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神秘事物司

巴赫开时百花杀

http://i.mtime.com/1153179/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穿越故事】我的意中人,会踩着七彩祥云前来杀我。

哈米波菲 发布于:

           醒来的时候已经发现不对劲了,胳膊腿都瘦小得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身在树林,周遭空气新鲜得不像话,直到在清澈溪水的倒影里看到自己的样子,我才终于认命,穿了,还他妈是魂穿。

 

      这身体是谁的?不知道。有家人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孤儿?不知道。

 

      神仙?不知道。妖怪?不知道。谢谢!

 

      能确定的信息只有,性别女(还好没给我搞个女穿男,保住了菊花的说)。年龄10岁左右。齐眉短发,俗称锅盖头。

 

      在林子里饿得奄奄一息的时候,终于被一个老和尚捡了回去,老和尚长得那叫一个慈眉善目纤尘不染哪,眼睛里仿佛映射着整片天空,啧啧,纯的不行,哪像现代的和尚,开宝马用爱疯,到处传经化缘,把广袤的爱播散得遍地都是。

 

      老和尚抬眼看了我许久,我仰慕地看他,并顺便星星眼来着,为了活命,卖萌是必须啊,虽然吃素,也好过在林子里被饿死。

 

      他终于摇了摇头,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牵起了我的手,将我带走。

 

      我被带到了山上的庙里,里面已经有了数十个小和尚,全都笑嘻嘻的,一点儿不死板。我很高兴地也朝他们呲了呲牙,搞好关系要紧哪。

 

      第二天,师父就把我给剃成了小秃子,赐名戒欲。奇怪老和尚咋知道我有欲念呢。人家穿来都有各种美男相伴,我穿来直接头发被刮光光,好吧,万千烦恼就让它去了吧。反正已经到了这个时空,四娘不是说过,生活就像QJ,如果不能反抗,那就躺下来享受吧。

  

      管他架空还是真史,又不用九龙夺嫡,又不用费尽心思宫斗,有的吃,有的睡,已经够幸福了。

 

      接着,师父把我领到一个小和尚跟前儿,指着我对他说:“戒空,以后‘他’就跟着你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小和尚,口水哗哗流淌,这小正太长得真是俊,明眸皓齿,五官俊逸,假以时日,必定成长为妖孽一枚。嘿嘿,我拾起袖子擦了擦嘴边假想的口水,上前拉住他,心道:乖,别怕,姐姐疼你,哈哈哈……仰天长啸,苍天待我不薄啊。

 

     那叫戒空的小和尚抬眼看了看我,就把头低了下去,没有悲喜。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将要和他发生那些故事,这是我一生劫难的开始。      

 

     后来的日子,平静无波,每天跟随戒空上山砍柴,回来劈柴,烧火,做饭。从最开始把自己熏得涕泪四流满面烟火,到后来的驾轻就熟,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

 

      戒空还是话不多,但是在偶尔看到他姐姐我故意卖萌或者在一头栽倒炉灶坑里的时候,也会抿嘴一乐,真的,你没看到,他那一笑,天地都失了颜色。

 

      我当时就想,就这样吧,什么都不要变化,就这样,直到苍老,该有多么好。

 

      日子如流水一般过去,转眼十年。我们渐渐长大,我不知道老和尚到底知不知道我是女的,还是他猜到,这一切都不过是我要历的劫。随着时光一起疯长的,不光是我的身体,还有那些夜夜嗜血的梦,最最叫我害怕的是,在那些吸血嗜人的梦里,我是那么快乐和欢畅。我不敢说,那些断了的脖颈里汩汩流出的鲜血对我来说有多么大的诱惑,我日渐颓靡下去,白天变得没有精神,山上很少再听到我们的笑声。有天我坐在悬崖边想,这他妈不是中奖了么,我这整个儿一吸血鬼啊,咋不找我去演暮色嘞?万分可笑的是,我还时常在懊恼万一哪天被亲生父母带走去享受荣华富贵,我的戒空该怎么办呢。却原来,我连个人都不是。

 

      我和他,注定是没法站在一起了。

 

      终有一天,一切都已掩饰不得,我实在难忍冲突的欲念,失口咬死了一只兔子,并吸干它的血。

 

