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我爱熙熙

电影菜鸟的收藏夹

http://i.mtime.com/1387581/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天地男儿》——情之经典

我爱熹熹 发布于: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雁,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此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金庸老先生的这首词道出了人间情的缥缈,情的无奈。。。

  而当我看完天地男儿这部无线长剧后,时时想起的就是这首词。一部天地男儿,悠悠65集,戚其义用有限的几个人给我们编织出了一张情网,演绎出了一段人间真情。情到底为何物,其为之甚,可以让人超脱生死,放弃尊严,抛下一切,可以让人如痴如狂。当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重温这一段感情历程,多愁也罢,善感也好,我再次感动到流泪。也许很多人不喜欢这部长剧,更多人看不惯其中的情,但在我心目中,这永远是情之经典。将情演绎到最深最切的无疑是宣萱饰演的雪凝。

  最初的我很难理解为什么雪凝会喜欢上家立,也许二人的相识本来就是一种错误,最初的雪凝对家立也是有着抗拒的情绪。但也许她动心于家立对晓冰的执着,也许爱情的感觉本来就是莫名其妙,当雪凝为了家立而喝下那一瓶酒,便注定了她一生的悲剧,此后的一切不过是此时的延续。最初的雪凝是幸福的,痛苦的代价换来的是家立的爱,并不能确定家立是何时爱上雪凝的,但却务须怀疑他对雪凝的情。只可惜造化弄人,上天既给家立深情,却又让家立不能忘却荣华,当家立被迫去选择时,便开始了他和雪凝一生的痛苦。很多人也许怪家立舍雪凝而去追求荣华,但是此时的家立又何尝不痛苦,他拒绝雪凝的苦苦哀求,甚至在雪凝自杀时也装作无动于衷,但以他对雪凝的感情,他此时何尝不是最痛苦的人!看到后来,家立看到子健和雪凝在一起时,他的伤感是无法掩饰的,也是让我心痛的!!

  天地剧中曾有三年的时间停滞,在这三年里,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雪凝似乎忘记了家立,而家立跟晓风也似乎十分开心,而此时的子健也只是在默默的想念蓉蓉。如果,如果这样的生活继续,似乎对雪凝更好,至少她不会有以后的痛苦,但是如果没有后来的风风雨雨,雪凝又怎会找到真情,尽管真情的代价是那么的沉重!

  剧中让我感到最温馨,最浪漫的一段是雪凝和子健交往的那一段。当二人彼此对对方有了感觉却不明示,那种若即若离,朦朦胧胧的感觉是最美妙的。好喜欢她和子健看金鱼的场景,当雪凝在子健劝说之下决定养金鱼的时候,可以感觉到她在尝试另外一段感情(很遗憾,这段情最终没有成功),而看着子健对那只乌龟小心翼翼的样子,也不难看出他对雪凝的情。雪凝去加拿大之时留给子健的小说更是在暗示着什么!!每次想到这里,总想到他们打电话时温馨幸福的模样,子健看着桌上的金鱼,话筒边传来雪凝的声音,那时的子健眼里流露出无限的幸福。

  雨天永远是浪漫的。当初子健在雨中追到了蓉蓉;同样是在雨天,他和蓉蓉擦肩而过;而在另一个雨天,子健找到了幸福,当雪凝突然出现时,子健的幸福难以掩饰,整个时间为之停滞,二人在雨中相拥的一幕在我心中定格,也是整部剧中最幸福的一幕。真的好希望子健和雪凝在一起,而他们在一起也的确很幸福,至少表面上时,天地一剧用很多篇幅来写他们在一起的镜头,极力刻画他们的幸福。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雪凝和子健在一起时,心底会不会浮现家立的影子!虽然子健很痴情,对雪凝也是死心踏地地爱,但是他们在一起时却很迁就,每个人都试图在迁就对方,在我心中,真正地情不是这样子的,我想在雪凝心中也不是。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真正的情不是迁就,而子健和雪凝却没有达到默契,看到后来雪凝和家立在一起的镜头,不由感叹,家立和雪凝在情上才是相通的,而情深如此的子健却始终没能进入二人情的世界,这也许就是天意吧!在这场爱的游戏中没有对错,如果非要找得话,错的也只是上天,也只是造化!

