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黑黑★爱电影

红内裤是一种态度

http://i.mtime.com/1395733/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爱情时光

Y黑黑 发布于:

 



 

我曾经的某个吉他手写滴

 

 一    意想之外

        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如果在睡眠里度过不过十分钟,所以没觉太长,睁开眼便已然是完全陌生的地方。日光像是晚上充足了电源,几近完整的剥削着我的影子 。

         电话里,小黑说要坐黄包车就行了---厝是震惊,现在还有黄包车?哦,看到了,就是这一排脚踏三轮车吧。反正有报销,找个便坐上去。端详下,除了脚蹬貌似还真跟那时黄包车没什么差别,挺环保的。可看师傅挺累的样子,便边寒暄边要他慢点,但似乎也没听到。留意路上的车夫,大部分都是四十来岁的年龄,再想想我们这一代似乎是受宠的一代啊。                       

         在平桥停下,小黑(酒吧老板)便出现在眼前,初次见面,边走边聊。一进“酒吧一条街”便精神顿时异样起来,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没有人告诉我西塘是个古镇,还是如此的精致,小巧,人山人海。当然,是礼拜天人多也正常。   小黑介绍着这里,我边听边浏览着这意想之外美丽的徽式建筑,尖顶房,很有设计感的店面,还有小桥流水人家。

            二    试音

         这个酒吧叫做爱情时光。在一座小桥的北头对过。门口拴着一只小狗,懒洋洋的睡着。

         进门是很多花式的装饰琳琅满目。传统酒吧一样的木制桌椅,有可能是新开的原因吧,都油光发亮。从屋顶垂下彩色灯笼,忽悠着你的视线,墙上有人工制作的“爱情时光”四个字,写在心形的卡片上,和各式各样的图案卡片。一切都毫不留情堆积在你的视野。吧台前此时坐着一群女生,在喝着什么,一个小脸红的很明显的小女生在吧台内服务。还算蛮热闹的,稍微有一点小喧哗。小黑哥一直给我介绍着这里的情况,他的嘴很麻利,说得快,吐字也清楚,而且话题来的也快。我只顾着点头和接受眼前的各种信息。经过吧台时,我留意到吧台对面的墙上有可以随便贴的纸条。然后就在那看了一会-----我始终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因为来得仓促,吉他线忘带了,小黑哥就出去借。我也感觉挺惭愧,这记性。能做的就是一定要好好加油,别给他把场子砸了,所以就在二楼开始练习。我背着琴透过桌边的窗户审视着这个对于我蛮新奇的地方,顿时感觉到了悠然的律动。桥上桥下人山人海,酱绿色的水里游船在来往着,船上也满载着游客。  我一边练习一边看一边感受着这里。

            从二楼一下便有掌声,囧,压力更大了。小黑的线拿来了。给我接上,虽然不够长但勉强还行。第一首向往,第二首拥抱。。。就这样试着音,唱了几首,效果还行,但马上就汗流浃背了,我知道这都是歌词惹的祸,我得非常用心注意别唱错词,不过最终还是唱错了一次。   囧。。。

          三    黄金点

           小黑哥告诉我,酒吧的黄金时间是每周礼拜六日的八九点,所以我下午试完音就可以去休息了,不用唱多久。酒吧的小后院是个小电影院,使用的投影仪,感觉还行。我找了个最大的位子半躺着,却总是睡不着,小黑要我去屋里睡,但也不想去。也许是因为有那么点压力。

            傍晚来了,黑夜还会远么,霓虹亮了,连同水里的那份一起。后来才知道那个红脸的小女生姓陈,具体名字还不知道,再加上我和小黑哥,晚上就我们三个负责这个酒吧了。其实这个时间是她们来的时候,他们俩对于我是熟还是生,至今都难以判断。她戴了黑色斑点的白色镜框----WITHOUT镜片。她和一头长发的朋友坐在里面看电影。说是看电影,倒不如说是在里面抽烟。我闲的时候陪她们坐了一会,聊着一些话题,了解到一样都是学美术的。她们是上海的学生。

             七点多了,差不多是黄金点了吧,店里没什么人,我也着急,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办法,我能做的就是唱歌,但当然也和平时一样,不需要特殊的拼命。她们俩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靠近门口的地板窗户的内侧,边看我唱歌边喝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黑哥和他俩开始玩筛子了。他们在比点喝酒,看我有点累了,也叫我来玩。其实挺尴尬的,本来是来工作的,想想,少休息下也好。这时小黑说了----还不到时候,等会再唱吧。囧,早说嘛。,,、

             游戏规则很简单,一人三个筛子比大小,谁最小谁喝。我不喝酒,果汁代替,要了椰奶。筛子的声音开始在耳朵里蹦跳着,在屋里搅动着,音乐也和着,小热闹开心。小黑哥边玩边寒暄门外的游客,过了一会,人终于多了。里面一桌上海学生玩大冒险玩的不亦乐乎。还有一对在地上矮桌上下象棋,还有几个喝酒的。而我则是玩会筛子,唱会歌,出去逗逗小狗。这唱歌的过程中,碰到了很多喜欢音乐的,能感觉得到。幸运的是,还碰到了专业打手鼓的来一起玩。小伙子虽然是长头发,但很精神,呢气质和衣服跟那手鼓搭配的恰到好处,于是跟他 合了完美夏天,效果并不算好。完了他就教我打手鼓,我模仿着他的动作,玩了好久,真是神奇悦耳的东西啊。但终是一面之过客啊,很快被同伴叫走了、。、

