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绯色的光影时空

我喜欢的东西都很单纯。

http://i.mtime.com/121595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无与伦比的存在感——《影子武士》观后感

绯色神仙 发布于:

 

 

 

历史浩瀚,其间各色人物如繁点星辰,后人的目光总聚焦在最有分量的历史人物身上,何谓分量?不因地位划分,不因善恶区别,全凭其在历史长流中的存在感,或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总之你无法将其遗忘,这就是分量。

大凡历史上的军事家、名将,其事迹不外乎是雄才伟略、历经沙场等等,有着日本战国第一名将美誉的武田信玄亦未能跳出这个框架,若用常规手法,直面描述其一生,影片则显的过于平凡,而湮灭在众多同类题材之中。黑泽明独具匠心地撇开信玄生前的辉煌,以信玄的死作为故事的切入点,通过其对家族、对手及战局的影响,将他的分量“掂”给观众看。

 

家族:

信玄是甲斐武田氏的家督,被族人称为“山”,分量不言而喻。表面上,三年密不发丧是遵照信玄的临终嘱托,但武田家的各位大将、家臣也多是这般认可,否则当胜赖第一次擅自发兵,武田家的老臣就不会在出手援助时,还要不顾风险地安排影武者坐镇后方,保卫影武者的长矛兵更不会以身挡枪来守护他,显然不仅仅是为了遵守信玄的遗嘱,而是武田家上下都知道信玄是他们的精神支柱,生前,家族仰仗着这座山,死后,家族还是仰仗着这座山的影子,尽管影子除了“装”,什么也不会,但武田家上下就有了维护领土的信心。

反映在家族个体上,最明显的是信廉对于信玄逝世的失落,他说道:“影子是离不开人的。”事实是武田家离不开信玄,在影武者身份被揭发前,信廉进屋寻他,习惯性地问:“山去哪里了?”念及三年之期即满,信廉表现出不舍,这里有他与影武者相处的感情因素,但更多的是对“山”的依恋。为了欺瞒对手,武田家举办的诹坊神社庆功会上,武田家老臣隐忍不住的哭泣,也表达了对山的深深不舍。

与此相对比,信玄的儿子胜赖则是极力要取代这座山。信玄生前,胜赖活在他的阴影下,信玄死后,胜赖活在他的影子下,可无论他有多气恼,武田家上下都认为一个信玄的影子,都要强过他这个大活人。他第一次发兵时,重臣将影子摆在他的阵后方,将士们显得镇定自若,他第二次发兵时,没有影子了,战未开打,将士们就已泄气。两次发兵事实上都没有绝对胜算,却呈现截然不同的反应。胜赖能取代山的位置,无法取代山的分量,信玄的不可取代也是一种分量的体现。

对手:

常言道,想要知道一个人的实力,就看他的对手。德川家康和织田信长都是日本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有这样的人物作为对手,信玄的分量还会不重吗?

德川与织田在片中最多的戏份就是对信玄死讯的揣摩、疑窦,两人派出的探子跟踪武田军队,多番侦察才罢休,德川甚至不惜发动一次战争来探虚实。如织田所说,他们之所以如此纠结于信玄的生死,就是因为他们都希望信玄死。表现出对信玄深深的忌惮。当织田得知信玄的死讯,却又动情的舞扇悼唱,表现出对信玄的叹息与敬仰。织田敬畏的态度,足见信玄在对手心目中的分量。

战局:

前后两场战争是有无信玄分量的对比,战果就是结论。

死讯未宣布时,信玄分量存于战事中,影武者只需一动不动地摆架势坐着,便能震慑前来试探的敌军,取得最后胜利。这场战役可以说是依靠信玄的个人影响力拿下的,难道胜赖没功劳?胜赖也许有功劳,毕竟仗是他打的,但是影片中可以窥见此役中,武田军并未占得上风,甚至有些吃紧,武田家的几位大将都被各路出击的敌军支走,影武者身边只有一圈围成人墙的长矛兵,敌军若大胆扑进,信玄未死的谎言早被拆穿了,敌人也不会就此撤军,那么这场战事的胜负还真难以预料,毕竟信玄生前也未攻下这座城池。