  也许上天给了太多的假设,我总会去想,如果子健能和雪凝结婚,事情会怎样发展!可惜这只是一个假设。当雪凝知道自己不能忘却家立,而又不想辜负子健,她想通过结婚来束缚自己时,让我感到的已经不是幸福,而是无奈了!可惜此时的子健却不能理解雪凝(也许他理解了雪凝的想法后会更痛苦),雪凝曾经说过,她是因为没有信心才想通过结婚来给自己信心,但子健却没有读懂意思。也许是雪凝逼子健太紧了,也许是蓉蓉一句多余话。。总之小小的事情决定了两人终身的命折?

  子健提出不结合时,两人的情也就结束了,尽管以后短暂的日子,两人看上去依然幸福。但雪凝的心早已逝去,当子健想通过相处给大家了解的机会时,却将失去了自己最后的机会!也许如果不是子健太忙,能有更多的时间陪雪凝,两个人也就不会分开那么快!但这也许就是冥冥中的天意。看似简单的时间误差带来的是迥然相异的命运。两个男人都为雪凝准备了美丽的烟花(这足以证明两个人对雪凝的情),可惜子健晚了一步,当家立为雪凝燃起烟花时,意味着子健彻底的失败。我看到子健一个人默默等在海边,最后无奈的燃起烟花时,非常同情他,但是又能怪谁哪!即使是他先见到雪凝,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唯一能改变的恐怕只有两人分手的时间,但当结局已经注定时,时间的先后又有什么分别呢!

  剧中雪凝多次强调,一个女人可以为她心爱的人付出一切,这是她的情观。所以她会支持她的朋友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所以她喜欢的电影中,女主角最终舍未婚夫而去时,她是理解女主角的,也许,她在那个电影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雪凝为了自己所爱得人,付出了一切,为家立而自杀,为家立而舍子健,尽管她知道这样对子健很不公平。但是情的世界里,公平是怎么计算?正如蓉蓉所说,爱情不是可以计算器算出来得,付出未必有回报。可惜子健一直未能理解雪凝的情,从最初对那本小说的看法,到最后对电影中女主角的理解,雪凝和子健始终不能一致,也许二人对情的理解不同吧,而在我眼里,这才是他们分手的根源。

  子健看到雪凝和家立在一起,伤心逃避不敢面对,雪凝此时恐怕更加痛苦,此时的她对子健可能有着更多的愧疚,所以她会说,如果子健肯原谅她,她会回到子健身边。但我却更希望两人分开,毕竟两人在情的分歧已经显现,而无疑家立更适合雪凝。当子健看到雪凝离开,像下车找她的时候,家立却比他快了一步,也许就是这一步摧毁了子健最后的希望,子健剩下所能做的事情只有望着二人的背影黯然神伤而流泪了。男儿有泪不轻谈,只因未到伤心处。当痛苦的子健留下伤心的眼泪,无疑是让人同情的。但这又能怪谁呢!很大程度上也许是子健自己放弃这段感情的,如果他当初能和雪凝结婚,如果当初不是忽略家立的存在,如果能早点向雪凝说清……。太多太多的假设,已经毫无意义。重要的是爱人已去。雪凝没有错,正如电影中的女主角,她只是去追求自己的情;家立更没有错,在和子健的竞争中,他甚至处在更不利的条件,最终的胜利靠的是他的真情;情深若此的子健也不应受责怪,付出所能付出的努力的他没能走进雪凝的世界,错不在他。也许有人说雪凝自私,而雪凝也的确自己说过她跟家立都是很自私的人。但在感情的世界,自私并没有错,那些自以为慷慨的人也许是没有找到真情。在是是非非中,大家都没有错,也许一切的一切只是天意。。。。。和家立在一起的雪凝真的是很幸福,虽然给的场景很少,但我却感觉出雪凝的幸福,她和家立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开心,完全没有和子健在一起那种迁就的辛苦感。

