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不能用任何其它的方式 -宫崎骏谈他创作的思想基础

xiaozhu 发布于:
以下的内容节选自宫崎骏在影片放映会上的讲话和记者在其它场合对他的采访。
 
一、  为什么娜邬丝嘉是个女孩儿?
很多人问宫崎骏为什么总选择女孩子作为故事的主角。
“我并没有刻意安排。但和男孩子比起来,我认为女孩子的勇敢和豪侠更让人感动。从前我老说,现在已经不是男人的时代了。这样说了十年,我也烦了,倒不如说我喜欢女孩子。这恐怕更接近事实。”(1994 Ryoko)
 
在我看,宫崎骏是个感情极其丰富的人,他从心底里同情弱者。所以,孩子和妇女在他的电影里,都是不畏压迫,敢于反抗,且能掌握自己命运的人。
 
二、  拿着纸花的猪
宫崎骏回答一些人对他电影的批评-人物不够深刻,忽视了人类的罪恶和愚昧。
“我不想创作一个毫无人性的坏蛋,对其他人没有任何同情。有导演在拍摄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就算人们告诉我‘没有这样的人’,我也只能说‘我希望有这样的人。’事实上,我想谈谈幼年的经历如何影响了我。直到接近五十岁我才能以平静的心态讲这个故事,我觉得简直不能启齿。我的家庭在战争中过得很好。因为我们的家族生意是军火。我的叔叔是总裁,我的父亲是厂长,在Tochigi的郊区生产军用飞机的翼梢和挡风玻璃。做为军火商,我父亲这边的亲属没有一个被征兵,更甚的是,我的父亲在战争中还拥有一辆汽车。当然我的母亲也说她曾经发愁孩子吃不饱,但是和其他经受了战争苦难的人比起来,这实在不算什么。总之,我的家庭在战争中享受到了最大的富足。
 
1945年的七月,我四岁半。我们所住的城市遭到了轰炸。我醒来时是半夜,但天是红的,象晚霞一样,连屋子里面都是粉红色的。我有两个兄弟,我的母亲,父亲和另一个叔叔带着我们躲到了火车站的桥下面。燃烧弹象下雨一样从天而降,城市已陷入火海。我的父母觉得在桥下还是危险。我的叔叔跑回城里取来了公司的小卡车。我们决定坐车疏散到城外去。当我们要走的时候,有几个也在桥下躲避的人,我记不清了,但我绝对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请带上我们。’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我们的邻居,朝我们跑过来,叫道,‘请带上我们。’但是卡车就哪样开走了。她的喊声‘请带上我们。’渐渐消失在远处...那情景在我脑海中就象是个电影。
 
幸运的是,我后来听说她和她的女儿都活了下来。但她们是有可能被炸死的。这件事在我的心里留下了强烈的印象,令我非常痛苦。做为一个孩子,你愿意相信你的父母,相信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因此,很长一段时间,我压制了心中的记忆。在我成长的时代,由于经济的原因,即使在东京也仍有很多人上不了高中,有人必须工作,不能参加学校的活动,或不得不长期缺课。每个班都有这样的学生。和他们相比,我意识到自己生活的基础是个可怕的骗局。我和父母打了一架。但是我始终也不敢问他们‘为什么不带她走’,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如果处在父亲的位置上是否会把车停下来。
 
这个故事和战争的本质没有太大关系。就算我满足了良心,车停了下来,那军工厂又怎么办呢?日本在中国,菲律宾和其它东南亚地区进行了恐怖的大屠杀,我不得不论断日本作为一个整体是罪犯。问题没有那么简单。但多年之后,我意识到我想做一个动画片,里面有一个孩子在那种情况下会说:“请停车。”他不能放弃,因为人性不能如此。一只猪绑架了一个女孩儿,但是递给她一朵纸做的花说,“请接受我的爱。”这听上去也许很不真实,但我不能用任何其它的方式去拍电影。我看过许多描写人性丑陋的作品,我认为那种电影有它的重要性,但是我愿意做些‘我希望事情是这样’的作品。”(1988 Ryoko)
 