死讯宣布后,缺失信玄分量压阵的武田军,未开战就已言败,甚至有两位将士在战前就作临终话别,没了信玄分量威慑的织田,听闻胜赖出兵便喜形于色,仿若胜利唾手可得,未开战就断言武田氏要灭亡。更关键的是,相对第一次反击发兵,第二次主动发兵是完全违背信玄“坚守阵地”的遗嘱,最后武田军尸横遍野,织田与德川联军大胜。

两场战果都是史实,不过信玄分量在战局中的比对有些狗血,双方士气虽有影响,但不至于左右战事,武田军最后是输在武器落后。火枪手扫毙骑兵与步兵的场面,让人想起《火烧圆明园》中满清骑兵被火枪射杀时的惨烈,织田也不至于等信玄死了,才想起火枪可以针对性的射杀骑兵的马匹,一切都是时机成熟。影片有艺术追求,这么安排也不为过。如此看来,信玄死在这之前是一种福气,若看到武田军在火枪队面前血流成河,他肯定会痛不欲生。再反过来想,如果信玄有一个溃败的晚年,是否还能获得像现在这样的历史分量?应该会差远了吧!起码不会是影片中所塑造的神级人物。

 

  

神级人物,分量、存在感…..等等,这是影子。

 

历史上,信玄死后,充任影武者的是弟弟信廉,片中的影武者是个虚构人物。为什么做这样的置换?

 

影武者的解析:

 

影武者和信廉都与信玄外貌酷似,区别在于前者相对于后者,身份与存在感的剥离。

身份的剥离。信玄与信廉是兄弟关系,而影武者对于信玄是个陌生人,所以进入武田家后,必须由旁人对信玄进行介绍,如信廉向影武者介绍信玄的住处,侍者阐述对信玄的印象,使得已死去的信玄形象趋于具体,尤其是竹丸背诵信玄“风火山林”旗帜的口诀和家将对“风火山林”的详细解释,为信玄形象定下了标志性的基调——山。同时,这种耳口相传的间接描摹方式,造成人物形象的距离感,增添了信玄的传奇色彩。

存在感的剥离。信廉的光芒虽不如信玄,但其身份决定了他依旧是个很有自我存在感的人物。而影武者是个地位卑微的窃贼,没有亲戚与朋友,像是飘零在俗世中的一粒灰尘,甚至连名字都未作交待,存在感为零。因此在影片中,影武者会不断地感受到信玄分量的冲击。如信玄遗体沉湖一幕,他看到湖边是恭敬而悲切跪叩的家臣,听到岸边是敌营派来刺探信玄死讯的探子,一个人的死可以如此沉重,牵动着多方阵营的神经,自我的零存在感与之成强烈的对比,使影片在信玄分量的表现上多了层次感。

两度剥离带给观众一个极好的情绪入口,虽然影武者身份设置比较极端,但他面对重量级人物的感受,恰似芸芸众生中的一个缩影:普通人面对传奇人物会产生自我渺小的感触,闻其事迹会不自觉的仰望,如影武者在武田家听闻信玄生前事的感受,见其人时会被气势所震撼,如影武者初次面见信玄时的景象,背对信玄时,他敢大笑狂言,转身看到信玄时,他猛地一震而噤声。观众情绪与影武者情绪一一对接,使得影片节奏变的明快,几乎没有用任何笔墨去解释影武者的内心走向。

至此,影武者在影片中的作用还是突显信玄分量,仍是可有可无的角色,信玄的分量并未因他的出现而变的更重。而作为一个影片角色,如果仅仅提供观众一个情绪入口,形象过于单薄了。这两个问题都在影武者承担信玄身份的过程中化于无形中。

承担信玄身份的过程是渐进式的。先是瞒过探子,接着是家人,从孙子(孩子),到侍妾(女人)、家臣(男人),最后是战争(对手),影武者呈现出各种自我特质,形象趋于饱满。最显著的是他过人的机智。如面对竹丸的质疑,他立即将头盔戴在竹丸头上,用爷爷对孙子的温情,掩盖气势不足的软肋。再如面对侍妾的质疑,他干脆顺水推舟,直道自己就是影武者,出人意料的举动,引得侍妾阵阵笑声,质疑也顺势被转移了,这期间他还调皮的朝信廉挤眼睛,显露可爱的个性。而在高天神城一战中他又表露出勇敢,对于一个没上过战场的窃贼,面对尸体、枪声、嘶喊、流血……保持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非勇敢而不能做到,更可贵的是,他的勇敢非生来具有,当他初来战场时,震惊于满地的尸首,当武田大将们被支走时,他开始慌张,甚至坐不住,但看到士兵为保护自己而一个个倒下时,他又猛然振作,无论如何,这不是一个懦夫。

