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流苏

嗨!大家好!第一次光临这里,在这里我没有朋友,在外面我也没有可以把所有心事都可以说出来的朋友.等你醒了你会后悔你说了什么,然后也会担心人家怎样看你.这就是我认为交不到心的朋友.各位有这样的心态吗?   我的心态是不是太过老了!无人和我分享我的所有,我是孤独的.但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不孤独?   我会为一句话而伤心,也会为一本电视而动情,前两天看的 <越狱> 男主角也确实让我爱慕了一番.可惜现实生活,能让你动情和值的你动情的人太少了.   其实人来世上一招是为什么呢?

http://i.mtime.com/12265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爱 珍

小沈 发布于:

     

爱珍是一个女人。

确切来说是一个疯女人。我认识她的时候还是个孩子。

小的时候每天上下学时间都会遇到她,她有时候坐在家门口的竹椅子上,有时候站在那里看来往的人;满面笑意的样子。听说她还嫁过人,不过没有多久人家就把她送了回来。从此漫漫长的一生都注定要她的爸妈照顾。

我们上下学路过时,她站在家门口看我们,嘴微微张开,脸上带着笑,很好奇的样子。我们从她身边飞快的绕过,站在她的背面猛的叫“嘣啪”这是鞭炮的声音,具说她是小时候被鞭炮吓傻的。然后她就吓的乱跳,肥硕的四肢不断的挥动,大脑袋胀的通红,口里“噢噢”的乱叫。她妈妈跑出来骂我们,我们早已经笑着跑远了。

她妈妈从此在上下学时陪着她。我们也就不敢轻举妄动,只要她妈一走开,故事就会重演,我们那时候也是善良的孩子们,只是疯子我们觉得恶的。

二十几年过去了,我故地重游,又看到她了,她还是穿花衬衫,剪短头发,还是那样胖,头发上长了好多的白发,眼神爱凝视一个地方。我又从她身边走过,害怕她认出我来,突然冲过来,撕拉我的头发,我的头发到处飞扬,她个子这么大我肯定没力逃脱,于是我就哭。我的脚步开妱放慢,轻轻的走过眼睛瞄着她,她一下子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笑了,那是一种苍茫的笑,和善的笑,我也笑了。原来一切是我多虑了…….

其实,不要说她是傻的,就是正常人,二十多年过去了,由一个小孩到现在也未必会认出来。

   再走过这条路,我也不怕了。有时候看到她正织一条很细的围巾,眼神好专注,一针针的慢慢的织。会织毛衣了,不简单。是有五十几岁了吧!穿的球鞋,露出了脚踝,満是乌黑的老泥,看来还是不会照顾自已。除了织毛衣就爱站在河边凝视远方,眼神一点也不痴呆,她在想什么呢?听说她的父母已经死了多年,她完全要靠自已照顾自已。在她的世界的里有死亡吗?或许只有暂别,所以常常有等待,有凝视,有期望。

   她到底是怎样生活的我也无从了解。只是有隐隐的愧意,一个无知的人,无知不是她的错,而我们却还要在她身上寻找快乐。

   闷热的夏夜,十点多种,我坐着汽车过她家门口。小镇的夜已寂静,苍茫的夜灰突突的看不到光,猛然看到她站在家门口,没有穿上衣,一身的肥肉白晃晃的在夜色中显得很突兀,眼神定定的望着前方,夏日的微风拂过她的面颊,她的表情慢慢的缓和下来。

    隔了几天,我在镇上的中心地带看到了她,她站在冰柜的旁边看着冰柜,全然没有那晚的呆意,也没有苍茫。只是眼神带着喜悦,带着渴望象个孩子。她在心智上本来就是个孩子。

我走到她身边问她:“你吃过饭了吗?”

她使劲点头:“吃过了。”

我问她:“想吃棒冰吗?”

她腼腆的笑了,没有答我。我就拿了一只巧克力蛋筒给她,她高兴的満脸胀的通红,映着她満头的花白头发,我突然觉得有点心酸,于是快步走了……

 

   

回复 (0) | 收藏 (0) | 92 次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