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戴着女性主义的有色眼镜看《天道》

左明情 发布于:
  我从没有那么认真地去看一部电视剧,在我的观念里,电影可能做成艺术,电视剧则永远接近娱乐这一头。对电视剧较真,实在是一厢情愿的傻事。但是偏偏,《天道》是一部逼着你跟它较真,真较上了又不能不显出这么做的愚蠢的电视剧。真真阴损。
  
  为此,我不能写任何艺术批评性质的文字,只说感想。不能不当真,自然也不必当真。
  
  
  为了把一个“好”字按下,必须先把它说出来
  
  《天道》的开头很成功,成功在它先按上了一个大俗,让你怀足了消遣的心看下去,却立马跟上了最显功力的段落。看了小说,果然前一段完全是电视剧加上的。虽然把格调平白降了几个等级,但是倒是反而提醒了你这是一部电视剧,而且,是拍得很不俗的电视剧。因为不得不承认,它的底本是一部很不俗的小说。丁元英这个人的出场,就电视剧的标准,绝对算得上奢华。两组场景,两对人物间妙语连珠的对话,干净漂亮,衔接堪称完美。我是看完这一段就在心里给了这篇一个五星,而且,到最后也没有改变这个评价。
  
  说《天道》对人性的刻画多么到位,我没看出来。但是它的台词对人物性格的刻画,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要说刻意,每一句都充满雕琢的痕迹;但是搁在电视剧里,你根本不会觉得别扭,只觉得带劲、够味。这就是艺术,艺术永远不会跟生活一个模样,要是一个模样,它就不能反映生活。说玄了,这片看多了最影响你的就是语言。其实它改变不了你的思维,但是影响了你的语言,这更加可怕。从这一点看,我不得不佩服。但是修辞毕竟是术,说佩服它的术,与其说是溢美之词,不如说是轻视。这正是我对它的盖棺定论。
  
  但是定论之前,该夸的还得夸完整。既然说了不是影视批评,就不讲人物情节艺术效果那一套。但是不讲也是一种讲,要是这上面有硬伤,就不可能不讲。不讲就是没注意到问题,就是很满意。其实明眼人都说了这片要没有王志文撑着就没那么大可看性,向来这样,一部戏没有一个好角,不可能有看的价值。左小青的表现我并不满意,不过也分不清是对她不满还是对芮小丹这个角色不满,所以也就不提了。
  
  以上,算是辩证法的肯定之维度。但是其实也没真肯定什么,所以千万别对我说的辩证法三字当真。
  
  
  如果是男人写的故事,倒是可以原谅
  
  既然是感想,咱得说思想。不论是“天道”还是“遥远的救世主”,都很有当时代本国大众文化的特点,斗胆地评价一句,这样的名字虽然空洞且媚俗,但是很有眼光。宗教的时代已经在这片土地悄然降临,对宗教的思索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会成为每个国人都很难逃避的任务,不管这个一己之见正确与否,嗅到这丝味的人似乎不在少数。媚俗得有发现俗的水平,但也没有超越这个俗。《天道》的根本思想,还是知识分子的自我YY,把救世主改成天道不能去掉这层深入骨髓的人为痕迹。
  
  我看《天道》的时候正值国庆,不幸在看的过程中被七姑六姨小小围观了一下。女人们开口评价了:“这说的什么台词啊,怎么文绉绉的,像书里的话,根本听不懂。”这话我听了特别介意。叶秀山先生说过,哲学是专业术语最少的学科。怎么突然间稍微带点哲思的对话倒像书里的话了,倒让人不懂了。注意,这个不懂不是不懂它的逻辑,首先是不懂它的语言。这不是一部电视剧的悲哀,这是哲学的悲哀。这年头,天道自然都不能拿出来说了,难怪一句“神既道,道法自然,如来”就能把一干知识分子唬得一楞一楞。正常。既然能唬住底下这些看客,唬住一个杀人犯,又有什么难,又有什么脱离现实了?
  
  这年头,都没人提哲学了,挺可悲。但是有人出来讲哲学,尤其是电视剧或者百家讲坛这样的讲法,那是可怕。说我对大众艺术有成见也行,精英主义也行,这道鸿沟不填也就罢了。要填,真不是一般人做得了的。胆敢干这事的,先送他一句“自不量力”,再看会不会发生这个千分之一可能性的误评。
  
  《天道》的话,一半一半吧。作者懂点哲学尤其是通点佛法这还是很明显的,至少得到丁元英的觉解程度吧不然这人这故事的根本魅力就无从解释了。但是从哲学的角度看,我不说分歧,只说硬伤。林雨峰的手下恭维他时有一句:“您这是美学的哲学”。这话实在无理。即使是按在一个三流角色身上也完全没有必要犯这种傻。审讯王明阳(我对这名字真是颇为腹诽)那段也确实如同好所说,胡话连篇,不能深推。当然这么评价一部艺术作品的台词可能过于苛刻了,这貌似回到了柏拉图的老问题,艺术作品里的行话能不能当真?没错,关键就在这个当真程度了,丁同志整天自嘲,不乏自知之明;但是按一个女人一直把他当神一样崇拜着,还弄一个什么文化集团的计划,就把那点自知之明变成点缀了。当然故事放在那,怎么读是看客的事。但是喜欢妄加揣测作者愿意也是做读者的老毛病了,允许我落伍一回,GOOGLE了一下豆豆其人,发现果然性别为女。如果这是个男人写的故事,倒是可以原谅。这个男人有点胸襟报复,可惜施展无门,只能写点小说自娱娱人。小说写得不错,有消遣性也有启发作用;改成电视剧,更可算一功,让知识分子吃了顿高档的甜点,让广大群众开了开眼。但是正因为作者果然是个女子,我就有点难以释怀,理由见下。
  