      已经长成一个俊朗少年的戒空惊惧地愣在原地,师父勃然大怒,“本以为从小教你养你,你便会不同,却不想,妖孽终究是妖孽!”说罢将我逐出师门。

 

      我哭喊着请求师父给我机会,“师父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我多念经,我把藏经阁所有的经书拿出来抄一百遍,我努力……”可是师父闭了眼睛,不再看我,“饶你不死已经是顾念多年恩情,你下山去吧。”

 

      我跪在庙门口,三天三夜,烈日,狂风,都不能叫我离开,我知道如今的我离开这里不会再饿死了,可是天知道我到底为了什么。

 

      庙门终于开了,戒空走了出来,他丢了个包袱给我,转身合上门,再没看我一眼。叫我最终停止求饶的,正是他最后看我的眼神,那么厌恶,那么惊恐,那么失望……还有嫌弃。

 

      我终是忍了泪,一步一步下山了,头也不回。

 

      ……

 

      我在山下打败了最强的吸血僵尸,逍遥快活地当起了山大王,把洞府的大门口就建在大庙山下,和他们遥遥相望。每天在山里领着一干小妖兴风作浪,抓各种动物当即咬死吸干血,甚至去袭击人。

 

      闲来无事的时候,小妖们会缠着我讲故事。我讲红楼梦,讲张生和崔莺莺,讲梁山伯和祝英台,讲罗密欧和朱丽叶,这些妖精们,终其一生不曾爱过,却被这些故事感动得泪水连连。谁敢说他们没有心呢?     

 

      可是我并不快乐,每到睡觉的白天,我就躺在洞里,想我的前世今生,想我在山上,和戒空在一起的那些流水一般恬淡快乐的日子。想他可会惦记我?可会想起我?可还记得我讲过的故事?想他在干什么,想他曾经帮我赶走草丛里的蛇,想砍柴的时候我捉青蛙烧被他骂哭,想小的时候有次高烧他背着我下山求医,想……我猜我是爱了,不然那些蚀骨的思念从何而来?呵,一个现代女性的魂灵,拘在一个妖孽的躯壳里,爱,有什么好不敢承认的?

 

      并不是没想过和他再相遇,却是怎么也想不到,最后一次见他,便是他剿灭了我洞窟的那一刻。

 

      我拼尽了全力结了个巨大的结界,让我的小妖们逃走,他们哭喊着要和我一起力拼到底,我想,傻孩子们,这就是我要的结果啊,快走吧!

 

      结界终于被破,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于是伸手抓起距离我最近的一个和尚,作势要拧断他脖子,他惊怒,挽着剑花便冲了过来,我把那人推到一边,假装要防,却是直接朝他的剑撞了过去,他眼里的惊疑让我看的分明。

 

      我看着那柄没入自己胸口的刻着他的法号的剑,突然霍地笑了,眼里嗜血的红焰尽数褪去,仿若回到了小时候,拉着他的衣袖喊:师哥,这个柴太重了,我抱不动。师哥,山下那家卖糖人儿的不知道还来不来了。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人世间有诸多求不得的凄苦,却只是私心地想,要和戒空一直这样在一处,即便整天劈柴种田也好,受师父再多责罚也好,抄再多经书也好,什么都好,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我吐出最后一口血沫,伸出苍白的手轻轻摸了摸他刚毅的脸,说:“师哥,如果真的有来生,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当一对平凡的夫妻?”他没有说话,仿佛石化了一般,我知道他不会回应,于是自顾自地接着说:“师哥,你不知道,这世间没了你,就算真能修成神仙也没有什么乐趣呢!杀害这许多人,不过,是在引你早些时日来杀我罢了。你教我好等啊……”说完拼着最后一口气,怆然拔出胸口的剑,鲜血喷涌而出,他终于忍不住接住我下落的身体,眼角有泪缓慢滑过。

 

      他是在为我而落泪么?

 

      我早就说过,我的意中人,一定会踩着七彩祥云前来杀我,我猜中了前头,也猜到了这结局。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回复 (15) | 收藏 (7) | 1552 次阅读 |

哈米波菲 (长春)

女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