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绯色的光影时空

我喜欢的东西都很单纯。

http://i.mtime.com/121595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赖声川的相声情结——《千禧夜,我们说相声》赏析

绯色神仙 发布于:

 

 

 

这是表演工作坊的第四出相声剧了,传承了赖声川一贯的高水准,将相声与舞台剧完美结合的同时,呈现给观众一台有笑料、有反讽、有哲理的精彩演出。

 

形式:

整台剧有两个时间段(1900年和千禧年),采用的是舞台剧的换幕方式。同一时间段里,实质是数个对口相声的串联,其间用舞台剧情衔接,手段非常灵活,丝毫不生硬,三个主要演员,进行了两两配对,如在1900年那段里,皮不笑和乐翻天搭档说了一段,接着两人又分别与贝勒爷搭档了一段。每个段子里清晰可见捧哏和逗哏互动,原汁原味的相声表演,配合舞台剧的夸张肢体动作,天衣无缝。

 

乐翻天战战兢兢地与贝勒爷搭档。

 

笑料:

 

笑料的呈现基本继承了传统相声的模式,而且很多样。乐翻天和贝勒爷那段“什么才是美”为主题的段子,就是典型的捧哏为辅,逗哏为主的对口相声,逗哏一直语出惊人,让捧哏摸不着头脑。到了皮不笑和贝勒爷以及劳正当和沈京炳的段子,演变为子母哏,双方你来我往,不相上下。除此,庚子年一幕,贝勒爷有一个唱段,千禧年一幕,劳正当有一段贯口表演,这都是传统相声技艺。每个段子结束时,两位演员会即时谢幕,很有艺术感。

既然是结合舞台剧,笑料里也有非典型的相声包袱。比如皮不笑和贝勒爷这段,俩人各说各的故事,一个是贝勒爷面见慈禧,商议逃难,一个是皮不笑偷会小桃红,打算私奔,但是两个故事的叙述停顿点正好接在一起,形成一种反差,非常有喜剧效应。这种不同故事碰撞的手法,是赖声川擅长的,在《暗恋桃花源》中,两个剧组在同一个舞台上排练,也经常出现这种台词错接的架构。

不能忘记赖声川来自台湾,笑料里也颇俱台湾本土色彩,比如模仿民进党党员不标准的台湾国语,以及千禧年一幕中的政治反讽笑料都属于“台湾制造”。

 

反讽:

 

相声的笑料里,常常裹挟着艺人对社会现象的讽刺,由于内容平民化,容易让观众产生共鸣。但是对社会现象的讽刺,经常会指向政府层面,内地没有这样的创作环境,相声演员只敢聚焦非政府事件,抨击一些社会名人,偶尔有胆子大的,也都是点到为止。这方面,台湾有很好的艺术发展土壤,此剧中除了讽刺大众社会,更有针对性的政治反讽。

倪敏然在两幕里分别出演贝勒爷和曾立伟,两个都是政治人物,通过他与另外两位代表平民的角色间的互动,用讽刺的方式描述出两个时代的政治生态,其中不乏犀利的言辞。如贝勒爷和乐翻天讨论“什么是美”,乐翻天觉得能吃到一大碗白米饭就是美,贝勒爷呵斥道:“这哪是美?这叫饿!”乐翻天觉得衣服破洞少,屋子不漏雨就是美,贝勒爷呵斥道:“这哪是美?这叫穷!”反之,贝勒爷觉得自己的随从不及以往多,就是苦,别人家的儿子淹死了,是一种美,叫凄美。这一对比不可谓不辛辣,反映出当时的官员心态:只把自己当人看,百姓在他眼里全都不是人。进入千禧年,面对参选者曾立伟的虚假亲民,捞肥利己的丑恶面目,沈京炳大喊:“民主!民主!人民放在锅子里煮!”讥讽台湾政客不尽本职,只晓得谋取自己的政治前途,面对民众,为了选票,口若悬河,开尽空头支票。