  每个人都渴望找到真正的情,雪凝是幸福的,因为她找到了;但雪凝也许又是最不幸的,因为爱她的人是家立,被家立爱也许是最幸福,但也是最痛苦的。不可否认家立对雪凝的情,每次我都会想起当年家立对永昌说得话:他说他希望赚到足够的钱,和自己最心爱的人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快乐的生活。这个人当然是雪凝。从雪凝死后家立疯狂的表情我们可以体会到,也许他对雪凝的情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但可惜家立的性格最终使他难以放弃已经得到的东西,也许他舍弃不了荣华富贵,爱情虽然没有自私与慷慨,但生活却有,也许雪凝在感情中的确很自私,但却为心爱的人付出了一切,而开始的家立却没有能够做到,而当他真正做到时已经太晚了。

  如果雪凝一直不知道家立所作所为,也许是最好的结局,她可以一辈子都活在自己的梦想中,可以活在善意的谎言中。也许家立不想骗她,在他众叛亲离的时候,他唯一的精神支柱恐怕只有雪凝,他害怕失去雪凝,也许是因为怕失去生命的支柱。所以当他知道雪凝揭发真相的时候,他会那么的愤怒。随手的一推改变了他和雪凝的命运。大难不死的雪凝虽然始终不能放弃对家立的情,但今生今世,两个人却已经永远不能在一起了,当雪凝在法庭上说出是家立推她下山,她永远都不能忘记时,最痛苦的两个人恐怕就是她和家立了。情尚在、心已碎,这也许是命中注定?  其实如果雪凝真的失忆,未尝不是一种解脱方法,那样她可以心安理得得去追求自己心中得情,而当她回忆起所有得一切时,她得心中已经没有希望。无法忘记家立的她却只能跟家立分开,对她是何等残酷得事实!也许当初子健极力要雪凝回复记忆,是出于好意,因为冷静的他是要雪凝认清事实,但在无形中她却摧毁了雪凝心中得梦。也许子健才应该对雪凝得死负上责任。

  回复记忆得雪凝显得异常的冷静,我曾经很希望她能和子健在一起,这样她也会幸福。可是我知道这不可能,但当雪凝亲口对子健说出:“我知道我要是跟你在一起,我会很幸福,很开心,但发生这么多事以后,我们不可能再在一起”的时候,我却真的非常伤心,也许注定得事情是如此得无奈,追求真情的雪凝真的付出太多太多,上天怎么会忍心对一个女孩如此残酷!!!

  同样多情的家立用近乎残酷的方式去挽回雪凝,虽然恐怕他也知道两人再也不可能了,但是也许他放不下心中的情,可惜他所做的一切却只能带给雪凝更多的痛苦。雪凝不会不知道家立的真情,但当她知道没有结局时,对这种情知道的越多,结果就会越痛苦。既然无法摆脱心中的情,雪凝只有选择逃避,可惜家立却没有给雪凝机会,最爱雪凝的人确实伤害她最深的人,只能让人徒唤奈何。

  看过很多很多的悲惨镜头,但是让我感到最伤心的就是看到雪凝跳楼的镜头(若干年后,也许只有刑侦4中俏君和徐飞相拥而别,流泪而走的镜头能和这个场面相比。),一个人要亲手杀死自己心爱的人,需要多大的决心。当雪凝的刀刺到家立的身上,他的灵魂魂就已经死了。大难不死的家立剩下的也许只有行尸走肉了。仍然记得就在雪凝从家立家中逃走的一刻,家立已经决定放弃所有在香港的一切,跟雪凝独自去国外,也许那一刻的他真的已经下定了决心,深情最终打败了他的对荣华的渴望,只可惜这一切来得太晚了,他给了自己一个机会,但雪凝已经没有机会,两个人失去了他们最后的希望。

  雪凝跳楼自杀的镜头真的非常凄美,背后响起熟悉的音乐,想着雪凝的遗书,看着子健凄惨的表情!在那一刻,我再次无法抑止自己的感情:问世间,情为何物…两个倾情如此的人最终却凄惨收场。我们只能感叹造化弄人了!

