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他化自在天

以后我要真诚地做一切事情,我要像笛卡尔一样思辨,像堂吉诃德一样攻击风车。无论写诗还是做爱,都要以极大的真诚完成。---王小波

http://i.mtime.com/1147782/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沉落的黄昏』:从《七武士》到《黄昏清兵卫》再到《御法度》

非想非非想 发布于:

  有人说中国的侠客并没有像日本武士一样曾经以一个稳定的社会身份真实存在过。除了《史记·游侠列传》外,大家就只能在金庸古龙的小说中去寻求刀剑豪情的单纯快感。而如同欧洲的骑士一样,日本武士曾作为一个浓墨重彩的角色在日本的历史舞台上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日本作为一个矛盾重重的民族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值得去研究揣摩的异类,作为一个并非历史专业异国人来看这个矛盾民族“菊与刀”的完美杂合体-武士,很有契合个人兴趣的解读欲望。

  捡来几部武士电影,虽然没领教过剑戟片,也没有了《椿三十郎》中以一当千的娱乐兴味,来看武士的时代车轮中的浮沉荣辱,也蛮有意思。《七武士》对准了武士阶级与农民阶级的矛盾关系,《御法度》则摘取了武士阶级内部的一段奇闻异事,展现了异样的武士。相比起来有“日本国民导演”之称的山田洋次“武士三部曲”相对平实的记录了三个下级武士在没落时代的压抑人生,并突以三部曲的层次不断凸显了武士与藩主间的内部矛盾,到了《隐剑鬼爪》的故事中武士为了道义果断的对藩主拔剑相向。许多情节在山田洋次笔下是颇具有人文关怀的。

 

      

  两年前看《七武士》时,还没有意识到“农民雇佣武士”这个故事的大前提本身便是一件荒唐的事。这种荒唐又在武士的勇猛智慧与无时不刻体现的迟暮凄凉之态中矛盾的摇摆着。当久藏与菊千代无比悲壮的死在滂泼大雨中,年轻的胜四郎嚎啕大哭中完成了绞杀山贼的壮丽史诗,无情的镜头旋即便交给了凯歌中的农民。这个16世纪不太可能发生的故事被50年代的黑泽明以现代人眼光赋予了多重含义,二战后的日本需要一个团结凝聚的精神支柱,那么“武士道”绝对是不二选择。

  每个阶级都是有其局限性的,农民作为一个历来被动却人数众多的最基本的阶级,一直有盲目,懦弱,缺乏革命性的弱点。既要雇用武士又惧怕与武士的威严,既需要武士的强有力庇护又要作为供养武士的来源。农民看起来是弱小的,实际上他们总会立于不败之地,在我看来原因就是他们是以土地为承载的,说白了武士只是主君的侍者,相对于靠天地吃饭的农民来说,朝代更迭世事变迁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这也正是武士的局限性。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武士就好像称霸于史前的恐龙,而农民则是一直存活下来的昆虫。

  片中武士的作用就在于团结自身的团体(七个武士的招募磨合),整合农民加以训练,这种团结的精神正是二战后武士道精神的灵魂附体,可以说七个武士都代表着各自的美德属性(运筹帷幄的勘兵卫,技业卓群的久藏,富有革命性的菊千代等),他们的合体就是一种完美的精神标杆。然而“即使相同思想的人的团结,遵循高贵的原则,也无法拯救武士走向灭亡。”注意到四位牺牲的武士全部是死于火枪之下,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隐喻化的处理。对于视刀剑为生命的武士来说,火枪仿佛是一个宿命般的劫数,让武士既恐惧又排斥。(《隐剑鬼爪》中也有所体现)

    三船敏郎惟妙惟肖的饰演使菊千代血肉丰满,串联起个整个故事的骨骼框架。相对于武士他对农民有更多的设身处地的同情以至于他十分富有亲和力,相对于农民他又出奇的富有先锋意识,综合起来他仿佛是一个外表疯癫但却可以道破天机的神奇角色,当然也不排除角色是导演黑泽明的传声筒:“农民是最狡猾的,他们什么都有,但什么都不给。他们卑鄙、龌龊、狡诈。但是是谁把他们变成这样的,是你们武士!” 而当他解救出农民的孤儿时哭泣着说:“这个孩子就是那时的我啊,我的全家也是被山贼杀死的。”

     

 

  胜四郎作为武士的未来参与在七武士之中,胜四郎在决战前夜成为了真正的“男人”,又在决战尾声手刃了第一个敌人,男人在初次性体验和初次杀人的暴力体验中完成了进化,这看起来是未来的一片大好,而从他与村姑志乃的恋情来看这个男子作为武士身份来说是没有未来的,因为他已经在武士的萌芽阶段就遗忘了武士的原则,也注定这两种人的爱情是必然没有结局的。

  影片的伟大就在于既树立了精神又面对了现实,这种反差营造了史诗般的悲壮氛围,又在其间穿插了多样的矛盾关系。


 

  山田洋次的“武士三部曲”是由《黄昏清兵卫》《武士的一分》《隐剑鬼爪》组成的。三部电影中的主角无一不是下级武士,《武士的一分》中木村拓哉饰演的甚至只是一个为藩主吃饭试毒的替死鬼(毒见役)。

