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守株待兔の精灵

总会有那么一些事情,渐渐地成为了自己的习惯,然后融入我的生活,如同命中早已注定了一般无法改变…… (敬告:精灵宅内一砖一瓦不许搬动!一草一木禁止采摘!)

http://i.mtime.com/129882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精灵追影(不许搬!)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薄荷糖》——搭上时光逆转的列车,带你我跌进深渊,爬上云端

灰色精灵 发布于:

 

 

      影片《薄荷糖》是有着作家经历的著名韩国导演李沧东的第二部作品。影片在对小人物经历的叙述中,不断展现出韩国当代社会断面,在这些断面的背景上,还展示了在现代性进程中个人失去皈依的漂浮以及所遭遇的种种创伤,并毫不留情的将社会感光下不能省略的疮疤揭示出来。
 
     《薄荷糖》采用了完全倒叙的手法,讲述了主人公金永浩从1999年回溯到1979年这二十年间令人唏嘘的人生历程。当我们第一眼看到金永浩的时候,他只剩下个躯壳,犹如行尸走肉般。导演李沧东开始就打算让我们品尝苦涩,然后当我们感到疑惑的间歇在远处放上一颗薄荷糖,那里才是故事的起点。导演采用这种叙事方法以便让我们追溯幸福,追溯时间的驿站,使眼前的刺痛可以淡化,诚然,这一路上多是伤感。因为它带给心灵上的沉重不仅仅是在那样特殊时期的人生,还有那有如逆行的列车般穿梭的时光所赋予我们的一切,我们能回顾那些伤感与美好,却永远无法回去。
 
 
      搭上时光逆转的列车……
 
      郊游 1999年

  影片的故事开始于1999年的一次郊游,是二十年的老朋友重聚,当躺卧在桥下,衣衫不整,满眼绝望的金永浩出现时,其实这里是他人生旅程的起点和轮回,二十年前,他和他的初恋顺任一起来过,如今这些美好的印记在眼前抹去了。在金永浩把聚会搅得天翻地覆的时候,他拿起麦克声嘶力竭的唱得歌曲,早在二十年前,歌词就昭示了一切“如果你离开我,我该怎么办呢,不行,真的不行,请你不要离开我,有什么无法告诉我的苦衷吗?曾那样亲切的你,曾那样温柔的你,怎么能那么无情,无法相信,你会舍我而去,我不要信,你跟我说再见。”之后,导演李沧东用了一个动态的长镜头对向了在远端铁路桥梁上出现的金永浩。他踉跄地爬上铁轨,迎着飞驰而来的火车嘶喊“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我想回去,不行,已经太迟了,太迟了,我想回去,我回来了,我回来了!”画面在一瞬间定格……
 
     照相机三天前 1999年春 
  这个时段里,每当金永浩的情绪波动和情节转折的时候,阴郁的雨都会不期而至,那年40岁的金永浩破产,一无所有,用最后的积蓄买了一把枪,死之前顺任的丈夫突然找到他,不知情的金永浩对着顺任的丈夫不断的暴怒,咬紧嘴唇喃喃低语的时候,其实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对他来说,妻子的不忠与事业的失败都是一种铺垫,而当得知顺任的近况才是真正把他逼向绝境的催化剂。当顺任的丈夫告诉他顺任临终前想见他一面时,他带上她喜欢的薄荷糖向她告别(这个时候,薄荷糖第一次被提及),金永浩在不省人事的顺任身边痛哭。这时顺任眼角滑落的一滴泪,为了那罐薄荷糖而流。当然,更为了把糖带来的这个男人。而当那个顺任送给他的照相机在多年前被退回,如今,又交到金永浩手里时,并被他再次卖掉时,那已然成为了一种近乎遗忘的记忆碎片又再次被抛弃了,这也也意味着他再也没有了牵挂。金永浩把胶卷粗暴的扯开看的时刻,其实就是一种告别,这种畸形的告别在路灯昏黄的光下,伴着火车的呼啸一起进行。列车的仪式化出现在之后被不断的重复,列车在前行,而三天后,金永浩的生命却只能留在起点。
 