  
  女人男权不可怕,但是最好不要站出来说话
  
  写下这句,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人身攻击的嫌疑。但是再一想,本人无权无势亦无甚名气,更不想拿这篇无聊的感想搏出位,应该没人会跟我认真。那我就放开瞎说了,绝对不针对任何个人。
  
  前文已经说了,塑造一个救世主不要紧,按一个女人在边上崇拜着就俗了,还把这女人定义成“天国的女人”,那真是俗上加俗。丁元英这人有什么志向,不过是在德国农村听听交响乐过过小日子。人根本没想做救世主,因为他明白自己就不是。他连自度都只敢踏半只脚,哪有能力度人。但是偏偏有这么个女人,自个把他当神一样崇拜不说,还要拉出来救别人。红颜祸水就是说的这,一个女人主动去做祸水,真是让人又妒又恨。
  
  妒是因为女人身上大多都有男权思想残余,本人不能幸免,偏偏没有女主角那种美色和出身,故心理失衡;恨,当然是恨其不争。
  
  很开始的地方我表达了对芮小丹这个角色的不喜欢,这个女人大概很难让任何一个女人喜欢,原理和《奋斗》中的陆涛很难让任何一个同龄男人喜欢一样,这个女人明明什么都有,却还要扮清高,做什么“天国的女人”。典型得了便宜又卖乖,即使去掉嫉妒成分也很难说有什么可爱之处。
  
  芮小丹这个女人很造作,这是一种被文本精心包装后的高等造作。现实中可能也有如此造作的女人,但是很容易被人看出这个造作,隔故事里就不行。正因为这个缘故,与她相关的情节都容易造作,她与丁的恋情非常造作,连左小青的演技也显得造作。我不谈那些没有任何意义的办案镜头,也不再提王明阳一案,只说这爱情。这爱情来得十分莫名,对丁元英来说,就当时彼此的了解程度,红颜知己一说里红颜占了九分,知己只有一成。唯一说得通的是女人的征服欲,特别是高智商美女的征服欲,巴掌大的地方难得出现一个有难度的对象,所以想拿下,这还比较符合情理。这也能解释她为什么一直想把丁元英当狗养,以及她最初动心是在目睹了对方酒醉脆弱的姿态以后。说到底她知他的不过是他的强,到底强在哪怎么强搞不清楚也不需要搞清楚。认定了是强者,还是难啃的骨头,就决心去爱。女人的输赢不在所谓的“拿下”或者“驾驭”,而正是爱。如果对方动了凡心,就是赢。征服了这个男人,就是征服了这个男人所征服的所有,这是一个男权思想下的女人的最高胜利。
  
  芮小丹总说站着对话,但是这两位什么时候真的构成了对话。她的聪明,她的觉解,当然还必须加上她的美貌,充其量只是构成了她做一个合格的听众的条件。丁元英做的事情,是打开了她的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不仅是神,还是唯一的居民。一旦他消失,这个世界也就消失了。这个世界是天国么?且不说这个。如果天国会消失,那这会消失的天国的女儿能叫做天国的女儿么?
  
  芮小丹对他父亲所解释的天国的女儿,说明了她的觉解程度,也限制住了整部片子的边界。没有贪嗔痴的女人根本不是女人,不是女人就不是女儿,何谈天国的女儿?自杀是她这样的女人会做的事,自杀就是对人间的最高否定,但是偏偏天国不能在人间之外的地方存在。道法自然,没有气何谈道,没有质料本质何以依附?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作者不懂?作者不会不懂,但是还是安排这么一个死。这个死不过是情死,不是殉道,只是殉情。因为这个故事的根本逻辑就是,女人没有资格懂道、殉道,女人只能以情懂男人,然后以情殉道,便是殉情。
  
  这种逻辑,在一个女人看来,当然可恶。若是出自一个男人,尚可怜悯;出自女人,则觉可悲。想从男人碗里分得半杯羹,不讲得策略不行。但是在抢的时候失了自己的立场和尊严,还不如不抢。不如做个本分的农妇,让丈夫离了就不行。传统社会的女性地位就真的大不如现在?我看未必。那时候的女人是不知道女性主义或者人权为何物,不知道就必然被男权思想统治。但是那时候的女人并不出来说话么,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力,不说话,不就不给男权助威不是么?
  
  
  最后,一点私事
  
  以下这些话,专门说给一个男性个体,算是私房话。但咱光明正大,咱不进聊天室密聊。
  
  首先,感谢你让我看这片,让我观察了这些,也想了这么许多。
  
  关于文化,不想提所谓的强势文化弱势文化,其实你怕的是学术系统里的流俗,我怕的是大众艺术里的哗众取宠。说到底都是造作,我觉得是同一个东西。不过各自的通孔决定心有戚戚的方向不同而已,没什么本质矛盾。
  
  关于爱情,以及女性主义。在看清这个问题上,我自觉比你有优势,因为我身为弱势群体,不容易被那些“理所应当”蒙蔽。但是我坚持的女性主义不是批判也不是单纯维权,是为两性或曰人类全体谋出路。女人从男人碗里分半杯羹,绝对不会拿掉男人真正需要的那些。女人有了自性,反而更能明白和满足男人的需要。就这个问题小丹没有说错,“如果我爱你中的我不是我自己,而是属于你的我,那就不是我爱你,是你自己爱自己了”。允许做小妹的也对你说教一回,放弃某些坚持,才能把另一些坚持握紧。如果冒昧了,也请你多担待。
天道(2007)

8 .4 / 9 .0

天道(2007)

影评(74)

收藏(155)

回复 (13) | 收藏 (0) | 1982 次阅读 |

左明情 (北京)

女 35岁 天蝎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