             四      自由短暂的爱情时光           

                她们俩开始频繁的上厕所,也在此之前,才知道他们一个叫审议,一个叫海丹。审议是个梦想家,梦想自己能成为优秀的作家。海丹完全无主义,她唯一的信仰就是家,想尽自己最大的力量给家人幸福。一个稍幼稚但却不失智慧;一个长发,沉稳纯真善良。这时她的眼镜框我已戴过了,就像我现在戴着,防辐射不解释;还有酒吧的面具也戴了,我选择了绿色的那只,然后给他们唱了(左边),他现在我的包里,防晒不解释。因为没戴过面具,觉得难看,所以不敢照镜子,只管唱了。  他们俩貌似又要了几瓶酒,还在红酒里掺了雪碧,他们说这样酒力会下降,就像酒会麻醉悲伤。

               我把会唱的几乎都唱完了,完全技穷了。她说她喜欢王力宏的歌,于是就开始无限重复着(KISSGOODBYE).这时酒吧已经很吵了,大家开始点歌,而点到的我几乎都不会,囧。于是吧台前的电脑就成了众矢之的,丫的在它面前人类的内存真是还不如九牛之一毛。她坐在电脑前要我陪她唱(旅行的意义),但我确实不会。但确实很喜欢这首歌是真的。没学是因为歌词就是专为女生唱的。他要唱(盛夏的果实),要唱(好久不见)。其实在听好久不见的时候,心里有种很低沉的感受,她是那样沙哑的嗓音略带倔强,即使是假音也带着满满的沙痕。我就站在那安静的听,因为我不会唱,因为我只想听。

               其他很多人也来点歌了,一位已经来到很久的叔叔,大概四十多岁,白色衬衣,微胖,不知何时开始在唱着: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不说一句话就走,最爱你的人是我。。。我从里面拿酒出来,看到她就趴在那位叔叔的旁边,头朝着吧台下面,默默的抖动抽泣着,。、、我看海丹,海丹只说,给他哭吧,哭完就好了。。。。那位叔叔唱的并不好,但总让我总觉得他是在说着些什么,歌曲里面些许珍藏着些你我的故事。。。他声情并茂,唱的很陶醉,。。。那帮大冒险依然还在冒,我也偶尔出去看看狗狗。。。

           小黑哥可能嫌里面太吵了吧,在外面聊天,就像现在。。。这般安静。。。

          慢慢的狂欢消耗着整个房间的精力和体力,我竟一晚上都没打盹,奇迹。手指已经很痛了,也没力气了。因为要唱歌的原因,之前也没怎么吃饭。这里的夜真的很迷人,尤是那一曲河水,一如她心中那最柔软的部分.此刻确是层层激荡着不安分的波痕。

           喧闹之后则为静。她喝醉了,是真醉假醉至今不知,但从她踢垃圾箱的那一脚看,身体是真的醉了,至于意识完全猜不出,不过壮胆和释放的目的是绝对达到了。小黑让小陈去酒吧里面拿了一筐酒瓶,小议要求今晚砸酒瓶。于是,那么,然后,暴力的仪式开始了。我们拿起瓶子向河里的桥墩扔,向台阶扔,即使手轻轻的挥起,也能享受那玻璃落下瞬间的破碎的悲鸣。有人声称很黄很暴力,但也扔了,理由是它们没有生命。我也是第一次干这个事 ,挺爽的,,,砸。。。砸。。完了她坚持一定要把倒垃圾用的一米高的桶踹进河里才行。于是她就去踢垃圾桶,不想那垃圾筒太重,自己重心不稳,摔倒了,而我站他前面,没看到。我依然继续推那垃圾筒,结果还是我最后一脚结束了它,突然感觉自己好摇滚,不过应该没坏,小黑哥说早晨他们会捞上来的。然后她又要求跟爱情时光合影,当然谁都想拼命的留住此刻的心情,小黑抱着小狗狗,也拍了一张。完了她哭的一塌糊涂,她敞开了心窗说着笑着哭着,我也有听到那很久前我也为之疯狂的话。。。。。之前我有问她是哪里的,那时她意识还清醒,她淡淡的说:我是西塘的,这就是我的家,我爱这里。。。。。她说西塘是个有爱的地方,。。她说西塘是个等待的地方。。,不管是欢笑是忧伤,这里都有最特别的词语汇成美丽的爱的诗章。。,她说她有梦想,她说她要成为文学家,。。。她说她有一个朋友曾说在爱情时光等她,她说很久后她来了才明白,这里真的有爱情时光。。。。他告诉我,她有止不住的眼泪从心里溢出到脸颊滴到脚下,。。她说她爱西塘,。。事实证明他们让我也爱上了这里的爱情时光。一发不可自拔。

回复 (35) | 收藏 (2) | 3941 次阅读 |

Y黑黑 (中非共和国)

男 天秤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