  大难不死的家立听到的是雪凝的死讯,我想此时的他宁可死去的是他自己。他疯狂的对付身边的人,只能是徒劳的发泄。

  情尚在,人去了,空余恨,莫惆怅,镜花水月,心事终虚化。逝去者未尝不是更幸福,家立临死时,脸上浮现的更多是解脱的幸福,也许他想起了雪凝。

 
用我今天的眼光,我再看了一次《天地男儿》。今天,《天地男儿》又大结局了。第一次,看《天地男儿》是在96年,那时我正好在读初中三年级!
第一次看《天地男儿》时,我就爱上《天地男儿》一剧。凭心而论,在记忆中这部戏并没有太多出彩的地方。或者,只属于一般。如果《天地男儿》与之后的姐妹篇《天地豪情》相比,两部《天地》剧,我想,或者会有更多的人会认为后者更胜前者。我个人,也不会否认这点。只是在我脑里,前者的印象比后者更多,是因为我喜欢前者多点。或许是先入为主,但我想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天地男儿》,让我深深地喜欢‘罗子健’;又因为‘罗子健’,使我从开始深深地喜欢上其扮演者——‘张智霖’。

  至到现在,我仍然会对‘张智霖’情有独钟。冲着‘张智霖’,我就再看了一次重播的《天地男儿》。再次的重看,又使我再次痴痴地喜欢上‘罗子健’;痴痴地喜欢上‘张智霖’,也让我明白,当日我喜欢上‘罗子健’的原因。是因为喜欢他的单纯、喜欢他的可爱;喜欢他的痴情、喜欢他的执着、喜欢他的专注,那是对爱情的态度……

  我对《天地男儿》的斗争、争夺战的剧情没有多在的兴趣。因为我反而,更喜欢感情的剧情:无论是他们之间的友情、亲情还是爱情。特别是爱情,我会在最后才谈论。

  首先,是友情。其实在《天地男儿》一剧,我真的很喜欢他们之间的友情,无论是男儿与男儿,还是男儿与女儿,抑或女儿与女儿之间都有着很真挚的友情,特别是男儿与男儿之间。但在这当中要‘罗子健’与‘徐家立’。他们两个似乎是编剧有意的安排。从一开始是就安排他们的“战争”。正确地说,应该是从一开始‘徐家立’就对‘罗子健’有成见。而且‘罗子健’真是‘徐家立’的天生的宿敌。因为‘罗子健’一出现就分去了‘徐家立’的一半职权。就如‘徐家立’对‘罗子健’的一句话“如果你不是靠你死去的爸爸,你会有今日。”我感觉到‘徐家立’是认为‘罗子健’只是靠他殉职的爸爸的人际关系才会有资格一进入警局就与他平起平坐,还分去了他的职权,而他却奋斗了一段时间的。之后,有一次,戴Sir请吃饭,‘徐家立’与‘罗子健’的不同态度,正好表明了他们不同的人生。他们之间的导火线始于‘叶晓冰’,战争始于‘张雪凝’。反观,让我的感觉整部《天地男儿》正就是‘徐’与‘罗’这两个男儿之间正与邪的较量。在他们之间连‘徐永邦’这所谓男一号也显得多余的。我也喜欢‘罗子健’与‘叶承康’这两个男儿之间的友情,说真的,一开始时,我并感觉到他们的友情有多深,或者因为我比较喜欢如《妙手仁心》中那种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关系。但后来才发觉他们之间的友谊更珍贵。或许他们的友情不如《创世纪》中三个人那么强烈。他们之间看似那种淡淡的感觉,也许这正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是不管之间发生什么事都没有影响他们之间的友情,因为他们在对方有事时,都会尽全力帮助对方,能够这样对于‘承康’难得,对于‘子健’也难得。因为他们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位是大少爷;一位是孤儿。而且在工作上两人也没有相交点。我也喜欢‘罗子健’的另一个朋友,应该说是“损友”更正确——。虽然一开始时,对这位年轻的新上司不满,可是后来却成了‘子健’的小跟班。最忠心的下属。而‘子健’对于‘邦哥’的感情应该是“亦兄亦友”吧,开始时,不了解,‘罗子健’摆出上司的架子,后来有一幕是穿着同一款式的衣服,肩并肩地去教训‘大飞’的时候就像朋友,但是更多的时候,‘徐永邦’就像他的长辈。

