从容镇定了。安静老实得如个大病初愈的孩子。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车上的人在谈论丛飞,有商人,有医生,有义工,有学生,有从广州过来的,东莞过来的,贵州过来的…我则继续保持沉默,落泪的冲动交错到了每个神经末梢。到达吉田殡仪馆的时候,憋了一上午的眼泪终于还是没有掉下来。我拿着机子,转了一圈。老人,搀扶着的。七八十多岁;孩子,手里面的花儿映着他们的脸;穿高跟鞋的,染的红发炫耀着青春在那边笑谈;那个胖子,手上的大颗的翡翠金戒指,脖子里的金链子跟他手里那束细脚伶仃的花那么不协调;工人,穿着工服就出来了,油渍还在手上;民工,拖拉着鞋子,踮起脚尖往台子上望着;一些企业还是公司的,集体举着关于丛飞的横幅…. 各行各业,遥远或者咫尺,都来了。丛飞你怎么把所有人都感动了?全了,真的都全了。这些,这些,在丛飞的那首歌响起的时候,这一张张异样的脸都变成泪流满面。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那些前来拍摄的人,则放下摄像器材,先擦眼泪。辽宁电视台的这个朋友,则是我看到的媒体里第一个泪流满面的。有几个经验老道的外景员,则忙着调试机器。别怀疑这是麻木,是习惯,做这一行,每年都要采集拍摄很多类似的新闻。追悼会进行到宣读丛飞遗书的时候,主持人,外景,道具,则都转过头去了。丛飞,把这些人的眼睛也弄湿了。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遗言读毕。入场对遗体进行告别。有声音:让老人和孩子先走,不要挤着孩子。小孩子们有秩序的前去献花。老人之间互相搀扶着。人们陆续入场,纸鹤折了一只又一只。红色的眼眶成了他们唯一的共同特征。进入大堂的时候,我看见丛飞的笑容在那边,穿着黑白色演出服。鲜花把棺木覆盖,花瓣儿掉落下来,紧紧贴着棺木,那笑容就鲜花的香味里酝酿芬芳。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三鞠躬过后,许多人停留在棺木前始终不肯离去,有的则失声痛哭。治丧人员把他们劝走。轮到我鞠躬的时候,我一直低着头,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口棺木,丛飞就在里面,他或许并没有死。我甚至开始想象他听到人们的哭声就从里面走出来了,微笑着,为我们唱歌。最后我也被治丧人员引出大堂。不知道怎么走出来了,外面的阳光突然很刺眼,握在手里的手帕早就浸满了鼻涕和眼泪。

察看原图  发送到手机

 

丛飞是真的走了。我把胸前的花摘下,哪天变成蝶儿,跟着丛飞飞吧。


回复 (1) | 收藏 (0) | 212 次阅读 |

水无颜113075 (广州)

女 42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