 

  如果说《七武士》中的武士在某种意义上输给了农民,百年后的幕府末年《黄昏清兵卫》中的武士则是更直接的败在了时代的车辙下,全片充斥着武士阶级迟暮之秋的悲凉。清兵卫在武士道没落时代卑贱如狗,被同僚们戏称为“黄昏的清兵卫”实际正是整个武士团体的缩影,暗示着武士时代已近黄昏。

  叱咤一时的武士则完全被拘束在这家庭的柴米油盐中,在家庭面前责任如山,在倾慕的女子面前隐忍而知礼节,面对杀戮心怀平和向往与世无争。真田广之在本片中的表演很到位,眼角眉梢的微妙变化放弃了浮在表层的武士的尊严,取而代之的是体现出武士克己复礼的深层美德。

  相比于后两部曲中武士突破性的“以下犯上”,清兵卫这个隐忍的角色还是停留在武士“效忠”的准则上的。暗中身怀绝艺的他被主公任命去刺杀另一位武艺高强的反叛武士,导演在在预想的激战前意外的做了一段促膝而谈的铺垫,把两个被逼相互厮杀的下级武士推到了惺惺相惜的悬崖边。山田洋次的人文关怀在此彰显,把观众带进了与武士将心比心的同一层位。又在即将妥协之际勒回马缰绳,武士的相惜终拗不过尊严的不可侵犯,清兵卫因以木剑对敌而引起对方以为受到轻视侮辱的极大反感,而清兵卫最终以“小太刀流”险胜的寓意也是宝剑藏锋,不动杀机的克己仁德之心的体现。

  《黄昏清兵卫》中把武士置于一个弱势地位,在重重压力的包裹下使武士不偏激不激进的美德沉淀了下来。是一部比较有分量的佳片。

     

 

  第三部《武士的一分》中把武士的尊严放在了首位,作为了这次表达的精神内核。歌颂了下级武士与贤妻的忠贞爱情,讽刺了上级武士的骄奢。木村拓哉的表演不够出彩,仅在结尾有点小爆发,整体力道不足。 相比来说第二部《隐剑鬼爪》更像是升华后的第三部,

 

武士勇于跳出愚忠的怪圈杀死了藩主。武士的宿命之一是决斗,三部曲中都安排了尾声处的决斗,而《隐剑鬼爪》的高潮并不在于决斗而是最终处于道义的武士挺身而出惩罚了骄奢淫逸的藩主。相比于《椿三十郎》结尾处血溅三尺夸张过瘾的一刀斩,永濑正敏饰演的片桐宗藏刺杀绪形拳饰演的藩主所用的针锥,夺人性命于无声无息,也颇为利落精彩。

 

  山田洋次的武士三部曲所讲述的武士是偏于与世无争的,对礼法的贯彻,对女子美好的爱情代替了杀人的锋芒。“花当樱花,人当武士”,武士与樱花般的女子间的美好爱恋在三部曲中均有体现,最后都是武士在礼仪的范畴内勇敢地说出了或接受了对女子的爱。

      

 


 

  《七武士》在咏叹武士没落之时同时树立了武士积极正面的形象,而这正是大岛渚所反对的,据说还发起了他和黑泽明的论战。以日本毒瘤自居,一贯以惊世骇俗反体制大岛渚把他的晚期作品题材也放在了武士上,《御法度》中坂本龙一清冷诡异的配乐下,如妖冶樱花般的美艳少年加纳总三郎的祸乱,无疑给最后的武士团体新撰组雪上加霜。

      

  梳着刘海,略带婴儿肥的松田龙平那双微微吊起的“媚眼”加上两片丰满的小嘴唇刚一出道塑造的少年武士绝对可以列入影视经典的妖邪男子之列。相对于直观的虐恋《感官世界》《爱之亡灵》,荒诞的人兽恋《马克思我的爱》,他对同性恋情的把握还是比较若即若离的,同为同性恋题材的《战场上快乐的圣诞节》(也是我最喜欢的大岛渚作品)也是如此。大岛渚把这故事讲得是亦真亦幻,龙阳之兴似乎充斥在新撰组中但似乎又不存在,面对加纳的美貌,下级武士田代彪蔵,组队员汤泽藤次郎都似乎对其垂涎,山崎监督也险些受到魅惑,甚至是首领级的人物近藤勇,冲田总司也在主线人物土方岁三的主观猜想中被列入嫌疑。

  大岛渚也并未把整个故事的缘由完全阐明。新撰组作为武士的最后的壁垒却大兴男色,显然这并不是武士覆亡的主因,但大岛渚却以这段轶事把黑泽明塑造的武士形象拉下了神坛。有腌臜好色的,更有加纳这个似乎是不自觉的无意识的在引诱他人的怪异男子。名为《御法度》,可“局中法度”俨然已经暗暗骚动,秩序混乱。

       


 

 

 

 

 

 

 

 

 

 

 

 

 

 

 

 

 

 

七武士 The Seven Samurai(1954)
 

8 .9

七武士(1954)

影评(416)|收藏(2114)

回复 (23) | 收藏 (44) | 9491 次阅读 |

非想非非想 (哈尔滨)

男 31岁 摩羯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