 
《天地男儿》成功的历史原因
80年代香港剧集的成绩有目共睹:无论无线或亚视,相对他们自己的规模,投入都取得了不错的收益。很久以前,我们讨论香港经济为何成功时,有一句很流行的说法“香港人的精神”,70,80年代的香港艺员们也有着这样的精神:他们为了出人头地,对剧集和角色所做努力之多,对片酬和环境要求之少,是今天的现实社会无法想象的,他们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成就了剧集,使之成为经典,同时他们也成了经典的演员。然而无线给演员的待遇一直都很吝啬,不得不使已是明星的演员们萌生去意,他们跳槽,拍台剧,拍电影,即使忠心如黄日华也曾离槽,90年代初,我读过一篇文章《台北的夜空港星高高挂》。

  进入90年代,两台都要培养新的演员,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可以延续80年代的套路,墨守陈规而要摸索出90年代观众喜欢什么样的剧,因为他们不可以让本来一般的台剧《包青天》和《梅花三弄》在港星新老接替的日子里兴风作浪。

  亚视的做法比较单一:他们真的是几乎每个剧集都在摸索,当中也请过既有知名度又有演技的明星助阵。只爱一件事物通常会爱得比较专一,所以亚视在前几年的剧集口碑极佳:一直到今天大家都赞的就是《银狐》了,伍咏薇唱的主题歌叫《再生天地》,非常棒!“天地”----现在想倒好象是对未来无线大戏的预测了;另外《龙在江湖》和《戏王之王》也不错,而这两部戏的监制就是拥有《天地》系列的戚其义,当时王天林导演(王晶之父)也在亚视。这一时期,亚视也培养了自己的演员,他们都独当一面,叫座力不俗,95,96两年间无线将亚视的9位演员江华,吕颂贤,张家辉,陈锦鸿,关咏荷,伍咏薇,刘锦玲,翁虹,杨玉梅招揽旗下就是见证。当然无线一点都不大方,对这9位中多数并不如自家小生花旦般重视;但他们的离去确实把亚视弄惨了(当然亚视衰落和林伯欣事件也有关,但涉及台湾政治和法律,不便多说)。

  摸索中,无线选择了很聪明的做法----即有后备措施;当然,他们必须这么做,因为离无线而去的不止演员,幕后功臣也都去拍电影了。一方面,他们动用黎明郭富城的偶像效应争取收视----这是我最不欣赏的方法:以偶像歌手身份多于演员身份的人演戏,通常镜头上有诸多限制,没什么发挥,况且他们本来演技已不如亚视的演员了,而收视上也没取得成绩,日后更是没什么口碑,想来今天大家会赞的也只有周慧敏的小犹太了。

  另一方面,无线剧的宴量较亚视多,所以他们不只是拍摸索的剧集,也会拍些时装的轻松爱情短剧,收视不会差而且输了也不蚀本,这些剧还真不错,像陈松龄的《婚姻物语》就为刚败给台剧的无线挽回了面子(详见94/9/3香港《大公周刊》黎文卓的《圈中传奇》专栏)。

  成功摸索到的结果,即在时装剧的领域基本确立了三种风格:长篇时代剧,系列剧,轻松爱情剧,当中标志成熟及回顾中最受喜爱的分别是《天地男儿》,《壹号皇庭》系列,《天降奇缘》(《当代歌坛》等很多海内外杂志上有过90年代剧的回顾,一般说最好的是这些,当然也有可能是相互转载的;很巧,三部里都有宣萱)。