同时影武者也从突显信玄分量,转为演绎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承担信玄身份的过程中让影武者不断获得肯定,伴随着的还有自我存在感的逐步觉醒和原我的丢失。

已获得的存在感如何放下?在三年之期即满时,影武者突然尝试驾驭信玄坐骑,是出于不甘心离开信玄的身份?还是出于想证明自己可以变成武田信玄?影片省略了影武者上马前的心情写照,将这番五味杂陈丢给观众去品尝,把画面直接切到影武者从马背上跌落,因为不管如何解释,一个人的存在感必须在别人的身份中获得,注定是个悲剧,跌落马背的同时,也跌出了信玄的身份。

丢失的原我如何找的回?离开本尊的身份,影武者如同没有躯壳的灵魂,当初面对信玄尚且敢大声反驳,而今面对家丁却显得畏缩而可怜,这与信廉脱离本尊后表现出的失落不可同日而语,零存在感的人更容易在别人的身份中失去原我,而一个没有自我的人比一个没有存在感的人更可悲。最后影武者追随武田军死在战场上,本质是对信玄身份的追随。

如此这个虚构人物在影片得以立足,但相对于信玄分量,影武者的分量仍不足以使其成为影片的主角。

在信玄身份中,影武者到底获得了怎样的存在感?是地位、名声还是安逸的生活?无论哪一种,都象征着贪婪与虚荣。影片没有费力解释影武者的内心,但有意解释过他的品质。影片中影武者半夜行窃,打算夺财跑路的小插曲,就是一次品质解释,行窃的行径虽然是个污点,却反映出扮演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并未让他获得乐趣,他既不享受信玄所处的地位,也不贪恋这样的生活,他说道:“我可以偶尔扮演主公,但从早扮到晚,这太过分了。”当谈到信玄的死,他说道,“我一直以为他活着,现在却发现他死了,我突然感觉到心灰意冷。”表现出他重感情的一面。一番品质解释,端正了影武者后续行为的动机,确立了形象的正面性,也为命运埋下了悲情的种子。

只有这样品质的人才会在信玄身份中获得的存在感,不是贪婪与虚荣的满足,而是感情上的羁绊,对于一个没有亲戚与朋友,如飘零在俗世的灰尘般活着的人(自我零存在感),这的确非常珍贵,所以当他被逐出武田家时,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再看竹丸一眼,他能回到贫穷卑微的生活,却回不到无牵无挂的状态(精神层面的原我)。也只有这样品质的人,才会在投入信玄身份的同时,投入自己的整个感情而不能自拔(零存在感的人更容易在别人的身份中失去原我),他承接了信玄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牵挂,除了信玄的家人(如竹丸),还有武田军及武田家的命运,这一切他都已放不下,所以他会悄悄追随武田军出征,会在武田军落下风时急切不已,会在武田军惨败后独自冲上战场,会在“风火山林”旗帜落水时,不顾重伤奋力救旗,这是他不可控制的感情驱动(追随本尊身份),然而感情再真挚,离开了信玄身份,都不被认可,即使献出生命,也无人理会,影武者的尸体孤独地被河流冲走。(一个人的存在感必须在别人的身份中获得,注定是个悲剧

如此故事,怎能不俘获观众的感情?而作为观众的情绪入口,影武者的悲情更能让人感同身受,不时被触动,尤其是最后一幕,更是引发我心中的阵阵哀鸣,当初对于大家隐瞒信玄死讯,影武者是不满的,还很有个性地说道:“我不是傀儡!”这段非常“原我”的品质表达,与他后来不知不觉中被信玄身份操纵,爱信玄所爱,痛信玄所痛,而最终丧命,形成鲜明的对比。实际影武者早就做了信玄情感的傀儡,只是他没有信玄山一样的力量去维系,尽管如此,他还是尽了自己的全力,起码他继承了信玄山一样的责任感,与其相对比的是轻率发兵的胜赖留在战场上的坐凳,再次证明胜赖就是不配这个主公的位置,就是不如一个信玄的影子。

信玄分量体现在片中无所不在的存在感,影武者分量体现在片外引发的感情震动,两者形成场内外的呼应。影武者没在自己的人生中找到存在感,但绝对在影片中找到了存在感,堪当影片的主角。

