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海潮声 I Can Hear the Ocea

xiaozhu 发布于:
  
《海潮声》是吉卜力1993年拍摄的一部电视片。导演望月智光生于1950年,在新一代导演中属于佼佼者,以善于描绘微妙的爱情故事而著名。他是小说家冰室〔牙1〕子的忠实崇拜者。《海潮声》就取材于冰室〔牙1〕子的同名小说。虽然望月智光并不是吉卜力的正式成员,但工作室却选择了他来导演自己的第一部电视作品。接受这个工作时,望月智光已经在忙着拍摄《Here is Greenwood》系列片了,但是他不想错过难得的机会,所以决定同时接手两件工作。影片进入后期制作时,他因为过度疲劳而被送进医院。尽管如此,望月智光却设法完成了全部工作。很多观众认为《Greenwood》和《海潮声》在同类电影中都堪称经典。

《海潮声》的格调清新淡雅,像钢琴上一串清悦的音符,又似海边吹来的阵阵微风。浓荫掩映下的校园里,晃动着一张张新鲜的面孔,一个个挺拔的身影,白衬衫、蓝制服,处处弥漫着青春的气息。海滩上站着几个少男少女,或回眸,或凝望,丝缎般的秀发,黑亮的眼睛,正在静静地倾听那浪淘声。影片的绘画风格简洁精致,很像书中白描彩绘的插图。这并不奇怪,望月智光本是原著的配图画家,电影中的角色设计也来源于此。故事叙述象一个少年的日记,记录了年轻时几多无知和鲁莽。回忆里的吉光片羽在瞬间定格,放大:友情、爱情,心灵相通时那微妙的一瞬。少年在长成之后回头看,过去的一切是那样幼稚、痛苦,但仍然美好。

影片的开始,杜崎拓赶着去飞机场,出了门又匆匆折回,抽出书架旁的同学聚会通知,谁知一张照片也跟着落下来。杜崎捡起照片,呆呆地看了一会儿,重又离开家。遗落在桌上的照片里一个清丽的少女,身穿红色的泳衣,正默默地望着远方出神,像显然是偷拍的。“两年前那个炎热的夏天,”杜崎的画外音响起来,“我和松野君第一次见到了里伽子。”镜头转成高知城的飞檐碧瓦,蝉鸣嘶嘶,高二开学的时候,班里从东京转来了一位新同学武藤里伽子。松野喜欢上了美丽的里伽子。杜崎觉察了,感到很怅惘,他们自初中起就是好朋友。“不要这样,”杜崎在心里说,“女孩儿只懂看男人的外表,哪里会了解你的内心。”但命运弄人,杜崎在不知不觉中陷入松野和里伽子的一场三角关系中。

开学没多久,聪明好强的里伽子就把这群乡下男孩子全给震了。她不仅长得漂亮,网球打的棒,而且连学习都特别好,然而她却不快乐。大家都认为那是高傲的表现。她的突出,除了让人在背后议论纷纷之外,似乎并没给她带来什么好处。她在班上很孤立,完全没有朋友。杜崎一开始并不太喜欢她。他是个开朗善良的人,虽然有点儿粗心。春天学校组织到夏威夷旅行的时候,里伽子没有问松野,却向杜崎借了钱。这件事让两个好朋友之间第一次出现了裂痕。而且事态扩展的越来越大,终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里伽子借钱原是想偷跑回东京。父母离了婚,妈妈带着她和弟弟搬回了娘家。杜崎因为一件偶然的事跟着里伽子上了贼船,但他们也由此互相了解了对方。满心欢喜地回到家,里伽子却发现父亲有了女朋友,且不欢迎她。她一直以为离婚是妈妈的错,现在却发现爸爸并不在乎她或他们这个家。她受了打击,非常难过。杜崎很同情她,他没有太多心眼儿,既不自卑,觉得里伽子瞧不起他,也不害怕里伽子,有什么不满当面就说,而在心里他又是真心希望她好。里伽子发现他比自己在东京油头粉面的男朋友强多了。杜崎原本怕里伽子自怨自艾,然而分手的时候,她走到门边,回过头对他微微一笑,“真是糟糕的东京旅行呢,不是吗?”就又恢复成他所知道的那个里伽子了。杜崎发现她其实是个事事坚强的女孩儿。