     人生是美丽的 1994年春

  35岁的金永浩当了家具店老板,此时的他事业可谓春风得意,一方面他调查妻子的出轨,一方面和自己的女秘书偷情。而妻子的出轨很讽刺的被他那种近乎霸道的暴力终结,说其讽刺,是因为之后他与女秘书的奸情近乎顺理成章的如鱼得水。更为讽刺性是当画面一转,两个女人竟同时出现在镜头里,彼此谈笑风生。其实,这个时候的金永浩的伤痛在不断被提及,“薄荷糖”再一次出现在女秘书手里。在烤肉店他邂逅了曾经被自己用暴力虐待的犯人,那人看似平和的出现在他面前,但眼里却带着慌乱。那人已经成家,有了妻儿,这时金永浩问他,生活是美好的吗?与其说这些不断逼迫他的事物与人造成了这种错位的暴虐,不如说这种“美好”的印证是一种自嘲,这种美好,没有任何的意义,这些使他在别人面前和自己的空间出现了两面性,性格的分裂已经可见。
 
      告白 1987年春

  金永浩结婚了,妻子待产,他并不关心,不闻不问的吃着饭看着报。上一片段中出现在餐厅里的那个人在浴室与金永浩再次相遇,身为警察的金永浩对待犯人像是一条恶狗,红着眼睛撕扯着,麻木不仁。当时那人眼中的慌乱在暴力下得到了诠释,那种不堪回首的经历使我们震颤。某日,去君山办案,那里是他的初恋顺任的故乡。一个雨夜,在破旧的阁楼里,金永浩依偎在吧女的身边讲出了那段话:“想走她走过的路,想看她看过的海”并温柔的呼唤起顺任的名字,泪水如注,但已无法回头。在第二天抓捕嫌犯的片段里,又一个动态的长镜头伴着火车的隆隆声不期而至。而莫名的腿伤发作(在前三个年代片段的追溯中当金永浩陷入极度痛苦时他的腿伤都会莫名的发作)可以说再一次持续铺垫了悬疑。
 
 
     祈祷 1984年春 
 
     虽然离开了军队很长时间,金永浩还是无法治愈内心的伤痛。离开家的他选择当了刑警,他发现潜在心底的暴力以及罪恶让他无法再面对顺任。当顺任再次找到永浩的时候,坐在桌子对面得顺任,说起他那双虽然又粗又丑但却很温柔的手时,金永浩却当着顺任的面,生疏然而刻意地将手伸进女招待(前段已提及是金永浩以后的妻子)的裙子里,然后亮出自己的双手说:“是这样吗?温柔的手”。初恋就这样结束了。残存的善良使他拒绝了为爱而来的顺任的感情。而在顺任走的段落中,火车又一次出现了,与其说这列车带走的是顺任,不如说带走的是所有关于金永浩最后残存的一丝完美的记忆,之后的15年,他只能开始在回忆中追溯与寻找。宣告埋葬初恋后,终于把这压抑不住的悲痛转换为在小酒店里的大打出手,暴力再次上演,腿伤随之而来。谜底也随后揭开。
 
     面会 1980年5月
 
     这一时段的背景是震惊世界的光州事件,军队镇压学运,顺任赶去探访服兵役的金永浩,被营房的警卫拒绝了,她闷闷不乐地离开。恰好被正在紧急出发中的金永浩看见,这时和其他士兵一起坐在车里的金永浩,当他看见顺任的时候正在难过,因为就在出发前班长一脚踢散了他要带走的薄荷糖(顺任每次给他写信,信封里都装着一粒薄荷糖,金永浩都如视珍宝的收藏在瓶子里。),在杂乱的脚步下,薄荷糖被践踏的粉碎。金永浩在部队撤退时被流弹击中腿部后对他的班长说“我跑不动,靴子里进了水,我跑不动”,他停下来坐在地上费力地脱下靴子,带着我们不能信任的痛苦表情,往外倒水——但那那里是水,是血。血涌现出来,以水的流量迫使人震惊(这便解开了腿伤莫名出现的缘由)。在惊恐和慌乱中失手错杀了一个女学生,那时他曾误认那女学生是顺任,在这种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伤疤着实令我们战栗,金永浩在月夜下抱着女学生尸体嚎啕大哭,这是个只有残忍的日子,周围都是列车就像一个记忆迷宫的隧道,而车站就是入口,从此,必将深陷其中。
 