可见这个虚构人物是经过精细计量的,他的出现不是替信玄分量加码,而是替影武者这个角色增重,若按照史实,由信廉充任影武者,则无法在影片中获得足够的分量与死去的信玄平分秋色,那么片名就不是《影武者》,由于信玄已死,也不能取作《武田信玄》,而只能是《武田信玄离开的日子里》或《信玄的分量》,这样影片会少了许多值得品位的内容。

 

如果说信玄对家族、对手、战局的影响,是将信玄的分量“掂”给观众看,那么影武者这个角色,就是将“黑泽天皇”的分量掂给观众看,这个虚构人物的置换,大大提高了影片观赏性和整体水准。

 

影子的宿命:

 

信玄分量的呈现不需要影武者,而影武者的故事必须依附信玄,将影武者的故事抹去,会影响影片观赏性,却不影响影片的完整性,但是将信玄抹去,则影片不复存在。正如信廉说:“影子是离不开人的。”一个以影武者为主角的故事,一定同时存在一个以本尊为主角的故事,而且只有分量足够重的本尊,才需要影武者的出现。试想若非信玄有山一般的分量,何须死后还要影武者来充任他的影子,换一个本尊不是更直接?比如胜赖,但影片的两场战局已经论证,信玄的影子比胜赖分量重多了。

因此当影武者作为贯穿全片的主角时,信玄也必须同时是贯穿全片影片的主角,即使信玄死亡,信玄分量也必须一一掂量出来,作为影武者出场的足够理由,对于影武者来说,信玄就是具有无与伦比的存在感。不管影武者形象如何饱满,故事如何完整,情感如何动人,他在片中的分量只能与信玄分量并驱,而无法超越,这是影子的宿命。

所以,片名虽定为《影武者》,但实际仍旧是一部关于武田信玄的影片。

 

本尊的尸体装在坛子里沉湖。

影子的尸体只能这么漂在河面上追随了,这待遇差别太大了,人比人气死人啊,其实这个影子的个人质地不错的,如果有好的出身,未必不是个人物,境遇造就人才,投胎是门技术活。

 

后记:

看电影时,我都是倾心在体会片中人物感受与影片情节,这么经典的影片,更是在我心中激起无数涟漪,似乎码多少字来评论与解析都是不够的,我数度认为自己永远也写不完这篇观后感,但是有些强迫症的我,似乎只有写完它,才能得到情绪的归宿感,是不是有些不可理喻呢?同时我又会想到,导演黑泽明在这部电影的制作中,投入了多少心血?是否也会有永远也拍不完的心情?影片的布局若非经过反复推敲与斟酌,是无法在三个小时的影片中,传递出如此多的内容,而丝毫不觉冗长拖沓,一切都刚刚好。

当我终于写完这篇观后感,长叹一声,终于知道什么叫黑泽明了,岂是小小的我可以轻易解读清楚,解读完整的?人物各式表现法、简洁的对话中引出人物关系,使不了解日本历史的人也能看懂影片,却又不拖累影片节奏、战争场面、影武者梦的象征……可以探讨的东西太多了。

 

经典一幕:

 

 

开片就是本尊、影子排排坐,傻傻分不清楚。

注意,影武者一开始是背对信玄的,所以起初他说话比较嚣张,转身后面对信玄就有点焉儿。

细心点,你会发现信廉与信玄的动作如出一辙,好似连动体,捻胡子、举手、吸气端坐等等,可见信玄的影响力有多大,影子是多么容易在他的身份中迷失。

信玄离开的动作很有特色,站起来后,需要顿一顿,摆个pose,再走人。

 

影武者在后面的剧情中模仿了这个动作。

 

这幕经典剧情里,简洁的人物对话,不但交代了人物关系,还表达了人物个性。

有意思的是,信玄对于自己攻城略地正义性的解释,大约是:只有统一,才能结束长年战争的局面,减少流血。这和中国当初统一的理念是一样的。

 

在短短几分钟剧情里,能表达如此多的内容,这就是黑泽明无与伦比的存在感。

 

 

 

 

 

影武者 Kagemusha the Shadow Warrior(1980)

8 .6 / 10 .0

影武者(1980)

影评(170)

收藏(897)

回复 (35) | 收藏 (26) | 5942 次阅读 |
标签:

绯色_神仙 (上海)

女 巨蟹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