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不会结束的故事--《风之谷》和宫崎骏十三年的思想历程

xiaozhu 发布于:
背景知识:

《风之谷(NAUSICAA OF THE VALLEY OF WIND)》是宫崎骏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一部漫画,一共1080页,历时13年。有人认为她是一部科幻小说,有人认为她是一部环保小说。书中涉猎的内容包括哲学,宗教,人文,历史,结构庞大,情节复杂,在探讨人类自由,生命意义这个主题上和电影MATRIX有惊人相似的地方。这本书在美国的评价很好,ANODYNE MAGAZINE称她是一部辉煌的神话诗史(A GORGEOUSLY EPIC FABLE)。我个人认为《风之谷》并不是宫崎骏最出色的作品。他在书中讨论的问题太多,太复杂,以至于超出了自己能控制的范围。而且《风》的创作周期被拉得太长。作者自身的改变让故事前后不能完全统一,留下时期性的痕迹。尽管如此,《风之谷》仍然是值得一看的好书。因为宫崎骏毕竟是大师级的人物。这本书想象力之丰富(一个完全幻想出来的世界,奇异的生物,深邃神秘的自然,人类不同种族的文化,语言,服饰,机械,房屋,飞行器……),场面之宏大,令人叹为观止。所讨论问题的野心也很令人佩服。作者的才华和刻苦的精神在书中表露无疑。另外,娜邬丝嘉的思想就是宫崎骏的思想,她的困惑也是宫骏的困惑。所以对于了解宫崎骏这个人,这本书是个很好的来源,比看采访得来的要直接得多,真实得多。

 
 
一、《风之谷》漫画
一九九三年在接受《美国动画》杂志采访时,宫崎骏承认《风之谷》实际上是个临时的替代工作。一九八一年他拍完《CASTLE OF CAGLIOSTRO》后暂时失业。《动画时代》建议他为他们画一部漫画。宫崎骏接受了邀请,但是提出只要找到新的动画工作,就有权结束故事。从一九八二年起,他开始断断续续地写作《风之谷》,中途曾中止过四次,然而在五十九集,十三年之后,宫崎骏终于完成了这件作品。《漫画期刊(COMIC JOURNAL)》评价《风之谷》是迄今为止最好的一部图画小说(THE BEST GRAPHIC NOVEL EVER)。

宫崎骏在《风之谷》创造了一个极具幻想而复杂的世界,可以和JRRTOLKIEN的《魔戒(LORD OF THE RINS)》相媲美。尽管书中的自然和各种生命初看起来有些奇怪,却都是建筑在现实基础上的。故事中的很多想法和细节来自宫崎骏多年阅读的历史和科学文章,娜邬丝嘉生活的社会,周围的国家,和当时政治上的矛盾也是从宫崎骏涉猎广泛的阅读中发展而成的。因此,这个想象中的世界才具有一种牢固的现实意义(1999, McCarthy)。

漫画创作通常是每页四幅,但宫崎骏却达到了平均每页八幅的水准。这意味着巨大的工作量,但是努力获得了回报。《风之谷》给人的感觉就像个小型电影,常常使读者忘记自己在看静止的图画。娜邬丝嘉指挥飞机降落到小岛上时,人们的争论,紧张,以及最后着陆时的危急都被描绘得生动而强烈,使人如临其境。你甚至可以听到娜邬丝嘉的喊声,感到飞机的速度和着陆时的撞击。宫崎骏无论在情节处理,故事叙述,角色塑造和控制感情起落上都是一流的。在第二册的高峰,他在不到三十页的漫画里描述了一场激烈的战争,从偷袭,遭遇,包围到撤退,一系列精采的场面激动人心。他还利用这个情节栩栩如生地刻画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女人。

在很短的时间内,《风之谷》就在大批读者中建立了声望。宫崎骏因此拍摄了一部同名电影。但是漫画和电影是两个不同的作品。宫崎骏并不想重复自己。他继续漫画的原因是因为电影中某些东西不能让他完全满意。《风之谷》开始时不想以环保为主题,但故事的发展逐渐超出了宫崎骏的预想。电影完成之后,他发现自己深陷到‘人类的未来’,‘生命的意义’这种复杂的领域中。“我被逼到了角落里”,宫崎骏说,“我本想在漫画中更深入的讨论这些问题,可是最后我却写了一堆自己也不懂的东西。”(1994, Ryoko)

以的内容摘自对宫崎骏的采访:

二、我无话可说
“如果我们能假设上帝的存在,那我就可以用他来解释世界了。但是我不能那么做。我也可以设法用人类的冲突和矛盾来理解世界,但是我发现自己不能对这种程度的说明满意。于是我再也没有信心写任何东西了。娜邬丝嘉的困惑正是我的困惑。在故事的结尾,娜邬丝嘉,一个把如此重担放在肩膀上的女孩儿还能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吗?象她这样的人可能继续生活而不发疯吗?她问了许多问题,但是到最后,这些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反而产生了更多的疑问。有人说生命只是自私基因的延续,可是不管怎样,我们也不能接受那样一个解释。我不想肤浅地描述人与自然的关系或是人的本性。然而如果我走得更深,我就会触及一堆混乱的问题,不得不面对宇宙的黑暗。我以为写作《风之谷》能帮我理清思路,但实际上是更困难了。我的意思是我丢失了言语。‘我们是对的,我们打败了敌人,和平即将来’是
一句谎言。

在写《风之谷》的过程中,日本内外都发生了很多事情。最让我震惊的是南斯拉夫的内战。我以为他们不会再这样了,我以为他们从前做过这样可怕的事,所以现在已经厌倦了。但是他们没有。我认识到人永远没有够的时候,它让我知道自己是多么天真。纳粹在德国发展起来时,许多人说他们只是一群匪徒,但是他们却长成不可阻挡的势力。如果你看CNN,会觉得塞尔维亚人极其邪恶,但是究其根本,西欧和基督教中的希腊正教之间明显地存在冲突。然而塞尔维亚人就对了吗?内战的双方实际上都很愚蠢,而且都犯下难以形容的罪行。就算有正义,战争一旦开始就会堕落成邪恶。这就是战争。

苏联台时,我正在《风之谷》中写一个叫‘多若克’的国家的崩溃。写的时候,我还在疑虑象多若克这样一个帝国是否会轻易地垮掉,所以当苏联更容易地倒塌后,我真是万分惊讶。在写多若克的崩溃时,我遗漏了很多该写的问题,例如为什么它会发生,这个国家的系统是什么,为什么这个系统不再工作了。但就在我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现实生活中,苏联就那样倒下去了。”(1994,Ryoko)

 
三、《风之谷》改变了我的思想
“准备结束《风之谷》的时候,我经历了一次转变,我完全放弃了M主义。我判定历史唯物主义是错的,我不应该再用它衡量事物。直到今天,我有时都在想,如果我没有改变,事情会容易得多。我的转变并不是突然的。但在写作的过程中,我心里很多问题变得无法承受。我又回到了基础,这不是让人恍然大悟的经验,我觉得非常黑暗。但是我想我必须接受它,必须用自己的眼睛来看事物。我曾经多次试图用理想压制感情,我不会再那样做了。

在我的社区里,人们清理附近的河流。有时间,我就加入他们。我觉得这很好,但这不解决任何问题。如果我们想普遍性,从山顶或飞机上往下看,会觉得我们对太多的事情无能为力。但是,人们常常可以从特殊事例中得到满足:在一条美丽的小路上走走,如果天气好而且阳光也灿烂的话,我们就觉得自己还能继续。做这种事比在台上就重大话题作演讲更合我意。今年我计划把土壤和草地放到吉卜力(宫崎骏创建的工作室)的楼顶上,这不解决问题,但是行动比生气好得多。很多事我不能随便说出来。如果我说“我们必须清理河流”,有人就会给我打上‘环保’的标记。我最好行动而不要说话。”(1994,Ryoko)

 
四、不会结束的故事
“《风之谷》是我所有作品中最沉重的一个。重归娜邬丝嘉的世界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告诉你实话,当我需要拍下一部电影的时候,我就会逃离书桌。电影制作期间,一切都很忙乱,我的精力被各种琐事所牵制。但是等影片拍完了,我也被麻醉了,一闲下来,《风之谷》却在那里等着我。我实在不愿意开始。写这样的东西让我很难再返回社会。

完成《风之谷》并不意味着事情的结束。我们和现代社会一起走到了令人困惑的起点。在写作时,我渐渐意识到,娜邬丝嘉实际上不是一个领袖,或一个领导人民的代表。她不断地观察世界,她是一种媒介。所以我决定把不知道的问题留在那里,结束我的故事。在写作结束的那一刻,我就开始觉得自己真是老了。我一点儿也没感到轻松。我希望我能卸下担子,我以为生活会变得安逸一些,但是它没有。”(1994,Ryoko)

在故事的结尾,娜邬丝嘉摧毁了一直被人类奉为神殿的墓穴,然而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做了正确的决定,“我为自己深重的罪责而战栗”,她说。这个能驾驭风的女孩子再也没能回到她的家乡,而是永远地留在了被战争毁灭最严重,苦难最深重的‘多若克’土地上,和人们一起找寻生命的希望。时间流逝了,她的故事逐渐变成了传说。人们记得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管多么困难,我们也要活下去。”


参考:
1、Helen McCarthy 1999, Hayao Miyazaki Master of Japanese Animation
2、Translated from Japanese to English by Ryoko Toyama 1994, The Story won‘t End
回复 (1) | 收藏 (0) | 516 次阅读 |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