三、  工作的人和吃饭的人
“因为我成长在那么一个家庭,我们有一个女佣。我大约是六岁,战争已经结束了,我看见厨房里装米的桶,说道:‘我们吃的米是从那儿来的。’那个女孩却生气的说:‘在我家,我们没有任何东西能放在米桶里。’我想她一定在成长时经历过严重的食品短缺。她的话至今鲜明地留在我的心里。我是一个对不公很敏感的孩子。有一个俄国的童话叫《这是谁的面包》。一只公鸡,一只狗,一只猫和一只猪。公鸡拿着麦子的种子说:‘我们来播种吧。’但是其它的人说,‘不,我们不愿意。’公鸡只好自己播种。麦子长出来后它说:‘我们来拔草吧。’但是狗,猫和猪说,‘不。’然后公鸡说:‘帮我收割吧。’那三个人说,‘不。’公鸡又说:‘帮我磨面吧。’三个人说,‘不。’当公鸡做好了面包,正要吃的时候,那三个人说:‘我们一起吃吧。’公鸡说:‘这是我的面包,我不会给你们。’我记得自己完全被这个故事吸引了。对我来说,这是另一个重要的主题。
 
一个叫《白蛇传》的电影,曾经深深打动过我的心。故事里的白蛇爱上了一个人。当龙王问她,‘你怎么可以’的时候,她说,‘人类有灵魂,一个我们没有的宝贵的东西。’看到此处我很难认同。因为除了许仙之外,其他的人类都是用毫不关心的态度画出来的。我不能想象她说人类是更好的。灵魂在哪儿呢?总之,他们没有象他们所说的那样去描绘人物。所以当我们在拍电影的时候,我经常告诉职员们不要用毫不关心的态度去画附带的人物,尤其是在《Lupin III》中。如果你用这种态度画其他的人,认为Lupin(一个动作系列的小偷英雄)很酷的话,你会做出最糟糕的影片。我们必须认识到,正因为有了那些‘其他的人’,象Lupin这样的笨蛋才能继续,才能站立,才能在故事中去偷姑娘的心。”(1988 Ryoko)
 
四、  我为什么不做娱乐性的动作片
“我喜欢愚蠢,滑稽的动作片,你可以边看边笑。但这并不等于我能拍摄这样的电影。如果我在其它方面都失败了,我也许会,但幸运的是我还有机会去做另一些类型的电影。如今,在拍娱乐动作片时,我们不可避免的触及到‘动力’的问题。没有目标的电影只是殴打的竞赛会。‘所有的人都死了但我会幸存,我要拿走所有的财宝’,理想和正义放在一边,这些想法来自于我们心中的欲望,就象一只公海豹。它是动作片惯常的欢乐结尾,为了让你感觉良好。但在现今的时代,我们不可能再持有这样粗俗的态度了,对吗?
 
把娱乐动作片连接在一起的根基是诸如‘我想变得强壮,我要钱,我要女人’之类的渣子。你必须利用一个故事结构,起初有各种情节纠葛,但在某一点之后,动作就成了最主要的内容。做这样的电影,最困难的是估计什么时候观众希望看见所有的飞机都被打下来。如果到这时你还有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那其余的动作序列也就会让人满意了。我有各种主意去制造可笑和滑稽的战争片,例如坠落,受伤,枪击,殴打,在飞机的翅膀上跑,掉入水中。但是没有故事,动作是不会有趣的。我不知道怎么拍电影的前半部。有人说干脆跳过这部分,直接拍动作,但是我绝对不能如此。我可以认同拍摄复杂神秘的计算机和军队这类东西是一种爱好,但也只能是爱好。
 
很多人说娱乐是应在批评研究之外享受的。然而,娱乐和其它东西一样需要附着在大量相互关联的思想上去建筑一个合理的系统。遵守这个规律,如果你想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困惑和刺伤我们的事情是那些我们所不能识别的-问题的根本,它让你期望逃避。试图去解决这些问题不会产生出流行的娱乐,不是吗?我决定去挖掘根本,至于有些年轻人抱怨他们更喜欢娱乐动作片,我不能为了这群人花费我所剩不多的时间。我要用它们去满足我,或是那些有所关心和忧虑的人们。动画不应该限定观众是某一类人,然后只为一些‘爱好者’而做。我们在拍电影时需要接近多面性,普遍性,不然它最终是会失败的。”(1991 Atsushi)
 
 
参考:
1. Translated from Japanese to English by Ryoko Toyama 1994, Why Heroines in Miyazaki Works
2. Translated by Ryoko Toyama 1988, A Speech by Hayao Miyazaki-Here
comes Animation
3. Translated by Atsushi Fukumoto 1991, Hayao Miyazaki Interview: Reasons why I don't make Slapstick Action Films now
回复 (1) | 收藏 (1) | 487 次阅读 |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