但麻烦在等着他们。回高知以后,学校里的谣言传得满天飞,越是这样,里伽子越不服软,“是去了东京,我们还一起住了旅馆,怎么样?”杜崎却心虚了,他怕松野误会,一时义气下,当着众人和里伽子大吵一架。“你真是很为朋友着想呢,这样够了吧!”里伽子的话让杜崎气悔交加,“东京的旅行,实在没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实在是没有。”秋天到了,金黄的银杏叶飘落到碧蓝的水池中。女孩子们忙着准备毕业舞会,把里伽子堵在角落里逼她参加。里伽子不肯退让,她没那么恶劣,却要嘴硬,顶住了女生们的压力。杜崎不敢帮她,在一边嘲笑,“你可真行。”里伽子回了他一记耳光。杜崎呆住了,里伽子也呆住了,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她哭着跑开了。而杜崎的好友松野也和他掰了,直到毕业他们都没再讲话,松野去了大坂,杜崎去了东京,他们就这样分开了。

光阴似箭,又是一年的夏天,时间转回到现在。飞机降落在高知机场,中断了杜崎的回忆。他出了门,意外地发现松野在等着他。晚霞中,两个男孩子朝海边走去,淘声阵阵,天上的云霞绚烂。静默中松野徐徐地开了腔,“我那次所以打了你…是因为我忽然意识到…你在抑制自己的感情…为了我。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你一直是喜欢她的。”杜崎面向大海蹲下去,无声地听着松野的话。落日在海面上投下大片金光,海风微微地吹着他们的头发,成群的海鸥飞翔在水面上。不约而同地,两个人都笑了。

热闹的同学聚会上,众多的老朋友们又见了面。他们一起回忆高中的生活,感到自己从前实在是视野狭窄,不能容人,对于种种的琐事皆放不开,既伤害了别人又伤害了自己。而现在,一切的纠纷,误会,争吵,妒嫉都过去了,还是向前看吧,世界大得很。黑夜里,杜崎、清水、小滨…站在街上凝望灯光掩映的高知城堡,从没觉得它象今天这样美丽。松野已从各种迹象中看出自己‘失败’了,但何必耿耿于怀呢?他从失意中挣脱出来,也转身仰望城堡。眼前的美景让杜崎又想起了里伽子,和松野的一席话,使他们前嫌尽释,而埋藏在心里对里伽子的感情也由此一下释放了出来。过往里伽子说的每一句话,都重新在耳边响起。

  “杜崎君,能借我点儿钱吗?”

  “什么呀,简直象先生一样教训人,真令人失望。”

  “你把我借钱的事告诉松野了吗?不是说好保守秘密的吗?大男人也这么多嘴
。”

  “我生理期反应很大的,有时会因为贫血一睡不起。”

  “我要跟爸爸说,我想和他在一起,我想回东京。”

  “我的房间被重新装修过了,墙壁竟然涂成绿色!”

  “我站在爸爸一边,他却不在我这边。”

  “真是糟糕的东京旅行呢,不是吗?”

  “你很替朋友着想呢,这样够了吧!”

  “你这个笨蛋!你是最差劲的人!”

  “我要去东京见个人,那个睡在(旅馆)浴缸里的人。”

影片的结尾,杜崎在东京地铁站等车,忽然看到对面站台上的人。车已经来了,他急忙奔下楼梯朝对面跑,可等他气喘吁吁地赶到时,车门正好关上。杜崎失望地看着逐渐远去的列车,但就在这时,他发现了身后不远处的里伽子,身穿无袖连衣裙,卷曲的长发在风中飘浮,比以前更漂亮了。杜崎不好意思地笑了,里伽子也笑了。“啊…”杜崎在心里说,“我是真心喜欢她的。”

注释:
①两点水加一个‘牙’字,字典中无此字。
 
回复 (0) | 收藏 (0) | 503 次阅读 |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