     郊游 1979年秋
                
     此时时光逆转的列车穿过明亮的田间,稠密的植被,幽暗的隧道又带你我回到二十年后郊游的老地方,而导演李沧东在带着我们跟着不断延伸的铁轨所隐喻的时空隧道回溯金永浩的一生之前,已经不断地向我们透露过在二十年以前有过一场几乎同样的郊游。就是这里,也许正是金永浩创伤不断的一生最为恰当的起点,因为那个时刻他的心中充满想象和期待,而一切都未曾开始。这时的金永浩还很年轻,很纯真,很感性,想沐浴阳光,和野花一起呼吸。有个女孩叫顺任,他的初恋,她带着美好的笑容,给了他一颗薄荷糖。金永浩说喜欢拍照,想要拍下那些美丽的野花,还用手指支起当做镜头比划给她看,他的手指移动,将她的脸套在自己的指间。关于“初恋的女人”的所有表达几乎也就这么多,而他想拍照的希望,顺任悄悄记住了,直到她变成植物人,还没有忘记交待要把一架二十年前现在已经变得老旧的照相机让丈夫转交给他。顺任带给金永浩的感觉清新得如同薄荷的味道,入口一刻的辛辣与清爽,之后的苦涩与回味,夹缠在一起纠葛着。唱着那同样歌曲的两人四目相对,铁路桥下,远离人群的金永浩在终点又回到了起点,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无法回忆这种已经无法分辨真伪的轮回。在列车驶过的隆隆时刻,他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跌进深渊,爬上云端。
 
    《薄荷糖》的主人公金永浩从一个普通的青年到士兵,有过杀人经历而远离初恋的纯真,随后在警察生涯中学会许多残酷手段,在痛苦中激发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暴力欲望,个性变得不能稳定,对家庭生活无法尽责任,最后在20世纪末期韩国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他的资金被商业伙伴拐骗,妻子也弃他而去。看望了临终的初恋情人以后,高喊着“我要回去”卧轨自尽。临死的时候,金永浩所呼喊的是他压抑已久的心声,他想要回去。回到哪里呢?
 
     从影片一开始那个粗暴无情的男人出发,要回到最初的纯真仿佛是不可能的事情。单单凭藉想象力完全无法还原出从前的单纯少年。跟随金永浩的行踪来到最早的时候,看不出来有什么必然的原因使得他的生活会变得如此惨不忍睹。金永浩自己在不断沉沦,他结束了警察生涯,开始自己的事业,但是带着那些警察生涯在他身上留下的根深蒂固的残忍痕迹。有必要的时候,金永浩从不吝惜使用他的暴力,无论是对被审讯的人,还是他的下属,甚至是自己的妻子。这些暴力可以从他自身的特殊时期的成长过程中找到源头,在那个打翻他的薄荷糖罐子的班长身上,在那些导致他紧张中一边嚷着叫女学生快走,一边慌乱开枪的无形压力中看到暴力的潜伏痕迹。在这些暴力相互传染和诱导之下,金永浩变得能叫许多人在他手下呻吟,使得他的暴力行为成为似乎是合乎行业效率的做法,却从来没有被阻止或者责难。金永浩作为一个抵抗不了外在压力的软弱不堪的人,在外在行为发生蜕变的同时,没有力量维护即使是微小的保留纯真的内心空间,当然也失去了关注和保护他人的能力。
 
     金永浩开始就站在轨道上迎着疾驶而来的列车大声呼唤“我要回去”,似乎他最后的愿望是回到曾经的但又不曾开始的青春岁月。在时光逆转的列车的终点,直到故事结束,我们发现,在多年以前,金永浩就曾经凝视铁轨和列车,对顺任说这地方是如此熟悉,好像他在梦中曾经来过。然而这里并不是他来过的地方,而是他漫长经历之后的最终归宿。铁轨和列车一同构成终极归宿的意象,见证过金永浩少年的纯真,在最后时刻,碾过他的身体结束这一场生命,不过是意味了起点,又来承担终点。
 
     与《薄荷糖》形式工整、主题清晰的段落相似,金永浩的生活脉络也一步一步被展示得相当清楚。开始不过是一个刚刚踏入社会的青年,一脸腼腆而且温文尔雅,似乎比其他人更加敏感也更加容易受到伤害。金永浩不过是个普通人,我们用忧虑的眼光看他,因为他曾置身于一个特殊的时期,一个曾经给韩国社会带来伤痛的年代,军警生涯的残酷导致的心理畸形,初恋的丢失所带来的性格的迷失,最终使得他的心灵由此而堕落。我们的视线随着二十年的流转而沉重,眼前的野花依旧灿烂,而金永浩没有选择,他以为生活是美好的时候美好的生活早已经抛弃了他。“我回来了”,这是他唯一的抗争,只是太晚。(灰色精灵写于2009年6月14日)
 
谢绝转载!!!
 
薄荷糖 Peppermint Candy(1999)

8 .1 / 9 .6

薄荷糖(1999)

影评(129)

收藏(793)

回复 (19) | 收藏 (11) | 3872 次阅读 |

灰色精灵 (北京)

女 狮子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