  当然和《天降奇缘》不相上下的也有(比如《忘情阔少爷》等),只是它最贴切;而系列剧中也包括警匪剧,很多角度上《壹号皇庭》都比《刑侦》好(先不说);这里要说的只是《天地男儿》。

  《射雕英雄传》当然不及《红楼梦》在文学史中的地位,也不如《天龙八部》(书)般的“处处鬼魅,朗朗乾坤”,但从主要角色众多,线索错综复杂,遍及领域广泛等角度看《天地男儿》倒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些评70年代发哥长剧《狂潮》的文章可以揭示些东西,只可惜年龄使我们看不到。那就从《流氓大亨》说起吧:上一代的恩怨不足以导致兄弟反目,一个奸人如果不是本性不善那也是自己变质的,家族情仇不是根本原因。这就是这类剧的框架吧!同时加上感人至深的爱情,扑朔迷离的结局,丰满了一部剧。这应该是90年代时代剧的雏形,虽然并不是多线索,但就其本身来讲:《流氓大亨》,《义不容情》,《我本善良》都是成功的!

  进入90年代的摸索,《大时代》,《巨人》和《笑看风云》。《大时代》最具特色,无论剧情还是反派的性格形成,是个突破,也很唯一,其实可以把这部剧另归一类,但又没有同类的;《巨人》阵容不俗,以拍摄当期演员的知名度来讲,应是最强的,其中也有不少美国的戏,不过《巨人》只是凭演员演技高使情节看着更震撼,却并没有什么创新(相对上面那3部)。

  《笑看风云》是比较全面地去写两代人,两代帅哥:郑少秋依然潇洒,郑伊键也已经开始抢镜。商场的部分是节奏是风格,主题仍然是爱情:文龙的爱情。郑伊键和陈松伶的组合青春气十足,他们比温兆伦和邵美琪的感觉更年轻,这样看会更觉得真实,甚至有现实也希望他们在一起的意思。所以说既然演小一辈的情侣,越年轻感觉越正,这也算是摸索中的一大收获。而像万梓良配郑裕玲,黄日华配刘嘉玲,虽然他们演技好,可就因为戏味太足,人们不再相信,所以以后这类剧情侣的效果不会找什么帝什么后的大牌人物,当然此时剧已非彼时剧了。文龙对贞烈专一的表现,衬托作用非常重要:所以我们看到了那个“一见杨过误终身”型的黄蕾,郭蔼明演戏一直都很不赖!

  我想《笑看风云》的幕后老编们一定想如何平衡两代人的戏想得太多,忘了去塑造反派;或者就是这个老编的确不够级数,都不知道一个反派的塑造对全剧有多重要。于是我们看到了从《流氓大亨》的钟伟舜到《创世纪》的张自力中最没意思的一个反派----潘朗清:这个人只见龌龊,不见犀利,当然这不全是郭晋安的问题,主要是编剧;连带的,这部剧其他的反派也没精彩起来。这也就是《笑看风云》的败笔之处。

  虽然如此,《笑看风云》仍然是最接近成熟的一部,它的线索已趋向多条,最主要爱情线的男女演员年轻化,同时年长一些的主角爱情线也很精彩,这些都是极宝贵的经验;而反派的失误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这样,就基本摸索到结果:没有《笑看风云》当然也不会有《天地男儿》。

  人们做事情为了更完美,会特别注意上次的不足:所以我们在《天地男儿》中见到最出彩的是徐家立,这大概是我所见过时装港剧写得最丰满,最立体,最全面,最完美的坏蛋。回想一下,钟伟舜,丁有康,陈家荣,丁蟹,凌峰,潘朗清,以及后来的甘量宏,许文彪,张自力,大概只有那个令人搞不清楚的丁蟹可以与他较量吧!无线的编剧对这个人真是太也偏心,任何一个侧面,细节,甚至任何一点都不放过,就连死都让他死得最凄美----可以死在最心爱人的手里。