最讽刺的是两幕的对比,倪敏然的出场都是打断相声表演(扰民),身边的随从,之前是服侍他的奴才,后来是支持他参选的金主,(没有为民服务的配套班底),两次都是一番虚词客套之后,强行将剧场撤了,桌子搬走,前者是因为相声演员得罪自己,后者是因为自己参选需要征用剧场(对人民的随心所欲)。两相比较之下,可以看到100年中,政治制度的进步下,人民不需要再面对政客唯唯诺诺,但是政客不改尿性,本质仍旧一样。

 

这一幕真是乐坏我了,贝勒爷自己摇大扇子,赐给乐翻天一把迷你小扇子,在这种生活用具上,都要体现出等级来。

性格比较刚烈的皮不笑讥讽贝勒爷。

曾立伟拉票。

 

哲理:

 

赖声川的剧目总是有着巨大的信息量,这一出也不例外,已经非常饱满的内容里,还不时闪烁出智慧的火花,给人带来哲理性的思考。

最出彩的就是剧中最后,沈京炳和劳正当关于“万事是只需看结尾——结尾学”的一个段子,深刻反映出当下社会的浮躁,只注重结尾,不在乎过程,只重效率不重质量的现象,捧哏与逗哏的一问一答,看似荒谬可笑,却渐渐揭示这种思维的弊端,而当话题放大到历史层面,沈京炳分析道:“所有的战争,没有一个人赢了,只有战争赢了”,沉重的尾音让人陷入深思,接着沈京炳的话锋一转,说到自己最近在研究结尾学的时候,发现有两个字吸引到了自己:开始。忙忙碌碌的我们可还记得生活的初衷?只图私利的政客,可还记得是谁将他选上台?杀红眼的交战双方,可还记得开战的最初目的?一番哲理性思索,穿透了整个剧情,看似松散的情节与对话瞬间产生了联系,发人深省。

 

 

作为表演工作坊的灵魂人物,赖声川除舞台剧之外,还持之以恒的进行着相声剧的创作,这里除了赖声川对传统文化的热爱,还有对传统文化式微甚至消亡的担忧,剧中劳正当就有这样一句台词,“在这新旧一千年交接之处,有一个现象,说话语言都没什么用了,我担心下一个一千年,没人听相声了。”闪耀整个舞台的智慧对白中,隐隐地透露出一种忧虑,我想,赖声川是想通过相声剧,为传统相声多谋取一条生存的出路,从这第四出相声剧的纯熟手法来看,他已经成功了。

 

赖声川相声剧作品年表:

1985年:那一夜,我们说相声

1989年:这一夜,谁来说相声?

1991年:台湾怪谭

1993年:那一夜,我们说相声

1997年:又一夜,他们说相声

2000年:千禧夜,我们说相声

2005年:这一夜,Women 说相声

 

劳正当与沈京病搭档对口相声。

 

精彩对白:

 

——小狗去找女朋友去了。

——找母狗去了。

——不是,母猴!

——猴子跟狗啊?

——对啊,怎么样?你有什么意见?

——它们俩根本就不同。

——咳,你是种族歧视吗?

 

——这年头,你说很多有意义的话,哎呀,大家觉得很没意思,你说的话别人都听不懂,哎,大家觉得很有趣。

 

——这是一个无话不说的民主时代,你喜欢谁,大声说出来,你不喜欢谁,一脚踹下去。你是天才,我也不见得要甩你,我是奴才,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这是个专家充斥的时代,到处是专家,回到家,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机,一排专家坐在那儿各说各话,转台!又是一排专家坐在那儿各说各话。关机,旁边也是排专家各说各话。

 

——民主!民主!人民放在锅子里煮!

 

——所有的战争,没有一个人赢了,只有战争赢了。

 

千禧夜,我们说相声 Millennium Teahouse(2004)

8 .4 / 8 .0

千禧夜,我们说相声(2004)

影评(4)

收藏(22)

回复 (1) | 收藏 (2) | 434 次阅读 |
标签:

绯色_神仙 (上海)

女 巨蟹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