  戚其义的功劳不小,可能与他之前监制过亚视的剧有关,亚视那时的奸角的确很有说服力。

  至于气势更是不必说,我们不提有那么多人口的叶家,《天地男儿》间歇的两个镜头大家一定有印象:就是关海山打头的,男一组,女一组,大家可以数一下,有多少人是自己熟悉的。如果你仔细数,会发现《天地豪情》和《创世纪》的确不及。

  我至今都无法想象无线怎样才能拍出像《天地男儿》这样的剧,我也不知道是否还能再拍得出。那么多条感情线,每一条都如此细腻;可以做到这点不是能计算出来的,而是所有人都真的进入了状态。看得多了,越来越全,也越来越仔细。徐家立甩雪凝,在他对她最差,伤害最深时都是深爱雪凝的;重追雪凝:我们一个看到坏事做尽的人在面对他所爱时无比的真诚,当然也是这样徐家立更有血有肉更立体了。雪凝卖房子的那场戏中对家立的冷言冷语与家立那时的字字皆真情真是对比得太成功了,然而对于雪凝,爱恨痴狂仍是爱,即使双双结束生命(我至今认为这是宣萱最进入状态的剧)。承康先于子健见到蓉蓉,一见钟情,痴心不改,无悔的付出,爱情与友情,亲情间的徘徊,痛苦的选择,无辜的被弃,一如既往的关爱。聪明如蓉蓉,却始终冲破不了原则,而在明明深爱时无法面对,她的原则在深深伤害两个深爱她的男人的同时,更伤害着她自己,这也是人性中一个矛盾点的深刻体现。活得最累的莫过于子健,前后两个女友,处理感情完全两种极端,在最后更同时面对失去亲人(姐夫),事业受挫(被徐家立整),雪凝失常,蓉蓉失明,他不但没有崩溃,反而更坚定人生(信念),不离不弃,不放弃希望;雪凝死去时他跪在家立尸体旁和之后倒在姐姐怀里哭使子健这个人物变得更真实----

  男儿纵然顶天立地,亦都有他脆弱的理由。

  固执一点的话,不会拿自己最喜欢的情节,去和别的情节比较,因为那是一种亵渎。但有些话迟早都要说,90年代的长篇时装剧的感情世界很多是让人感触的:感动于文龙对贞烈生死之间的不离不弃;钦佩于Diana无悔地将生命奉献给了爱情;抱憾于张自立在田宁死后的一次深过一次悔悟。还很巧合的是,此三段均论及生死,可算最高境界了。

  然而这些情节与《天地男儿》中比,就逊色下来。真的,最细腻始终还是《天地男儿》。

  在歌曲方面也是做得最好的,几个主角都唱了主题曲或插曲,大家至今印象深刻。除此之外,那首关淑怡的《缱绻星光下》和张学友的歌安排都绝佳。

  《天地男儿》成就了戚其义拍长剧的的地位,同时他也创造了他的“天地”效应。98年长剧取名为《天地豪情》,这样我就不能像叫《射雕》一样称《天地男儿》为《天地》(其实我也这样简称过)。跨世纪的《创世纪》,我看前20集时比较早(那时香港也没播第二部),还想好在这次没有又叫“天地”什么的;很多事情还真是怕讲太早,《创世纪》下半部推出,名叫《天地有情》,真是很好笑----当然名字是很好听的。取这么多次“天地”的名字,大概很想沾《天地男儿》的光吧!

  收视受很多其他因素的影响,即看不到最后你都很难说一剧成功与否。所以往往口碑是更重要的。能够多次重播的剧集,必是大家心目中的经典。已看过十次的人,仍然没有厌倦:每看一次,每个熟悉的角色出场,每句早已默记的对白,到今天仍无法舍弃。

天地男儿 Cold Blood Warm Heart(1996)

8 .2

天地男儿(1996)

影评(33)

收藏(115)

回复 (0) | 收藏 (0) | 1467 次阅读 |

我爱熹熹 (洛杉矶)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